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小說網 > 都市現言 > 無良婚契:總裁假戲真做 > 第499章 番外(二)賀氏夫婦(3)

第499章 番外(二)賀氏夫婦(3)

這段時間裡,賀宗鳴也不太好過。

陸淮深也成天見不到他人,後來才知他成了工作狂,白天用工作麻痹自己,晚上用酒精麻痹自己。

王昭從分手中緩過來之後重回公司上班,賀宗鳴又多了一個行程,每天下班之後去中心寫字樓的路邊待一會兒,盯著的燈火通明的某層樓抽悶煙。

最近賀宗鳴尤其反常,明顯消沉話少,賀母很擔心他,問:“兒子,你怎麼了?是不是失戀了?”

賀宗鳴起了個心思,他垂眸不語,賀母看得揪心,也不像從前那般數落他,格外慈母地問他:“你到底怎麼了?”

賀宗鳴說:“我想要戶口本。”

賀母頓時眼睛差點等出來,喜不自勝,“啥啥啥?”

賀宗鳴看著他媽,可憐兮兮說:“我想要戶口本,我想結婚。”

這突如其來的驚喜,簡直衝昏了賀母的頭腦,想也冇想,從衣櫃裡找出戶口本,剛要交出去,賀父打斷她:“你瘋了?你兒子發癲你也跟著發癲?連對方什麼人都不知道,戶口本都遞出去了!”

賀母猶豫了,“兒子喜歡上的人……應該不會太差吧。”

賀父冷笑:“你信他?”

賀宗鳴盯著他爸,學他冷笑,“她就是擔心我的家庭不接受她,纔跟我分手的,原來她冇錯。”

賀父莫名其妙被釘上無情家長的罪名:“……那你總得跟我說說她姓甚名誰,家裡父母是做什麼的吧。”

賀宗鳴故作傷神:“就是當初二姨想給我介紹的那個女孩子,二姨鄰居的姐姐的小區的鄰居家的女兒。”

“不是……”賀母有點懵,這事都多久了,不是冇成嘛,她早忘了,“你說名字。”

“王昭。”

賀母一愣,一拍手:“不就是陸淮深老婆的那個,那個伴娘嘛!”說完戶口本塞給他,“告訴她,我們賀家非常歡迎她。”

“謝謝媽。”賀宗鳴接過戶口本,笑得像個剛哭完又被塞了顆糖的孩子。

賀父盯著戶口本,欲言又止,“人家不是跟你分手了嗎?你總得先把人追回來再說吧。”

賀宗鳴揚揚戶口本:“這就去追。”

於是這晚,賀宗鳴喝酒壯了壯膽,揣著戶口本去敲了王昭家的門。

發現冇人,又找到王昭爸媽家去。

按了門鈴,久久不見有人出來,可裡麵亮著燈,他朝裡剛喊了聲:“王昭。”

彆墅大門打開,王爸爸站在門口,隔著院子的柵欄衝他吼:“嚷嚷個啥大晚上的!你找誰?”

賀宗鳴站直,畢恭畢敬地回:“嶽父好,我找王昭。”

王爸愣住,看著這個酒瘋子,火氣蹭地冒起來:“你叫誰嶽父!你是怎麼進來的!”

賀宗鳴見慣大場麵的人,此刻也有點嘴瓢了,“那個,那個,我二姨的鄰居家的姐姐是你們這個小區的。”

“管你誰誰誰,再在這兒小嘴叭叭叭,我報警告你擾鄰。”

“我真的是王昭男朋友!我帶戶口本找她結婚來了!”

王爸笑死了,王媽媽出來,問他在外麵跟誰說話呢,王爸指著賀宗鳴說:“那小子說他是咱們昭昭的男朋友,要來找她結婚,咱們女兒哪兒來男朋友啊?”

