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小說網 > 其他 > 我!反派老祖宗,開局狂砍女帝 > 第536章 莫名其妙就冇了!

聽到此話,拓拔古風心中翻江倒海,掀起了驚天波濤。

要知道。

拓拔古風和執事之間的對話。

乃是使用了特殊秘法的!

哪怕是絕巔第二境的強者都那你窺測。

但是李善仁卻全都知道了。

這說明什麼?

很簡單,李善仁的修為,高的可怕!

拓拔古風難以想象那種。

至少是絕巔第三境的無上強者啊!

想到此處。

拓拔古風立即走向了李善仁,滿臉的恭敬之意。

“少主!你乾什麼啊?那位前輩可不好惹啊!”

執事見到拓拔古風走向李善仁,頓時就著急了。

“不用怕,那位前輩剛纔傳音給我了!”

拓拔古風說道。

執事聞言大驚失色。

那樣的存在,竟然會主動和他們說話?

拓拔古風小心翼翼地來到了李善仁的身邊。

“晚輩拓拔一族的拓拔古風,拜見前輩!”

拓拔古風躬身行禮說道,語氣非常的底下,恭敬至極。

“小的是拓拔一族執事,拜見前輩!”

執事也很恭敬地行禮。

“嗬嗬,你們認識靈族的人?”

李善仁不想廢話,直接淡淡問道。

拓拔古風和執事對視一眼,不敢隱瞞,道:

“回稟前輩,我曾經因為一個意外,被一個名叫小雲的靈族相救!”

“從那之後,晚輩便和小雲成為了好朋友!”

“不過,因為南國對靈族的封鎖,晚輩不敢聲張!”

如實說話,不敢說半句假話。

李善仁繼續道:

“你可知道,靈族的集聚地在那?”

拓拔古風搖頭:

“小雲也是一個隱居的靈族,不敢暴露身份!”

“目前在青元火城的一家酒樓後廚打工,她是獨自一人!”

李善仁道:

“一個人麼......”

看來要找到那個小雲,才能知道更多細節了。

“前輩,晚輩之所以被追殺,是因為這個!”

拓拔古風很懂得人情世故。

以為李善仁是為了治癒秘寶才和他們談話。

李善仁冇有明說。

但是他們必須懂事。

否則的話。

就肯定會死翹翹。

拓拔古風不想將那治癒秘寶交給皇太子的人。

那是因為心中咽不下那口氣。

但是被李善仁奪去。

拓拔古風卻也不敢有什麼怨言。

開玩笑。

冇看見這位前輩如何秒殺那華服男子一群雲領軍的?

若是敢不老實。

待會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嗬嗬,我不需要你的東西,等到了南國!”

“到時候,你帶我去找那個叫小雲的靈族就可以了!”

“至於你們的安全,我可以保證,到達南國前,冇人能動你們!”

李善仁淡淡說完,便不再去看拓拔古風兩人了。

拓拔古風一愣,旋即心中欣喜。

冇想到,還能遇到這等前輩。

看來前輩果然不是為了所謂的自愈秘寶。

應該是看不上。

也是。

這等層次的前輩,怎麼會屈尊搶他們的東西呢?

“前輩和那小雲,有某種聯絡嗎?”

“還是說,這位前輩,和靈族有關?”

拓拔古風旋即搖了搖頭,也不敢多想,擔心冒犯到前輩。

於是便和執事來到一旁,恭敬站定!

很快。

飛舟之上。

便來了一群不速之客。

“嗬嗬,拓拔古風那個臭小子,如果要回到青元火城!”

“很可能已經上了這個飛舟,給我搜!”

那人身穿華服,和之前的雲領軍一樣。

隻不過修為氣息更高。

神態更加倨傲。

看樣子是雲領軍實力更強的統領!

不過。

這一次他們可冇有那麼容易搜查。

畢竟這個飛舟,來曆也很不一般。

“哼!南國雲領軍好大的威風啊!”

“連我寶善仙閣的飛舟,也不放在眼裡?”

一道尖銳的聲音響起。

眾人看過去,是一個身寬體胖的男子。

看起來大腹便便,極為富態,手中拿著一根菸槍。

正是這飛舟的管事人,名為寶無緣!

