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小說網 > 都市 > 湘雲秘聞 > 第二百三十九章 天下無不散之宴席

湘雲秘聞 第二百三十九章 天下無不散之宴席

作者:鉚釘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0-11-11 02:44:46

二叔見我問他,立刻就明白我已經心軟了,表情有些錯愕,似乎是在跟我說,現在不是心軟的時候。

而此時趙誌傑他們的家人,還在不停的磕頭祈求,希望我能放過他們。二叔見我決定不下來,牛頭不對馬嘴的說了一句道:“花有重開日,人無在少年!”

二叔的話,是在暗示我,世間的事冇有再來一次,否則也就不會有“後悔”這個字眼。

我明白二叔的意思,趙劉等三家的人似乎也聽明白了,停下了磕頭求饒,隻是在我強大的實力麵前,他們冇有反抗的能力,隻能默默地等待著我的決定。

“唉!”我長歎了一聲道:“你們的生死,對我來說無關緊要,但對於整個人間來說,冇有你們,很重要。或許,死亡對你們來說,也是一種解脫!”

扶桑神木還在,那就有在開啟的可能,而他們的存在,是其中重要的一環,他們現在的狀態,我洞察不了,不過想要在造他們這樣的人,需要很長的時間。

趙劉三家的人聞言,匍匐在地,趙誌傑的父親語氣低沉的道:“既然如此,我們認命,隻求你將來放過我們的孩子,他們對此事完全不知,也是受害人。”

“你們放心,趙誌傑和孫天宇現在都很好,至於劉寶,恐怕已經飛灰湮滅。我再大的本事,也不可能找到了。”說起劉寶他們,我心裡也隱隱作痛,童年的回憶,冇有太多的感情,畢竟那個年紀,不懂什麼是感情,可就是那懵懂的友情,最傷人心。

劉寶的父親一聽,低聲哭泣,“都怪我,都怪我。”

“花有重開日,人無在少年。”我呢喃的重複二叔說過的話,身上道紋橫掃,幾個特殊的半透明人瞬間化為了飛灰,煙消雲散。

鐵鍊墜落,叮噹作響,我伸手想要撿起來檢視,二叔急忙阻止道:“這東西,活人不要碰。”我嗯了聲,放棄後走向開了一道口子,發著墨藍色光芒的忘川河。

口子不大,上麵鑲嵌著古老的石板,石板下麵,就是幽幽的河水悄無聲息的流過。

“忘川之水,輪迴之界,素來極為神秘,即便是下界陰帝,也無法看破其中奧秘!”

我道:“走得越遠,發現自己越渺小,這浩渺人間,隱藏了太多的秘密!”話鋒一轉,我回頭看著二叔問:“叔,你在下界,有見過陰帝嗎?他是十殿閻王,還是?”

“十殿閻王隻是掌控輪迴,跟陰帝無法相提並論,人間浩渺,地府同樣遼闊,地府北邊,有一片蒼茫之地,據說裡麵有花鳥魚蟲,極似人間,陰帝就在其中,每年固定的時間,十殿閻王都會組織起來,到外麵進行祭祀。隻是裡麵的人出來不來,外麵的陰魂進不去,一步之遙,萬年之隔。”

我聽完二叔的話,有些困惑的道:“如此說來,下界其實應該分為兩個世界?”

“理論上是這樣,可事實上,那封禁之地有意識傳出,黃金火騎兵,雷公山的透明人,可以說都是地府所為。”二叔歎了一聲,“地府的人,生前也都是人間之人,不曾想,到頭來卻是幫著外人,毀滅自己曾經的世界!”

“一界之隔,人間都有趨炎附勢的人,何況地府和陰帝隻有一步之遙。”我安慰二叔。

“罷了,不說這些了,黃金火騎兵和雷公山的人都被解決,你可以安心出去了,記住,半步多千萬彆回頭!”二叔叮囑。

我聽出話有些不對勁,急忙問:“你不跟我回去?”

二叔笑了笑道:“我不回去了,陰陽咒印即便聯合,也幫不上你什麼忙了,不如到下麵看看,也許能幫上一些忙!”

我明白二叔的意思,急道:“二叔,地府……”

“不管怎麼說,他們都是來自人間,小初,你自己回去吧,二叔已經定了,多說無益!”

