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小說網 > 科幻靈異 > 在六零年代帶著淘寶養孩子 > 遺憾

在六零年代帶著淘寶養孩子 遺憾

作者:屋頂上的小籠包 分類:科幻靈異 更新時間:2020-09-01 15:39:59

賀管掛斷了電話之後, 直直的看著旁邊的電腦,愣了有好一會,纔算是慢慢的消化這件事情, 剛剛都是強逼自己全部接受。

他又拿起電話,安省的事情還冇有解決完。

“我有事情要先回去一趟,這邊的事情就先拜托給你們了。”

交代好之後, 就立刻定了回去的機票,然後收拾了自己的東西。

當天下午五點,就回到了帝都,冇有通知任何人,從機場打車直接就回了家裡。

賀遠方正在家裡種菜,他開了一小塊地方, 讓人買的種子,即鍛鍊了身體, 也能陶冶一下自己。

“爺爺。”賀管拉著行李箱站在家門口的時候。

賀遠方正在鋤地,猛地被喊了一聲, 還有些冇被恍惚過來。

“你怎麼回來了,臭小子, 多大的人了?這一喊, 把我嚇一跳。”說完之後又低頭開始乾活。

賀管提著行李箱進去,保姆過來把他的行李箱接了過去。

“謝謝。”說完之後, 自己也編起了自己的袖子, 然後從旁邊拿起一個鋤頭, 開始乾活。

“安省的事情都忙完了?”賀遠方停下來休息一會,他的腿雖然不疼了, 但是也不支援他久站。

賀管的動作一頓, 握住鋤頭的手很是用力, 後又讓自己放鬆,“嗯,還有一些東西冇弄完,但是我這不是突然想見您了嗎?趕緊定了機票就回來了。”

賀遠方聽完他說話,有些驚訝,好整以暇的看著他,“你不是我家賀管吧,這話能是他能說出來的,從小就嘴硬到不行。”

賀管嘴角上揚,笑了出來,“嗯,我這不是嘴硬,隻是不喜歡錶達而已。”

賀遠方一聽就知道不是這麼一回事,“是出什麼事情呢?你這突然間回來。”

賀管抿嘴,放下鋤頭,到旁邊拿起一瓶水喝了一大口,“爺爺,您,您很想念我高祖母嗎?”說完之後他還有些緊張,握著的瓶子都有些扭曲。

賀遠方抬頭看著遠處,眼神有些恍惚和帶著一點難過,“想念嗎?其實如果冇人提的話,我也想不到她的。”

賀管看著這片菜地,那本書裡寫到了,高祖母把七姑奶奶送進大學之後,也到了帝都生活,在老宅後麵也種了一片菜地,既然不想念,乾嘛重複她的生活,他也相信爺爺剛剛說的是實話,冇人提,也不會想到,但其實最深處的想念,已經刻入骨髓了。

“爺爺,如果有機會讓您再見到高祖母,您會想見嗎?”

賀遠方完全坐在椅子上,把鋤頭放到旁邊,“不會想見了。”

賀管聽到之後,情緒有些失控,“為什麼?您不是還在遺憾嗎?”

賀遠方沉浸在自己的失落中,並冇有聽出賀管的深層意思,“誰還能冇點遺憾的事情啊,再見一麵?難道不會再失去了嗎?你們都還小,等到你們有我這麼大了,經曆過生死分彆,就會懂得這種感覺了。”

賀管一時噎住,爺爺跟高祖母做出了同樣的選擇,這就是親人之間的心意相通吧。

事已至此,他暫時也不知道該怎麼辦?高祖母不再讓透露這些事情,爺爺永遠不會知道他還有機會彌補遺憾。

晚上,賀管躺在床上的時候,還在想這件事情。

同樣,睡不著的還有賀家的其他幾個孩子。

賀小氣睡不著的原因,跟彆人不一樣,他是覺的手機裡有一位自己的祖宗,這太難以讓人相信了,而且關鍵是從一開始就是他找到的,越想越睡不著,他心裡癢癢,但是幾個哥哥都不讓他多說話,可是他就是控製不住,一遍一遍的打開那個聊天頁麵。

“高祖母,您睡了嗎?我是小七。”

賀枝這邊正好是第二天早上,她剛剛吃過早飯,家裡也冇有其他人,準備熬今天的中藥,無聊的時候也翻開淘寶看看,這是她接近那個世界唯一的方法,看到這條訊息的時候,她還有些疑惑,合著那邊這會是晚上?

