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小說網 > 曆史 > 貞觀國祚 > 第六十九章 破陣樂與宴

貞觀國祚 第六十九章 破陣樂與宴

作者:因卿不定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0-10-18 13:59:03

此時的秦王破陣樂實際上就是一首軍歌,由一百二十位披甲執戟的樂工聯合演奏。

其左麵呈圓形,右麵呈方形,前麵模仿戰車,後麵擺著隊伍,隊形展開像簸箕伸出兩翼、作成打仗的態勢,其中更是融入了大量的龜茲曲調,加上貫穿全曲的鼓點,使整首曲子十分的高昂,非常具有號召力。

曲聲宛如後世的低音炮一樣,十分有節奏,隨著樂工們連續變幻陣型模仿軍陣,包括程咬金在內的一乾大唐宿將們都開始搖頭晃腦,手舞足蹈的跟著樂工們唱了起來:

受律辭元首,相將討叛臣。鹹歌破陣樂,共賞太平人。四海皇風被,千年德水清,戎衣更不著,今日告功成。主聖開昌曆,臣忠奉大猷,君看偃革後,便是太平秋。

曲子的後半段更有樂工吹奏大軍進宮的號角聲,以及配合號角聲所模擬出來的戰馬奔騰的馬蹄聲,節奏緊湊激昂,在看老將們已經一個個狀如瘋魔,掀開案幾就跟著跳了起來。

就連李世民也在坐不住了,信步走下龍椅,也甩著膀子加入了群魔亂舞的行列。

即便是在後世聽過諸多現代音樂的蕭冉,也被這氣氛感染,雖未跟著上陣跳舞,但也跟著鼓點的節奏拍打著案幾作和。

這便是曆史上那個令諸多番邦臣服的大唐麼?蕭冉似乎已經感受到了大唐雄渾蒼茫,威服四夷的底蘊所在。

破陣樂結束後似乎所有人都意猶未儘,甚至有老將建議再演奏一遍,李世民卻擺了擺手,說此曲還需加工完善,更何況太上皇已在淩煙閣設下酒宴,隻待諸位大唐功臣一同慶賀這場大勝。

淩煙閣蕭冉之前聽說過,大名鼎鼎的淩煙閣二十四功臣畫像的故事幾乎家喻戶曉,隻是如今的淩煙閣還冇有擺放誰的畫像,那都是李世民晚年感念已經謝世的幾位功臣,這才命閻立本作畫紀念。

到了淩煙閣發現李承乾,李泰和李恪三兄弟也在,連忙往他們那邊湊了湊,好不容易逮著個年紀比自己小的,自己一個人站在一群老將中太顯突兀,還是站在這三個傢夥身邊比較合適。

剛站到李恪旁邊,這傢夥就向蕭冉報以微笑,蕭冉打了個寒顫,連忙又轉到李泰旁邊站著,幾日不見,這小胖子又肥了一圈了。

這時候李淵在一群宮女太監的簇擁下走了出來,這還是蕭冉第一次見到李淵,看上去就是一個普通的小老頭,雖然也身披龍袍,但和旁邊的李世民相比難免氣勢弱了一籌。

也對,畢竟李世民奪了他的帝位,現在的李淵精氣神已經遠遠不是武德年間那個氣吞山河的君王了,走哪都有帶一群宮女太監,彷彿這樣才能顯出他仍然是大唐的太上皇。

李淵抬頭看了一圈殿下諸將,點點頭示意眾人就坐,然後一排舞姬魚貫而入,開始演奏歌舞。

這時候太監們端著肴肉挨著給諸將分餐,蕭冉也分得到了一小塊,瞧著旁邊李家兄弟空空如也的餐盤,蕭冉有些不解的眨眨眼。

李承乾小聲給蕭冉解釋道:“肴肉隻賜給有功之臣,是榮耀的象征。”

原來如此,可不是嘛,李恪和李泰哥倆朝自己投來的羨慕眼神還不能說明問題?

蕭冉得意的用手抓起肴肉就打算啃,剛啃了一口發現裡麵是生的,連忙吐了出來,什麼玩意兒?禦廚竟敢糊弄大唐功臣?

看了一圈四周,發現其他老將們都抱著肴肉啃的香甜,莫非隻有自己這塊是生的?

蕭冉當即就打算把送餐的太監叫過來問問,這是個什麼意思?看不起本侯還是怎麼?

李承乾見證連忙把蕭冉手按下,耐心的解釋道:“大家的肴肉都是半生不熟的,這是效法當年鴻門宴,項羽欲羞辱漢高祖,賜其生彘肩,高祖大將樊噲不願高祖受辱,奪過尚帶血氣的彘肩以盾為案,使劍分而食之,以示忠誠,不信你看,彘肩隻有一塊,預示頭功,其餘人都是肴肉。”

蕭冉聽罷果然四處打量,然後樂了,彘肩在李靖手裡,也不知道老傢夥啃不啃得動,不過以李靖的性格,哪怕是生吞也要吞下去,這老傢夥就怕彆人說他不忠有私心,已經是驚弓之鳥了。

聽說虞世南這老梆子上回還參了他一個治軍不嚴,縱然手下搶劫的罪名,所以這次纔沒有被封爵,不然就連程咬金這種出去打了一圈醬油的回來都封了國公了,他李靖憑什麼還是縣公?

其實還有一層原因,玄武門的時候老傢夥跟河間王李孝恭一樣,都隻作壁上觀,不表態不參與,這爵位自然升得就比彆人慢些,看看河間王李孝恭現在在乾什麼,成天躲在家裡沉迷酒色,這次蕭冉酒坊出產的三種酒,河間王府每樣都買了五十壇,據說府上還每天都在買歌妓美姬,就是怕李世民猜忌他,連像今天這種大日子都看不見李孝恭的身影。

肴肉蕭冉是冇心思繼續啃了,和這些茹毛飲血的老將們不一樣,蕭冉對吃食十分挑剔,雖然在後世片場也隻是個吃方便麪的貨,但好歹有調料,味道還入得了口。

接下來的一道菜讓蕭冉大開了眼界,一對對宮人把烤熟的全羊抬上了大殿,這道菜名叫渾羊歿忽。

蕭冉連忙招手宮人,叫他卸一隻羊腿給自己,這酒都喝了好幾杯了,還冇正兒八經的吃過一口菜,胃裡早就燒得厲害了。

宮人一臉為難的看著蕭冉。

蕭冉麵色不善,這又是怎麼了?

李泰像看土包子一樣的看著蕭冉說道:“羊肉不能吃,是要扔的。”

扔?扔去哪?蕭冉又看了看李承乾,讓他好好給自己說道說道。

李承乾笑著說:“你不是也會庖廚之術?為何這都不知道?”

廢話,自己連渾羊歿忽這名字是個啥意思都不知道,讓李承乾趕緊講,免得自己又丟人。

李承乾這才說道:

“渾羊歿忽的做法是先將鵝洗淨,用調和好的肉,糯米飯裝入鵝腔,然後宰羊,剝皮,去掉內臟,再將子鵝裝入羊腹中縫合妥當,上火烤製,熟後取鵝食用,羊肉棄之。”

簡單點說這羊肉就是個烘烤鵝肉的鍋,誰家吃菜還把鍋吃了?

隻是整隻烤全羊就這麼給扔了?古人是不是太奢侈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