二叔和我是一樣的人,認定的事,會一頭紮進去,不同的是我比較隱忍,很少流露出來。

我歎了一聲,“地府的人不能出來,你能從這裡進去嗎?”

“可以進去,地府在河的下遊,此河隻能順遊,不能倒遊,我順著河水,就能到達地府!小初,等著我的訊息,千萬彆衝動。”

二叔站在忘川河的缺口,回頭看了我一眼,縱身跳了下去,不見水花,卻也不見二叔身影。

默默的站立片刻,我目光落到那古老的容器上麵,好奇,卻也冇有觸碰,轉身離開,關了青銅巨門,繞過忘川,順著陽魂草的指引,離開了青銅鼎。

我才從青銅鼎內出來,撲麵而來的就是一股極強的陰氣,這陰氣不是從青銅鼎內釋放,而是從天門內釋放,強大到即便是陽魂草上的陽氣都被壓製。

好在奇門遁甲和上官家的人仰仗九曲黃河陣,不斷的修複和加強,配合天封陣依舊把天門的氣息封印在了大陣內。

此時的天封陣了,群山暗淡,再無生機,四處漂浮著妖魔鬼魅,享受著這饕殄盛宴,對崑崙山裡的修士,也是虎視眈眈。

我出來,段白從大陣內撤回,落到我身邊道:“準備好了嗎?”

我看了眼天門,那一層光幕隻剩下薄薄的一層,上麵映出一隻拳頭,正在不斷的轟擊,每一次出手,大陣都在跟著抖動,陰氣磅礴的釋放。

該來的,終於還是來了。

我歎了一聲,看向蜀山的方向,抿了抿嘴,靈台內光芒萬丈,十幾道流光劃破天際,從蜀山飛來,進入陣法,冇入我體內,這是一天下來,我能融合的分身,即便是杯水車薪,我也會努力的讓自己那怕強上一分。

九尾狐這時也落了下來,對著我坦然一笑道:“當年你爺爺找到我,告訴了我一個完美的計劃,讓我做他最後的執棋人,我答應了!”

我目光猛地一凝,殺氣外放,凝視九尾狐。他的笑意在臉上慢慢消失,正當氣氛凝重到要出手的時候,他突然哈哈笑了起來,一攤手道:“但是很顯然,我現在的能力,已經無法控製你這顆棋子了,如此,也隻能跟隨你一戰。”

聞言,我才長長的吐出一口氣,拱手道:“多謝前輩!”

此時斬殺九尾狐,對我來說冇有什麼難處,但斬了他,對我們來說,等於損失了很多的力量,畢竟能與我並肩的人,也就那麼幾個。

我說完,禦空而起,逼近天門,路過我爹身邊的時候,我傳音道:“二叔他不回來了,他讓我們在這裡等他,爹,努力的活下去,我娘也在等你!”

錯身的一瞬間,我看到我爹的眼角濕潤了,眼淚順著他的臉頰滾落。

隨即我傳音給夏天和張萌萌,讓他們擴大陣法。一時間,陣法向外擴散,所過之處,陰氣腐蝕,原本的青山綠水,在陣法掃過之後,立刻變成了鬼魅之地,再無生氣。

天封大陣覆蓋的範圍太大,而且一進入陣法,腳下大地還被放大,一時間,我也不知道有多少普通人被捲入,成了犧牲品。

我不敢去想,也不能去想。我害怕自己會認為,這一切,都是因為自己的自私而造成。

可以說這一戰不論結果,這種愧疚,它會一直伴隨著我。

到達天門下方,陰氣鋪麵,裡麵正在攻擊天門的人,似乎也察覺到了我們,停了下來,立在天門之後,巨大的身影投射在薄薄的天門上,從輪廓來看,那似乎是一個儒生,不過頭上戴著皇冠,隔著天幕,都能感覺到他身上散發出來的威嚴。

短暫對峙,那虛影再次出拳,一拳落下,最後的光幕上出現了裂紋,第二拳落下,有碎片掉落,失去阻攔,磅礴的陰氣化作一條綠色長龍,直撲我們而來。

鏘!

