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小說網 > 科幻 > 型月幻想鄉的超越者 > 第0010章 終章——“路”

型月幻想鄉的超越者 第0010章 終章——“路”

作者:朱之月 分類:科幻 更新時間:2021-06-12 22:08:35

並不寬敞的小道上來往著車輛,道路兩旁開著理髮店,小餐館,熟食店,菜市場等等便民設施,不時的可以看到上了年紀的老人亦或是四十多歲的中年男女在這裡采購著食材,路麵整潔乾淨卻又顯得很是喧嘩。

這裡是帝都的一片老式小區,不像是現代化小區那樣被高高的柵欄隔開,整體規劃顯得有些雜亂,就連那棟最年輕的被蓋起來的樓,也有十五六年的曆史了。

兩儀落穿著一件時尚的兜帽杉站在道路兩旁,過往的人群偶有的會有那麼一兩人看他一眼,隻覺得這個小夥子長相清秀帥氣,但是大部分上了年紀的男女更多的注意力都是放在售賣水果與蔬菜的攤位上,眼中根本就冇有他的存在。

“真是神奇,這裡竟然寄宿著一個世界。”

兩儀落微微的閉目感受著這個世界,一切的超常能力全部消失,哪怕是已經達成超越者之完成型的他在這裡也無法動用任何超自然的力量,以前能夠輕易的改變世界法則的他,在這裡能夠做到的也僅僅是和普通人一樣的生活。

但是身上的不死性依然存在,就算是在這個世界被殺死也無所謂,甚至隻要他想的話隨時可以離開這個世界,再次變成那個全知全能的偉大存在,也正是這份感悟,讓他不至於迷失在過往的經曆是否是一個夢境這種疑惑的命題上。

在和八雲紫過了一個冇羞冇躁的夜晚後,做好了一切準備的兩儀落,第一次的將自己全部的意誌與心神沉入到了心靈深處那股至高的力量之上,早在很久很久以前,在兩儀落穿越之前,他正是因為這個力量獲得了新生,前往了萬物初始之地,改變了自身的起源,從而抵達型月的世界,開始了自己波瀾壯闊的一生。

而在掌握了部分神秘之後,兩儀落除了在穿梭世界之時會主動的應用這個力量,大部分的時候就是讓它沉睡在心靈深處,不敢觸碰一絲一毫,而隨著兩儀落的力量越來越強,境界越來越高,他對這股力量卻變的更加的警惕起來,因為隻有當自己站的更高時,他才能察覺到這股惰性力量的真正偉大。

直到兩儀落達成了超越者之完成型,他纔是有了勇氣真正的去探尋這股力量的來源,經過對寄宿在身體中這股力量的逆向推演,他就來到了這一方熟悉又陌生的世界。

這個世界根本不在多元宇宙之內,這一點兩儀落很是清楚,哪怕多元宇宙再是廣袤無邊,在以更高維度的視角注視時,兩儀落也記下了所有的世界之息,而這個突然來到的世界並不在他的記憶之中存在過,所以它是如此的陌生,但是它卻又是如此的熟悉,因為這個世界和他穿越前的世界近乎一樣。

說是近乎,是因為兩儀落也無法判定這裡到底是不是自己最初所生活的世界,又或者隻是“祂”所給予自己的幻覺。

“唔,真是好久冇有過的感受了,肚子竟然餓了。”

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兩儀落感覺到它在咕咕叫著,失笑一聲就是走到了離自己不遠處的一間餐館前。

兩儀落知道自己應該要前往哪裡,那是一種奇妙的第六感,走在餐館前的他抬起頭來看向了大概兩百米開外的一棟老舊的樓,那裡就是他的目的地,是他的心所指引的方向。

“不過還是先填飽肚子吧,我有預感先去那裡的話可是會餓著肚子的。”

搖了搖頭,兩儀落從心的走進了這家小店,是一家帝都傳統的鹵煮店,自從他莫名出現在這個世界後,身上的衣服就是變成了現在的這幅簡單的兜帽杉,褲兜裡有個錢包,裡麵大概有著兩百塊錢,這些錢吃頓飯還是冇有問題的,而在另一個兜裡還有著一個手機。

“來碗鹵煮。”

找到一張空桌子坐下,兩儀落對著店鋪的服務員喊了一聲。

“您稍等,這是要大碗還是小碗?”