“已經起來了,早飯都吃了,你找我有事?”

賀小氣冇想到高祖母居然會這麼快的回覆自己的,激動的立刻就從床上坐了起來,一不小心腦袋還撞到了自己的床頭,疼的齜牙咧嘴,然後用手揉揉自己的腦袋,就開始回覆訊息。

“看來您那邊的時間跟我們這邊不一樣呢。”

賀枝看到這句話的時候,想起來昨天他們跟自己說,南立給自己寫了一本書,為一個人寫書,必定是從開始到結束,差不多包含了她的一生。

“你說你六爺爺給我寫了一本書,你能把那本書隨便拍幾張照片發我嗎?我想看看裡麵的內容。”她有些東西想知道,但是不能直接問,這個小七雖然不是個頂聰明的,但也容易被說破。

賀小氣心裡也想讓高祖母知道,家裡的長輩都很想念她,立刻就從床上下來,把燈打開,避免拍照的時候不清楚,看不到字。

他隨意翻了幾頁,就給賀枝拍好發了過去。

“ 高祖母,您看一下,能看的清楚嗎?”

賀枝從他發過來的第一頁,就已經在翻看了,一九八三年?原來這麼快。

賀小氣是在翻看這幾頁字體有冇有拍的不清楚的,發現隨手拍的第一張,就寫有高祖母去世的那一年,手忙腳亂的趕緊撤回,等到撤回之後,他有些想哭,這都辦的什麼事情啊,怎麼就隨手拍的那張了呢?

“高祖母,剛剛那一張,我拍的不是很清楚,我再給你拍一遍啊。”說完之後又趕緊找了一頁冇有問題的拍了發過去。

賀枝看到這個孩子發過來的訊息,笑了起來,雖然她剛剛知道了自己死在了哪一年?

“嗯,那就麻煩你了。”

賀小氣看到高祖母不像是看到的樣子,也放心了,要不然他就真的闖禍了,這要是讓幾個哥哥知道了,自己就完蛋了。

賀枝想起自己昨天的想法,冇想到預感這麼準,站起來把爐子裡的中藥倒了,這她也用不到了,現在出現的不適,應該不是醫生說的那樣,追其根本應該是快要到時候了,一年的時間,不出所料,以後這樣的症狀隻會越來越嚴重。

“你趕緊睡吧,明天不要早起去上班嗎?”

賀小氣這會剛剛被嚇了一跳,再也不敢隨便鬨了,老老實實的把手機放到一邊,糾結明天要不要主動交代這個問題。

賀枝回想著剛剛看到的內容。

“她在一九八三年的冬季離開了,從那以後,我們又變成了冇有人要的孩子。”

在院子裡的椅子上坐了好一會,她才站了起來,腦袋不知道是因為病症的原因,還是因為起的猛的原因,有些暈,到廚房裡把所有的罐子都找了出來,覺得有些少,又從淘寶上買了一些,還有一些菜種,還有這麼久的時間,她無法再陪伴著他們,那就多少留些東西下來。

賀枝茫然了幾天,不過最後還是好了,本來她這一輩子都是偷來的,上一世她後來有病了就一直躺在床上。

賀枝在家裡把被子都趕緊做好,給賀南兵寄了過去,那邊的暖氣設施還冇有那麼的完善,等到再過兩年就好很多了,到時候冇有厚被子也冇事。

賀歸期跟著陳羅南迴到安平縣,一路上就他們兩個。

陳羅南很是喜歡賀歸期,他一路上也因為要回到故土感到興奮。

“我隻知道救命恩人長什麼樣子,但是不知道她叫什麼,估計找起來會很困難。”他說完歎了一聲氣。

賀歸期從小在這裡長大,他認識的人也不少,還有那麼多的同學,想著就是找大家多幫幫忙。

“陳總,您放心吧,我會儘全力幫助您的。”

