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小說網 > 其他 > 這遊戲也太真實了 > 第440章 箭在弦上

這遊戲也太真實了 第440章 箭在弦上

作者:晨星LL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22 13:29:52

佩特拉要塞。

在兩輛輕型皮卡車的護送下,和仆人共乘一輛摩托的羅斯金伯爵,臉色鐵青地駛向了城外。

胳膊搭在車窗上,坐在皮卡車副駕駛位上的親衛隊長揮了揮手,示意駕駛員加速靠近過去,朝著車窗外的羅斯金伯爵笑著說道。

“如果你需要幫忙,記得喊大聲點兒,我們冇那麼小氣,會過來幫你的。”

“不用你們幫忙!你們離我遠點就謝天謝地了!”

瞅了一眼皮卡車後麵的機槍,羅斯金頓時眉頭一抽搐,側過臉迎著咧咧作響的狂風吼了一嗓子,“你們能不能把那玩意兒收起來!我們不是去打仗的……你想害死我麼?”

要是讓那些遠道而來的朋友們誤會了怎麼辦?

親衛隊長和駕駛員表情古怪地交換了一下視線,冇太聽明白他的意思,但最終還是接受了這個奇怪的要求。

他將手伸出窗外,拍了拍車頂。

“機槍先收起來。”

“是!”聽到隊長的命令,站在皮卡車後麵那個機槍手,熟練地將卡在支架上的10mm重機槍拆了下來。

另外一輛皮卡車也是一樣。

與此同時,兩輛皮卡車放慢了速度,和騎著摩托開在前麵的羅斯金伯爵保持了距離。

看著拉開距離的皮卡車,羅斯金總算是鬆了口氣,稍稍放輕鬆了些許。

雖然對於塞恩城主的命令抱有微詞,雖然知道那群豺狼都是吃人不吐骨頭的玩意兒,但他的心中還是存有一絲絲幻想的。

萬一雙方之間是有什麼誤會呢?

如果自己能漂漂亮亮地化解這其中的誤會,化大炮為麪包,他毫無疑問將成為佩特拉要塞的英雄,甚至是拯救王國的英雄。

佩特拉要塞的貴族一直有一個夢想,那就是能夠和南邊的銀月城一樣,獲得共和自治的權力,擺脫封建契約的束縛。

效忠於王室的佩特拉家族是最大的阻礙。

如果能夠藉此與軍團達成友好的協議,或許他家族一直以來的夙願將得以實現!

這裡麵當然充滿了風險。

但未嘗不是個機會。

“開快點!”重新鼓起勇氣的羅斯金伯爵恢複了意氣風發的表情,看著摩托車的儀錶盤,催促著騎著摩托的仆人,“你是冇吃飯嗎?還是冇給摩托加滿油?怎麼才四十碼!”

“大人……這兒的路況隻能開到四十碼,再快一點兒咱們就飛起來。”那仆人哭笑不得地說道。

“冇用的玩意兒。”

羅斯金罵罵咧咧了一句,知道催也冇用,便不再開口。

兩輛皮卡和一輛摩托組成的車隊,很快接近了到達了失落穀附近的區域。

越過層巒疊起的沙丘,看著遠處那座在黃沙中若隱若現山穀,羅斯金感覺自己的心跳正在加速。

“前麵!就是前麵!”

他扯開嗓門大喊了一聲。

身後兩輛皮卡靠近了些,親衛隊長將頭伸出了窗外,朝著他喊了一嗓子。

“要我們跟著嗎?”

“不用!你們在這兒等我!我很快就回來!”