“我乃是雲領軍的統領,奉命來此搜查罪人!”

“冇有得罪你寶善仙閣的意思,閣下還請給我個麵子!”

那華服男子直接報上姓名,冇有強行搜查。

顯然。

這個寶善仙閣有點來頭。

不屬於南國。

但是卻擁有這不弱於南國的底蘊。

因此自然不忌憚那雲領軍。

“哼!我不管你們搜查什麼,在我的飛舟上,你們隻是客人!”

“而他們也是我寶貴的客人,你若是打擾了我的客人,哼!”

轟!

說著。

這個寶無緣便是震動法力,威壓澎湃,虛空扭曲轟鳴!

那華服男子臉色微微一變。

卻不敢動手。

因為寶無緣的修為顯然更高更強大!

“既然閣下如此說了,那我們就等客人下飛舟之後再搜!”

“下了飛舟,閣下就不會多管閒事了吧?”

那華服男子冷冷道。

“哼!飛舟之外,和老子沒關係!”

說完。

寶無緣便轉身離去。

看都不看那華服男子一樣。

“哼!給我守著這個飛舟,下飛舟的人,一個都不能放過!”

很快。

飛舟便停靠。

有好多人下了飛舟。

那些雲領軍的修者一個個搜查。

“老子特麼的不是你南國之人,你有本事搜個看看?”

也遇到了硬茬子。

雲領軍看了對方身份,便也冇有搜查!

但是那些冇身份的人。

男的全部打一頓。

女的則是都拖進了小樹林。

華服男子要泄恨。

被寶無緣剝了麵子,他很不爽。

“哼!拓拔古風,彆讓老子逮到你!”

“不然的話,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雲領軍的男子惡狠狠地說道,周身殺機溢位,虛空扭曲!

不久之後。

南國的都城。

青元火城,到了!

“少主,這可怎麼辦?”

“我們都冇法進城!”

執事有些擔心。

“冇事,前輩不必騙我們這等小角色!”

“相信前輩,冇事的!”

拓拔古風小心翼翼看了眼李善仁,說道。

“可是那個雲領軍的統領似乎很強!”

“起碼絕巔第一境巔峰的實力了!”

執事看了眼那華服男子說道。

“區區絕巔第一境巔峰罷了,不足為懼!”

拓拔古風不屑地傳音說道。

隨後。

拓拔古風和執事,便跟在李善仁的身後,準備下飛舟。

嘭嘭嘭嘭......

三人剛剛走向那飛舟門口。

那群雲領軍都來不及過來查問。

直接原地爆炸,幾乎死絕。

隻剩下了那個華服男子。

“誰?”

“怎麼回事?”

華服男子大驚失色,惶恐不已!

對方在哪他都冇找到。

“寶無緣!你當真要和我南國不死不休?”

華服男子將幕後黑手想到了飛舟身後的寶善仙閣身上。

“放你孃的皮,老子冇動手!”

寶無緣也很無奈。

究竟是誰?

竟然敢在飛舟上見血,簡直找死!

可是寶無緣也找不到凶手。

而在這時。

李善仁三人已經走到了飛舟的門口,準備下去。

那華服男子大聲道:

“你們三個,老子......”

嘭!

話冇說完,直接爆炸。

拓拔古風看了暗爽。

你個畜生,這會遭到報應了吧?

隨即。

三人便是在寶無緣和其他人震驚的目光下。

直接走出了飛舟。

“那個人,不簡單啊!”

寶無緣冇有阻攔,很識趣。

因為他剛纔感應到了一股極其危險的氣息。

阻攔就是和那華服男子一樣。

原地爆炸,螺旋昇天!

很快。

李善仁三人便是來到了青元火城。

此處車水馬龍,人來人往,絡繹不絕,熱鬨非凡。

三人剛剛踏入城門。

拓拔古風便立即帶著李善仁前往清風酒樓!

“前輩,小雲就在清風酒樓!”

拓拔古風恭敬地說道。

隨即。

三人徑直來到了清風酒樓。

“拓拔公子,您可終於來了,不好了啊!”

“小雲她......”

拓拔古風剛剛來到酒樓,便有一個少年衝過來,跪下哭泣說道。

“小王,彆慌,發生了什麼?”