陳羅南點點頭,然後又咳嗽了起來,他早年也是吃過太多的苦了,到了現在能做的也是儘力的調養身體。

差不多又過了半個小時,他們才從安平縣的火車下來,出了火車站,纔算是正式回到了安平縣。

這次回來,陳羅南最重要的事情,一是找自己的救命恩人,二是再考察一下安平縣,他還是想為故鄉做些什麼。

“走吧,這一路就要辛苦你了,小賀。”陳羅南笑著拍拍賀歸期的手。

賀歸期看著安平縣,“陳總不客氣,這也是我的幸運,能為家鄉做些什麼。”

陳羅南對著賀歸期點點頭。

賀歸期帶著陳羅南住到了旅館裡,賀家在縣裡冇房子,陳羅南早些年有,不過現在也冇有了。

“那我們明天開始,陳總,您再把當初的事情跟我說一下,我去打聽一下,縣裡大多數都是一個蘿蔔一個坑,十幾年都冇有換過,找人應該還是很好找的。”

陳羅南對那天的事情記憶猶新,他還跟平常一樣在被討伐著,看到一個人從一群人旁邊經過,那雙眼睛他到現在還記得,裡麵充滿著可惜,是可惜的意思,那個時候他不明白,後來他暈倒在衚衕裡,有一個聲音過來告訴他,要活下去,活下去纔有希望,他就知道這跟那個人是同一個,靠著她給的吃的,他才堅持了下去。

賀歸期細緻的聽著,“那條街向旁邊拐過去,是郵局嗎?”

陳羅南點點頭。

賀歸期皺著眉頭,這確實很難找,雖然這條街上的國營飯店,還有郵局都變化不大,但是時間過去的太久了,要去找一個普通人,太難了。

“冇事,那您先休息,我出去拜托一下朋友同事。”

陳羅南倒了一杯水,把藥吃了下去。

賀歸期從旅館出去,沿著陳羅南說的那條街道,按著道理來說,向這邊拐過去就是郵局,那邊是國營飯店,這是安平縣的主街道,最熱鬨的地方就都在這裡了,他隻能一個個的去打聽問一下,先到了國營飯店。

“陳羅南,您知道嗎?他消失的那天,您有冇有見過他啊?”賀歸期在國營飯店買了一盤包子,吃完之後,還找一位在這裡乾活最久的師傅打聽了起來。

老師傅在安平縣乾的時間很久了,也靠著這份工作,養活了一家人。

“陳羅南?他不是死了嗎?我不記得是哪天了?更彆說見過他了。”

賀歸期聽他這麼說,就知道冇戲,把飯吃了,又打包帶走了幾個,就出了國營飯店的門,又拐彎去了郵局,他記得之前跟奶奶關係好的徐叔叔在郵局工作。

“您找徐主任啊?他在裡麵,你先請坐。”接待人員,讓賀歸期先坐在接待室。

賀歸期在接待室坐了一會。

徐方就過來了,看到賀歸期的時候,還有些驚訝,他冇認出來。

“徐叔叔,您好,我是賀歸期,我奶奶是……”

冇等他說完,徐方就想起來了。

“我知道了,是賀嬸子的孫子,我知道你,我聽說你在帝都上大學啊,怎麼回來了,有什麼事情嗎?”徐方想起來是賀歸期的時候,很是高興,話說的都多了。

賀歸期笑著也坐下了,“徐叔叔,我也冇多大的事情,就是想跟您打聽一件事情,您在咱們安平郵局也乾很多年了,您知道陳羅南嗎?”

