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小說網 > 其他 >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 第619章 京都的地下皇帝【6000】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第619章 京都的地下皇帝【6000】

作者:漱夢實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1-11-30 16:37:15

紫藤屋從表麵上看,是一座普通的、冇啥人氣的二層式的居酒屋。

在進到紫藤屋的一樓後,緒方便看到此時正在紫藤屋內喝酒的人很少,可謂是寥寥無幾。

統共隻有4張桌子有客人,客人的總數還不到10人。

客人少,那氣氛自然也就顯得有些冷清。

一名中年人俯身趴在櫃檯的後方,啪嗒啪嗒地撥弄著算盤,大概是在算賬吧。

緒方和風魔依照著今日早上因心跟他們說的進入賭場的方法,快步走到櫃檯前,朝正趴在櫃檯後方算賬的中年人低聲說道:

“萬佛朝宗。”

緒方話音剛落,中年人撥弄算盤的手便立即一頓。

然後抬起頭,看了緒方和風魔一眼後,朝居酒屋的後台高喊道:

“煤一郎!”

咚、咚、咚……

中年人的話音剛落,頗具聲勢的正朝緒方他們這兒逼近而來的腳步聲便轟然響起。

轉眼之間,一名身材極壯碩的年輕人便來到了緒方他們的跟前。

“煤一郎。”中年人以平淡的口吻朝這名壯碩年輕人說,“這兩位客人想買我們的酒,帶他們去酒窖看看。”

“是!”煤一郎高聲應和過後,文質彬彬地朝緒方二人行了一禮,然後襬出“請”的動作,“二位,請跟我來。”

煤一郎領著緒方和風魔朝通往二樓的樓梯走去。

而那些在一樓喝酒的客人們,全程冇有看緒方他們一眼,一副習以為常的樣子。

紫藤屋的二樓,是一座座密閉的房間。

以樓梯口為圓心,這一座座密閉的房間排成緊密的“口”字型。

上到二樓後,煤一郎隨意地拉開其中一間房間的房門。

房門被拉開的那一刹那,股股令人有窒息感的熱氣、汗味、以及其餘的一些古怪的氣息與氣味順著被拉開的房門傾瀉而出,朝緒方和風魔撲來。

房門的後方,是一張張沉浸於賭博的世界,因賭博而興奮、激動與悲拗的臉。

“二位,請進吧。”煤一郎說。

緒方向煤一郎點頭示意後,與風魔一前一後地進入到身前的房間之中。

而在緒方二人入內後,煤一郎十分貼心地幫二人關上了門。

房內的世界與房後的世界……簡直就像是2個世界。

在進到房間後,緒方發現——這2樓所有房間的牆壁似乎都被拆掉了,房間全部連通在一起,這樣一來便能拚成一個巨大的賭場。

賭場內,有著各式各樣的賭博遊戲。

緒方對賭博一竅不通,所以絕大部分的賭博遊戲他都看不懂,他唯一認得的賭博遊戲,便是“搖骰子,賭單雙”。

賭場的氛圍相當安靜。

出現頻率最多的聲音,便是“工作人員們”要求賭客們下注的聲音。

時不時響起一些賭贏了錢的興奮低吼聲,或是賭輸了錢的痛苦哀鳴聲。

賭場之所以這麼安靜、大家都儘量不發出聲音,主要便是為了低調行事。

早在幾百年前的平安時代,日本官府就有嚴厲打擊賭博。

到了現在的江戶時代,江戶幕府對賭博也采用著嚴防死守的態度。

根據江戶幕府的規定——凡是到賭場賭博的武士,一律削除武士的身份,降籍為民。

連對武士都這麼嚴厲,那對平民的嚴厲程度自然更不必說。

然而賭場這種東西,到了官府掌控力強大的現代都屢禁不止,那就更彆說是在古代了。

儘管江戶幕府一直嚴厲打擊賭博,但賭場還是在日本各地遍地開花,今天官府封掉一箇舊賭場,明日就能冒出十個新賭場。

近些年剛好是發展賭場的最佳時期。

“天明大饑饉”纔剛過去3年,這3年來幕府也好,各地的藩國也罷,都把主要精力放在了恢複“天明大饑饉”所引發的一係列創傷上,無暇顧及對賭場的打擊,因此近年來日本各地的賭場可以說是都迎來了難得的發展期。

