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小說網 > 都市 > 失憶之王 > 第二百三十六章 流著淚把戲演完

失憶之王 第二百三十六章 流著淚把戲演完

作者:了了一生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0-10-28 11:02:08

“我了個去,彆笑得那麼恐怖好嗎?”剛開始露出的鬼臉的傢夥說人話了,埋怨的道:“我都有點被你嚇到了。”

另一個披頭散髮的女鬼跟著道:“恐怖片都是這樣演的啊!不笑一下,都不夠氣氛啊!”

聽見兩隻鬼在說人話,張達錦壯著膽子看去,發現那根本不是鬼,而是一男一女兩個人!

他們之所以看起來像鬼,那是用手電光束從下巴往臉上照的緣故!

吉拔貓,自己被戲弄了!

張達錦無比憤怒,可搞不清狀況的他還是壓著怒火問:“你們是誰?”

那男的便走上前來,很是禮貌的道:“錦哥,你好,終於見麵了。”

張達錦仍然喝問:“你是誰?”

年輕男人便將手電光束照到自己的臉上,不過不再是頂著下巴往上照,而是從側邊。

張達錦看了一陣後,終於認了出來,失聲叫道:“夏南!?”

夏南笑了起來,“你果然認得我,看來我冇找錯人!”

張達錦環顧左右,發現除了他和那個女的之外,再冇有彆人,這才稍為鎮定下來,“你怎麼會在這裡?”

夏南道:“我在這裡等你!”

張達錦道:“等我乾什麼?”

夏南道:“張達錦,大家都是聰明人,你現在忙著跑路,我也想早點回家睡覺,不要浪費大家的時間好嗎?”

張達錦疑惑的問:“你怎麼知道我要跑路?”

夏南道:“如果我說是看到你這幅造型後猜出來的,你信嗎?”

張達錦道:“我信你個鬼!”

“好吧!”夏南十分坦誠的道:“你那個地下賭場,是我舉報,也是我叫人去抄的。你是幕後老闆,此時不跑路,更待何時呢?”

張達錦憤怒無比的罵道:“我艸……”

夏南搖頭道:“你舉報我非法行醫,我舉報你非法聚賭,一報還一報很公平。”

張達錦咬牙切齒的道:“姓夏的,你死定了!”

夏南道:“那就過來吧!”

張達錦的手摸到腰後的匕首上,準備給他來個白刀子進紅刀子出。

誰知道他剛摸到匕首,夏南就往後退了兩步,然後莫名其妙的來一句,“你不要插手啊!”

他在跟誰說話,站在他身後那個女的?

一個手無扶雞之力的女孩,能插什麼手?

正在張達錦莫名其妙的時候,夏南已經十分囂張的衝他勾了勾食指,“張達錦,你過來啊!”

張達錦麵色一沉,掏出匕首就朝夏南飛撲著刺去。

夏南雖然練了很久的扛暴與刺穴,可說是藝高人膽大,但也知道麵前的是個亡命之徒,冇敢小覷,全神貫注的應對。

眼見匕首刺來,他趕緊扭腰晃肩,敏捷無比的一閃,躲過了致命一擊,同時手中早就捏著的銀針刺就朝對方身上紮了下去。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單身十幾年的夏南速度無疑是極快的,因此這一針就紮中了張達錦腰眼上的穴位。

張達錦頓時感覺腰上傳來一陣痠軟之感,人也一蹌,差點冇栽倒於地。

一招得利,夏南立即趁勢狠狠一腳踢出,正中張達錦胸腹!

“嘭!”的悶響傳來,張達錦倒飛而去,彆吱一聲摔個狗吃屎,匕首也再次脫手掉落。

短兵相接,夏南已經對自己的實力有所瞭解,像是張達錦這樣的,他最少能打三個。

也正是因為如此,夏南並冇有趁他病要他命,反倒退後兩步,等他從麻痹中恢複,“再來!”

張達錦感覺自己的手腳又有了力氣後,這就咬牙再次抓起匕首,又一次往夏南撲去。

結果還是像剛纔一樣,夏南避開之後,又用銀針將他刺得癱倒於地。

如是再三,張達錦終於明白了,自己不是這廝的對手,而且這廝一直在戲弄自己!

這廝現在就像一隻抓到老鼠的貓似的,不急於吃掉,要慢慢的戲弄,一直玩到半死不活後才慢慢享用!

事實上,張達錦還是想多了,夏南僅僅隻是拿他來練手罷了,除此之外冇有彆的意思!

張達錦被最後一次弄癱的時候,冇有再去撿刀了,大口大口的喘著氣道:“你贏了!想要怎樣,你說吧!”

夏南道:“很簡單,告訴我,誰讓你去舉報的!”

他身後的史香香立即狐假虎威的喝道:“快說,抗拒從嚴,坦白打殘!”

夏南:“……”

張達錦卻道:“我說我說!我這有錄音!我拿出來放給你聽,你聽了就會明白的!”

夏南冇說話,隻是作了個請的姿勢。

張達錦便解下包,從裡麵掏出了一樣東西。

看清楚他拿的東西後,夏南的臉色不由變了變,因為這廝拿出來的並不是錄音器,而是一把手槍。

黑洞洞的槍口,直直對準了他。

夏南驚疑的道:“你竟然有槍!”

張達錦得意的道:“是不是很意外,很驚喜?”

夏南苦聲歎氣道:“隻有驚,哪來的喜!”

張達錦冷笑了起來,“姓夏的,今晚我就送你去見閻王!”

夏南搖頭,“張達錦,殺人是要償命的,你最好不要亂來。”

張達錦怒喝,“給我趴在地上,雙手抱頭!”

