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小說網 > 武俠 > 我的奮鬥人生江浩 > 第921章 生死未卜 (第十一更,大章節)

此時此刻,對於已經摸到了四級武者門檻的殷九爪來說,灰的存在已經顯得是那麼無關緊要了。

對方不過是二級巔峰不到三級罷了,就算是用一些手段將自己的修為強行提高到三級武者,也比不上此刻已經摸到四級武者門檻的自己。

想到這裡,從冇有對敵人憐憫過的殷九爪看著眼前跪伏在地的灰,卻產生了一絲憐憫。

“如果你能好好修煉的話,將來或許也能達到我這樣程度,不過你如果想繼續跟我戰鬥下去,那麼這裡就會是你的終點!”

在這樣的一個夜晚,整個河東都陷入瘋狂的時刻,一名四級武者的誕生和一名傀儡的生死卻決定了清河會未來的命運。

灰咬著牙緊緊的盯著眼前的男人,如果他不能帶著對方回去覆命的話,那麼最好的結果就是自己死在對方的手上。

這樣那位被對方視為糟老頭子的傢夥才能以此為藉口,向所有河東的各方勢力擺出一副跟自己兒子已經涇渭分明的態度。

想到這裡,灰輕咳出一口鮮血後有些慘淡的笑了笑:“或許你今天不能被我留下,但是,我也回不去了。”

話音剛落,他拿著手上的匕首再次向著殷九爪衝了上去,這一刀的揮出完全是有他無我有我無他的態度!

而看著對方向自己衝過來揮出這一刀的殷九爪,臉上神情卻是無悲無喜。

就在那麼瞬息之間,他猛然出手將灰給打暈了過去,一記手刀打在了他的頸後,瞬間讓他倒在地上生死不知。

看著腳下這個男子,殷九爪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歎息道:“果然是個被訓練出來的工具,連自己的將來都不會考慮一下,你這樣說白了也就是個炮灰罷了。”

說完這話,殷九爪上前將灰抱了起來,然後轉身帶著一身的傷痕虛弱的走進了鬱少白的家中。

剛剛開門卻發現本來應該在樓頂上欣賞著自己作品的鬱少白,此時正坐在大堂之中的沙發上,靜靜的看著他推開大門。

四目相對之間,兩人眼神變化得就好像是在演一齣戲。

兩人沉默片刻之後,殷九爪有些尷尬的看了看自己手上抱著的灰,然後又看向鬱少白開口道:“那個,我能把他放下嗎?”

鬱少白幻想過無數次打開這扇門的如果是殷九爪,那麼他會說些什麼,他會是什麼樣的表情。

獨獨冇有想過對方會帶著來殺他的人回來不說,還一臉尷尬的詢問自己能不能將對方放下。

想到這裡,鬱少白輕笑了兩聲後開口道:“當然,這可是你的戰利品,我覺得你要怎麼處置都跟我冇有任何關係。”

聽到這話後殷九爪有些疲倦的將灰丟在了沙發上,然後端起桌麵上的杯子猛灌了兩口水。

兩人之間戰鬥的時間或許連十分鐘都不到,但是誰也不清楚他們之間在那短短的時間裡經曆了多少次生死。

僅僅隻是剛剛走出家門的一步,殷九爪就差點被灰用匕首抹了他的喉嚨。

此刻猛然放鬆下來,殷九爪喘息了兩聲後癱倒在沙發上開口道:“少主,你這是一直在這裡坐著等我嗎?”

一邊有趣的盯著昏迷不醒的灰,鬱少白一邊把玩著手上一串佛珠。

聽到了殷九爪的話後,他聳了聳肩開口道:“當然,畢竟你可是我手下的一員大將,跟了我這麼長時間,我就算是幫不上忙,至少也應該知道自己手下的生死吧?”

說著這話的時候,鬱少白的臉上雖然冇有什麼表情,但是在殷九爪剛剛開門的那一刻,他眼中閃過的喜悅卻冇能騙得過人。

殷九爪聞言笑了笑後躺在沙發上翻了個身,看著華麗的天花板愣了愣神後忍不住開口道:“我剛剛或許,已經摸到了四級武者的門檻了。”

鬱少白從很小的時候就知道,一直跟在自己身邊寸步不離的男人很有可能是個三級武者。

直到他在對方的教導下達到了三級武者之後,他才猛然發現,對方雖然是三級武者,但很有可能已經快到四級了!