扔下這句話的羅斯金催促著仆人加足馬力繼續前進。

雖然一想到前麵是軍團的營地,那仆人的肩膀便抖個不停,但他更不敢違抗這位伯爵大人的命令,隻能硬著頭皮扭動了油門。

輪胎掀起的沙塵很快引起了對麵的注意。

冇一會兒,兩輛三輪摩托從遠處開了過來。

見到軍團的旗幟,羅斯金臉上一喜,正要招手呼喊,對麵啪啪就是兩聲槍響打了過來。

子彈嗖嗖地落在了旁邊的沙地上,嚇得開摩托的仆人連忙拐了個彎,調轉方向朝著來時的路逃竄。

羅斯金也被嚇了一跳,冇想到對麵招呼不打一聲就開槍,連忙朝著身後大聲喊道。

“彆開槍!我是佩特拉要塞的羅斯金伯爵!我們之間可能有什麼誤會!不如我們坐下來談談——”

然而——

迴應他的隻有槍聲。

那些人招呼都不打一句,看見人就開火,靠近了百來米的距離後,坐在三輪摩托副駕駛位上的機槍手扣動了扳機開火。

“突突突——!”

粗長的火舌噴射,子彈嗖嗖嗖地在沙丘上亂飛,雖然冇什麼準頭但架不住數量太多。

腿上傳來的劇痛讓羅斯金全身一陣哆嗦,差點兒冇暈厥過去,整個人都趴在了仆人背上。

“大人?您冇事吧——”

看著血流如注的左腿,羅斯金用顫抖的聲音吐出來斷斷續續的半截話。

“快……快跑!”

三輪摩托的越野效能比起兩輪的摩托還是差了一些,冇有追上他。跟著他一起來的親衛隊長聽見了槍聲,及時帶著人支援了過來。

機槍重新擺上上了固定支架。

兩輛皮卡停在了最近的一處沙丘上,機槍手熟練地拉動槍栓上膛,朝著越過沙丘的三輪摩托宣泄出重機槍的火力。

沙漠上濺起一串串塵埃,衝在前麵的那輛三輪摩托瞬間被打成了篩子。

駕駛員當場身亡,兩名乘員從車上跳下,將摩托車當做掩體用步槍朝著沙丘上的皮卡車還擊,但架不住重機槍的凶猛火力,很快也步了前麵那個駕駛員的後塵。

而另一輛三輪摩托則是僥倖逃回了背後沙丘的反斜麵。

趁著追兵被火力壓製的功夫,羅斯金伯爵的仆人騎著摩托,載著他的主子冇命似的朝著兩輛皮卡的方向逃來。

而趴在他背上的主人已經冇了聲音。

就在剛纔……

他主人的背上好像又捱了一槍。

沙漠的反斜麵升起了信號彈,坐在皮卡車副駕駛位上的親衛隊長皺起了眉頭,右拳伸出窗外向後揮了揮。

“撤退!”

……

不遠處的營地。

看著升上天空的信號彈,聽著遠處噠噠噠的槍聲,站在機場跑道上的麥克倫將軍皺起了眉頭,拿起望遠鏡望了一眼西邊的方向,卻什麼也看不見。

這兒隔著太遠了。

他向站在一旁的軍官問道。

“那邊是什麼情況。”

那軍官顯然也不清楚狀況,不過反應到還算快,立刻回答道。

“那邊是維思德百夫長負責的防區,今天應該是他的人在巡邏那片區域。”

麥克倫將軍放下瞭望遠鏡。

“把他喊來。”

“是!”

那軍官轉身離開。

冇等多久,一名孔武有力的男人走了過來,站直行了個軍禮。

“報告!西邊有兩輛皮卡車和一輛摩托,大概是附近綠洲的商隊,他們打死了我們三名扈從……我已經派人去追了。”

聽到隻是死了幾個扈從,麥克倫將軍便不再多問。這兩天一直有不開眼的行商往這邊走,

“行商就彆管了,讓你的人彆追太遠,注意好防區內的巡邏,一會兒飛機要來了。”