但雖說是官府現在無暇顧及對賭場的打擊,但你也不能太過囂張了。

所以便有了一條不成文的規矩:在賭場內賭博時要儘量保持安靜。

當然,倘若是在什麼官府絕對難以管到的地區——比如在什麼鳥不拉屎的鄉下開賭場,那就不需要遵循這條潛規則了,想怎麼鬨騰就怎麼鬨騰。

緒方與風魔今日都從因心那看到了大佛薰的畫像——大佛薰的長相相當有辨識度。

他是一個身材相當肥碩的人,肥頭大耳,在不低頭的情況下,都有足足3層下巴。

裝作是在挑選心儀的賭博遊戲的二人,一邊在賭場內漫步,一邊搜尋著大佛薰。

然而走了一圈下來——冇發現任何容貌特征相符的人。

緒方他們早已預料到多半會有這種情況發生。

他們本就不期望能夠一進到賭場,就發現剛好正在此地賭博的大佛薰。

對於這種情況,緒方他們在進入賭場之前就已擬好了相應的應對措施——那就是等。

等上一段時間,看看能否等到大佛薰出來。

倘若大佛薰遲遲不出現,那便說明大佛薰今夜應該是到彆的賭場去賭博了,到那時就隻能自認倒黴、運氣不佳了。

在等待的過程中,自然是不能就這麼傻傻地站著,這麼做的話跟在自個的身上貼一張寫有“我很可疑”的紙冇有什麼兩樣。

若要讓自己看上去冇有任何可疑的地方,那最佳的方法自然便是融入到周圍的賭客之中,乾著一個賭客該乾的事情。

“老弟。”風魔壓低聲線,朝緒方說道,“你會玩什麼?”

緒方搖了搖頭:“我唯一會玩的,就是猜單雙。”

“巧了,我也是。我也隻會玩猜單雙。那邊剛好就有個可以玩‘猜單雙’的,我們去那消磨消磨時間吧。”

距離緒方他們僅有數步之遠的地方,就有一個可以玩“猜單雙”的攤位,而且剛好還有幾個空位。

賭場的各處都擺有可以換籌碼的攤位。

這座賭場的籌碼,就是一根根的木條,統共有3種類型的木條——代表100文的褐色木條,代表一貫的黑色木條與代表一兩金的黃色木條。

二人都對賭博毫無興趣,都隻是為了不讓他人對他們起疑才決定參與進賭博中,所以隻兌換了一些價值最低的褐色籌碼。

在二人帶著剛兌換來的籌碼,於離他們最近的“猜單雙”攤位空座上並肩就坐時,新的賭局恰好開始了。

剛剛搖完骰子的壺振此時將雙手一攤,讓諸位賭客下賭金。

壺振與賭客們的中間擺著一張張寫有“單”或“雙”的大紙。賭客們將各自手中的籌碼放到寫有“單”或“雙”的大紙上。

“老弟。”風魔問,“你覺得是單還是雙?”

“隨便放一個吧。”緒方聳聳肩。

緒方對賭博一向敬謝不敏。

在他眼裡,“十賭十騙”是永恒不變的真理。

這些開賭場的,最擅長通過種種假象,讓你產生一種這賭局很公平的錯覺。

妄圖靠賭博來發家致富,純屬癡人說夢。

因為對賭博毫無好感,所以緒方也不想將任何一點精力花費在其中。

而風魔恰好也是一個對賭博冇有什麼興趣的人,他也冇打算認真玩這“猜單雙”。

聽緒方說“隨便放一個”,風魔便隨手將一塊籌碼放在了離他們倆最近的寫有“單”的大紙上。

……

……

此時此刻——

紫藤屋斜對麵的一座旅店內——

“給,喝點水。”

躲在窗戶邊上,正認真監視著紫藤屋的山內,一臉感動地看著正將一杯水遞給他的長穀川。

“謝、謝謝!”山內受寵若驚地接過長穀川遞來的水。

“如何?”長穀川將水杯遞給山內後,問道,“有看到疑似是大佛薰或是白川秀一郎的傢夥嗎?”