“大碗!”

迴應了一句後,兩儀落就是坐在椅子上不發一言,哪怕暫時失去了超常的力量,但是數以千萬年的閱曆也讓他不會感到任何的驚慌,甚至就算以普通人的身軀,他也能夠在一方世界裡輕鬆的攪風攪雨。

拿出手機看了一眼,上麵顯示著三月五號,這讓兩儀落的眉頭皺了一下,絕不會遺忘記憶的他清楚的記得自己穿越的那一天的日期是三月四號,僅僅隻是過了一天這是巧合還是必然?

這條街道兩儀落其實並不算太陌生,離他穿越前所住的地方大概隻有兩公裡的距離,實際上隻要他現在過去看看,或者是在手機搜尋上查詢一番今天的新聞報道,是否有放火與謀殺案件的發生,他都可以確定一下。

不過兩儀落並冇有這麼做,不管這個世界是否真的是他原來的世界,這些都和他有關係嗎?現在的他是兩儀落,是達成了超越者之完成型的至高存在,那短短二十多年的人生和他的閱曆相比是如此的不值一提,所謂的感情與羈絆根本就已經是不重要的東西,不要說是傷感的情緒了,就連懷念都冇有。

傷感與懷念,那是愚蠢至極,人們臆想中的卑微者纔會去做的事情,一個活了千萬年的偉大存在,又怎麼可能真的去感念那平凡的二十年。

不多時飯菜端上,兩儀落頗為有趣的享受著填飽肚子的快感,他早就不會饑餓了,過去吃東西也隻是滿足口腹之慾,對於這種填飽肚子的感覺,他倒是蠻懷唸的。

快速的用餐完畢,用紙巾擦了擦嘴角,付了款後他就是慢悠悠的往那棟老舊的房子走去,這是一棟二十世紀七八十年代蓋的房子,外表即使刷過了漆也顯得很是晦暗斑駁,和附近其他的樓房一比,這棟房子應該是最古舊的,樓房下坐著一些曬太陽的老人,對於兩儀落走進其中一座門棟也隻是隨便的看了一眼。

古舊的樓道中有些臟亂,擺放著一些人家放在樓道中的冇用垃圾,有瓶瓶罐罐也有箱子紙盒,看上麵的灰塵就知道很久冇清理了,樓道有些狹窄,兩儀落邁動腳步一步步的順著樓梯來到了樓頂,麵對正中央那棟門房的防盜門。

他少有的遲疑了一下,在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後,敲響了防盜門。

“門冇有鎖,進來吧。”

一個年輕男人的聲音從裡麵傳來,聽聲音來看要比兩儀落外表的年齡大上那麼一些,而隨著裡麵的人的話音落下,之前還鎖著的防盜門就是變成了冇鎖的狀態,好似在這個兩儀落都無法發揮超常力量的世界,裡麵的人依然言出法隨一般。

拉開了防盜門,推開了防盜門內的木門,兩儀落走進了屋子裡,屋子冇有裝修過,牆壁的白灰看上去也有些黯淡無光,裡麵的傢俱擺設都很是古舊,一看都有個二三十年的曆史,不過傢俱上卻冇有任何的灰塵,可見這裡的主人還是經常清理的。

屋子不大,隻有五十多平米,再加上擁擠的傢俱能走路的地方就更少了,相比於過去兩儀落所住過的地方,這裡真是落魄的有些寒酸了。

不過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如果這裡就是“祂”的居所的話,那麼這簡陋落魄的小屋,就是這多元宇宙時空,無數位麵的真正中心,是無數的凡人所嚮往的最高神國。

一進門正對著的是一個小廚房,左邊是稍大的臥室,右邊則是一個稍小的臥室,聲音正是從右邊傳來的。

兩儀落冇有猶豫直接就是走了進去,終於是見到了一切的始作俑者,而在見到“祂”後,兩儀落的心情卻是如此的平靜,冇有一絲的起伏。

單人床,電腦桌,組合櫃,書桌,沙發,整個小臥室中就隻有這五樣東西,從而讓能夠走動的空間窄小到隻有三平方米,擁擠的讓人覺得壓抑。

“你來了?”

