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小說網 > 其他 > 我!反派老祖宗,開局狂砍女帝 > 第535章 瞬間秒殺

“不......怎麼回事?”

“父親,大伯,你們怎麼會死啊?”

穆建新的全身都是血。

是父親的血。

漫天的血霧灑落。

刺鼻的血腥味傳來。

在場的其他人全都震驚的難以置信。

滿臉的不可死你。

怎麼可能?

“發生了什麼啊?”

“穆家的家主為何忽然暴斃?”

“其他穆家的強者,為何突然死了?”

“是誰。誰出手了?”

“我的老天爺,青城山主大人都做不大這一點吧?”

......

眾人直接看呆了。

心中翻江倒海,掀起了驚濤駭浪。

以為眼前的一切都是環境。

穆家。

可是青城山八大家族之一。

穆家的家主穆振奇。

更是絕巔第一境六重天的強者。

實力在青城山排在前列。

如今卻在瞬間被人秒殺了。

關鍵是眾人還不知道出手的人是誰。

這就有點誇張了啊!

究竟怎麼回事?

是誰?

所有人的都是瞪大了眼,眼珠子都要爆炸了。

一個個心神駭然,震怖萬分。

隻有吳越子和吳雪晴,滿臉震驚地看著李善仁。

“肯定是這位前輩,不會錯了!”

“冇想到,這位前輩,竟然如此強大啊!”

吳雪晴驚懼地看著李善仁,有些慶幸之前冇有招惹李善仁。

“太恐怖了吧?”

“靈族,竟然擁有如此恐怖的實力?”

吳越子一臉不可置信地看著李善仁。

原先。

聽吳雪晴說李善仁很強。

吳越子還懷疑李善仁是不是靈族。

可能是他判斷錯了。

但是剛纔青城山主確認之後。

吳越子便發現他之前冇有看錯。

李善仁,真的是一個靈族。

但這個太奇怪了。

按理來說。

靈族根本無法突破到絕巔境界啊!

為何會如此的恐怖強大。

匪夷所思,淩然恐懼!

“連青城山主都被殺了,此人惹不得!”

“是啊,好恐怖!”

其他家族的人,都是忌憚後怕地看著李善仁。

“嗬嗬,剛纔誰想針對靈族?”

李善仁輕描淡寫地看著眾人,很隨意地開口。

一副滿不在乎的模樣。

好似在場的人都是螻蟻一般。

李善仁的眼神高高在上,生人勿進,冷漠如斯。

猶如一尊來自遠古的神祇。

在俯瞰卑微的塵埃。

而李善仁的姿態,就還想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好似剛纔冇有殺人。

而是隨意那麼一抬腳,踩死了幾隻螞蟻罷了。

根本不值得在意多少。

“不不不!前輩,青城山主那個老不死眼睛瞎了!”

“您根本不是靈族,他認錯了!”

“而且,就算您是靈族,那也是偉大的一族啊!”

“靈族都是最強的,是最神聖高貴的一族,誰敢找麻煩?”

“冇錯,穆家那群不是抬舉的東西,膽敢招惹聖族強者,活該!”

“殺的好,前輩殺的好啊!”

......

眾人義憤填膺地說道,振振有詞,好似有理有據!

剛纔他們還都認為。

李善仁若真的是靈族。

那就是罪族。

是要被青城山主弄死的卑微異族。

肯定會死。

下場一定無比淒慘。

可是現在。

青城山主死了。

靈族便是由罪族變成的神聖異族。

偉大的一族。

高貴得一批。

“前輩仙姿玉骨,豐神俊朗,舉止投足之間光芒四射,不愧是傳說中的靈族!”

“冇錯,我從未見過如此俊秀的高貴一族!”

“請前輩受我等一拜!”

“佩服之情,猶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

......

說著,這些人立即朝著李善仁躬身行大禮。

恨不得將臉都貼到地麵去了。

八大家族,看起來是如此卑微可笑。

甚至還有人極端害怕,直接下跪了。

良久。

眾人纔敢小心翼翼抬頭。

“前輩不在了?”

“好險好險,還以為要被殺了!”

“我們冇有招惹前輩,自然不會被殺!”

“不過,前輩真的是靈族嗎?”

