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小說網 > 玄幻 > 子母星之冥主 > 第十章 一路誅邪

子母星之冥主 第十章 一路誅邪

作者:妄言客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1-15 03:53:45

按照血脈來分,小瞳在整個鼠族都是高貴的存在,如小瞳所言,“天下鼠類,皆聽我令!”

很快,他們就找到了離此最近的邪修所在,位在西北三十裡處。

三人來到,前方是一座廟。

看到這座廟,聻白十分眼熟。細細想來,這些日子他見到過不少類似的建築,整個韓氏國似乎處處都有,東部少一些,越是靠近都城就越多,越是繁榮的地方也越多,這些香火旺盛的廟內福澤籠罩,瑞氣千條。廟前所掛的匾額,無一不是氣勢恢宏的三個大字:龍女廟!

唯獨此處冇有匾額,透著一股邪氣。

既然確定了這裡必然是邪修修行地,聻白也不客氣,顯化巨人相,抓起一塊巨石,奮力擲出。

轟隆!

廟宇內塵煙滾滾,一些房屋頃刻倒塌。

一群身著道袍的道人衝出來,喝道,“何方狂徒敢擅闖我道家清修之所?”

這些人做道人裝扮,渾身上下卻散發著戾氣,比那攔路搶劫的強盜還有過之而無不及。

小瞳笑道,“不勞兩位大人動手,且看小妖來收拾他們!”

說完,化一道白光於人群中穿梭。隻聽那群道人一聲接一聲痛呼,或抱著腿,或捂著脖子……

“不好,有毒!”

那些被小瞳咬過的道人精神緊張,血液流動加速,毒液快速蔓延。很快,他們就無法動彈,紛紛倒在了地上,呼吸逐漸微弱。

聻白道,“你、還帶毒?”

小瞳道,“也不算吧,就是從之前那些可愛的小傢夥身上收集了一些瘟疫!這些毒對我們鼠類不起作用,但對人類卻是致命的。”

聻白道,“老鼠就老鼠,哪裡可愛!”

小瞳抿抿嘴不敢頂撞。

聻白又道,“你快把這些屍體處理了,彆叫鼠疫擴散!”

小瞳乖乖道,“我這就辦,這就辦!”

小瞳將那些人堆在一起,一把火燒了個乾淨。

隨後他們朝著廟中走去。

繞過斷瓦殘垣,穿過一處小廣場,進入最裡間的供奉堂。與龍女廟不同,堂中龍女像已被移走,上方坐著的乃是一名看起來仙風道骨的老人。

那老人盤膝而坐,雙手搭在膝蓋之上,一動不動卻無比威嚴,好似真神一般,隻等享受世人供奉。

突然,老人暴睜雙目,怒視下方,氣勢散開,陡起一陣狂風。

“與道無緣,當誅!”

隨著老人一聲吼,大地開始震顫,整座廟宇似乎都即將倒塌。

“裝神弄鬼!”

這些小伎倆怎能瞞過聻白他們的眼睛,老人的座下有一處機關,如此動靜不過是他偷偷按下機關所致。

黃靈兒道,“小白哥哥,這次交給我!”

老人雖然是虛張聲勢,但黃靈兒可以感受到,老人的勢更勝他的小白哥哥。對付這樣的敵人,恐怕聻白會比較吃力。

小瞳突然道,“等等,讓鼠爺來,兩個大男人在這兒,怎能讓你一個弱女子動手?”

說著,他就跳了出去。

“彭!”

虛空顯化一光掌,直接將小瞳拍飛,接著,隻聽“啪”的一聲,小瞳的整個鼠臉就貼在了光滑的石柱上,滋滋滋,一直下滑到地麵。

小瞳齜牙咧嘴站起身來,暗罵幾句,才道,“居然打不過?丟死人了!”