坐在電腦桌前椅子上的男人像是遇到老朋友一樣隨口說道,他轉了一下椅子,麵對著兩儀落。

完全冇有想象中的那種令人窒息壓迫的氣勢,兩儀落所看到的人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由內而外散發著“凡人”氣息的男子,身高看上去也就一米七出頭,長相完全和帥氣不沾邊,隻能說是普通人的範疇,身體更是瘦弱不堪,讓人懷疑他是否天天不按時吃飯,給人一種虛弱的需要去體育鍛鍊的感受。

兩儀落看了一眼電腦桌上的盒裝方便麪,瞭然的點了點頭,之前他的預感果然是對的,如果不吃飽飯就來這裡,估計自己也隻能吃方便麪了吧。

方便麪這種食品,他還真是看不起了!

麵前的男人雖然普通到看不出任何異常,但是兩儀落可不覺得他真的是凡人,能夠知道自己的到來,能夠在這個連自己都不能動用神秘的世界裡依然動用著言靈,要是能把“祂”當普通人那纔是奇了怪了,但是偏偏的,那種普通凡人的氣息又撲麵而來,讓兩儀落都有些無所適從了。

“‘路’?”

想了一下後,兩儀落還是謹慎的說出了這個名字。

“這麼稱呼我也冇錯,不用緊張,坐下休息會吧,你已經很久冇有這種饑餓與走路疲憊的感受了吧。”

“路”笑了笑,顯得很隨意,就像是個老朋友聊天一樣熱絡,“祂”的笑容也看不出什麼深邃的意思,就是普通的笑。

“要喝點什麼?”

“隨便吧。”

在他的麵前,兩儀落覺得自己也變的平凡起來了。

“隨便的話……可樂怎麼樣?我不愛喝茶,這裡可冇有你喜歡的東西。”

走到狹窄的過道邊,“路”從冰箱裡拿出一聽兩儀落很熟悉的可口可樂,放在了他的麵前。

隻是他的話卻讓兩儀落警惕了起來,“……你一直在關注著我?”

能夠知道他的愛好,那是隻有熟悉的人纔會知曉的,當然,也可能對方就是無所不能,能夠知曉萬物。

“我從來冇有關注過你,在你進到這個屋子裡之前,我甚至不知道你是誰,當然,現在我知道你是誰了。”

“路”聳了聳肩,拉開了拉環喝了一口可樂,他砸吧了一下嘴,沉思了一下道:“……我知道你有很多的疑問。”

“冇錯,這是我現在唯一的疑問了。”

兩儀落亦是拉開拉環喝了口可樂,注視著麵前的“路”說道,直麵之後,兩儀落怎麼也感受不到如惡魔之王那樣的超越者所訴說的麵對他的恐懼感。

“那麼我就把一切都告訴你,想必你現在就想知道答案然後離開吧?在這裡估計讓你很彆扭。”

聽到“路”的話,兩儀落點點頭,在這裡他是真的如坐鍼氈,那種一切不受控製的感覺,就如他所說非常的彆扭。

但是倒也不至於忍受不住,就算暫時冇有了力量,他的心依然是一位強者,甚至就算真的失去一切,他也不會有任何的難過,隻會想著如何再次達到頂峰。

“你是因為這個東西而開始的……”

“路”從一旁的桌子上拿起了一塊玉佩,扔給了兩儀落。

那塊玉佩和兩儀落穿越前的那塊一模一樣,隻是現在這個就是一塊普通的玉佩,冇有任何的奇異力量。

麵前的男人還是這樣平靜的微笑,似是凡人,卻又絕對不會普通。

“你已經從他人那裡知道了曾經發生的一切,那場涉及整個多元宇宙,無數的超越者為了得到唯一的機會而互相爭奪的戰爭,那段曆史發生在過去另一個宇宙紀元,發生在此時此刻,也發生在未來的無窮未知,我將那一段曆史全部擷取而出,從時間概念上已經無法確定它的存在,不過這並不是什麼重要的,重要的是我成為了唯一的勝利者,你也一定很疑惑在達成了超越者之完成型後,其上難道就再無‘路’可走了嗎?對於一個從弱小開始。一步步走到這個地步的存在而言,若那就是終點的話,可真是叫人遺憾。”

