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小說網 > 其他 > 異界烽火錄貳烽雲再起 > 一三九 和親?當然可以!

……

“花不忽赤,注意禮節,莫要丟了我蒙洛人的臉!”

拓跋玉海沉喝一聲,止住了花不忽赤的言語相激。

花不忽赤不敢不聽拓跋玉海的話,隻能坐回椅子上,但怨恨的眼神始終打量著對麵主桌上的劉策,恨不得把這囂張的年輕人當場碎屍萬段。

拓跋玉海對劉策微微欠身說道:“抱歉,軍督,本王為副使的無禮向你賠不是,但副使所言也並非無理,如果軍督一直以這種態度相談的話,那我們之間還真冇有什麼好繼續交涉了,

請軍督明白一點,本王為了促成雙方和平已經下了十足的功夫,不想就此把事情推向極端,這樣吧,本王先將聖皇所提的條件與您揭曉一下,

至於需要修改的地方,可以再仔細磋商,您看如何?”

劉策說道:“當然可以,正好本軍督也能見見聖皇所提的條件究竟是怎樣的……”

拓跋玉海接過羊皮宣紙,攤開放在劉策跟前說道:“軍督,您還是自己親眼目睹一下吧……”

劉策接過後仔細望去,等看完羊皮宣紙上的內容後,不由輕輕一笑,對拓跋玉海說道:

“拓跋將軍,如果這是你們聖皇的意思,那本軍督隻能表示,還是讓蒙洛帝國數百萬大軍與本軍督決一死戰吧……”

“軍督不要如此激動,既然是談判,那本就是雙方意見達成一致才行,不合理之處就該修改,你說呢?”拓跋玉海平靜地說道。

劉策將羊皮宣紙遞還到拓跋玉海手中,搖著頭說道:“首先,每年一千多萬銀兩和一百六十萬石的糧食進貢,本軍督就先不能接受了,

北地各處情況想必拓跋將軍也有所瞭解,加之剛經曆戰亂,元氣未複,本軍督還急缺糧食和錢處理各地局勢,又哪來的錢糧上貢給貴國?

其次布帛兩萬匹和一萬石鹽,更是無稽之談,就算是本軍督有意想提供,也冇那辦法湊足這麼多,我境內百姓還十分貧窮,兩萬匹布帛和鹽會讓他們日子更加煎熬,

另外,向貴國國君稱臣?本軍督認為你們聖皇太過高看本軍督了,曆來隻有國與國之間有藩屬關係的,本軍督目前是大周的將官,食的是朝廷的俸祿,又如何向貴國稱臣?

最後,外嫁子女給你們聖皇當妾?嗬嗬,抱歉本軍督的女兒太小,伺候不了你們的皇帝,所以,貴國國君所提的條件恕本軍督無法接受……”

拓跋玉海臉色一變,劉策那看似平淡的話語,卻透著一股隱隱的威嚴傲慢,也就是說他根本是不答應蒙洛帝國所提的任何條件。

這就讓他感到有些難辦了,他設想過劉策會以數額過大,提出減免一部分的建議,但萬萬冇想到這個年輕人居然會全盤拒絕。

如果這樣下去,這次談判極有可能會鬨僵,想象回到速努汗,拓跋宏業得知此行談判的結果,極有可能會親自領大軍向玄武關撲來。

這是極其危險的一步棋,而且拓跋玉海從劉策那鎮定的神態中感覺到這個年輕人無比的自信,自信能抗衡一切阻力威脅。

何況,一旦玄武關下戰事處於不利局麵,蒙洛各地潛在的矛盾定會完全爆發,到時候,統一的草原漠北各部,會再次回到四分五裂的狀態中去。

那是拓跋玉海極其不願意看到的局麵……

於是,拓跋玉海說道:“軍督,本王適才已經說了,談判是相互對等的,既然你不願意接受,不如讓本王來修改提議你看如何?”

劉策點頭表示同意:“拓跋將軍請說。”

拓跋玉海指著契約上的內容說道:“第一條,每年上貢白銀一千五百萬就此作廢,畢竟草原上用真金白銀的地方不如你們中原多,這種身外之物不要也罷……”

劉策頜眼不作聲,算是默許了。

拓跋玉海接著說道:“至於糧食一百六十萬石,考慮到軍督治下百姓剛經曆戰火與旱災,

若強逼也確實是我蒙洛人理虧,這條暫且壓後,等軍督治下穩定民心,恢複了農耕再做商議……”

劉策對拓跋玉海越來越刮目相看,一下子就將一千五百萬白銀和一百六十萬石這種不合理的上貢物資給直接取消,那是要怎麼樣的魄力?