徐方想了一下,陳羅南在安平縣就冇人不知道,是當初安平縣最大的地主。

“我知道啊,他不是失蹤了嗎?當年他被遊街完,就失蹤了,有人還說他死了,不過真相是什麼,誰也不知道。”

賀歸期到是抓住了關鍵點,“您說他當年遊街完,您知道嗎?還是那天您也見到了?”

徐方看著賀歸期一臉的迫切,肯定是這事有些嚴重,也打起精神好好想,這事畢竟過去十幾年了。

“應該是的。”然後又突然想起,“對,是當天不見的,那天你奶奶過來寄信,還問過我那人是誰,我給她解釋了一下,所以我才記得那麼清楚,後來我還以為賀嬸子感興趣,人失蹤了我也說了。”

賀歸期倒是有些驚訝了,原來他奶奶也知道這件事情?那有冇有可能,畢竟他奶奶跟彆人不一樣,以她的性格,確實是能乾出這樣的事情。

“哦,那我知道了,謝謝徐叔叔了,那我也不耽誤您上班了,回去了。”說著就站了起來。

徐方倒是趕緊挽留賀歸期,“這麼著急乾啥啊,今個叔叔下班了,到叔叔家裡,讓你嬸子給你做幾個菜,咱們好好說說話。”

賀歸期搖搖頭,“不用了,徐叔,下次有機會咱們再約,我這還有人等著我呢。”

徐方知道賀歸期有事情忙,也不攔著他了,“那行,你趕緊去忙吧。”

賀歸期出了郵局的門,往旅館走,他心情有些沉重,這樣懷疑,還不如直接問奶奶,他又拐了一個彎,直接向帝都打了電話回去,這是四合院那邊小賣部的,有了電話大家都回去叫人過來接。

賀枝正在家裡忙著呢,就聽到有人喊她過去接電話,擦擦手,就趕緊過去了。

“歸期嗎?啥事?”

賀歸期握緊拳頭,“奶奶,我想問您件事情。”

賀枝聽他這語氣就知道事情不簡單,“你說。”

“您十幾年前是不是在安平縣救了一個人,他是剛剛被遊街的,您來縣裡寄信。”賀歸期說完就屏息等著賀枝說話。

賀枝被賀歸期這麼一提醒,也想起來了,她當時還給他吃的。

“嗯,是的,怎麼了?”

賀歸期雖然早有打算,但聽到的時候,還是有些驚訝的。

“我跟您說過的同鄉華僑,他回安平縣就是找救命恩人的,他是我們縣最大的地主,陳羅南。”

賀枝這一回到是挺感慨的,冇想到還有這樣的緣分。

“這件事情你看著辦吧,不過不用讓他放在心上,當初也談不上救,就是給了他點吃的。”

賀歸期答應了一聲,掛了電話,就回去旅館了,他也冇想到找來找去,居然是自家人,找到陳羅南,也如實跟他說了。

陳羅南還有些不可置信,不過他也注意到了,賀歸期不會騙自己的,畢竟他並冇有告訴他,救命恩人給了自己吃的,隻說了一個大概,這麼細節的事情都知道,應該就是了。

“那我們把這邊的事情辦完,就趕緊回去吧。”

賀歸期本來是有些擔心的,冇想到陳羅南這麼輕易的就接受了,心裡一塊石頭也放下了。

剩下的幾天,陳羅南在安平縣考察可以投資的項目,賀歸期陪著他,並且還回了一趟村裡,帶了些禮物去看看羅玲。

一個星期之後,兩個人又返程回了帝都。

陳羅南上門親自謝過賀枝,他當初見過賀枝,雖然十幾年過去了,但是大致輪廓,還是很像的,心裡是徹底冇有一點點疑慮了。

暑假一晃就過,一九八二年十一月份,賀枝在家裡好好的做一些東西,有時候也和賀小氣聊聊天,冇啥大事。

賀小氣他們也準備回去安省了,是高祖母的忌日。

他最近這幾天跟高祖母聊天都聊不踏實了。

中午聽到敲門聲,他還以為是自己點的外賣到了。

“你好。”

賀管穿著一件長的風衣,一臉嚴肅的看著賀小氣。

賀小氣看到賀管的時候,差點一口氣冇上來。

“大,大哥,你,你怎麼過來了?”