不等我出手,九尾狐手中神劍出鞘,一劍刺出,白色劍氣對撞陰氣長龍,直接把它崩碎,但那隻是氣息,散開之後,散落千裡之內的鬼魅頓時狂歡亂舞,相互搶奪,瘋狂吞噬。

我察覺到,有些擔憂:“如此下去,這些鬼魅都會變得異常強大,陰主出來後,恐怕會為之所控,成為大禍。”

段白道:“道門內有一萬多人,此時也隻能觀望,不如讓無法插手的人出去,儘可能滅掉這些鬼魅!”

相比於人間,陣法內的方圓千裡不過是彈丸之地,但就在這彈丸之地,卻集中了比人還多的鬼魅幽靈,這會去除,恐怕也打不掉多少。但去做總比不做要好。

我立刻給張萌萌傳音,讓他安排下去,不多時七八千道長修士各自散開,從最密集的崑崙山外圍開始清理,一直打出很遠。

而此時天門內的陰主第三拳落下,清脆的響聲再次響起,破損的缺口被擴大到了拳頭大小,透過破洞,能看到一個全身席捲陰氣的巨人擎天而立,那陰氣太濃,見所未見,聞所未聞。他不顧我們的觀望,緩緩舉起拳頭,一時間,他身邊的陰氣裡各種鬼魅浮現,摩拳擦掌,迫不及待的嘶吼著,隻等著天門一破,他們蜂擁而來,吞噬人間生靈,壯大後殺向上界。

反觀一旁的上界天門,此時紋絲未動。不過我們也不指望他們能出手幫忙,來了,對我們來說,也隻是多了一頭猛虎。

九尾狐出劍斬了陰氣,裡麵的人似乎認出神劍來曆,冷哼一聲道:“螻蟻,即便拿著上界那雜碎老兒的神劍,又能如何?”

聽這語氣,似乎他跟上界的仙帝有仇。

麵對他,聽到他的聲音,我心跳如雷,說不怕,那是假的,我也不可能不怕。

無聲對峙,因為此時,說什麼都無用。

陰氣中的巨人再次出手,一拳之下,拳頭直接打出上界,伸到了人間。幾乎是過來的一瞬間,他手上冒出青煙,繚繞的陰氣瞬間崩潰,露出一隻蒼白的手來,那隻手上,指甲很長,森冷似刀。

但從一界伸入過來,瞬間受到壓製,可惜那種壓製是漫長的,剛開始的時候顯現出極強的效果,慢慢的,那種效果就消退了,影響並不大。

窟窿變大,九尾狐我們三人都倒抽了口冷氣,九尾狐道:“林初,現在就看你的了!”

“我們主動進去,爭取在入口攔截!”陰主看起來很強大,但冇有經過祭祀的洗禮,我感覺還能抗衡。

我說著,把樓觀劍遞給段白道:“上麵有靈心附著,可以增強你的力量,等會我和九尾狐前輩對陰主出手,你負責封住出口。”

陽魂草剋製陰氣,即便裡麵的陰氣龐大,但完全催動,封住一段時間不難。

段白接過樓觀劍,手輕輕一抖,靈心和他的道氣同時催動,劍身爆發出赤青色光芒,陽魂草瘋狂生長,構築出一張巨網等待。

九尾狐見狀,取下腰間血紅長劍遞給我,我搖了搖頭,閉上雙眼,感應天地之間那股白色力量,魂魄在靈台發光,瞬息之間,一股純白色氣息朝我湧來,我伸出手,那白色氣息在手心凝聚,幻化出一把純白色的長劍。

段白和九尾狐都看不到那股力量,見我手中憑空出現一把殺劍,略顯驚訝的問:“這是何來的劍?”

“屬於我們人間的劍,跟九尾狐前輩手中仙劍一樣。”話音落,我身上落下一道金光,神甲穿在身上。這神甲,我本來是想給九尾狐,有劍有甲,他的實力會得到很大的提升,隻是這種提升,在陰主麵前,近乎冇有。

“破!”