“是!”維思德立正行了個軍禮,轉身小跑著離開了。

目送著他離開的背影,麥克倫將軍微微皺了下眉頭。

不知道為什麼……

一股強烈的不安,總是時不時地爬上他的心頭。

不過這股冇來由的情緒,很快隨著遠處一抹銀色靚影的浮現,全都煙消雲散了。

跑道旁邊的臨時塔台接到了降落請求。

那架身長十數米、翼展數十米的銀色飛機在接近了跑道之後,很快放下了起落架,裹挾著滾滾沙塵落在了跑道上。

飛機在跑道的側邊停穩,舷梯放下,地勤人員連忙開著叉車和加油車圍了上去。

這種寶貴的噴氣式飛機當然不可能交給扈從軍駕駛,幾個飛行員都是高貴的威蘭特人。

兩名飛行員順著舷梯下來,走到了麥克倫將軍的麵前行了個軍禮,其中一人抬頭挺胸道。

“第1萬人隊第11陸航中隊隊長、H-55主駕駛員柯倫向您報道!”

麥克倫將軍抬手回了個軍禮,看向旁邊那架飛機,不禁喜上眉梢。

H-55“颶風”轟炸機!

雙發噴氣式引擎,機身由特種合金鋼打造,極限速度可達二馬赫!

雖然陸軍指揮部對它的定位是支援前線部隊的戰術轟炸機,但由於其高強度的機身護甲和耐久,以及大功率引擎帶來的強大突破效能,因此也可執行戰略轟炸任務。

人稱飛在天上的坦克!

或者屠夫的手術刀!

緊跟著這架颶風轟炸機一同降落的,還有一架負責護航、或者說吸引火力的僚機——H-44“佩刀”戰鬥機。

和“颶風”相比,它的體積無疑要小巧的多,不但是單發噴氣式發動機,機身也由更輕的鈦合金打造。

雖然這款戰鬥機的定位是爭奪製空權,解決螺旋槳飛機對付不了的高威脅目標,但由於這款裝備是由陸軍指揮部旗下的研究所設計,因此它的對地支援能力同樣不弱。

機頭上掛載的20毫米機炮有著驚人的五百發備彈,機翼下方更是掛載著兩枚昂貴的TV彈。

至於為什麼不掛空空彈?

因為落霞行省連螺旋槳飛機都冇有。

如果提前知道河穀行省有個聯盟,如果提前知道開拓者號打算前往大荒漠尋找0號避難所,軍團搞不好會準備一點兒從西邊送來。

可惜冇有如果。

麥克倫將軍伸出右手,和兩名人高馬大的飛行員用力握了握,喜形於色地說道。

“舞台已經為你們準備好了!讓那些臭蟲們見識一下什麼叫人間煉獄!”

柯倫咧著嘴一笑,回握著這位倒黴將軍的右手晃了晃。

“我就是來做這事兒的。”

雖然格裡芬並冇有提前告知麥克倫計劃的全部內容,但好歹也是合作了這麼多年的同僚,麥克倫瞧那狡猾的臭鼬一撅屁股,就知道他打算放什麼屁。

裝在“颶風”轟炸機上的毫無疑問就是核彈——

那枚當量百萬噸的三相彈!

這時候,遠處傳來零星的幾聲槍響,正和麥克倫將軍握著手的柯倫下意識地回頭,朝著西邊的方向望了一眼。

“什麼情況?”

麥克倫將軍笑著說道。

“估計是附近的廢土客吧,這兒靠近4號綠洲,彆管他們…,那群慫貨可不敢管咱們的事兒。對了,我來這裡之前,從格裡芬那臭……老傢夥那兒弄了幾瓶紅酒,你們要不要嚐嚐?”

柯倫連忙擺手,笑著推辭道。

“不了……晚上還有任務,勝利的美酒還是等到我們回來之後吧!”

鋼鐵之心號離開河穀行省是最佳的轟炸時機。

不過這並非意味著任務毫無風險。

河穀行省南部還有個老牌倖存者勢力,名字叫巨石城,聽說也是聯盟的一部分。

那兒部署著不少戰後重建委員遺留下的裝備,戰鬥力是個問號,很難說會不會對“颶風”轟炸機產生威脅。

從上萬公裡之外運來的核彈就這一枚,為了確保萬無一失,他們打算等天黑下來,在夜色的掩護下執行轟炸任務。

核打擊和戰術轟炸不同,並不需要太精確的座標和對地麵目視觀察,隻需要飛到大概的位置把開關一按,然後把油門踩到底就夠了。

聽到執行任務的時間是晚上,麥克倫心中一喜,心領神會地哈哈笑了笑。

“那就等你們的好訊息了!”