“管他是不是,我們就當冇見過!”

“冇錯,走走走,回家。”

眾人隨即一鬨而散,各自回家。

吳雪晴看著某個方向,心道這個前輩,會改變靈族嗎?

......

另一邊。

青城山的飛舟站台。

此處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有飛舟到來。

屆時。

人們便能夠乘坐飛舟離開。

轟隆隆——

很快,飛舟便從不遠處疾馳而來。

李善仁就在此等著。

準備前往那南國的都城。

“必須早點趕回青元火城,將東西送到家主手中,絕對不能被那群傢夥搶了!”

“冇錯,那些可惡的傢夥,明明是我們得到的東西,卻要強行搶!”

“那可是對於靈族來說很重要的東西,我和小雲關係很好,必須幫助他!”

“少爺,此事可不能讓彆人知道!”

“靈族,不僅僅是南國的罪族,聽說整個青冥天,都不許和靈族來往!”

“哼!太過分了,靈族明明被下了枷鎖,無法突破絕巔,他們還做的如此絕!”

“少爺小心啊,您暗中來往可以,若是暴露,我們拓拔一族就完了!”

青元火城,便是南國的都成。

而說話的這兩個人,

一個名為拓拔古風,乃是拓拔一族的少主。

而另一個,便是拓拔一族的護衛,負責保護拓拔古風。

這一次。

拓拔古風來著青城山的某個秘境中,和其他天驕爭鋒,獲得了一件秘寶。

這秘寶對於靈族療傷有用。

同時也是一件不可多得的治癒法寶。

拓拔古風運氣不錯,意外獲得。

可是卻被青元火城的皇族太子知曉此時。

目前一直派人追殺拓拔古風,要搶奪那件治癒秘寶。

兩人都是通過傳音的形式說話。

意外外人聽不到。

可是卻不想。

全被一旁的李善仁,聽得清清楚楚。

李善仁不動聲色,冇有多說什麼,靜靜等待著飛舟到來。

“嗬嗬,有點意思,這個靈族,在此界還真是多災多難!”

“我究竟要如何做,才能解決這個因果?”

李善仁現在想道。

“少主,那皇太子的人來了,不過我兩個都易了容,他們應該認不出!”

“冇錯,我們鎮定自若,不要亂了陣腳,被看出端倪!”

兩人繼續交流。

此刻兩人的模樣,是兩個俏麗的女子。

根本不是男人,顯然是易容改貌。

兩人傳音的同時。

便有著一群身穿華服的人風風火火趕來,神態睥睨,眼神倨傲,俯瞰八方。

一個個氣勢洶洶,猶如帝王一般高高在上。

那眸光就好使巡視領地的王者,在毫不掩飾地審視著在場等待飛舟的人。

“你,過來,老子看看你有冇有易容!”

為首的那華服男子,隨便抓來一個人,直接用法力抓臉,驗明身份。

“你是什麼人?為何抓我,告訴你,老子可是青元火城的大族張家的人!”

“您們找死嗎?敢招惹老子?”

那個被抓的人,也有些來曆,語氣強硬,態度囂張,等著華服男子。

“草!張家了不起,看看你爹我的令牌!”

華服男子取出一個令牌,貼到了那張家男子的麵前,語氣凶厲!

嘩!

眾人看見那個令牌,頓時嘩然不已,心中震怖。

所有人的臉上原本是不滿華服男子的行為。

但是在看到了那個令牌之後。

立即變得極為恭敬,膽寒心裂,戰戰兢兢,極為卑微!

隻因為那令牌上寫著一個‘南’字。

正是南國皇家的禦用令牌。

說明華服男子,是南國皇宮的雲領軍!

雲領軍,高高在上,在南國非常的尊貴非常。

屬於南國皇家的附屬勢力。

底蘊超然,背景恐怖,在南國鮮有人敢招惹。

張家的確有些地位,但是和南國的龐然大物,皇家比起來,就小巫見大巫了。

“我錯了!大人我錯了,小人有眼無珠,有眼不識泰山!”

“還望您大人有大量,不要和小人一般見識!”

“將小的當成一個屁,放了吧!”

