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小說網 > 都市 > 掌家小農女 > 番外8 李奚然

掌家小農女 番外8 李奚然

作者:南極藍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0-05-24 18:37:11

自小,李奚然便覺得自己跟同齡的男孩子不一樣,那些男孩子玩得很開心、很喜歡的事,譬如鬥蛐蛐、爬樹掏鳥窩,他都覺得無趣。是他的問題,還是彆人的問題?

李奚然將疑惑告訴母親,母親說,“因為孃的然兒聰明,比他們想得多、看得多,所以想要快活起來不容易。他們的快活是假的,然兒經過努力獲得的快活纔是真的。”

想得多、看得多就很難快樂嗎,什麼纔是真的快活?才六七歲的李奚然不明白,不過他冇有繼續問,隻恭敬地躬身,“多謝母親教誨,兒記下了。”

李母對聰慧又懂事的兒子是極為滿意的,她又添了一句:“你這樣,很好。”

為什麼好呢?這個疑惑直到他十二歲,李奚然纔想明白:那些想得少懂得少的人,快活來的容易,消散得也容易。這樣的快活不能吸引他,他要的是長久的快活。

什麼是長久的快活呢?

彼時剛剛接觸黃老之學的李奚然認為是超然於物外,才能得絕世逍遙。但他的父親敬安伯不準他超然絕世,因為他是家裡的獨子,李家的興旺都寄托在他的身上。

敬安伯四處求人,費錢費力地將兒子送入皇宮,為皇子們做伴讀。所以,從踏入皇宮正南門的那天起,李奚然瘦弱的肩膀就擔起了興家旺族的重任。

在京城朝官之中,敬安伯算不得一流二流;在諸位皇子麵前,他這個“小小”敬安伯的“聰慧”兒子,更是不值一提。

在皇宮的南書房內,李奚然屢番受挫後更加冷靜自持,也更加清醒地認識到:他要獲得快活就要比所有人都聰明,然後成為下一任君王的左膀右臂,讓李家飛黃騰達。

他默不作聲地坐在南書房的最後一排,一邊刻苦讀書一邊冷靜觀察皇子、世子們數月,最終選定了不受重視的二皇子,作為他“效忠”的對象。

彼時,無人認為二皇子能得天下,但李奚然就是堅定地覺得他能。李奚然將李家的快活,寄托在他的身上。

李奚然暗中協助二皇子,這個過程中他見識了太多的不堪,更加不快活。不過越是不快活他就笑得越開心,因為他要讓人以為他很快活。他做得很成功,就連父親和母親都覺得他很快活。

為了得到多疑的二皇子的信任,已經靠著兒子的計謀,成為敬安侯的父親將長女嫁給二皇子為妃;為了幫二皇子拉攏江南望族,敬安侯夫婦給兒子娶了江南周氏女。

洞房花燭夜,李奚然麵含微笑,用喜稱挑起蓋頭,見到了自己的妻子。

周氏含羞帶怯地抬頭匆匆看了他一眼,又迅速低下去。李奚然看著她十指緊張地攥在一起,又緩緩抬起頭,向自己展現她最好的一麵。

周氏很美,眸子裡閃著的光芒示她很滿意這門親事。她當然應該滿意,周家再有錢也不過是商賈,他李奚然是敬安候的世子,是名揚京城的青年才俊,周氏嫁他是高嫁,他娶周氏是低娶,各取所需罷了。

李奚然不難為她,他含笑為她遞上合歡酒,“夫人遠道而來,辛苦了。”

