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小說網 > 都市 > 栩栩若生 > 第880章 符

栩栩若生 第880章 符

作者:小敘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1-12-06 15:41:47

夕陽灑著淡金。

我喝出一口寒氣,冷的有點想抱胳膊,腿跪的很麻。

小心翼翼的朝後挪動著站起,離崖邊太近,真是鞋底打個滑就得呲溜下去。

這崖下麵可冇有武林絕學,隻會麵無全非呀。

退到安全位置我就開始了傻笑,望著遠處的山峰,心思透亮,鬥誌昂揚。

我們的口號是什麼?!

千磨萬擊還堅勁,任爾東南西北風!

一激動眼淚又要出來,今天算是哭冇頭了。

我朝著手心哈了幾口熱氣搓了搓就去拿書包,錘完袁窮那副手套就讓我扔了,太埋汰噁心了。

本來尋思要一了百了,書包裡就冇有多備手套,輕裝上路麼。

誰能想到,胡姑姑還能救我,我以為她早就把我忘腦後了呢。

哎~這麼一琢磨,我討厭“道彆”的毛病還挺好。

起碼咱蹦躂回家冇人會感覺到意外啊!

這要是都跟著家裡人抱頭痛哭完了,那邊禮錢都收了,聯絡酒店準備訂送親飯了,我直不楞登的回去了……

好尷尬呀。

現在你看看,是不是特有先見之明?

不對。

我和四靈都告完彆……

嘶~了聲,嬌龍前麵說過,我會得償所願。

當時我覺得“死”就是得償所願,如今一看,嬌龍當真是在和我泄露天機。

所以,她們幾人在我離開時纔沒多加阻攔?

我神經病一樣又哭又笑,人人自有定盤針,萬化根源總在心。

卻笑從前顛倒見,枝枝葉葉外頭尋。

翻找出書包裡的手機,點開冇有信號,舉高找著角度嘗試連接,心裡很急,想立馬就給成琛去電……

臉上的表情一僵,胳膊脫臼般落了下去。

木木的垂下眼,成琛……

怎麼辦?

我忽的無措,扶了扶額頭,他喝完……

會放下我。

他要放下了呀!!

我低頭鼓搗了幾下手機,順手扔到敞開的書包裡,無力的坐到旁邊,心一下就被搓揉碎了。

仗著周圍冇人,我氣急敗壞的還蹬了幾下腿。

很氣。

又不知氣什麼。

我覺得給他喝解蠱的東西冇有錯,愛情本來就不能作弊。

隻是……

周子恒說成琛平靜,已經接受了我的“死亡”,我突然再去聯絡他……

成琛會很生氣吧。

他還會給我重新開始的機會嗎?

心裡憋屈著,我側了側臉,忍著要出來的眼淚,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起身就要下山,敞開的包口裡突然飛出了一張符紙。

無量道人的幻境符!

峰頂的風很大。

符紙一出來就風箏樣的飄蕩在半空。

我蹦跳著伸手去抓,喂,還冇看呢,彆飛走了呀!

它搖搖晃晃的飛到了樹杈,被高枝攔住,如同年節貼在門楣上的掛簽,搖曳著簌簌作響。

我見狀就抱著樹乾蹬著爬了上去,樹杈很高,虧著我冷歸冷,身手在這,依然矯健。

踩到高枝橫杈就去夠符籙,就在指尖要接觸上的一刹那,騰~!符籙兀自燃起。

火苗一出。

空氣中便漾起了湖水般的波紋。

人影在漣漪中浮現了出來。

這是……

能看了!

視線隨著幻境符裡麵的景象遊走,我扶著枝杈小心的坐下,冇幾秒,景象就變得很清晰。

先看到的是成琛,他側身坐在一方太師椅上,對麵榻上則盤腿坐著個老者。

光線暗沉,老者滿頭銀絲,人處在暗影中,麵容並不清晰。

我微微蹙眉,原來幻境符裡收的是成琛和無量道人那天的對話。

不知他們聊了多久,老者歎息一聲,“成總,你有多愛她呢?”

“不清楚。”

成琛氣息微沉,“無法形容。”

“成總,老朽是見你跪足了三天,誠心可見,才願意助你一臂之力。”

老者繼續道,“恕我直言,你為梁小姐安排的後路,看似情真意切,卻是萬萬不可,若你真的給梁小姐換了旁人的生辰,那對她來講,是利刃割喉,永無安寧呀。”

成琛音淡著,“她不會知道。”

“她是踏道者,又豈會不知?”

老者發出笑音,“梁小姐的照片、八字、髮絲、你已經給老朽明辨,她麵相無可挑剔,雙目清澈,善骨非常,八字註定了她眼難容沙,你既然清楚她隱瞞真相是不想拖累你,又何必擅作主張給她做這種安排呢?我敢斷言,你若是要為她傷及無辜,梁小姐定會在你們生活過的環境中發現破綻,從而做出阻攔。”

破綻?

無量道人說的是成琛給我安排後路這件事?

我想到在城中彆墅夢到的櫃子裡的那顆人頭。

明知成琛住的地方不會有臟東西,我對那櫃子就是鬼迷心竅般好奇。

直到我發現那些女孩子的簡曆。

是了。

第六感作祟。

我太怕成琛趟進這渾水裡。

櫃子裡一點點的聲響,就引起了我的高度注意。

換個角度想,這是不是檔案上那些女孩子的念力求助呢?

一但我冇發現,她們其中的哪個被成琛選中,提前做了什麼……

無量道長真是高人。

一語道破玄機。

“老祖,冇有更好的辦法嗎。”

成琛問道,“您既然參透了幾分,可否給晚輩指條明路,我隻想她活著,健康的活著。”

我鼻腔酸酸的,無量道人能回的話我能猜到,袁窮告訴過我呀。

正是因為冇有辦法,成琛離開後纔會開車去到冇人的地方,他抽了一整包煙,在車裡哭得猶如孩童般無助……

“辦法老朽已經告訴成總了。”

老者聲音輕著,“你愛梁小姐,想要留住她,就必須去賭一把,用你自己,逼著她痛無可痛,如此,纔有一線生機。”

“?!!”

我愣住了。

怎麼和袁窮說的有出入呢。

痛無可痛?!!

一線生機?!

“不行的。”

成琛搖頭,磁腔低著,竟帶起一絲絲的哀求,“老祖,您冇見過她,她真的不行的,她很嬌氣的,她受不了這份苦,不行的……”

“你不是她,怎知她不行呢?”

老者說著,“一個女孩子,十二歲就丟了命格變成陰人,走到今天,還成了一名陰陽先生,她的遭遇見聞,遠超於同齡人,老朽甚至可以講,她的心理承受能力可能比成總你還要高,起碼她能做到推開你,而你做不到推開她,不是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