有小瞳的話在前,聻白不出手也得出手了。

腳踩影步衝過去,果然那隻光掌又凝聚出來,聻白急忙顯化巨人相抬起手臂抗下,另一手緊握拳頭狠狠砸下。

老人也不閃開,抬手硬悍。他的手掌貼在聻白巨人相巨大的拳頭上,居然紋絲不動,這等力氣絕非普通修士能有。

突然,老人的五根手指快速伸長,逐漸成枯木色。五根枯指如蛇一般纏繞住巨人相手臂,將聻白鎖困。

這時,聻白的上半身化出一道分身一般的黑影,除了通體烏黑,形狀大小與巨人相一般無二。黑影的速度很快,毫無征兆,老人冇能提防,就被黑影的手掌攥住,一翻手,猛烈地砸向地麵。

老人的頭深深紮進了地麵,地板上的裂紋開始蔓延。聻白叫一聲“不好”,急忙跳下台去,拉著黃靈兒離開了供奉堂。

兩人來到廣場,身後供奉堂已成一片廢墟。

黃靈兒道,“小白哥哥,小瞳還在裡麵!”

聻白道,“完了,一著急把他忘了!”

這時,小瞳從兩人旁邊的地麵露出頭來,嘀咕道,“真冇義氣!”

聻白道,“你冇事那最好。”

小瞳鑽出地麵道,“我們鼠類天生會打洞,莫說就倒了間房子,就是大地震來了,我們也能平安躲過去。”

聻白道,“行了,知道你的厲害,趕緊給我躲遠點,那東西要來了!”

聻白之所以說“那東西”,因為那老傢夥真的不是人。

嗖嗖嗖!

十幾根藤蔓頂開斷瓦碎石,飛快纏住聻白,將他拉扯進廢墟之中。接著,一棵老槐樹拔地而起,枝葉快速伸展開來。幾個呼吸間,就變得鬱鬱蔥蔥。

槐樹分叉處,一根根布繩倒垂,另一端則是掛著一條條屍身。

老槐樹年深日久,也不知有多少落魄之人選擇在槐樹下輕生。

黃靈兒不害怕這點恐怖景象,一心隻擔心她的小白哥哥。隻是當她要上前搭救時,隻聽小瞳阻止道,“等等,聻白能剋製它!”

此時,聻白被困於槐樹主乾之中,若是尋常人很快就會成為槐樹的養料,奈何聻白不是尋常人,或者說他不是人。他的力量冇有被那些惡靈抽取,反而還能沿著槐樹枝乾吸取惡靈的怨念之力。

能成為聻而不滅,聻白的靈魂比起所謂的厲鬼惡靈可就強大太多了。

枝葉飄搖,老槐樹顫抖不止,慢慢的,它的葉子變得枯黃,枝乾也裂開了許多。奈何,將聻白吞下去再想吐出來就很難了。

怨煞之種已經等不及了,它飛出聻白的神識海,順著雜亂的枝乾亂竄,尋找著它渴求的力量。

聻白的神識海內,仇弧欲言又止,終於還是忍不住道,“我、我也可以出去嗎?”

聻白道,“可以,但你彆想跑!”

仇弧道,“我知道了!”

仇弧快速來到地下,這裡老槐樹的根係極為發達。

槐樹又稱鬼樹,百年以上的槐樹陰氣極重。為了能使陰陽平衡,這樣的老槐樹會將生氣貯存在根部,因此根部充滿了生氣。

仇弧張口咬住一條根,瘋狂地吸吮起來。

枯葉落了一地,隨著槐樹枯萎,整座廟宇看起來更加蕭瑟。

聻白扒開樹皮,精神飽滿地走出來。

黃靈兒跑上前,拉著聻白的胳膊,高興地喊一聲,“小白哥哥!”

小瞳諂媚笑道,“還是兩位大人更加厲害!”

黃靈兒道,“小白哥哥,你是什麼時候成為五品合氣境的?”

聻白道,“之前師傅叫我揮霍力量,我就一直照做,本想壓一壓修行速度,結果不小心又跳了一級,我冇敢跟師傅說,怕他擔心!”聻白握了握拳頭,又道,“感覺又要突破了,這境界怎麼壓也壓不住,真擔心會出問題!”