那張家的男子,立即就認慫了。

給雲領軍的華服男子跪下,磕頭認錯。

“哼!廢物,滾!彆打擾本大爺找人!”

華服男子倨傲冷笑,俯瞰而下,不屑鄙夷,輕蔑傲然。

然後瞪眼掃了周圍的人,又指著一個人,道:

“你,就是你,給老子滾過來,老子檢視你是否易容改貌!”

那人立即戰戰兢兢過去:

“大人明鑒啊!小的絕對冇有易容改貌,小的是真實的自己!”

那人點頭哈腰,卑微至極地開口說道。

“哼!是不是易容改貌,老子說了算!”

華服男子檢查之後,發現並不是易容改貌,便一腳踹飛那人。

隨即。

這個華服男子的手下,眸光閃過邪念,看到了一個妙齡女子。

“小娘們,就是你,老子懷疑你是我們追查的人!”

“跟老子去小樹林,我要仔細檢查!”

那個華服男子的手下,滿臉的猥瑣。

傻子都知道此人要做什麼了。

那個被看中的女子,頓時麵如死灰,心中絕望。

“大人不要,我冇有,我不是你們要找的人,不要!”

“少囉嗦,是不是,等過去小樹林檢查再說!”

隨即,華服男子的手下,便去拖拽那女子。

“不,救命,救救我!”

女子大聲求救,可惜冇有任何用處。

眾人都是不敢惹雲領軍,眼睜睜看著女子被拖入了小樹林。

有的人還幸災樂禍道:“哼!那女人,一看就不是好東西,活該!”

隨後,華服男子的另外幾個手下,也鑽入了小樹林。

去仔細檢查了。

華服男子冇有多管,繼續搜查。

“畜生!都是一群畜生啊!”

拓拔古風傳音大罵。

“少主,不要多說,小心彆被查到!”

護衛拓拔古風的執事有些緊張。

因為那華服男子,此刻正朝著他們這邊走來。

“哼!大不了拚命!”

拓拔古風已經做好了被髮現的準備,隨時會催動法力,大開殺戒。

華服男子一步一步靠近了。

眼看叫檢查拓拔古風。

“少主,待會老朽拚命,你找機會逃走!”

執事傳音說道,一副視死如歸的語氣。

拓拔古風也有點緊張,手指不由自主地攥緊。

而就在此時。

那華服男子看向了一個白衣男子。

拓拔古風和執事一同看去。

那是一個俊俏得不像話的男子。

氣質超然出塵,無暇無垢,宛如仙人臨塵。

周身好似牽動了天地妙理,道韻流轉。

整個人都不染一絲一縷的塵埃。

濁世翩翩佳公子。

拓拔古風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氣質和顏值的男子。

華服男子走向那白衣男子:

“小白臉......”

話還冇有說完。

嘭!

驚悚的一幕發生了。

隻見。

那華服男子瞬間就變成了一團血霧。

“大人!”

“是誰動手?”

“大膽!竟然敢對我雲領軍動手,不知死活!”

眾人看到華服男子忽然暴斃。

全都嚇傻了。

目瞪口呆,噤若寒蟬,感到萬分的不可思議。

這特麼的怎麼回事?

不過。

這一幕如此詭異。

那幾個華服男子的手下。

嘴上雖然很強勢,但是卻在不停地後退。

甚至還警惕小心地看著四周。

顯然是慫了,怕了,膽寒了的表現。

然後就在下一瞬。

嘭!

一個手下爆炸。

“啊!”

另外幾人被嚇到。

嘭!

又有一個爆炸。

“啊!饒命,不要啊!”

剛纔還氣勢洶洶,現在卻淒慘求饒。

“我等是雲領軍,背後有......”

嘭嘭嘭!

還想威脅,直接原地爆炸。

除了那幾個鑽小樹林的之外。

其他全部嗝屁。

眾人全部都嚇傻了。

這特麼的究竟是怎麼回事啊?

為何雲領軍的忽然死了?

“我的老天,雲領軍全死了!”

“要出大事了啊!”

“誰那麼大膽,連南國皇室的人都敢殺?”

“快離開此處!”

“否則的話,都得死!”

眾人也不再等飛舟了,全部一擁而散,直接逃走。

隻剩下了李善仁,拓拔古風和其執事。

“少主,怎麼回事?”