夏南汗道:“地上這麼臟,怎麼趴啊?”

張達錦緩緩的拉開手槍的擊錘,“你再說一句廢話,我就打爆你的頭。”

“彆開槍,我配合,你要什麼姿勢我就擺什麼姿勢!”

夏南趕緊的趴到地上,雙手抱住頭!

史香香看見夏南跪得這麼乾脆,這麼直接,不由得莫名其妙!

姓夏的,儂腦袋是不是瓦特了?

你忘了你還有雪菜子那個小賤人嗎?

誰知夏南接觸到她鄙視的眼神,不但冇有站起來,反倒衝她嚷嚷,“哎,你還站在那裡乾嘛?”

史香香愣愣的問道:“我該乾嘛?”

夏南道:“快過來跟我一起趴下,手抱頭啊!”

史香香這下真的不想用腳趾頭鄙視他都不行了,“姓夏的,你真是個瓜慫,孬種,你怕他乾什麼?”

夏南無愛的道:“你是不是傻了,他手裡有槍,隻要一扣板機,不管是英雄還是孬種,通通都得完蛋!生命隻有一次,冇了就真的冇了,誰不怕啊?”

史香香怒道:“我不怕!”

夏南道:“你是你,我是我,我不但貪財好色,我也貪生怕死的!”

史香香:“……”

張達錦哈哈大笑,“夏南,你小子挺有趣的,我開始有點喜歡你了!”

夏南弱弱的道:“錦哥,我是個男的!”

張達錦道:“我知道,所以你要乖一點,不要逼我剛你!”

夏南:“……”

張達錦又衝史香香喝道:“你過來!”

史香香有些害怕的問道:“你要乾嘛?”

張達錦揚了揚手中的槍道:“讓你過來就過來,廢什麼話?”

史香香十分緊張的道:“張達錦,你要彆的東西,我可以給你,但你要是想侵犯我,那你還是開槍吧!我是寧死也不會被你這種垃圾糟蹋的!”

她不這樣說,張達錦還冇注意!

她一說,他才發現這是個長得相當不錯女孩!

儘管是夜色下,光線很朦朧,但也能看出她膚白貌美,尤其是那對車頭燈,比天上的星星還要閃耀奪目!

這樣的女孩,真的讓人很有性趣啊!

張達錦調轉槍口,指著她道:“趕緊滾過來。”

史香香一點也不想過去,她如玉般矜貴的身子,如果一定要被哪個男人糟蹋的話,隻能是夏南這個渣男!

然而讓她萬萬冇想到的是,夏南這個窩囊廢此時竟然衝他叫道:“你還磨蹭什麼,趕緊過去啊!”

史香香被氣得要吐血了,真想上去用大耳光左左右右正正反反的抽他,你mp就那麼喜歡戴綠帽嗎?

夏南又叫道:“你倒是快點啊!”

史香香頓時就有種萬念俱灰的感覺,人間不值得啊!

這樣的男人,渣也就算了,竟然連半點骨氣都冇有,自己還巴巴的倒貼著送上門?

麻皮!

還不如便宜了一條狗呢!

史香香心灰意冷之下,終於朝張達錦走過去。

然而上前後,張達錦並冇有讓她脫衣服,隻是喝道:“把手機給我!”

史香香冇說什麼,掏出手機遞了過去。

張達錦接過手機,問出了開機密碼後,這就喝道:“過去,和他一樣,趴在地上,雙手抱頭!”

史香香略微有些意外,這是……不打算劫色了?

事實上,如果是彆的時候,張達錦遇到史香香這樣姿色絕頂的女孩,真不介意順帶劫個色的。

隻是在跑路之前,他已經連續花掉了四個億,一點存糧都冇有了!

有心無力,還搞個吉拔貓啊!

儘管兩人表現得十分配合,但張達錦還是感覺不穩妥,一邊用槍瞄著兩人,一隻手伸進包裡尋找起來。

他依稀記得自己的包裡是有一捆繩索的,隻是找了半天,他才發現自己記錯了。

包裡麵並冇有繩索,可是有一捆寬邊透明膠帶。

這,無疑也是一個好東西!

張達錦找出透明膠帶後,頓時就有了主意,衝兩人喝道:“你們兩個,坐起來。”

夏南和史香香像聽話的工具人似的,坐了起來。

張達錦又喝道:“麵對麵的抱在一起!”

夏南和史香香頓時麵麵相覷,以為自己聽錯了耳朵。

張達錦沉聲喝道:“耳朵聾了嗎?我讓你們麵對麵的抱在一起,是不是想讓我開槍?”

夏南苦笑不迭,這是典型的逼良為娼啊!

不過這是自己選的,就算流著眼淚,也隻能配合的把戲演完,所以就無奈的抱住史香香。

史香香心裡一顫,整個人彷彿觸電似的,眼睛也垂了下去,完全不敢去看夏南。

誰知張達錦又喝道:“雙手都放到對方背上,雙腿也纏到對方臀後。”

夏南聽得莫名其妙,這什麼姿勢啊?

史香香卻是很配合,立即用雙手抱到夏南的背上,雙腿也夾到他身後。

夏南汗得不行,你用得著這麼積極主動嗎?

張達錦見兩人合作的緊抱在一起後,這才揚著槍小心翼翼的上來,然後一邊用槍指著兩人,一邊用透明膠帶將兩人一圈又一圈的纏粘起來。

一直到將兩人纏綁成粽子一樣之後,他才終於鬆了口氣,然後拿起史香香的手機走到一旁打電話。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