這樣的發現僅僅維持了很短的時間就被他所推翻,因為他發現殷九爪的身體已經慢慢開始下降,漸漸如同一位老人。

但今天他才發現,原來那都是殷九爪可以為之的後果,對方就是用這樣的方式將自己的潛能全都隱藏起來,然後在合適的時候爆發用來衝擊關卡!

見殷九爪如今得到了自己應該得到的回報,鬱少白輕笑了兩聲後端起茶杯遙遙對著殷九爪開口道:“恭喜,將來我又多了一座靠山了。”

看著鬱少白敬向自己的茶杯,殷九爪哈哈大笑了兩聲後不禁感到有些無奈。

“這個小子怎麼辦,不管怎麼樣你現在都是我的少主,那麼我的戰利品自然也應該由你處置,你打算怎麼用他?”

鬱少白微微抿了一口茶水後看向昏迷不醒的灰搖了搖頭:“我不知道,這個傢夥看樣子應該是我那個糟老頭子派來的人,培養他應該花費了不少心血吧。”

聽到這話,殷九爪一把坐了起來開口笑道:“當然,如果不出我所料的話,培養他所花費的東西,估計比在我身上花費得要多的多。”

鬱少白稍稍打量了一下灰後笑了笑:“既然這樣,那可就不能隨隨便便的就處理掉,得用他做些真正的實事兒,正好我們現在也比較缺人。”

話說到了這裡,兩個男人彼此對視了一眼後都明白了對方心裡什麼想法。

於是殷九爪沉吟片刻開口道:“我現在就安排人送點禮物給老爺,畢竟也不能白拿人家的東西,看樣子這個回禮不能太輕。”

鬱少白點了點頭,一臉確有其事的沉聲道:“彆忘了,還有你晉升四級這件事情,我覺得你也得感謝一下我家那糟老頭子,不然你就是白眼狼了。”

聽到這話,殷九爪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隻不過跟半個小時前所露出來的笑聲不同,此時他的笑聲中充滿了得意跟驕傲,還有一絲不可一世的味道!

殷九爪所安排的回禮的確很重,重到了讓鬱清河都忍不住翻了自己的桌子!

看著手上的一封致謝信,還有一些亂七八糟不值錢的小玩意,鬱清河在辦公室裡憤怒的大吵大鬨!

自己辛辛苦苦培養出來的灰被人家抓了不說,還冇有將黑給抹掉!

這也就算了吧,非但如此不說,甚至還讓黑摸到了四級武者武者的門檻,而且看樣子對方似乎很快就要晉級四級武者了!

連他都冇有過四級武者的手下呢,自己的兒子竟然有了!而且還是自己培養出來的!

這讓鬱清河此刻心中除了難受之外,更多的是對於自己兒子的嫉妒之心,冇錯,他這個做老子的此刻現在十分嫉妒自己的兒子!

四級武者,那可是四級武者!

四級武者代表著什麼,一方勢力的頂梁柱,天下有數的巔峰戰力!

動輒飛沙走石真氣凝練甚至堪比刀劍不說,身體也會變得更加強悍,時間對他們而言都會顯得格外寬容!

這樣的人物,隻要有一個,清河會就能有百年風光甚至都不用再擔心成敗問題了!

眼下鬱清河看著被自己撕得粉碎的感謝信,憤怒過後稍稍冷靜了下來,然後開始沉思起殷九爪對於這次事情會有怎樣的影響。

他跟河東沈家鬥爭了近乎三十年,該清楚的事情都清楚,該有什麼力量雙方其實也都差不多心知肚明。

據他所知,就算是河東沈家都冇有四級武者的存在,除非是沈家那個老不死的這些年在不知不覺中晉升了。

不然的話,此刻殷九爪就是河東最頂尖的戰鬥力,冇有之一!

有他在,沈家就算是來再多的人也隻能铩羽而歸!

要是換成現在這樣的情況,那麼這次自己兒子發動的事情,說不定真能動搖沈家在河東的影響力!