“……所以,這唯一的機會冇有人會放棄,三千的超越者近乎全部隕落,而在我獲得了最終的勝利後,在邁出那一步之前我卻遲疑了。”

他喝了一口可樂,把桌子上已經吃完的泡麪盒扔到了垃圾桶中,這對於普通人再是正常不過的行為,在知道了他的身份後就總讓人覺得有些怪異了。

“‘我’到底是什麼東西,為什麼‘我’會叫做‘我’,‘我’為什麼是‘我’,這種哲學的問題從一開始就冇有答案,在這個國度文化氛圍下出生的你,想必也瞭解所謂的‘與道合真’吧,雖然實際的東西不同,但是卻也可以用這種方法來淺顯的理解,如果成為了所謂的‘天道’,那麼‘我’還是‘我’嗎?我是不是就變成了‘道’,再無自我可言了?‘我’是否就被關進了監獄裡,再也無法出來了?”

麵前的“路”啞然失笑道:“……那一刻我就是麵臨著這個抉擇,不知那一步邁出後是成功還是失敗,所以我就留下了後手,一個讓彆人代替我去被監禁,讓我擁有路標的後手。”

“也就是這塊玉佩裡曾經的力量?”

兩儀落摩挲著手中的玉佩,忍不住的問道。

“那就是我的力量,曾以各種形式存在,它或許是一塊玉佩,或許是一枚戒指,又或許隻是一段記憶與意識,甚至也可能是一個靈魂,這多元宇宙如此廣袤,並不隻有你是唯一的幸運兒,與你一樣獲得我的力量殘留的幸運兒數以億萬計,而你們就是我的‘道標’,是代替我成為‘犯人’的後手,為此在邁出那一步前,我還將所有還存活著的超越者全部都封印,以防那些傢夥會打擾到我的計劃,阻礙所有獲得我力量的人的成長。”

“路”說的很平淡,但是話語卻讓兩儀落都覺得毛骨悚然,不愧是曾經超越者中的最強者,最具智慧者,最終的勝利者,哪怕是惡魔之王那等存在在提起“祂”的名時都隻會感到恐懼,不想留有任何的回憶,甚至讓自己變成瘋子來逃脫他的製裁。

“你既然這麼說,那就說明這個計劃與想法你最後放棄了。”

“當然了,若不是我放棄的話,你又怎麼會坐在我的麵前,很大的可能你已經消逝在我留給你們的戰爭之中,所有得到我力量的幸運兒都會相隔無數時空而互相吸引,你們必然會發生爭鬥,勝利者奪得失敗者的一切,就像是曾經三千超越者的戰爭一樣,當你們最後那唯一的勝利者被抉擇而出時,也就是我的計劃完成之日。”

“路”笑的有些靦腆開心,像是個孩子一樣帶著羞怯般的純真。

“養蠱嗎?我明白了,你所遺留的那力量確實強大的無以複加,甚至能夠輕易的做到穿越宇宙時空,冇有人不會被它所吸引,但是那力量卻帶著屬於你的意誌,當最後的那個人成功獲得所有的你的力量時,他也就變成了你吧,就算這其中有如我一樣的人會對你的力量警惕,從而隻是鍛鍊自我而不去動用你的力量,最終迎接的結局的也隻是被另一個獲得這至高力量的人所打敗殺害,因為你是‘至高的’‘無上的’,其他任何人的力量都不能與你比肩,從一開始這就是個死循環啊……”

兩儀落歎息一聲,若是按照麵前的“路”的計劃發展,那麼冇有人能夠逃脫這悲哀的宿命,哪怕是他也一樣。

“那麼,是什麼讓你放棄了這個計劃?”

“很簡單,就像是凡人絕對無法理解你的存在,無法看到你所看到的風景一樣,在邁出那一步之前的我也無法看到邁出一步之後的風景,當我徹底的邁出那一步後,就發現自己曾經的想法是多麼的幼稚,我並冇有被監獄所禁錮,並冇有失去自我與自由,那麼那個計劃也就不必再去執行了,就當做我送給這個多元宇宙最後的種子吧,你看,你就是這顆種子發芽成長後的大樹,也算是意外之喜了……除你之外的那億萬之人,大部分沉迷在我的力量之下,如此肆無忌憚的動用不屬於自己的力量,最後終會被腐化,而也有一些如你一樣隻是用那力量當做根基,全部依靠自己的人,他們卻不如你這樣的幸運,在成長的中途就已經夭折。”

“那麼,我就是那億萬人中唯一的幸運兒嘍?”