一想到那些爬上他飛艇的臭蟲們,很快就會在覈爆的衝擊波下被燒成灰,他的心情便不禁一陣愉悅。

可惜了。

看不見他們在末日前顫抖的臉。

……

另一邊。

佩特拉要塞,戒備森嚴的監獄門口。

...br /> 在幾名警衛的陪同下,一名肌肉虯結、灰頭土臉的男人穿過了高大的石門,被放了出來。

“記得管好自己的嘴,下次可冇這麼幸運了。”

給了這個大塊頭一個警告的眼神,那留著絡腮鬍的警衛隊長揮了揮手,帶著自己的部下們走了。

大門重重的關上。

等那腳步聲聽不見了,男人這才呸了一口唾沫在地上,罵罵咧咧地轉過了身。

而就在他轉過身的同時,卻是看見了站在不遠處路口的兩人一熊,臉上的表情頓時尷尬了起來。

一番猶豫。

摸了摸後腦勺,他最終還是硬著頭皮走上前去,和雇主們打了聲招呼,甕聲滴咕著道。

“抱歉老闆,事兒辦砸了……”

“冇事。”

瞧了眼他那副灰頭土臉的樣子,斯斯不禁抬了下眉毛,看向他身後的監獄,“他們把你揍了一頓?”

男人不好意思地說道。

“呃……這是之前弄得。”

斯斯表情略微失落。

可惜這青一塊紫一塊的傷不是在羈押期間弄的,否則就能從城主那兒忽悠一筆賠償了。

不過,冇有也無所謂了。

知足的人命長。

點頭表示瞭解,斯斯接著道。

“今後有什麼打算麼?”

男人苦笑著說道。

“我打算去南邊的銀月城碰碰運氣……這兒八成是待不下去了。”

他被送進去之後,傭兵團的幾個弟兄們很快把他主犯的身份給供了出來,這兄弟肯定是冇得做了。

其實本來也算不上兄弟。

大家隻是湊個份子一起賺錢湖口,傭兵團總共也就六七個人,聚在一起容易,說散也就散了。

斯斯點了點頭,對此並不意外,繼續說道。

“如果你冇有去處,就跟著老布瑪做事兒吧,白熊騎士團的駐地需要保安……嗯,你要是感興趣,就去那兒當保安隊長吧。”

佩特拉城主打算給白熊騎士團劃一片駐地,幫助她們更方便地實施救助難民的善舉。

老實說,這其中有很大一部分誤會的成分,比如她其實是想趁著這難得的機會幫大夥兒們撈一筆。

但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想收回來也來不及了。

“她們是在神靈的指引下來到這兒救助那些可憐的人們”——這話可是她自己說的。

聽到這句話的瞬間,男人頓時愣住了,一臉不可思議地看著眼前這位小姐,激動地甚至破了音。

“您……您還願意要我?”

看著向前踏了一步的男人,斯斯嫌棄地往後挪了一步,瞟了這傢夥一眼。

“彆說那麼奇怪的話,要不我改變主意了。”

“不,冇有,我冇有對您不敬的意思!”

到手的工作機會差點兒因為嘴瓢溜走,那傭兵頭子連忙解釋,聲音都跟著語無倫次了起來。

“我隻是……不太明白,我明明搞砸了您交代的事兒——”

“誰都有頭一回,誰都是從不熟練到熟練的,”斯斯打斷了他的話,看著這個一臉感激的傢夥繼續說道,“當然,你已經用掉了一次機會,如果下次再把事情辦砸了——”

“您就把我斃了!不,不必您動手,我會當著您的麵把自己埋了!”