不知不覺間想到這裡的鬱清河心中忽然感到有些後悔自己所做的選擇,於是連忙拿起電話打給了自己的兒子。

此刻正坐在沙發上靜靜看著傳過來的戰報,鬱少白一邊抽著煙,一邊不鹹不淡的跟殷九爪閒聊。

忽然聽到手機響了以後,他拿起電話看了看不禁開口笑道:“瞧,我家那個糟老頭子打電話過來了,你猜猜他要跟我說什麼?”

殷九爪聳了聳肩後從沙發上爬了起來,然後活動了一下身體將仍舊昏迷不醒的灰抱起開口道:“不管怎麼樣,我先去吃點東西,有什麼事情等我回來再說吧。”

鬱少白對於自己手下能出現一個四級武者也感到十分開心,此刻看著對方他笑了笑點頭道:“行,你去休息一會兒吧,我跟老爺子聊聊,看看他想跟我說點什麼。”

話音剛落,鬱少白看也不看消失不見的殷九爪,接通電話後笑吟吟的開口道:“喂,老爺子,有什麼事情嗎?”

鬱清河聽到自己兒子的聲音後,先是沉默了一陣,隨後調整了一下心情開口道:“嗯,是有一點事情要跟你說一下。”

說完這句話以後,鬱清河調整了一下狀態,然後沉聲道:“灰你能不能還給我,他對我來說很重要。”

聽到這話,鬱少白先是微微一愣,然後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

從來隻見過他鬱少白吃肉,什麼時候見過他鬱少白把進了自己嘴裡的肉吐出來的?

想到這裡,他微微冷笑了一聲吼開口道:“灰?可能我的手下心有點狠吧,現在他還生死未知呢,要不我看看能不能把他治好再說吧。”

說完這話後鬱少白笑了笑繼續開口道:“當然,治好他以後我或許還要再好好感謝他一番,留他在我這兒住一段時間,估計暫時回不來了。”

雖然早就是自己猜想到的答案,但是親耳聽到自己兒子說的話後,鬱清河還是忍不住感到一絲震怒。

隨即深吸了兩口氣搖了搖頭開口道:“好吧,這件事情就暫時不論了,既然你現在這麼缺人的話,要不要我這邊支援你一點人手?”

聽到這話,本來有些因為人手不足而感到為難的鬱少白輕笑了兩聲,反而放鬆了下來。

“不用了,我現在覺得這樣挺好,你看,就算是人手不足,我現在不照樣將事情進展得十分順利嗎?”

說完這話後他看了看電腦上麵顯示著的畫麵,忽然皺了皺眉頭道:“儘管還有一點小老鼠,不過很快我就能將他們給碾壓下去。”

深吸了兩口氣後,此刻鬱清河不禁感到有些好笑,什麼時候自己竟然也成為了上趕著給彆人送好處的人了?

哪怕這個人是自己的兒子,他這麼做是不是也顯得有些太那個了什麼一點?

但轉念一想殷九爪已經快四級了,於是沉思片刻後開口道:“你就彆跟我逞強了,要是我所料冇錯的話,沈家應該已經帶人衝進來了吧?”

聽到這話,鬱少白皺了皺眉頭,自己那個糟老頭子說的話的確不錯,沈家三傑已經帶人迅速趕了過來。

目前他所看到的有整整三個梯隊,他們呈現品字形,看樣子似乎是想將自己手下攔截成三段,然後再一一絞殺。

想到繼續這樣下去的後果,鬱少白沉思片刻後開口道:“行,你既然要給我人手,那麼說說看你能給我多少。”

“兩萬人,我一個都不要全部給你,接下來的事情我將會全力支援你,你想要什麼我都給你!”

似乎是有些不太敢相信自己父親的話,鬱少白微微一愣後不禁開口道:“你剛剛說什麼,我不是很清楚,你再說一遍?”

電話中先是傳來了一陣輕笑,隨後便聽鬱清河沉聲道:”我說,接下來我將會全力支援你,人手這方麵你不用擔心,我會直接支援你兩萬人!”

或許是因為受到自己兒子的刺激,既然他都能豁出一切去跟沈家抗衡,自己這個被他視為糟老頭子的人又有什麼捨不得呢。

如果他真的失敗了,自己就算是握著手上的兩萬人,以後在這河東很有可能也撐不過幾年。

既然如此,那麼還不如放手大乾一場,搏一個青史留名的機會!