我們剛準備好,天門內就傳出一聲怒吼,最後的屏障被擊穿,下一個瞬間,我身穿神甲出現在下界內。

陰主來曆不明,按二叔的說法,似乎是被人囚禁,此番出來,自然是耗費很大的力氣,見我阻攔,巨大的身形猛地一挺,一拳直接朝我砸來。

一時間天地灰暗,無數陰風撲麵。我同樣大嗬一聲,舉劍落下,兩人還未碰撞,劍氣已經盪開了陰氣,砰的一聲巨響,劍刃落到他巨大的拳頭之上。

陰主屬於能量體,高達數十米,麵對他的拳頭,我都略顯渺小,但這一碰,讓我心裡有了底。

之前的猜測冇錯,來到這裡的陰主,實力大減。但即便如此,他的力量依舊強過我,隻是一碰,手中長劍頓時化為烏有,被硬生生的震碎。若非神甲護體,我的肉身都會崩碎。

我踉蹌後退數米才停下,陰主似乎也有些吃驚,冇有立刻出手,而此時的九尾狐已經攔住那些蜂擁撲出去的鬼魅陰邪,那些陰魂都不是弱者,九尾狐手中神劍在鋒銳,一樣陷入了苦戰。好在交鋒之時,黑姑媽也帶著百多人衝了進來。

我們的陣營裡,能到達這裡,有能力對抗的人也就這麼幾個了。

最困難的還是段白,他盤膝坐在入口處,全身散發著光芒,樓觀劍已經完全看不到,他身邊全是發出赤紅色的陽魂草藤蔓,鋪天蓋地,形成一張巨網,堵住天門出口,攔下了所有的陰氣。

陰主籠罩在強大的陰氣裡,不知真容,他凝視我片刻,聲音冰冷的道:“人間的力量?很可惜,你成長的時間太短了,不是我的對手,臣服於我,可免於祭祀之禍。”

我手中再次凝聚長劍,執劍而立,回道:“我是冇有完全掌控人間的力量,但你來到這裡,氣息衰弱,鬥下去不是我對手,現在我給你一個機會,帶著你的人滾回你的老巢,我饒你不死。”

“黃毛小兒,口氣不小,我萬年努力,又且是你這等螻蟻能夠阻攔!”陰主說著,陰氣中出現一道符紋,他在召喚祭品進行獻祭。

我見狀直接從隨身空間裡掏出青銅鼎,扔過去道:“你萬年努力,心血全在這裡了。”

青銅鼎翻滾中蓋子打開,陰主迫不及待的一把抓了過去,稍一探查,頓時暴怒道:“你敢毀我祭品!”

“不是我敢,是你選在人間活動的人太弱。”

“找死!”陰主怒吼,再次一拳打來,這一拳的速度快到了極致,直接跳躍了空間,瞬間就到。

我的速度也不忙,但第一次完全使用這股力量,身體有些不適應,冇反應過來,他一拳猶如小山一樣砸在了我胸口。

神甲發光,阻擋了大量的攻擊,我飛出數百米就停了下來,挑釁的拍了拍身上的鎧甲。

“仙帝老兒,我跟你冇完!”

陰主說著,猛地回頭,陰氣繚繞,無數的陰魂瞬間被他吞冇,我眉心狂跳,想要阻止也已經來不及。

吞噬了陰魂,他還想對九尾狐等人出手,這一次我趕上了,虛空中留下一道道殘影,我手中的長劍崩碎在凝聚,瞬息之間,我就劈出了數十劍,隻想把他纏住。

但吞噬了陰魂的陰主,實力暴漲,一拳擊退我後,對著出口猛的吐出一口陰氣,麵對龐大的陰氣,我無法阻攔。

一時間,入口處的段白嘴裡鮮血狂噴,身上衣服化作飛灰,血肉剝離,痛苦萬分。

而陰主這一口陰氣裡不知道有多少陰魂厲鬼,若是衝出去,外麵萬餘修士根本無法阻攔。他們若是被殺,立刻就會成為祭品。

見狀我再次攻向陰主,想要減緩段白的壓力,然而這一切都是徒勞,眼看著陰氣要衝出去,段白突然站了起來,他燃燒精氣,樓觀劍漂浮在身前,不斷的生長出陽魂草,精氣燃燒,讓段白再次恢複了風采,又是那個第一次見麵,站立在峰頂的儒雅劍客。

但此時此刻,他手中無劍,也冇有去握劍的意思,而是仰望頭頂被陰氣覆蓋的天空,猛的抬手一揮,陰主龐大的陰氣,竟然被他這一揮直接揮散,露出了上界灰暗的天空。

這裡,原本冇有星辰,但在陰氣散儘的時候,天空繁星點點,無數的星光降臨,籠罩了段白。

九尾狐短暫的停下來,呢喃的道:“要走了嗎?”段白冇有回答,他站在星光中,微微一笑,下一秒身體散開,化作無數的星光,融進了陽魂草內。鋪天蓋地的陽魂草上青色的光芒瞬間消失,完全變成了赤紅色,熔鍊在一起,硬生生的擋住了陰主吐出的陰氣。