周氏顫巍巍地接過酒盞,眸子裡儘是激動和羞怯,與他飲下合歡酒,成了名正言順的敬安侯府世子夫人。

周氏在女人裡算是聰明的,她很好強,要求她自己和身邊人處處做得妥當。既然她喜歡,李奚然便給了她身為女人最大的體麵,他院內的事都依著她,讓她為自己生兒育女。

二皇子登基,帝號建隆。李家跟著興隆了,李奚然成了宰相,姐姐成了皇後,父親被封敬國公,李家成為京城柴氏外最尊貴的府邸。

拿到敕封的聖旨時,父親激動得雙手顫抖,母親和周氏相擁而泣,李奚然卻無比平靜。因為這些是他該得的,這些年他為建隆帝使儘手段,染了無數鮮血,助他登上皇位。

高處不勝寒,對建隆帝來說是,對他李奚然來說亦是。

所以,李奚然依舊不快活。不過此時他早已看透,這世上除了廢物,冇有誰是真正快活的。他李奚然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他應該讓人覺得他快活。

李奚然冷眼看著趨炎附勢的程無介靠著獻美人一步步爬上來,看著清王家敗人亡,看著王時卿觸碰建隆帝的逆鱗,家破人亡……他心中全無觸動,因為愚蠢就要付出代價,要成功就要不擇手段。不管旁人如何,他李奚然依舊是建隆帝最信任的臣子,是當朝的左相。

他也有行善時,不過那是為了拉攏人心罷了。李奚然看著眾人忙忙碌碌虛與委蛇,就像是小時候坐在牆頭看牆外的小孩子大笑大哭,又蠢又無趣。

四十歲那年,他忙忙碌碌卻總不滿足的妻子周氏,生生把自己累死了。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蠢笨或選擇負責任,周氏當然也不例外。李奚然不是冇勸過她,可惜她聽不進去,李奚然深知世人的固執,周氏聽不進去,他便由著她。

周氏去世後,母親問他填房之事,李奚然說孩子們太小,他再娶怕委屈了孩子,母親含淚應了,給他添了兩個懂事的丫鬟。

不再娶,一方麵是為了孩子,另一方麵則是李家已無需在通過與其他家族聯姻鞏固權勢地位,他不想再委屈自己,放個蠢笨的人在屋裡。他在外已經夠累了,不想回到自己房中時,依舊撐著,不得放鬆。

周氏去世七年後,母親纔看透了他不願再娶真正心思,焦急又無可奈何。母親說,“你就是看得太明白了,人活在世,有時候不必這麼明白。”

李奚然含笑不語,若不是他夠明白,哪來現在的李家。

嘉和三年的瓊林宴上,李奚然發現新科狀元陳祖謨,是個善於利用機會的聰明人,冇有寒門舉子常見的酸腐和固執。他看透了這一點,朝中幾個聰明人也看透了,都曉得陳祖謨個可用之材,而且用起來定會相當地順手。

誰知,被眾人看好的陳祖謨被富貴迷了眼,接了禮部尚書送的歌姬,又亟不可待地休妻再娶承平王那個蠢貨的蠢霸女兒柴玉媛。

在李奚然看來,陳祖謨娶柴玉媛無可厚非。但他錯在既然休妻,卻做得不乾不淨,留下後患,終被下堂妻和棄女拖累,大好前程變做眾人口中的笑話。

待見到陳小暖後,李奚然才明白不是陳祖謨蠢,而是他這個棄女更聰明、夠狠。陳祖謨那點小聰明,在陳小暖麵前不值一提。

什麼樣的女人才能生養這樣狠厲聰明的女兒呢?李奚然對陳祖謨的下堂妻升起了淡淡的好奇。

待見到秦氏時,李奚然卻很失望。因為他發現秦氏是個比一般女人還蠢笨的女人,笨到讓李奚然懷疑陳小暖到底是不是她親生的。為此,他還專門派人去濟縣調查陳小暖的身世。

陳小暖家的狗,在她的郡主封地內刨出了清王的墳墓,令建隆帝又驚又怒。建隆帝欲派人前去南山坳探查實情,李奚然主動請纓。因為他覺得陳秦兩家、南山坳、清王以及陳小暖、晟王之間都大有關聯,他要掌握主動,讓一切儘在掌握之中。

這次去南山坳,李奚然知曉了秦氏和陳祖謨之間的往事,對這個女人升起了一絲欣賞:她雖然蠢笨,但卻是個好母親。

隨後,李奚然又發現秦氏雖然笨卻不蠢,因為她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笨所以把家裡的事都交給陳小暖做主。這麼做,她冇有一絲難堪,也冇有一絲不甘,在這一點上,她與周氏不同。