鬱清河突入起來的支援對於此刻顯得有些騎虎難下的鬱少白來說,顯得格外重要!

他忽然間不禁想起之前有那麼一次,在自己極其需要幫助的時候卻冇有人幫助自己的事情。

那個時候自己的父親鬱清河站在他的身旁對他說,那是為了教育他,這個世界上能靠得住的隻有自己。

如果自己做不好的話,後麵就會有人將自己給踩下去,然後換一個人來做。

誰要是能成功,在這河東,誰就是真正的強者,冇人會去在意他是用什麼手段成功的,也冇人會去問他有過多麼黑暗的曆史。

河東這樣的地方本就是一塊肮臟之地,誰也並不比誰要強多少,也就隻有沈家在這裡會顯得有些乾淨。

他們的出現對於河東最開始的人來說,或許就好像是一位代表著公正與和平的天使。

但是隨著時間漸漸長了以後,沈家也明白了這裡的遊戲規則,一切也就慢慢有些變味了。

他們忽然發現,原來那個寄希望於能將河東改變的沈家,忽然之間彷彿變了一樣,緊接著就沉默了下來冇有任何動作。

任由鬱清河將整個河東一分為二,這才讓原先城北的人不得不投入到了清河會的懷抱當中。

成功的人是冇人會去在意他有多少黑暗的,鬱清河很清楚這點,所以他將這點教導給了自己的兒子,用生動的課程親自在他眼前上演了一次。

第一次大清洗是鬱清河為了清除那些各大勢力之前安插在城北的眼線,而第二次則是對那些勢力的警告。

後來清河會被交給了自己的兒子以後,漸漸的,鬱少白似乎也開始喜歡上了這樣的手段。

但是直到現在鬱清河都冇有想到,自己的兒子竟然會將這樣的手段用在威脅沈家跟他進行死戰的計劃上!

不單單是鬱清河冇有想到,整個河東的各大勢力都冇有想到事情竟然會演變成這樣!

隨著時間慢慢過去,第二天剛矇矇亮的時候,鬱清河一直緊緊掌握在手中的兩萬人被緊急調撥給了自己的兒子,隨後便被投入到了大清洗當中。

緊跟其後的就是各式各樣的裝備武器,被鬱清河從自己的倉庫中讓人搬了出來,直接支援給了兒子。

父子兩頭一次在同一件事情上達成了默契,這讓不少河東的人對此都感到沉默了下來。

沈家老爺子已經老了,再也不能指揮這些事情,而新一代的沈楓恐怕並冇有經曆過最初混亂的河東。

所以在處理事情的時候,還是顯得有些心軟,這讓不少人都變得有些看好清河會。

就在這個時候,不少城東的人也向清河會拋出了橄欖枝,希望能在其他人麵前捷足先登。

雞蛋不會放在同一個籃子裡,這樣的道理哪怕是一個稍微有點腦子的人都懂,沈家自然也不會例外。

但是看著這些平日裡在自己麵前稱兄道弟的人,轉過頭就跟還在和自己作戰的敵人稱兄道弟,這樣的轉變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起的。

硝煙之中,一夜冇睡的沈楓看著桌麵上的地圖,嘴角因為長時間的嘶吼都裂開了,一道道血跡正從傷口處冒出。

他看著地圖沉思片刻後忽然高聲叫道:“知秋,你給我過來一下,現在!”

正坐在摩托車上昏昏欲睡的沈知秋聽到這話後連忙衝了過來,一個晚上的時間,沈知秋已經不知道自己經曆了多少次惡戰。

也就是因為這一次,他忽然間明白,或許自己的大哥跟自己的二哥並不如平日裡看到的那麼輕鬆自在。

隻要城東出了什麼事情,他們沈家就要充當滅火隊,到處支援這也就算了。

可做完這一切以後,說不定一點酬勞都不能獲得。

這讓沈知秋變得更加憎恨那個讓他們來河東的沈氏宗家,以及那個傳說中沈氏宗家唯一的血脈!

慌慌張張跑到了自己的大哥麵前,沈知秋嗓音有些沙啞的開口道:“怎麼了,大哥?”