“你問我,我去問誰啊?”

拓拔古風看了眼李善仁。

想著會不會和此人有關。

但旋即又搖了搖頭。

不應該吧。

這人看起來如此年輕。

會那麼強大?

剛纔那華服男子,可是絕巔強者啊!

還是絕巔第一境五重天!

能悄無聲息殺死。

怎麼著也等絕巔第一境巔峰,或者絕巔第二境吧?

就在拓拔古風這麼想著時。

“哈哈!檢查過了,當真很清白!”

“冇錯冇錯,我等檢查得很仔細!”

“痛快,就喜歡這麼仔細搜查!”

“大哥呢,讓他也來檢查檢查!”

這幾人從小樹林鑽了出來。

後麵的樹林中。

傳來了女子抽泣的聲音。

這幾人聽著,看起來很享受的模樣。

直呼快哉快哉。

“哈哈,咦?大哥呢?”

“是啊,其他人呢?”

這時。

雲領軍的這幾人,才發現不對勁。

人都不在了什麼鬼?

就隻剩下三個人了。

“喂......”

有人盯著李善仁,想要質問。

啪啪啪!

這幾人頓時原地爆炸,螺旋昇天,徹底嗝屁。

這一下。

拓拔古風和執事不再懷疑了。

穩了。

絕對是這個白衣俊俏男子。

好傢夥,太恐怖了!

雲領軍的人,全被此人殺了啊!

拓拔古風小心翼翼地看著李善仁。

那執事也是很後怕。

生怕李善仁看一眼過來。

然後他們就螺旋昇天了。

“少主,這個前輩,大恐怖啊!”

“我知道,絕對不能招惹!”

拓拔古風不由得罩著遠離李善仁的方向移動。

後退。

有些害怕。

忽然。

拓拔古風似是感應到了什麼。

“等等,此人的身上,怎麼有著和小雲很像的氣息!”

“少主你看錯了吧,小雲是靈族,他那麼強大,怎麼可能是靈族呢?”

拓拔古風旋即搖了搖頭。

也是。

靈族絕巔都不是。

如何能夠殺光雲領軍的絕巔。

或許隻是氣息像罷了。

轟隆隆——

就在此時。

那飛舟到來了。

上麵有個小廝看呆了。

“奇怪了,這裡為何如此多的血,人呢?”

“隻有你們三人嗎?”

那小廝問道。

李善仁冇有多說,直接上飛舟。

“是的,剛纔這裡有廝殺,人都嚇跑了!”

拓拔古風說道。

“晦氣!”

小廝等三人上了飛舟,便吆喝了一聲:“走嘍!”

飛舟之內。

極為豪華的裝飾。

神光噴吐,雕龍畫鳳,亭台水榭,紫氣氤氳。

富麗堂皇的內飾,極其華貴的琉璃地板,還有寶玉鑄就的梁柱。

霞光閃耀,有著美妙的歌聲婉轉。

一個個妙齡俏麗的女子端著各種靈果佳肴,供給飛舟的客人食用。

看起來極為奢華的服務。

有的地方雲蒸霞蔚,精氣澎湃,靈氣也很濃鬱。

宛如一片人間仙境。

這飛舟,絕對是一個極其享受的地方。

李善仁隨便找了一個位置坐下,等候前往南國都城青元火城。

拓拔古風兩人在不遠處,小心翼翼地看了李善仁一眼。

“好恐怖的人!”

“這位前輩不知道要去哪呢?”

那執事忽然想道:

“少主,那皇太子的人,肯定會沿途追殺我們,阻止我們回到青元火城!”

“我們何不付出報酬,請那位白衣前輩護道呢?”

拓拔古風搖了搖頭,道:

“你以為這樣的一位強大前輩,是報酬能夠請得動的嗎?”

“我們自己小心便是,千萬不可招惹這位前輩!”

此話剛剛說完。

拓拔古風便身形一頓。

因為他此時聽到了李善仁的一道傳音。

隻聽,李善仁傳音道:

“嗬嗬,你若是將那靈族小雲的事和我說一說。”

“那我倒是可以保證你們兩個,安全到達那青元火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