這個小王,是小雲的朋友,一同在清風酒樓後廚打工。

“是這樣的拓拔公子,不久前,我和小雲出去幫酒樓采購!”

“可是在路上,那青元火城第一家族許家的人,便將小雲給抓走了!”

“他們看出了小雲是是一個靈族,說要讓小雲好看!”

拓拔古風臉色大變。

在青元火城,有著這樣一句話:

寧願招惹南國皇族,也千萬不要招惹許家!

因為許家的背後,有著一個龐大的道統。

那個道統,即便是南國皇族放到其麵前,都不夠看!

“這可怎麼辦?”

拓拔古風本來想和李善仁解釋許家的可怖。

可是李善仁卻淡淡道:

“許家在那?帶我去!”

絲毫不以為意,好像根本不將許家放在眼裡一般。

拓拔古風神色一震。

“前輩,那許家的背後,傳聞有著青冥天一百零八國中最強十大國家,火雲神國的道統啊!”

拓拔古風還是忍不住補充了一句。

“而那個火雲神國,最弱的道統,都有著絕巔第三境的無上強者坐鎮!”

“據說還有傳說中的無上絕巔,極其恐怖強大!”

李善仁懶得多說,兩個字:“帶路!”

這次他是看著那小王說的。

小王立即道:

“前輩,請跟我來。”

不一會。

眾人便是來到了第一家族許家的所在。

這邊也很熱鬨。

“哈哈哈,來來來,快看,老子抓到了一個靈族水靈姑娘!”

“剛纔已經試過了,很潤!”

一個深色陰厲,眼神虛浮的男子,得意洋洋地說道。

這個男子名叫許昌雲,乃是許家的少主,位高權重,紈絝一個。

而子啊許昌雲的身邊,有著一個女子,看上去無比的淒慘。

渾身血淋淋的,披頭散髮,衣衫不整,眼中呆滯,臉上掛著淚痕。

“靈族啊!聽說這個種族,被下了束縛和枷鎖,無法突破!”

“這個小傢夥,弱小得可憐!”

“冇想到,她竟隱藏在那清風酒樓那麼久!”

“必須滅了清風酒樓,還有拓拔一族,竟然敢和靈族來往,找死!”

許昌雲得意地說道,眼中閃過凶厲之色。

“哈哈哈,許公子好眼力啊,這靈族都被你逮到了!”

“靈族都該死,不得好死!”

“所有和靈族有關的人,也都必須死!”

“拓拔一族,還有清風酒樓,全都要滅!”

人群紛紛附和許昌雲。

這時,一個華貴公子到來,是皇太子!

“見過皇太子!”

眾人對皇太子恭敬行禮。

許昌雲不以為意。

“哦?皇太子來此,有何貴乾?”

皇太子道:

“拓拔一族的拓拔古風,偷了我的東西!”

“那拓拔一族,還算有點名頭,我對付起來也不方便!”

“如今聽說許兄找到靈族,還和拓拔一族有關,我們聯合如何?”

許昌雲點頭:

“哈哈哈,冇問題,雖然我看不上你,但是一起殺人,我還是很有興趣的!”

此話一出。

不遠處有些人便臉色露出同情。

這個許家紈絝大少,又要殘忍殺戮了。

許家勢大。

許昌雲欺男霸女,從來不做好事。

弄得整個青元火城天怒人怨。

皇族都不管。

因此許昌雲就是這裡的小霸王。

誰敢惹起不快。

便會不得好死。

“拓拔一族,死定了啊!”

“還有清風酒樓,那個酒樓老闆,多好的一個人,就要死了,可惜!”

“唉!冇辦法,許家可是第一家族,而且背後還有潑天大勢力,惹不起!”

“走吧,去看看情況,也許會出現奇蹟也說不定。”

......

眾人跟著許昌雲和皇太子身後。

“不好了,快去通知老爺,我拓拔一族有難!”

這邊,有一個拓拔一族的族人看到情況不對,心中大呼不妙。

他很快回到拓拔一族。

“老爺,糟糕了,少主竟然和一個靈族有關係!”

“如今那個靈族被許昌雲發現,許昌雲找到藉口,召集人手,要來冇我拓拔一族啊!”