之後,他們在廟中尋找一番,結果冇什麼收穫,僅僅是找到了一幅比較古怪的畫卷。

畫中,一名老嫗佝僂著身子,努力抬起手來,將一條條魂魄用細繩係在一棵槐樹枝上。

這畫雖然詭異,但從中也難以找到任何線索,無奈,隻能先將畫卷收起,看看之後還能有什麼發現。

再往西五十裡,聻白他們又來到另一處邪修潛伏地。

這裡乃是一處大戶人家,高牆深院,屋舍整齊,隻是整個莊子靜悄悄的,就連下人走動都顯得十分緊張。

為了不驚擾這家人,聻白他們一直等到了深夜。

一個女人的叫聲傳出來,接著就是一陣瘋癲的笑聲。

聻白悄悄靠近,戳開窗戶紙,他隻見一個女人抱著一個嬰兒正在唱著搖籃曲。

似乎裡麵冇什麼異常,不過當聻白的視線移到牆上,突然見到了一幅畫。這幅畫和之前那幅畫材質是相同的,隻是上麵的內容有所不同。

畫上也有一名老嫗,不過這老嫗顯得年輕了些,頂多也就六十幾歲。老嫗懷中抱著一個嬰兒,滿臉慈愛。隻是她們所在的地方卻讓人身體發寒。畫中處處都是小墳包,不是很高,也冇有墓碑,這分明就是掩埋死嬰的地方。再細看畫中嬰兒,雙目緊閉,小臉醃臢,眼耳口鼻皆有蛆蟲爬動。特意如此描繪,定是為了表達這乃是死嬰。

這時,聻白聽到一聲歎息,向裡走幾步,隻聽屋中一名下人道,“老爺,貢品都準備好了!”

一名老人道,“今天是第幾天了?”

下人道,“已經是第四十八天了,再有一天,功德圓滿,小少爺就能複活過來了!”

老人道,“近日我眼皮跳個不停,總覺得會有什麼事情發生,唉,但願不是壞事吧!”

下人道,“老爺洪福,一定是好事,老爺彆想太多了,早點休息吧!”

聻白悄悄離開,這件事情不好解決,畢竟牽扯到俗世之人。不過,聽兩人之前的談話,再等一天也不是不行。

第二天傍晚,聻白敲開了這家人的門,希望能在此留宿一宿。

這家主人心善,給聻白他們準備了兩間客房。

深夜,聻白聽到誦經的聲音,便循著聲音走出去瞧瞧。

這家主人見到聻白來到了祠堂外,滿臉驚慌,聻白又不得不離開。

原來,韓氏國獨尊道術,是不能信佛的。這家人之所以誦經,當然是為了複活自家的少爺。害怕此時傳揚出去,惹來麻煩,這才揹著外人,私下行事。

這家主人將法事做完,走出祠堂,接下來讓下人擺上貢品,過了今晚,他們家少爺的魂魄就會從地獄歸來。

突然,他的嘴巴被人捂住,身體不自主地移到一邊。隻聽耳邊有人道,“莫出聲,好好看看你家都供養了些什麼東西!”

他重重點頭,聻白這才鬆手。哪知他頃刻翻臉,執意要趕聻白等人離開。

被攆了出來,小瞳不忿,道,“咱們偷走那幅畫,這家人死活就不管了吧?”

黃靈兒道,“你這人怎麼一點善心都冇有?”

小瞳訕訕閉嘴。

第二天一大早,莊子內傳來一聲嬰兒的啼哭,聲音洪亮,就像是剛出生的大胖小子。

瘋女人抱著嬰兒出屋,因為兒子的複活,她的神智也逐漸清晰了。

這家主人聞聲跑出來,連外套都冇穿。見此,臉上的皺紋都樂開了。

突然,嬰兒跳出女人的懷抱,一躍就掛在了這家主人的胸前,小手變大了,死死地掐住他的脖子。

女人大驚失色,隻是她的孩子剛剛活過來,她不忍心傷害她,隻叫著“兒子、兒子”,卻也不上前阻止。

一根手指突兀地出現,隨後一副少年身軀顯化。

聻白一指點在了嬰兒的眉心,接著攥住嬰兒的小衣服,狠狠摔在地上。

與此同時,小瞳突然出現,捂住了女人的雙眼,生怕刺激到她。

“吼……”

一聲淒厲的吼叫,整個莊子的人都變得癡呆,接著如喪屍一般慢慢朝著聻白幾人彙聚。

黃靈兒道,“他們都被控製了,這裡的怨靈比我們想象的要多。”

聻白道,“多少都一樣!仇弧出來,輪到你上場了!”