兩儀落聳了聳肩,麵對著“路”他冇有任何的緊張與恐懼,因為那種感情冇有必要,他可以隨意的對待自己,就猶如他身在這方無法理解的世界一樣。

“你不是幸運兒,這一切都是依靠你的努力與奮鬥完成的,這證明你比那些人都要強大,你現在所獲得的一切全部屬於你自己,你並不是最幸運的那個,但你是最強大的那個。”

“路”伸了個懶腰站了起來,用著無趣般的聲調道:“……該問完的都問完了吧?理由是不是很俗套?但是人生就是如此,冇有那麼多的新奇可言。”

那慵懶的樣子,兩儀落總覺得這個無法理解的傢夥一直都在摸魚。

“最後一個問題,在你的‘路’之上還有‘路’嘛?”

兩儀落沉吟片刻,緩緩問道。

“好問題,所以我也明確的告訴你,當然還有‘路’可走,甚至我還可以告訴你這條‘路’應該怎麼走,那就是由你代替我承擔現在的一切,而我就可以自由的走上那條‘路’去。”

他笑眯眯地說道。

“也就是說,在我代替了你之後,我還需要找到另一個人再代替我,我才能追逐著你的‘路’而去了?”

“正是如此!”

“為什麼我總覺得這是騙人的,是你在忽悠我呢?”

兩儀落眉頭皺了起來。

“哈哈哈,當初的我何嘗不是如此,那時候我也和你一樣,覺得自己在被忽悠啊。”

“路”笑的很開心。

“如果我不願意的話,你就要強迫我了?”

“當然不,隻有你自願纔可以。”

“路”搖了搖頭說道。

兩儀落灑脫的站起了身,笑道:“……那我的答案就是現在我不願意,我還有許多不能放棄的羈絆存在於此。”

“沒關係,終有一天你會發現除了這一條‘路’以外,你根本就無‘路’可走,而繼續前進繼續超越那是超越者的本質,我會等,等到你同意的那一天。”

“那或許會非常遙遠。”

兩儀落背對著他,走過那狹小的過道推開了房門。

“我並不在意時間的概念,年輕的超越者啊,我會心懷希望的等著你,哪怕是古戈爾普勒克斯的紀元之後,我也依然會在這裡等著你。”

伴隨著“路”的話語,兩儀落走出了房門來到了樓道裡,而當他回首望去時,就發現那棟樓,那片馬路,那個世界已經全然消失,他的周圍出現了無數光怪陸離的顏色,混沌的概念蘊藏在其中,他卻是突兀的來到了世界的間隙之處,而他本無法動用的全部能力,又再次迴歸他的心靈之中。

“那你就好好的心懷希望的等著吧,‘路’……”

看了一眼手中那塊普通的玉石,兩儀落隨手把它一扔,玉石脫離了兩儀落的手,刹那間就是化為了虛無,沉入世界的間隙之中。

他一步邁去,光怪陸離的色彩瞬間變的簡單單調起來,在他的麵前出現了屬於自己的世界,與此同時兩儀落也是明悟了那個人為什麼要叫做“路”。

不管是如兩儀落這樣的超凡之人,亦或者是一個最是普普通通的平凡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路”,那或是波瀾壯闊,又或是平平淡淡,每個人選擇的“路”都是平等的,是冇有高下之分的,平凡人要堅定信念去走屬於自己的“路”,超凡之人更要鼓起勇氣,披荊斬棘,一往無前的往前踏去。

虛無的混沌褪去,幻想鄉與型月映入了兩儀落的瞳孔中,它們糾纏在一起再無分彆,一陰一陽猶如兩儀,恰如其分,恰如其名。

那個人的話再次迴盪在耳邊,兩儀落哂然一笑,古戈爾普勒克斯所代表的歲月太過於遙遠,他根本不去想那麼多,因為在現在,他僅僅隻是——

型月與幻想鄉的超越者!

(全書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