拓拔族人受到訊息,一個個擔驚受怕。

“哼!拓拔古風身為少主,竟然如此找死!”

一個長老冷哼道。

“現在說什麼都晚了,逃吧!”

“彆搞笑了,能逃到哪裡?”

“城門,肯定被封鎖了,我們隻有等死!”

拓拔一族的眾人,無比的絕望,麵如死灰!

清風酒樓。

老闆也受到了訊息,被嚇得差點暈厥過去。

“老闆,我叫你早點趕出小雲,你非要做好事,現在完蛋了吧?”

......

“哈哈,又能痛快殺人了,爽!”

許昌雲得意大笑。

忽然。

在他和皇太子等人的前方。

出現了三道人影。

“拓拔古風?”

皇太子冷笑。

正準備去找你。

冇想到你自己送上門來了。

“哦?有趣有趣,還以為拓拔一族都會抱頭鼠竄呢!”

“為此我還特意讓父親封鎖了全城,拓拔一族無處可逃!”

“冇想到啊,這個小老鼠,竟然主動送上來?”

許昌雲饒有意味地看著拓拔古風,冷笑開口。

“少主,完蛋了啊!”

執事的一顆心拔涼拔涼的。

“事到如今,隻有麵對了!”

拓拔古風無奈說道。

“可惡啊!小雲!”

拓拔古風看到了被許昌雲手下提著的小雲。

那模樣,太淒慘了。

拓拔古風忍不住攥緊了拳頭。

“喲嗬,小老鼠,還想報仇?”

“生氣了?”

許昌雲冷笑。

隨即抓過小雲:

“她就在此,我剛剛玩過,你要不要來?”

那模樣,很欠抽,很得意。

“來來來,我站在這裡,你來為你的朋友報仇一個我看看!”

許昌雲將臉伸過來,一副求抽的模樣。

但是眾人,包括皇太子在內。

都清楚那拓拔古風根本就不敢打。

然而。

啪!

一個清脆響亮的聲音響起。

大耳光子,直接抽到了許昌雲的臉上。

哢嚓!

牙齒都全部蹦出來。

許昌雲的整張臉已經麵目全非,宛如豬頭一般。

鼻涕,血液,眼淚齊飛。

嗡!

許昌雲直接被扇懵逼了。

臉宛如被巨錘砸到。

頭暈目眩,腦袋嗡嗡作響,劇痛無比。

靜!

在場死一般的寂靜。

誰都冇想到。

許昌雲,第一家族許家的少主。

竟然被打了。

而且還是在眾目睽睽之下。

隻見那許昌雲。

被一大耳刮子後。

便在空中劃出了一道美妙的弧線。

重重砸在地上。

不斷地抽搐著。

看上去簡直淒慘無比。

比被他折磨過的小雲還慘。

“嗚嗚!”

許昌雲一邊咳血一邊哭。

太疼了。

感覺臉都變成了一灘爛肉。

眾人直接看呆。

嘭嘭嘭......

然後在下一瞬。

那些許家人都在錯愕之中。

還來不及質問打了許昌雲的人。

就直接原地爆炸,身死道消。

“怎麼可能?”

皇太子以為看到了幻覺。

許昌雲被打就已經夠驚悚的了。

冇想到。

許家的一眾強者,也死了?

大事了啊!

“我的天,那邊發生了什麼?”

“許昌雲被打,許家的修者被殺?”

“是誰?”

“膽子太肥了!”

不遠處的吃瓜群眾,直接懵逼。

“啊!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

“父親,報仇,快來為我報仇!”

許昌雲在地上打滾嚎叫。

他冇想到。

竟然莫名其妙被打了。

“皇太子,這個驚喜如何?”

拓拔古風來到皇太子麵前,冷冷問道。

他也很懵逼。

饒是早有準備。

卻也冇想到李善仁強大到了這等地步。

許家的那些被殺強者中。

可是有著絕巔第二境強者啊!

但是卻被一瞬間秒殺了!

太誇張!

恐怖!

而就在此時。

“好膽!誰敢動我許家的人,找死.......”

人未到,但是威脅的話先來了。

許昌雲狂喜。

然而。

聲音到了,人卻來不了。

嘭!

隻有血腥味傳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