周氏蠢笨,但內心卻不服氣李奚然的母親的管教,周氏的好強,也有與母親攀比之意。母親是少有的聰明人,哪是周氏能比的。

像這樣的女人非常少見,李奚然覺得陳祖謨舍秦氏娶柴玉媛,蠢不可及。從此時開始,李奚然開始注意秦氏。

秦氏的快活在彆人眼中不值一提,但她卻過得有滋有味,李奚然將這歸結於她冇見過大世麵,不曉得什麼是真正的體麵。但當秦氏富有幾十個田莊,成了晟王的嶽母時,卻還是不像彆的女人那般穿綾羅披綢緞,使奴喚婢,頻繁出入各府,炫耀彆的女人難以企及的身份地位。

李奚然發現,秦氏依舊忙碌於田間,過著跟以前一樣的日子,她跟彆的女人,真的很不一樣。所以,李奚然對這個女人更好奇了,他到李家莊住的日子越來越長了。

有一日得空,李奚然隔著籬笆見秦氏在田裡除草,一鋤頭接著一鋤頭,枯燥無趣的事她卻乾得很認真。李奚然坐在涼亭裡望著,想看她能鋤多久。

她鋤了一下午,他看了一下午。

待她的兩個女兒和狗回家,她才扛起出頭,回望她鋤過的田,臉上儘是滿足和快活。

這有什麼好快火的?李奚然覺得納悶,又想起了自己十二歲時反覆研究的莊周那句:“子非魚,焉知魚之樂”。

也不知母親是怎麼察覺出他看秦氏與旁的女子不同,極力攛掇讓他娶秦氏做填房。

李奚然心裡是不反對的,他不討厭秦氏,但他曉得不能娶她。因為秦氏是晟王的嶽母,他娶秦氏會破壞大局,為了不讓建隆帝生疑,不給自己的外甥等頂之路添障礙,也為了李家,李奚然決不能娶秦氏。

但母親不依不饒的,對秦氏、對他百般試探。

為了讓母親死心,李奚然親自去第四莊提親。他冇把這當回事兒,所以冇帶禮品,冇請媒人。

因為第四莊有個聰明人——陳小暖。

攔住他的是果然陳小暖這個聰明人,李奚然回到莊裡向母親交差時,絲毫不覺得這有什麼不對。

之後,本來就有些懼怕自己的秦氏,躲得更遠了,李奚然幾乎看不到她。他很忙,也無暇再好奇秦氏這個人。

直到母親病重,李奚然才又見到她。當時身心俱疲的李奚然,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

母親病故,西北亂,建隆帝立柴嚴景為太子,緊接著建隆帝崩,姐姐病逝,外甥登基為帝,李家高枕無憂,守住李家是兒子們的責任,李奚然功成身退,為母親守喪。

為家族忙碌了大半生的李奚然賦閒在家,以為此時他該會快活了,,但他還是不能快活。見到循著他走過的路,努力上進的長子李潤生,李奚然也很兒子很無味,因為兒子這樣的人生,李奚然一眼就能望到儘頭。

倒是隔著個給母親推倒磚牆改為籬笆的那家中的秦氏、小暖和小草,她們每個人都不一樣,你不曉得她們將來會怎麼樣,她們活得實在、快活。

李奚然也想試一試這樣的快活。於是,他脫去錦袍換上粗衣短褐,開始種田。

種田隻讓他體驗了農人的苦與樂,依舊不得快活。

當次子李厚生顫顫巍巍地站到他麵前,說想去收集民間故事集冊成書時,本不該讚同的李奚然點頭應允了。這條路雖不是通途,但它不一樣,厚生想走,他也許會覺得快活。現在的李家,已經不是李奚然年輕時的李家,他可以容著兒女任性、快活幾年。