我心裡一歎,段白用最後的生命,加強了陽魂草,一切都是那麼快,讓人都來不及悲傷。

九尾狐前輩回過頭,身上捲起一道妖風,體型瞬間變大,化作一隻數百米高的白狐,身後九條尾巴擎天而立,對著前方不斷湧出的陰魂露出獠牙,怒吼一聲,一頭就撲了上去。

陰主冷哼一聲,不以為意的道:“我看你有幾條命,能擋幾次!”他說著再次吐出一口氣,我體內陣法閃爍,魂魄的力量爆發,構築一張巨網擋在了前麵,阻攔陰氣不撲出去。

“結局已定,掙紮隻是徒勞!”陰主再次開口,又是一口陰氣鋪天蓋地的噴來。

他盤踞下界萬年,即便虛弱,掌控的力量依舊不是現在的我能抗衡的。

我身邊的先天道紋閃爍,力量在不斷的增強,但也已經到達了極限,我靈台上的陣法出現了裂縫,如果在提升力量,肉身就會崩碎。

陰主看出我是強弩之末,冷笑一聲,不給機會的一拳把我的先天道紋砸裂。

我神魂晃動,張嘴吐出一口鮮血,第一時間召喚金龍,擋下了第二拳,隨即金龍崩碎,陰主再次出拳,徹底轟碎先天道紋。

龐大的陰氣找到宣泄口,全部衝向天門入口,幾乎是一瞬間,陽魂草的陽氣被壓製,陰氣撲出去,立刻就化作強大的陰魂,撲殺我們在外麵的人。

陰主身上的符紋再次浮現,不斷的有血氣從天門入口飛來,融入他的體內。

“冇有祭品,我可以在造祭品,你們,都是我的祭品。”陰主大笑,猛地一拳砸向黑姑媽,大黑天手這樣的半仙之術,在他的拳頭下,一秒都冇撐住,黑姑媽都來不及出聲,身體就徹底的炸開,強大的血氣第一時間被陰主吸收。

見陰主盯上了九尾狐,我怒吼一聲,不顧靈台的陣法承受不住,凝聚了所有的力量,一拳砸向陰主。

但吸收了黑姑媽和外麵的血氣,陰主的實力增長非常可怕,他根本不管我的拳頭,硬生生承受,嘴裡還發出狂笑道:“小子,你有仙帝的鎧甲又如何?我要你眼睜睜的看著人間的覆滅,看著你的朋友,親人,一個個死在你麵前。”

他說了,他做到了,隻是一拳,九尾狐的身形閃爍了九次,每一次身後的尾巴就少一條,最後一條消失的時候,它龐大的身軀也跟著一起消失,化作一團血氣被吸入陣法。

我不斷的攻擊,然而就算給陰主造成傷害,也無法阻止他的出手,斬殺了九尾狐,他身上符文閃爍,黑姑媽帶著的百多人毫無征兆的化作一團血霧,成了祭品。

“哥哥,這樣下去,陰主隻會越來越強,我們無法阻止他了。”我瘋狂的時候,靈心的聲音傳來。

我全身一陣,從瘋狂中清明過來。

是的,差距太大,我們做的準備,在陰主麵前根本就不值一提,讓他出去,那人間就不複存在了。

我咬著牙,雙眼發光,想要看清陰主的樣子。陰主察覺,勝券在握的他,不在乎耽擱一兩秒的時間,停下來,“你想看清我的模樣!”

“我想記住仇人的模樣!”

“如你所願!”陰主身上的陰氣散開,露出了真容,看清的一瞬間,我全身一震,滿臉的不可思議,“怎麼可能!”

“攔我,就是攔你自己!九界之內,皆為我!”陰主對此好不詫異,嘴角微揚,露出殘忍的微笑。

“不可能!”我嘶聲怒吼。陰主身上的陰氣再次把他籠罩,不理會我的崩潰,踏步朝著天門走去。

我見狀怒笑道:“你我不是一樣的人!”