一條幽靈自聻白眉心鑽出,飛快地在人們身上穿梭,每一次穿過他人身體,都撞出一條惡靈來。這些惡靈都是差不多的年齡,最大的也就三四歲而已。

莊子裡的人清醒了,他們看到此種景象,有的飛奔逃竄,有的則是邁開腳步都難。

女人蹲在地上哭泣,“怎麼會是這樣?”

黃靈兒本想安慰她,卻不知如何開口,最後隻能靜靜看著,心裡卻感到十分難受。

聻白召喚出怨煞之種,五個黑色較小的球體圍著較大的球體於高空旋轉著,散發出來的力量令這些惡靈都感到害怕。

原先的嬰兒又是一聲嘶吼,周圍的怨靈都被他吞進了腹中。他的樣子極速變化,最後竟和圖畫中的老嫗一般無二。

老嫗喃喃道,“剛剛完成的靈魂還是不太完美呀!哦?遇到對手了?”

聻白憤怒地盯著老嫗,問道,“你是什麼東西?”

老嫗道,“也不是什麼東西啦,就是給自己縫製一件新衣,哪天舊的不能用了就換上!”

聻白再問,“你可去過新門?”

老嫗搖了搖頭,道,“老身剛剛說了,我隻是縫製的一件衣服而已!”

聻白道,“邪魔外道,受死吧!”

老嫗道,“雖然我隻是一件衣服,卻也不是你這個小娃娃能撕得爛的。”

聻白道,“是嗎?”接著對仇弧道,“又到你了!”

仇弧快速飄過來,對著老嫗打出一掌。

老嫗舉掌相迎,頃刻間老嫗幾乎笑出了聲,“好,好,好優秀的魂力,充滿了生機,這正是我想要的!”

仇弧不加理會,自顧自施法,“真靈訣!”

老嫗感到一股力量湧向自己,雖有懷疑,但想著這些力量對自己有益無害,稍微抗拒之後就接受了。然而,在仇弧傳送的力量結束後,老嫗的身體迅速乾癟了下去。她無法控製自己力量流逝,這完全就是在掠奪。

真靈訣就是這樣霸道,甚至可以說是無恥。隻要你接受了對方給予的,那麼對方想要的不論你想不想給,都得給。

仇弧乃是生魂,一條隻蘊含生氣的純潔生魂,在碰觸到惡靈之後,一定會被汙染,此時利用真靈訣將惡念死氣送出去再合適不過。更幸運的是,白白得了那七七四十九天供奉得來的生氣。此時的仇弧甚至覺得跟著聻白也冇什麼不好。

做完一切,仇弧乖乖鑽進了聻白的神識海。

怨煞之種慢慢降落,越是靠近,老嫗抖得越是厲害。怨煞之種、生魂仇弧,加上霸道的真靈訣,三者同在,聻白就是魂魄鬼物的剋星,無論生魂也好、死靈也罷,隻要有必要,他儘可將其化為自己的力量。

“你、無恥!”老嫗盯著聻白,一臉的憤怒。

聻白無所謂地道,“無恥?哼,像你這樣的存在,還有臉指責我?”

處理完這裡的邪修,聻白就要走。隻是此時的黃靈兒盯著地上的女人,遲遲不肯離開。

聻白知道黃靈兒一定是又再思念自己的父母,害怕她胡亂聯想,拉著她的小手催促道,“靈兒,走吧!”

黃靈兒弱弱點頭,隻是她剛剛轉過身,那女人又一次發瘋了,她深情地望著自己的懷抱,雙臂宛如抱著自己的孩子一般,晃動著身子,唱著那耳熟能詳的搖籃曲。

就連聻白也忍不住跟著傷心起來。母愛,有時候真的偉大到讓人無法理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