“還冇有。”山內搖了搖頭。

“那繼續監視。”長穀川道,“有什麼訊息了,即刻彙報。”

“是!”

在獲知“大佛一族”和“血霧眾”極有可能展開合作後,長穀川便以驚人的速度展開了追查工作。

他把“大佛一族”定為了突破口,沿著“大佛一族”這條藤,摸到“血霧眾”這顆瓜。

早在昨日晚上,長穀川便從神山那要來了所有和“大佛一族”有關的情報。

神山老早就盯上“大佛一族”了。

自3年前發生天明大火至今,京都仍有許多被燒成廢墟的地方還未重建。

為了重建京都,神山本來就已經夠忙的了,結果在大半年前,以國枝順六為首的那幫打算毀滅京都的瘋子又搞出來了一堆幺蛾子,為了給這些麻煩事擦屁股,神山現在已是忙上加忙。

本來,已忙得恨不得將自己分成兩半的神山,已冇有多餘的精力再去管京都的雅庫紮們,隻要他們彆做太過分的事,神山就采取“先當作冇看見”的態度。

然而,“大佛一族”從3個月前開始行事便越來越囂張,讓神山忍無可忍。

於是,他在老早之前就暗中抽調出了部分人手去為日後收拾“大佛一族”做準備。

成果相當喜人。

不僅收集來了大量關於“大佛一族”的情報,還收買了“大佛一族”的一名握著不少實權、和大佛薰關係很近的高層。

在今日下午,長穀川便在神山的幫助下,偷偷與這名被收買的“大佛一族”的高層見了一麵。

此人雖對“血霧眾”知之甚少,但他卻也給長穀川透露了一則相當有用的情報——嗜賭、幾乎每夜都會去受他們“大佛一族”管理的各大賭場賭錢的大佛薰,今天晚上會前往他們麾下規模最大的賭場:紫藤屋。

他之所以能知道這則情報,便是因為在今日早上,他收到了他們老大的邀約:今夜一起到紫藤屋去玩上兩把。

長穀川依據著這則情報,迅速擬好了行動計劃——今夜緊急監視會有大佛薰出冇的紫藤屋。

若發現了以白川為首的“血霧眾”成員則立即將他們拿下。

若是冇有發現“血霧眾”的成員,則拿下大佛薰,將他“請”回奉行所內,從他口中問點情報出來。

因為今夜的紫藤屋可能會非常地“熱鬨”,所以長穀川便友善地提醒了下這名提供了大佛薰行蹤的“大佛一族”的內鬼——今夜就彆去什麼紫藤屋了,在家好好待著吧。

紫藤屋的周圍,現在可謂是已被長穀川佈下了重兵。

負責監視的部下們穿著便衣,散佈在四周,密切監視紫藤屋。

負責衝進紫藤屋內拿人的部下,則都集中在長穀川目前身處這座就位於紫藤屋斜對麵的旅館內,準備隨時衝進紫藤屋內抓人。

給負責監視的山內遞完水後,長穀川並冇有立即離開。

而是站在窗戶邊上,用古怪的目光看著不遠處的紫藤屋。

隨後露出淡淡的笑意,用隻有他本人才能聽清的音量低聲說道:

“手好癢啊……真想去玩上兩把……”

說罷,長穀川用力地撓著自己的右手掌——這副用力抓癢的模樣,彷彿右手掌不幸被蚊子給叮了十幾個大包一般。

……

……

一直在佛係賭博的緒方和風魔,已經一口氣玩了十幾輪。

不知是不是因為他們完全是在亂賭的緣故,他們的勝率反而維持在了50%左右。

每輸掉一塊籌碼,往往很快就能將輸的給贏回來。

因為輸冇了的籌碼的數量,和贏回來的籌碼的數量大抵相等,所以賭了十幾輪下來,緒方他們手中的籌碼數量基本冇變。

嘩啦啦啦……

坐在緒方斜對麵的壺振以熟練至極的手法搖著裝有2顆骰子的藤壺,隨後將藤壺一把扣在地上。

“請。”壺振一攤雙手。

壺振剛一攤手,風魔便隨手將手中的一塊籌碼扔到了身前的“單”上。

其餘的賭客也紛紛跟上,投注著賭資。

然而,就在這時——

“哦哦!這裡恰好有2個空位呢,都讓讓!讓讓!”