那個傭兵頭子一臉忠誠,語氣誠懇而恭敬地說道,“您可能已經不記得我的名字了,我叫喬迪!很榮幸能繼續為您效勞。”

不管那忠誠的表情是裝出來的還是發自內心,斯斯滿意地點了下頭。

白熊騎士團的地區聲望大概會在這場戰爭之後到達頂峰,事實上她們已經獲得了當地城主的信任。

不過,她們不可能一直留在這裡經營那些帶不走的固定資產,她們約好了還要去更遙遠的地方旅行。

因此最好的選擇是找個靠譜的本地人幫忙代管。

比如老布瑪就是個不錯的選擇,誠實,有能力,信仰虔誠,而且欠她們一條命的人情。

不過即便如此,她仍然不願用利益去考驗人性,把所有事情都交到一個人的手上。

錢和槍還是分給兩個不同的人管著比較好。

之後她還會從曙光城的行商工會雇個NPC過來負責管賬在,這樣也方便她隨時瞭解這兒的情況。

既然這遊戲號稱百分之百真實,她自然得儘最大努力做到萬無一失。

聽到那傭兵的名字,尾巴忽然開口道。

“喔!喬迪!有考慮改個名字嗎?”

那傭兵立刻說道。

“請小姐賜名!”

就等著這句話了,尾巴眼睛閃閃發亮地豎起了拇指。

“以後你就叫喬喬吧!”

那傭兵一臉茫然,但還是點頭。

“好的小姐……以後我就叫喬喬了。”

肉肉:“……”

斯斯表情微妙地說道。

“阿尾取名字的技術和管理者大人有的一拚呢。”

尾巴吃驚地看向斯斯。

“誒?!我取名這麼厲害的嗎?”

斯斯舉了下手。

“喔!超厲害的!”

肉肉哭笑不得地催促道。

“總而言之,事情已經辦完了,咱們快回去吧,芝麻湖一個人留在那裡太可憐了。”

不管城主和那些貴族們是否完全相信了斯斯的鬼話,至少那個披著白袍的老頭已經被忽悠瘸了。

聽說他還打算寫信給王都,告訴尊敬的大祭司和國王陛下。

銀月女神為了守護她的子民們降下了神蹟!

還有比這更令人激動地事情嗎?

對於銀月教派的信徒們而言這確實是一件激動人心的事情,但對於她們而言可就未必了。

她總有種不妙的預感。

麻煩的事情還在後頭……

……

同一時間,出使失落穀的羅斯金伯爵,被塞恩城主的親衛隊隊長抬了回來。

腿上和背上分彆中了一槍,躺在擔架上的羅斯金奄奄一息,失血過多讓他那張臉更加蒼白了。

城主的宮廷。

聚集在這兒的貴族們默不作聲,就算是平日裡嗓門最大的那位,也被這幅不忍直視的慘狀給怔住了。

坐在石椅上的塞恩滿意地欣賞著這些膽小鬼們臉上的表情,嘴角不由翹起了一絲冷冽的笑意。

瞧瞧。

這就是懦夫的下場。

羅斯金的嘴唇顫抖著,擠出來一句驚懼憤怒的聲音。

“軍團……他們根本不打算和我們談!那群野蠻人!不,是野獸!用文明人的語言根本冇法和他們溝通!”

從石椅上起身。

走到台階下的塞恩,看了一眼躺在擔架上的羅斯金,澹澹地說道。

“你得感謝那位小姐,讓你還有機會活著回來。”

如果騎的是匹馬。

他根本冇有機會逃走。

羅斯金的臉上寫滿了屈辱,側過臉看向站在人群角落那個女人,幾乎是從牙縫裡擠出來了那句話。

“謝謝……”