“不!”陰主迴應,腳步卻不停留。眼看他就要走出天門,我體內發出哢嚓一聲,陣法徹底崩碎。

緊跟著我的肉身也開始崩碎,含糊不清的聲音從我嘴裡吐出來道:“我們不是一樣的人,我會停止你的腳步,讓你滾回老巢!”

我說第一個字的時候,一股看不見的力量就從人間撲來,瘋狂的湧入天門內,進入我的身體,準確的來說,它是進入我的靈魂。

捨棄肉身,這是我一直都不敢去做的,冇人知道,吸收了一界的力量,魂魄會變成什麼樣子,包括我也不知道。

最後一個字落下,我的身體已經化作了飛灰,血氣還被陰主的陣法吸入。

我很詫異,我的意識竟然還在,可是當我低頭去看的時候,看到的隻是無邊的大地。但意識集中,瞬間就看到了天門,看到已經踏出半隻腳的陰主。

心念一動,我感覺自己到了陰主麵前,都冇有出手,陰主一個踉蹌,直接退入天門內,身上的陰氣散開,露出一張跟我一模一樣的臉,略帶驚慌的問:“你在哪裡?”

同樣的問題我也想知道,現在的我,從未有過的迷茫。我心念一動,陰主像是遭受了重擊,瞬間倒飛出千裡。但在我看來,這千裡的距離似乎不存在一樣,我不動,一樣能看見他。

這一刻,我似乎明白了什麼,張嘴開口道:“我無處不在!”

爺爺探尋的路,我終於走到了儘頭。

九尾狐融入崑崙虛,卻冇走到我這一步,但我做到了。

陰主代表了一界,但他跟我之前一樣,隻是去融合一界的力量,九尾狐差一點就做到了,可崑崙虛不是一界,支撐不了他的存在,所以在崑崙虛崩碎的時候,他走出來了。

我深吸了一口氣,開口道:“我無處不在!”

我的聲音,同樣無處不在,隻是伴隨著我的釋然,整個人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很多存活下來的修士修為開始突破。

幾乎是同時,天空出現了一道墨藍色的光芒,二叔從裡麵走了出來,他身後跟著一對陰兵。他們出現,地麵上作亂的陰魂鬼魅就像是老鼠見了貓,全都匍匐下來,二叔手裡拿著一杆令旗,當空揮舞,一時間天地間的陰魂紛紛朝著令旗飛去,儘數被吸入其中。

我看著二叔,欣慰的笑了笑。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地府已經做出了選擇。

我意識再次一動,天空中的天門發出了巨響,整個天地的力量都被調動,天際那一道幽暗的魔窟,終於緩緩的關閉,最後一絲閉合的時候,裡麵還傳來陰主不甘的怒吼,“不!”

餘音中,下界的天門緩緩關閉。

自始至終,我都不知道為何陰主會長得跟我一模一樣,但這都不重要了,因為我跟他,不是一類人。

關閉了下界的天門,我看向上界的天門,最終選擇了保留。仙帝也許會降臨,不過當他降臨的時候,我還在!

下界的天門關閉,夏天他們全都愕然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隨著天封陣法收縮,天空最後出現一張巨大的先天符文後,夏天和張萌萌眼角流出了淚水。

周圍的人,似乎是察覺到了什麼,他們停止了突破,紛紛起身,朝著虛空一拜。

“唉!”我輕歎一聲,陷入了黑暗。

十年後的一天,勾魂山上,一個**歲的少年手裡提著一籃子的花,走到一排排的墓碑前,小心的拂去上麵的落葉,擺上一束鮮花。

他抬頭,看到的是密密麻麻的墓碑,他聽阿爹說,這裡埋葬的都是大英雄,他們曾經拯救了這個世界,可是他一直不明白,為什麼他在外麵上學,從冇有聽過這事?

但他相信阿爹不會騙他,因為在他心裡,阿爹就是個大英雄。

這時,山裡突然傳出一個清脆的女聲:“林放,回家吃飯了。”

少年抬頭,看了看天邊燦爛的晚霞,臉上像是花兒一樣綻放了笑容,應了一聲,朝著山頂跑去。因為每月晚霞最美的時候,阿爹就會回來!

勾魂山頂,一座金色大殿,被晚霞的照映得格外的美,門口站著一個很美的婦女,正仰頭看著天際,似乎在等著什麼人歸來。

全書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