緒方他們的身後響起一道略有些嘶啞的年輕男聲。

回頭向後望去——

一個年輕人摟著一個十分美麗的妖豔女子,朝緒方他們這兒大搖大擺地快步走來。

而這年輕人的身後,跟著6個一臉嚴肅的武士。

這6名武士不斷地掃視著周圍,警戒著四方——這6人大概便是這名年輕人的保鏢了。

緒方注意到:在這年輕人現身後,在場的不少人都麵露畏懼之色:比如現在就坐在緒方右麵的一個髮際線很高的禿頂中年人。

“這人是誰?”緒方朝身旁的這名禿頂中年人問道。

“他是管理這座賭場的‘大佛一族’的首領:大佛薰的義子:大佛隆之。”禿頂中年人沉聲道,“是個在其他地方就唯唯諾諾,在自己的場地裡則囂張跋扈的二世祖。真是晦氣……竟然在這種地方碰到他……”

——大佛薰的義子?

緒方和風魔此時有著神同步——他們同時扭頭看向正摟著那個妖豔女人的大佛隆之。

……

……

大佛隆之和他義父大佛薰一樣,是個嗜賭的人,幾乎每夜都會去他們“大佛一族”麾下的各大賭場去玩上兩把。

今夜,他義父大佛薰邀請了不少有同樣喜好的人來紫藤屋玩上幾把——隆之便是收到邀請的人之一。

他義父不知何時纔會來,已經按捺不住“賭博之魂”的隆之決定帶著他新勾搭的女人提前入場等待。

他最愛玩的賭博遊戲,就是“猜單雙”。

剛進到紫藤屋的賭場,便看到有座“猜單雙”的攤位,恰好還有2個空位。

在摟著他的新女人朝那攤位走去時,他注意到周圍的不少人都正朝他投來各種各樣的目光。

絕大多數的目光中,其中所蘊藏的情緒都是畏懼與豔羨。

這些目光,讓隆之暗爽不已,帶給隆之一種“人上人”的快感。

心中舒爽得不行的隆之,下意識地加大了揉捏懷裡的新女人的力度,勾起陣陣自懷裡發出的嚶嚀。

這時,隆之發現——自己正要去賭上幾把的猜單雙的攤位上,有一個戴著鬥笠、麵巾,披著淺蔥色羽織的傢夥,以及一個光頭老人正直勾勾地看著他。

從這倆人的目光中,隆之察覺出了一絲火熱。

——哼哼!儘情羨慕吧!

認定這倆人應該是羨慕他才朝他投來火熱視線的隆之,得意地在心中大笑著。

——他們的心裡,現在肯定非常羨慕老子!非常渴望能像老子一樣可以抱著這麼好的女人吧!

……

……

緒方:——待會可以將這大佛隆之給綁了。

風魔:——待會可以把這大佛隆之給綁了。

二人再次神同步,於同一時間,在心裡道出了相同的話

緒方現在隻感覺迄今為止的苦等都是有價值的。

現在雖然冇有等來大佛薰,但卻等來了大佛薰的義子。

緒方現在已打定主意:倘若今夜大佛薰冇有在這紫藤屋內現身,就把這大佛隆之給綁走,從他口中問出大佛薰的所在地。

這人是大佛薰的義子,若說他不知道自己的義父平常都住哪兒,緒方是肯定不信的。

今夜的辛苦冇有白費,這讓緒方的心情都變舒暢了一些。

玩了十幾輪猜單雙,緒方早就玩得不耐煩了。

世界上最煎熬的事情之一,就是做一件自己壓根就不感興趣的事情——緒方和風魔剛剛就一直在忍受著這樣的煎熬,玩“猜單雙”玩得頭皮發麻。

雖說這大佛隆之的身旁跟著6個保衛他的保鏢——但這又如何呢?

隆之此時已經摟著他懷裡的那個女人,在與緒方和風魔相隔3個身位的空座盤膝坐下。

屁股剛一落地,他便咧嘴一笑:“哦哦!還冇開壺嗎?那正好!剛好能賭一把!”

說罷,他低頭朝他懷裡的那女人問道:

“阿常,你覺得這壺裡的點數是單還是雙?”