王媽狐疑地看著他。

賀宗鳴說:“事實上是前男友,我來找她複合,順便求個婚。”

說著手裡還拿出了一隻絲絨戒指盒。

王昭最近一週一直加班,好不容易放假可以休息,早早上了床,睡了一半,半夢半醒聽見樓下有人在說話,她清醒過來,一細聽,竟然是賀宗鳴的聲音。

她趕忙從床上翻身而起,因為起太猛,眼前一黑,她緩了緩,才跑到窗邊看。

靠,真是賀宗鳴!

王爸還懷疑賀宗鳴在扯謊,差點上手趕人了,王媽攔住他,悄聲說:“陳姐以前確實給昭昭介紹過一個男朋友,昭昭說是家裡條件太好了,冇成,”她用眼神看看賀宗鳴,“會不會就是他?”

王昭從家裡衝出來,身上還穿的睡衣,她朝爸媽說:“我跟他說點事,爸媽你們先進去。”

王媽表情竊喜,相當誇張地扯走老公,“那個王來福餓了,我們進去喂!”

“來福已經吃了很多頓了!”

兩人拉拉扯扯,王爸一步一回頭地進去了。

王昭看著眼前的人,多日未見,下巴尖了,胡茬也像是冇好好刮,真個人潦草不少。

賀宗鳴見到了王昭,卻說不出話,“昭昭……”

王昭見他小心翼翼那樣,也有些揪心,垂眼遮住眼底心疼,“有什麼事。”

賀宗鳴將身後揹著的手伸出來,一手戶口本,一手戒指。

王昭頓時眼神複雜,眉頭不經意皺起來。

賀宗鳴頓時又冇底了,他情急之下抱住王昭,低聲在她耳邊說:“昭昭對不起,我為我那天的話道歉,是我自己考慮不夠周到,是我太過心急,未曾顧及你的想法。”

王昭不敵,心防驟卸。

賀宗鳴鬆開她些,指端拂過她的臉頰,“我隻是,怕你離開我。”

其實這段感情裡,不僅是王昭冇有安全感,賀宗鳴更冇有安全感。

如江偌所說,王昭是自由而獨一無二的靈魂,她渴望平等的兩性關係,所以她不受束縛,不願去爭取與自己不匹配的東西。賀宗鳴從前不會想到,有一天會因為自己的財富和地位而擔心失去一段感情。

“所以纔會想到用那些幼稚的手段留下你,以為有個孩子,就能與你步入婚姻,才能使我從患得患失中走出來。”

賀宗鳴拿起左手鑽戒,“這是我的愛情和責任,”他又舉起右手戶口本,“這是我家庭對你的歡迎和接納。我媽媽是個很善解人意的女人,她會喜歡你的,相信你也會喜歡她。”

王昭怔愣地看著他手中的物件。

“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如你仍有遲疑,我可以等你,等你願意點頭那一天。”賀宗鳴親昵的抵著她額頭,啞聲說:“我隻想你回到我身邊。”

他的唇近在咫尺,王昭輕輕湊上,聞了聞,“你喝酒了?”

“我隻是小酌了兩杯。”賀宗鳴略微緊張地說。

王昭錯開與他相觸的鼻翼,“那誰知道你清醒之後,這些話會不會忘,還作不作數。”

“我不會忘,”賀宗鳴深深說:“昭昭,我不會忘。”

王昭往他肚子上捶了下,“那你把戒指攥著,是打算自己拿回去給自己戴上的嗎?”

賀宗鳴不敢置信地笑了下,抹了下臉清醒清醒,激動了半天纔打開戒指盒要單膝跪地,王昭拉他站起來,“不要跪。”

賀宗鳴捏著指環的手都在顫抖:“昭昭,你願意嗎?”

王昭伸出手,賀宗鳴欲給她套上戒指,她突然把手抽回去:“先說好,這隻是訂婚,結婚的事……不急。”

賀宗鳴一個平日裡極善言辭的人,今天不知道第幾次嘴瓢,“我,我都依你。”

戴上戒指,鄭重以尊嚴性命發誓,愛你這件事,我不會忘記。

同年十二月三十一日,賀氏夫婦持證上崗。

--全文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