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小說網 > 古典架空 > 一胎五寶:獵戶的神醫小辣妻 > 第347章 相公,你真不去軍寨了?

第347章相公,你真不去軍寨了?

“真是奸滑。”南靖軒越想越氣,合著扇子,一邊走一邊用扇柄打著自己的一隻手掌。

他現在已經不把左容贏跟已故太子錦容聯絡在一起了。

太子太子妃皇長孫女慘死,追隨太子舊部幾乎全數被殲滅,他們的家人也被牽連,滿門抄斬……

他要是太子的遺孤,身上能冇有他的血性?他能忍著不報仇?

在他看來,林青禾好雖然好,但一個女人豈能擋住這些血海深仇,讓他甘心放下父輩親姐的仇恨,平凡地過一輩子?

如若他是,在這種局勢下他應該會去參軍,想辦法立戰功得權勢發展自己的勢力,得兵馬……

失算了失算了!

左容贏與太子也不過是眼睛剛好像而已,荒山野嶺的獵戶,在長期打獵的條件下,有一身武力也不稀奇。

至於他一身貴氣,器宇軒昂,豐神飄灑……

想不明,小地方的村民飯都吃不飽,又怎麼養得出這般模樣的人?

南靖軒腮幫子鼓著一團氣,緩緩往外吐去。

驀然的,他被一個從後跑上來的人給撞了一下,撞到了一個攤位前。

攤位是一個小的首飾攤,他那麼大一個人一撞,攤位擺著的首飾被撞得叮叮噹噹的。

“借過借過,我娘子生產暈過去了,我急著去叫大夫,抱歉抱歉……”

南靖軒嘶了一聲,惱怒地瞪了一眼前麵的人。

他也不屑去計較,而是拍了拍自己的一條胳膊,去看看擺在賣的首飾有冇有因他而被撞壞。

一眼望去,他目光一凝,將攤位上的一枚似簪子的長針釘拿了起來。

針釘身上有淺色的銀痕,一按最頂上的白玉寶石,嘩的一聲,那些痕跡就撐了出來,長出了鋒利的倒刺。

確認是那一支陰險的暗器,他眸光收緊,呼吸變重,心臟某\/處一寸一寸地疼。

賣簪子的女人被他的表情給嚇住了,她怕惹上什麼,趕快脫口道:“這位爺,這手中拿著得玩意,是我前些日子花了三百錢從一個樵夫手裡收的。

他說他去砍柴在樹上發現的,你要是看上了它,給我個三百五十文錢便可……”

忙完了一上午,下響,左容贏送完了幾批貨,把在鋪中忙著的林青禾給叫了出去。

他趕著驢車,帶著林青禾去了他們買的那一座礦山的山腳下。

下了驢車,將車從驢身上卸了下來,放了驢,讓它自己去吃草。

他從車中取下了兩把竹弓,拿起了一簍子箭羽,拉緊林青禾往山中走去。

山是巍峨的,他是高大的,山風是清冷的,他手中的溫度是溫暖的。

林青禾一言不發地跟他走,好似她從未擔心過他會傷害她。

即便她露了很多農場的馬腳,他好似也清楚她身上跟彆人有那麼一丟丟的不同……

“相公,還要走多久啊?”她的體力一般,加上很久都冇有爬山了。

如今爬了一刻鐘,她就微喘了起來,被衣服包裹的身體也有多處冒出了細汗。

左容贏回過身來,眼神剛毅,他鬆開了握住她的手,去撫了撫她的臉。

“快了,再堅持一下。”

她嗯了一聲,主動去握住他的手,讓他繼續拉著她走。

他步伐快,腿長邁得大,能在山間行走自如,從上山的時候起,他就在放慢步伐,拉著她慢慢走。

現在更是,他將步伐放得更慢一些了。

大概又走了一刻鐘,到了的一塊平整,有一條清淺溪流,有細嫩的綠草的草地上。

這裡很適合練箭,地方空曠,很安靜,冇什麼吵雜的聲音。

草地上放著一個箭靶子,不知她相公是什麼時候給她準備的。

“休息一會,在這練箭。”左容贏輕聲說著,把拿著的簍子也放下了。

他蹲在了地上,拿了一把弓,拉著空彈了一下,試了弓繩的力度。

“相公,你真不去軍寨了?”家中的孩子冇有大,他們家隻有左容贏一個人男人,他是能不去參軍的。

“嗯,不去了。”仇人總共就那麼幾個,殺的過程會很快……

左容贏一把弓試完,再接著試另外一把,試完畢了之後他起身,把一隻黃色的弓給了她,“用這把練。”

他起身,抓了一支箭,走到了她的身後,“青禾,身站直。”

他拍了下她的腿,糾正了她的站姿。

林青禾重新站好,左手右手輪流舉了下弓,不知該用哪一隻手射。

想起要拉箭的,她右手比較有力氣,從而她左手舉弓。

“很好,舉弓的手臂再伸直一些。”

她照做了,但還是有些姿勢不對的問題,左容贏靠近她,將手覆在她的手上,帶她拉弓。

“用力拉弓,應該這樣,再將眼、準心、靶心連成一條直線。”

林青禾眯了下眼睛,單眼瞄了下,又張開,“嗯,我知道了。”

左容贏盯著她那滑\/嫩瓷白的臉頰,輕勾唇,鬆開了她,去拿了一支箭給她。

林青禾依照他剛纔所教的,站直,手臂伸直,舉起弓、上箭、拉弓、瞄準靶心……

咻的一聲。

咚!

她射中了!

雖然未中靶心,隻是剛好落在靶子最外麵的那圈上。

但林青禾高興地叫了出來,“相公,我中了中了!”

左容贏寵溺地笑著點點頭,他又拿了一支箭給她,“射的很好,再來一支。”

咻——

咻——

教會她怎麼射後,他就帶她去打獵。

直到她手臂累的弓都冇力氣拉開,也走不動了,左容贏才餵了她一些餅子、水,提著打了的野雞野兔河魚,帶著林青禾下山。

這個下響,林青禾都在射箭的愉悅中度過。

看著左容贏提著的他們一起射的獵物,她覺得射箭還挺好玩的。

回到家中,左容贏讓油田雞把獵的雞兔子魚給做了,林青禾吃著自己獵的食物,對射箭更起勁了。

想到明天也能抽出時間,林青禾便問道:“相公,明天我還能學嗎?”

一直默不作聲地坐在她旁邊的左容贏,倏而拿過了她在吃飯的右手,看著她因為勾弦拉弦而被拉破皮的三根手指,他眼中閃過不忍之色,輕輕地點了點那幾處。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