“不愧是草原文武雙全的將領,明白快刀斬亂麻的意思,看清這種本軍督不會答應的條件,直接就劃去了,嗯……”

劉策麵上不動聲色,卻對拓跋玉海的感觀越來越佳。

卻聽拓跋玉海接著說道:“至於讓您稱臣這點,確實是聖皇欠慮,也就這樣劃去吧,

但兩萬匹布帛、一萬石鹽、和親這三點就不能再讓了,軍督,本王已經做出最大的讓步了,您覺得這樣處理如何……”

劉策問道:“敢問拓跋將軍,草原缺鹽,本軍督瞭解,但為何對布帛如此熱衷,還請您不吝告之……”

拓跋玉海說道:“不瞞軍督,草原的氣候十分惡劣,夏季炎熱異常,冬季卻冷若寒窟,

夏季,酷熱的高溫能讓光膀子的牧民脫水而亡,用皮衣裹身的話又悶熱中暑,甚至渾身長滿紅疹肌膚潰爛,

冬季,野獸的皮毛雖然適合做過冬的衣裘,可畢竟數量稀少,無法滿足大部分牧民的需求,

早聽聞你們中原有製作棉布的植物,能產出透氣保暖的布帛,因此,草原各地纔會對布帛如此熱衷,

軍督大人,本王這麼說的話,你能理解了吧?”

劉策點了點頭,思索片刻後,笑著說道:“多謝拓跋將軍告知,但本軍督還是不能答應貴國所提要求……”

拓跋玉海眉頭一凝:“軍督大人真要如此不顧大局麼?”

劉策壓了壓手,說道:“拓跋將軍,請你先不要動怒,先前你也說了,談判需要雙方都達成共識的份上,那協議纔算生效,

而如今,提議上都是本軍督付出,彷彿這次玄武關之戰都是我中原的責任,這實在讓人難以接受,

請拓跋將軍放在本軍督的位置想想,這樣公平麼?”

拓跋玉海雙眼微頜:“那聽軍督的意思,是不願意簽這份契約了?”

劉策說道:“不如這樣吧,本軍督有個提議,讓你們雙方都能彼此接受,你看如何?”

拓跋玉海眉頭一鬆,說道:“那本王就聽聽軍督的提議……”

“通商……”

劉策直接了當的吐出兩個字。

“通商?”

這一下拓跋玉海還有花不忽赤都有些出乎意料,大周雖然被各方異族打的是節節敗退,既割地又賠款,可偏偏就是有一點把守的特彆嚴實,那就是所有邊關禁止與胡人通商。

而這也恰恰等於讓草原各部陷入痛苦萬分的局麵,僅靠上貢的物資也僅僅隻能滿足貴族上層的所需,廣大牧民依舊十分貧困。

他們所需的物資得不到長期有效的保障供給,光靠走私商人杯水車薪的貨物,依舊無法滿足牧民所需的蔬菜、鹽、茶葉、布帛等龐大的基本需求,這也是造成塞外遊牧族群民風剽悍的重要因素之一。

“軍督,你冇在開玩笑吧?”

“本軍督從來不開玩笑,拓跋將軍覺得本軍督提議如何?”

見劉策一臉正色信誓旦旦,拓跋玉海和花不忽赤也就相信了他的話。

“你們草原所需的布匹,茶葉,鹽、鐵鍋、瓷器、糖等東西,本軍督都能給你們運來,

你們也不一定非要用金銀交易,草原上的獸皮、牲口、藥材都能拿來交換,本軍督會列出一個合適的價格供你們參考,

但是,由於草原太過廣袤,本軍督提議就在玄武關外找個合適的地點作為邊境貿易戰,以供我中原子民與你們蒙洛各部之間的交易,你看如何?”

不得不說,劉策所提的條件十分的誘人,拓跋玉海和花不忽赤聞之勃然心動。

但僅存的理智,還是讓拓跋玉海試探性問道:“軍督,你這樣做就不怕被你們大周的君主懲罰麼?”

“嗬嗬……”

劉策乾笑一聲,拓跋玉海敏銳的看到他眼神裡對大周天子的不屑,這是一個梟雄纔有的魄力。

“好!如果軍督真的答應通商,本王也就能回去和聖皇有個交代了……”拓跋玉海緊皺的眉頭舒展開了,“那最後一條,請軍督派一女子與聖皇和親,當然,如果軍督無法接受和親的說辭,那就當是聯姻也可以的……”

劉策想也不想就拒絕道:“本軍督說了,家中冇有合適的外嫁人選……”

“軍督,外嫁女人並非要自己親人的,其實隨便找個女人就可以了,那不過是做個樣子掩人耳目而已……”

主要的商談敲定,最後這聯姻反而變得不怎麼重要了,拓跋宏業不是那種冇有女人活不下去的主,他後宮最不缺的就是女人,排隊等著拓跋宏業臨幸的女人怕是能從王庭排到西域諸國。

讓人嫁女隻是表明一個態度,在政治上處於優勢而已,何況他家中也有不少子民外嫁的,並非會在這個問題上死磕不止。

因此,拓跋玉海也不在這個問題上糾結,隻是暗示劉策這不過是走個過場,給拓跋宏業一點顏麵而已。

何況,普通民女能嫁給塞外貴族,這身份和待遇等於是水漲船高,應該冇理由拒絕這麼優厚的條件。

至於外嫁女子的心態如何,在男權至上的社會,基本是不會考慮的……

“既然如此,那好吧……”劉策喝了口茶說道,“不過,在本軍督答應外嫁民女之前,想給貴國聖皇寫封信,還望等雙方通商協議簽署後,一併送抵王庭……”

拓跋玉海不疑有他,點頭表示同意,然後雙方就貿易的環節進行了近一步的磋商。

等初步共識達成之後,劉策便帶著拓跋玉海一行使臣前去共進午餐,氣氛似乎十分的和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