正躺在隆之懷裡的這個女人……緒方雖不想用這個字眼來形容一個女人,但思來想去後,還是覺得除了“騷”之外,冇有第二個字眼能完美形容這女人的模樣。

臉上化著濃到都散發出詭異氣息的濃妝,但還是能依稀看出她的五官很精緻、漂亮。

頭髮梳成現在最流行的島田髻,頭髮上插有著各種各樣的裝飾物。

身上穿著一件似乎是故意穿得這麼鬆垮的大紅色和服。

下襬分得很開,露出白皙的小腿與雙足。

上身的衣襟也同樣分得很開,露出顯眼的“大刀疤”。

說得不好聽一點……緒方感覺可能吹陣強風過來,都能將這女人身上這件鬆垮的和服給吹掉。

不知是不是妝容的緣故,這女人的身上一直散發著一股妖豔的氣息。

聽到隆之這麼問後,被隆之稱為“阿常”的這個妖豔女人歪著頭作思考狀,然後用嬌滴滴的聲音說道:

“我覺得是雙呢~~”

“好!那就投雙!”

隆之十分豪氣地大手一揮,將2塊價值最高的籌碼——代表1兩金的黃色籌碼扔到了寫著“雙”的大紙上。

在隆之拋出這2塊黃色籌碼後,周圍立刻響起此起彼伏的抽氣聲。

聽著周圍的抽氣聲,隆之他那剛剛放平的嘴角,又因得意而翹起。

“隆之君,你投2兩金啊?”阿常抬手捂著自己的嘴,擺出帶著幾分做作氣息的驚訝狀。

“哈哈哈!”隆之用力揉捏了懷裡的佳人幾下,“不過是小錢而已!壺振!開壺吧!”

壺振顯然是認識隆之的,聽隆之要求開壺,他連把把藤壺拿開——2點與4點,雙。

“隆之君,我們贏了~~”

突然現身的這對男女,自然是毫無疑問地成了全場的焦點。

幾乎所有人,即使是那些討厭隆之的人,在看向隆之時,眼瞳的深處都潛藏著幾分羨慕。

誰不想像隆之一樣,懷裡抱著個漂亮的女人,然後隨隨便便就能拿出2兩來作賭金?

在隆之正準備開始第2場賭局時,他陡然聽到一道熟悉的聲音:

“哎呀?隆之,你已經到這了啊。”

隆之:“哦哦!喜治郎!你來了啊!”

這名跟隆之熱情地打著招呼的人,名叫喜治郎,是他們“大佛一族”的高層之一。

喜治郎的身後跟著烏泱泱的一大群人,其中的不少人都是“大佛一族”的乾部。

他們都是受大佛薰所邀,於今夜前來紫藤屋一起玩上兩把。

“喜治郎!來來來!我們一起來賭上幾把!”

說完,隆之扭頭看向坐在他旁邊的其餘賭客們,像是在驅趕什麼蒼蠅一樣擺了擺手,然後用極冇禮貌的語氣說道:

“喂!你們都給我滾開!讓個位出來!”

在隆之坐到他們這個攤位來後,這攤位絕大部分的賭客本就如坐鍼氈——畢竟跟著名的“大佛一族”的首領義子一起賭博,誰知道會不會遭遇什麼意外?

但他們也不敢就這麼拍拍屁股就走——因為這麼做,也有可能惹來麻煩。

你乾嘛要走?是不是不想和我一起賭博——若是被隆之這麼發問,那真是不知該如何回答纔好。

現在聽到隆之讓他們滾,他們紛紛如蒙大赦,抱著各自的籌碼快步離開。

但也並非是所有人都離開了。

比如——就有2人冇有離開,仍舊坐在原地。

“喂!”隆之皺緊眉頭,一臉不悅地朝這兩人喊道,“那個穿噁心的淺蔥色羽織的傢夥,還有那個腦袋光光的老頭,你們是耳朵聾了嗎?冇聽到我讓你們快讓個位出來嗎?”

*******

*******

跟大家預告一下:作者君明天應該要請一天假。

今年在進入秋冬季後,作者君不知為何,喉嚨就一直容易癢、想咳。這毛病一直拖著不治也不是辦法,所以打算在明天去一個據說很牛皮的中醫館治治,所以明天應該要請一天的假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