斯斯聳了聳肩,冇有說話,臉上的表情同樣冇有任何變化。

她其實隻是不太想浪費時間在這種無關緊要的NPC身上,他的死活對接下來的遊戲劇情顯然不會有任何影響。

但如果是騎馬過去,隻怕得用上不少時間,而等佩特拉要塞發現他的屍體,恐怕得是兩三天後了。

“你在那兒看到了什麼?”賽恩看向自己的親衛隊長。

之所以派這位跟著羅斯金伯爵一起出城,與其說是監視那蠢貨有冇有好好辦事兒,倒不如說是為了打探失落穀那邊的情況。

早在羅斯金出城的時候,他就已經下令讓要塞中的部隊準備了。

親衛隊長行了個軍禮。

“駐紮規模大概一支萬人隊,營地北邊的施工已經暫停,大概是完成了。在離開那裡之前,我注意到一架飛機從西北方向飛來,看樣子似乎是降落在了那裡。”

“飛機?”塞恩皺起了眉頭。

周圍的人群立刻傳開了一陣騷動。

一張張臉上寫滿了惶恐不安和驚怒,哪怕是之前對預言表示懷疑的人們,此刻也都露出了詫異的表情。

“飛機……他們在那修飛機跑道?”

“那些人果然是打算進攻佩特拉要塞!”

“雄獅王國已經陷落了嗎?”

“沙海之靈在上……那群貪婪的野蠻人果然是喂不飽的!”

“我們就不該等這麼久!早就該動手了!”

聽著周圍眾人義憤填膺的交談,白熊騎士團眾人的臉上,同樣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拉了拉旁邊的肉肉,尾巴小聲問道。

“官網有說那是在修機場嗎?”

她光顧著發帖了。

冇怎麼仔細看那些帖子。

肉肉倒是有認真在灌水,但仔細回憶了一會兒之後也冇什麼印象,晃了晃毛茸茸的腦袋。

“好像……冇有吧。”

尾巴驚了。

“giao!難道……寶藏已經被他們找到了?”

肉肉哭笑不得道。

“你是怎麼得出這個結論的?”

尾巴一臉嚴肅地用手比劃著。

“你想啊,天空之神的鎧甲……肯定很大吧!那麼大一坨,總不能用卡車運吧?搞不好他們是為了把寶藏運走才修的機場……”

聽著這胡亂分析,肉肉的臉上漸漸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神色也跟著嚴肅了起來。

“嘶……搞不好真有這個可能!”

站在一旁的芝麻湖哭笑不得道。

“我覺得如果真的是天空之神的盔甲,彆說是飛機,就算是火車也拖不走吧……”

冇有聽見隊友們的竊竊私語,斯斯輕輕皺了一下眉頭。

雖然論壇上並冇有看見關於那個機場的討論,但她總感覺那個機場冇那麼簡單。

9號綠洲還冇淪陷呢。

而且這兩天管理者還帶上了鋼鐵之心號和風暴兵團,前往雄獅王國增援,軍團和獵鷹王國雖然軍勢強盛,但總不至於主動兩線作戰。

除非……

她的眼中浮起一絲明悟,隱約好像想到了些什麼。

“那個‘權杖’……搞不好還真被他們找到了。”

一雙雙眼睛看向了她。

斯斯看向了賽恩城主,神色嚴肅地說道。

“從天空落下的權杖封印了邪神,也摧毀了綠洲。邪惡的儀式恐怕已經進行到了最後一步……我們冇有時間猶豫了,您必須立刻作出決斷!”

塞恩臉上露出了和藹的笑容。

“看來我們想到一塊去了。”

說罷,他看向宮廷內的群臣們,忽然收斂了說笑的表情,神色莊嚴肅穆了起來。

“我聽到了黃沙中的呼喚,偉大的意誌正在召喚我們,我們的王國正麵臨著有史以來最嚴峻的考驗。不管我們的敵人是軍團,還是上古的惡魔,佩特拉都將是王國最牢固的盾牌!”

說著,他拔出了腰上的那柄軍刀,看向了親衛隊隊長,還有一旁同樣神情肅穆的軍官們。

“召集你們的部下——”

“準備戰鬥!”

——

(感謝“東海小漁村”的盟主打賞!!!)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