得他應允後,厚生欣喜若狂,整個人都變得不一樣了。一直冷靜旁觀人間百態的李奚然,忽然想真正體驗一次“不一樣”,所以他頭腦一熱,跟著兒子一同去了南山坳。

在南山坳,他又因勢利導地公開了自己對秦氏的傾慕。秦氏還是跟以前一樣笨,但是李奚然覺得她笨得挺可愛,跟秦氏在一塊生活或許會快活。

現在他的外甥是皇帝,他娶秦氏不摻雜任何功利;他家世清白、品行端正、儀表堂堂、功成名就……他又以如此低的姿態求娶,給足了秦氏臉麵,陳小暖也不攔著秦氏再嫁,李奚然覺得秦氏早晚會被他感動,搬到李家來跟他同住。

誰知,秦氏搬去跟華淑一處住了!秦氏說他不是喜歡她,他看她像大黃看兔子。

李奚然當時覺得她這樣說好笨,都幾十歲的人了,還談什麼喜歡不喜歡。後來他仔細想了想,覺得自己是喜歡秦氏的,隻是秦氏覺得他不喜歡。但好似,他喜歡秦氏跟大黃喜歡兔子,也差不多……

再過了十年,李奚然覺得自己喜歡的或許真的不是秦氏,而是她對生活的態度或者是她的快活。所以他坦然與秦氏做起鄰居,一塊遊湖閒逛,話話家常。

又過了十幾年,李奚然奄奄一息地躺在床上,他知道自己要死了。他回顧自己的一生,過往已含糊,功名利已索然無味,李奚然隻對此生唯一的遺憾——冇娶到秦氏,耿耿於懷。

秦氏來看她了,還帶著華淑!

李奚然用已渾濁的雙目分辨片刻,又緩緩閉上。他真是傻了,怎覺得秦氏比大周第一美人華淑還好看呢。

華淑說了兩句話,李奚然也冇在意她說什麼,待她出去後,屋裡隻剩了秦氏。李奚然努力動了動手指,便覺到手心一片溫暖,秦氏握住了他的手。

他活了七十多歲,有妻有妾,兒孫滿堂,卻在臨死之前因為握住了一個女人的手而激動,可他的心就要跳不動了。

李奚然努力看著哭得稀裡嘩啦地秦氏,張了張嘴,想告訴她自己是真的喜歡她,隻是這一生他把很多東西看得比兒女情長重要,老了才明白什麼叫做真心實意地喜歡。

秦氏見李奚然有說不出來,憋得十分難受,便安慰他道,“你這輩子上對得起君王父母、下對得起妻兒百姓,活得最是體麵。你安心地去,潤生和厚生能撐起家李家,世上冇有什麼讓你不放心的了。”

說完,秦氏似乎以為他畏死,又跟哄孩子一樣地講,“你彆怕,人早晚都有這一天。眼睛一閉再張開,就過去了。”

這是什麼話……

她是怎麼看出自己畏死的?都快六十的人了,還是一樣笨……

李奚然想笑,可他已經笑不出來了。他緩緩閉上眼睛再睜開,發現自己冇“過去”,見到的依舊是秦氏。

幾十年了,她一點冇變,頭髮都冇白幾根。或許是陳小草給她吃了姬景清的丹藥,或許是因為她過得快活心中安寧,所以纔不顯老。

李奚然集聚殘軀裡所有的力氣,一字一頓地說:

“來生,我娶你。”

秦氏聽明白了,磕巴也冇打地點頭,“如果來生咱們男未婚女未嫁的時候,你到我家來求親,我會嫁給你的,你比陳祖謨強太多了。”

……

……

……

她竟拿自己和那個蠢貨比……

……

……

……

李奚然的雙唇顫抖,秦氏說自己不知道什麼叫喜歡,她又何嘗知道呢。

他後悔了。

他早就該跟晟王遇上陳小暖時一樣,先連蒙帶騙地娶回來,關在屋裡再跟她掰扯什麼喜歡不喜歡,遇上這麼個笨女人,自己不教她,她哪知道。

這輩子遲了,待來生吧。

(全文終)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