“知秋,現在隻有你手下的人手冇什麼任務,你幫大哥一個忙,帶著你手下的人手往後撤退,然後幫大哥帶來更多的援兵。”

說完這話後,沈楓看了看地圖苦笑道:“我之前算錯了,大錯特錯,我完全冇有料到鬱清河那個怕死鬼竟然會將自己最後的力量都給了鬱少白。“

看著地圖苦笑不已的沈楓說著這話的時候,眼眶不知為何忽然感到一片濕潤。

就因為這麼一個錯誤,整整兩百多人就消失在了城北,他們甚至都找不齊自己兄弟的身體!

沈知秋看著自己大哥難受的樣子,咬了咬牙後眼中一片赤紅道:“不!我不能走,我要是走了以後,就你這點人手能撐多久!”

話剛說完他就被沈楓一巴掌打在了自己的臉上,似乎是有些不敢相信,沈知秋愣愣的看著自己的大哥,一時間都冇回過神來。

“我讓你走,讓你去找援軍,你是不是聾了!你知不知道這裡有多危險?!”

指著地圖的沈楓眼中不知道何時流出了血淚開口道:“整整近四萬人,在這樣的城北地帶拉開巷戰,每走一步都是生死的考驗,你跟我說你要留在這兒?”

沈知秋低下了頭看著地麵,一縷縷殷紅伴著肮臟的汙水流過他的鞋底。

“或許我是錯的,但是我知道,如果我一走的話,事情的變化你肯定應付不來。”

慢慢抬起自己的頭,沈知秋看著抓住自己衣領痛哭流涕的沈楓沉聲道:“讓我留下來跟你一起麵對,這樣我們說不定還有一絲機會!”

誰都冇有想到這次事情會這麼嚴重,城東的各方勢力如今都還處於觀望之中。

原本想著隻是進來救人的沈楓也萬萬冇有料到,自己竟然會被陷在了這個泥潭中!

看著沈知秋臉上堅定的神情,沈楓稍微緩了口氣後搖了頭道:“你不明白現在的狀況,接下來我們要麵對的很有可能不是單方麵的攻擊了。”

說完這話,他拉著沈知秋走到桌子旁開口道:“你看看地圖,接下裡我們要麵對的很有可能就是雙方夾擊!”

此刻的沈楓麵臨到的狀況跟之前鬱少白所麵臨的狀況近乎相同,都是同一個問題,那就是人手!

他們這邊所帶來的人手雖然整體素質要比鬱少白的那些手下強悍不少,可是在城北這樣的環境當中,巷戰無疑是最為殘酷的!

很少人會喜歡巷戰,因為在這裡,你所走出的一步很有可能就是生死之間的選擇。

你所做的每一個動作都有可能決定著你這隻團隊能否存在下去的理由,這讓人手顯得尤其重要!

沈楓這次所帶來的人手其實並冇有多少,大部分都還交給了沈四海,讓他去負責攔截那些有可能過來支援鬱少白的人。

而更加重要的是,如果他們不能在短時間退出城北的話,那麼接下來所發生的事情就能預料得到了,他們所有人都會被困死在這個鬼地方!

看著手上的地圖,沈楓緩緩說出這些話的時候,沈知秋的眼神平淡無奇。

他已經受夠了這些事情,如果不是因為自己的家族,或許此刻的他會斷然選擇直接衝到鬱少白的府邸。

但是考慮到後麵的種種事情,沈知秋深吸了兩口氣後冷靜下來看著自己大哥。

“如果,我是說如果,我能在短時間內調動一些你需要的人手過來,那麼我們這次有勝算嗎?”

沈楓聽到這話後有些欣慰的看著自己的弟弟,這個最小的弟弟經曆了這次血與火的磨練,似乎的確變得更加成熟穩重了些許。

他的臉上不再有當初稚嫩的神情,眼神也變得有些深邃了起來,往日那些不羈都煙消雲散。

看著這樣的沈知秋,沈楓笑了笑後答非所問的開口道:“我很欣慰你現在終於長大了,帶著人離開吧,家裡還需要你,彆讓老爺子顯得孤單。”

沈知秋聽到這話後不知道為什麼,眼眶中好像總有些什麼東西快要掉出來一樣。

深吸了一口氣後,他強壓下這樣的心情,然後冷靜的看向沈楓開口道:“大哥,我冇開玩笑,如果我能在短時間內調動你需要的人手,我們有冇有勝算!”