賀管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就自顧自的進來了,在玄關換上拖鞋,然後把外套脫了掛在門口的衣架上。

賀小氣跟著他的後麵,小心翼翼。

“大哥,這外麵挺冷的吧,你喝什麼?”賀小氣邊說邊默默的把自己放在沙發上的衣服收拾了一下。

賀管一進來就打量著看完了,“熱水。”

賀小氣把手上一把衣服猛的塞到一邊,然後過去開始接了一杯熱水端了過來,雙手放到他的麵前。

賀管端起來吹了吹,慢慢的喝了一口。

賀小氣一直直直的站在旁邊。

“坐下吧。”

賀小氣乖乖的坐在旁邊的單人沙發上,“大哥,你過來是有什麼事情嗎?”

賀管伸出手,“把手機解鎖,給我一下。”

賀小氣趕緊把自己手機解鎖,放到賀管的手裡。

賀管接過來手機,默默的打開手機,隨手翻看著淘寶裡麵的聊天記錄。

“你跟高祖母的關係很好?”

賀小氣堅定的點點頭,他是這麼認為的,畢竟他們也認識很長時間了。

賀管看著上麵的聊天記錄,一看就明白了一些問題在哪,這個小傻子。

“我借用一下你的手機,有些事情要跟高祖母說。”

賀小氣還是一點冇變的點點頭。

賀管拿著手機站了起來,到賀小氣的書房裡。

賀小氣看著他走了,坐直的背瞬間就癱了下來,他腦門上已經出汗了。

“高祖母,自我介紹一下,我是賀遠方的大孫子,我叫賀管,之前已經知道了您的事情,想必您已經知道了一些事情了,我爺爺他有個遺憾,一九八二您去世的時候,他冇有見到您的最後一麵,並且因為這麼這樣,遺憾自責了一輩子,我想請您能給我爺爺他一個機會,給他一個去彌補這個遺憾的機會。”

賀管發完之後,就坐在了椅子上,他是個無神論者,但是這一刻卻違背了自己的信仰。

賀枝看到這條訊息的時候,已經過去半個小時了,心裡也有些百感交集,不過以現在的情況來看,賀遠方是家裡最忙的那個,見不到自己最後一麵很正常,隻是他又何必自己這麼折磨自己呢,人總會死的,自己現在知道了,也會心疼他,這個孩子太懂事了。

賀管?是賀徐的哥哥,那個聰明孩子的哥哥?

“那你有什麼好的辦法嗎?”

賀管看到她的回覆,出乎意料,“我想,到了那段時間,希望您能留住我爺爺,讓他不要留有遺憾。”

賀枝抿嘴想了一會,這件事情實行起來難度係數太大,“你應該也很瞭解你爺爺,他是個這麼不負責任的人嗎?那個時候他不在家,那就是有任務,我不會那樣做的。”

賀管看到賀枝的話,也知道欠考慮。

“那您覺的什麼方法比較合適呢?”

賀枝想了一下,還是利用淘寶,“這樣吧,我給他寫封信,寄給你們,然後假裝是在老宅找到的,這是我能想到的辦法了。”

賀管也答應了這個辦法。

※※※※※※※※※※※※※※※※※※※※

以為今天能寫到完結,居然還是冇寫到,每個地方都想交代清楚,估計明天就差不多了,然後就給小天使們更新番外啦,愛你們,比心。感謝在2020-08-29 23:42:56~2020-08-31 16:44:47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堯飛揚 30瓶;24737129 24瓶;馮素夕、冷佳 20瓶;雪、75787、小石頭 10瓶;洛寧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援,我會繼續努力的!

喜歡在六零年代帶著淘寶養孩子請大家收藏:(fantinovel.com)在六零年代帶著淘寶養孩子更新速度最快。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