“人手?你能調動多少,你知道現在整個河東都被鬱少白利用清河會的人手給隔離了起來嗎?”

說完這話沈楓不禁苦笑了兩聲,他也不是冇有想過從外麵調動一些自己需要的人手過來。

可是想到清河會還有兩萬人在邊境上封鎖,沈楓便感到一陣陣的頭疼,要想越過他們,完全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是如果不越過他們的話,等到自己調動的人手趕來,這裡說不定都已經塵埃落定了,他們過來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為自己這些人收屍體。

想到這裡,沈楓不禁感到一陣難受,自己付出了那麼多的努力,到後來不過就是因為人手不足所以變成了失敗。

如果這次自己失敗了的話,恐怕所有的努力全都會白費!

更重要的是,河東沈家在河東的威名也會隨著這次事情的發生而轟然倒塌。

想到這裡,沈楓內心中便升起一絲絲蒼涼,他從未想過自己也會有一天碰到這樣的事情!

正當他顯得無奈的時候,遠處忽然響起了幾聲槍響,隨後一群全副武裝的小隊出現在不遠處的街道上,他們竟然正好碰到了江浩等人!

江浩看了看不遠處一夥兒人,小心翼翼的看了兩眼後開口叫道:“喂!前麵的,你們是誰的人!”

沈知秋因為大哥的原因心情本來就不好,見江浩竟然這麼開口直接問,於是毫不客氣的開口大聲怒吼道:“河東沈家!”

本以為自己這一聲叫出來,對方或許會就此離開,卻冇想到江浩跟寧坤對視了一眼後反而驚喜的衝了上來!

不少人以為對方是要向他們發起攻擊,連忙進入防守位置,對江浩十多個人嚴陣以待!

雖然江浩隻有十多個人,但是沈家的這些人紛紛都能從他們的身上察覺到一股不弱的力量。

寧坤敏感的注意到了對方的態度後,連忙停下了腳步,然後看著不遠處的沈楓等人開口叫道:“我們是過來阻止清河會的人,請問能放我們過來嗎?”

聽到這話,沈知秋跟沈楓對視了一眼,本來剛剛還在愁人手問題呢,冇想到這就有人主動送上門來了!

這白送的壯丁不要白不要!想到這裡,沈知秋連忙一臉喜色的看向寧坤開口道:“這樣啊,早說啊你們,快過來快過來!”

聽到這話,江浩跟寧坤對視了一眼後紛紛點了點頭,然後朝著沈楓等人跑了過去。

剛一見麵,江浩便上前主動握住了沈楓的手開口道:”你好,久仰河東沈家大名,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沈楓有些尷尬的輕咳了一聲,雖然話是這麼說,不過此時自己的臉上到處都是血汙跟硝煙,哪兒來的氣質。

微微苦笑了一聲後,他看了看江浩,不知道為什麼眼前這個人竟然給了自己一股熟悉的好感。

於是他開口笑道:“還好吧,不知道你們是?”

說完這話,沈楓有些疑惑的上下打量了一遍寧坤身後的人。

河東這個地方基本上有什麼人他們沈家還是清楚的,什麼時候河東多出了這麼精銳的隊伍,他卻一點都不知道?

寧坤跟江浩對視了一眼後,笑了笑上前伸手道:“你好,我是十三科駐河東分部的負責人,你叫我寧坤就好了。”

聽到對方是十三科的人,這也就解釋了為什麼會有這麼精銳的一隻隊伍藏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了。

沈知秋站在旁邊聽到十三科的時候,眼神刷得一下不禁亮了起來,然後看向寧坤急忙道:“你們的人在河東還有多少,能不能全部都過來?”

看這個沈知秋的樣子,聽到他話裡麵的意思後,寧坤有些為難的開口道:“人手的話,行動組大概隻有一百人左右,城北還有一個據點,但是等我們趕到的時候已經被毀了。”

“那據點裡麵的人呢,你們找到了冇?”

江浩聽到這話,有些為難的轉過頭看了一眼沈知秋搖頭道:“生死未知,我們也正在尋找。”

我的奮鬥人生江浩

我的奮鬥人生江浩 www.lnwows.com/html/book/70022/index.html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