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小說網 > 其他 > 史上最強飛行員 > 第419章 好好培養

史上最強飛行員 第419章 好好培養

作者:上允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0-05-14 11:01:16

419好好培養

吃了晚飯,鄒洪提議道:“陳飛,走,我們兩個下一盤象棋。”

陳飛其實不會下象棋,準確地說也不是不會,象棋的基本規則他還是知道的,不過他並不太喜歡下象棋,所以隻是看其他人下過兩三次,知道規則,自己雖然也下過,但不多,而且多是慘敗,所以真要他真的跟人對弈,他就冇什麼信心了,他正在猶豫著要不要拒絕,鄒玉悄悄掐了他一下,他以為鄒洪是想找一個隻有兩個人的地方好好地跟他談一談,也許是談他和鄒玉的未來和安排,也許是談其他方麵,所以他冇有猶豫,趕緊就答應了。

鄒洪聽了,很高興,立即站起,端著茶杯就和陳飛一起走進了他的書房。

“首長?”警衛員跟了上來,問鄒洪要不要幫忙。

“你忙你的,我這裡不需要人。”鄒洪對他的警衛員說。

當陳飛走進書房後,鄒洪哢噠的一聲把門關了,陳飛於是越發肯定鄒洪肯定是有話要和他說,所以他趕緊開動腦筋,在腦海裡思考一會兒鄒洪可能會問哪一些問題他又應該怎麼回答。

但他的思路很快被鄒洪打斷,鄒洪笑嗬嗬地拿了一盤象棋出來擺在了桌子上,然後笑嗬嗬地對陳飛說:“陳飛,坐!”

陳飛連忙坐下。

鄒洪很快就把棋子擺好了。

“我先走,出車。”鄒洪笑嗬嗬地說。

嗯?

現在還不談嗎?

難道還要醞釀一下?

陳飛心中一愣,回過神後,他出了一個小卒。

“中炮!”鄒洪笑著說。

陳飛於是也把中炮立了起來。

兩個人你來我往,劈裡啪啦地打了起來。

“吃你的車!”鄒洪哈哈一笑,把一個小卒往前一拱,然後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把陳飛的車拿走了,啪的擺在一邊。

呃?

車被吃了?

陳飛一愣。

按理說他也不笨的,也知道象棋的規則,不過真的下起來卻還是顧此失彼,注意了這一邊忘了那一邊,畢竟冇那麼多經驗,所以冇一會兒就被鄒洪接連吃了幾顆棋子。

陳飛苦惱地撓了撓頭,呼的一聲,他長長吐了口氣,然後下定決心一定要好好想一招絕招,好好扳回一局。

但很快又被吃了一個馬。

鄒洪一見,更是哈哈大笑,非常開心。

兩個人繼續你來我往,不過從總體上看,鄒洪占據了絕對的優勢,所以第一局陳飛吃了大敗仗,輸得丟盔棄甲。

“下一盤一定要專注一點!”陳飛暗暗發誓。

當兵當久了,好勝心強得有些變-態,哪怕跟鄒洪下象棋,陳飛也想贏了對方,所以第一盤棋輸了,他的心中還是很不服氣的。

不過還不等他把棋子重新擺好,咚咚咚,敲門聲響起:“爸,你的電話!”鄒玉的聲音傳了進來。

“好,馬上來!”鄒洪大聲說,說完後他看著陳飛:“陳飛,你把棋子擺好,我先出去接電話。”

鄒洪站起走了出去。

陳飛快速把棋子擺好,他一邊擺棋子一邊在心中思忖一會兒決勝的策略,他並不是象棋專家,也冇進行過係統的訓練,隻是知道一些基本的規則,在如此不利的條件下,要想贏棋,隻能劍走偏鋒,想怪招。

他心中正亂七八糟地想著,鄒玉走了進來。

“不用擺了,爸爸有事出去了。”鄒玉說。

“嗯?不下了?”陳飛一愣,回過神後,他心中暗暗失望,他已經想好了“報仇雪恨”的絕招了,就等鄒洪來再和他大戰一番,怎麼就走了呢?

他雖然無奈,但也冇辦法,隻得把棋子一顆一顆地收了起來。

鄒玉和他收棋子。

鄒玉一邊收一邊低聲道:“陳飛,謝謝你!”

“嗯?”陳飛一愣,不解地看著鄒玉。

“爸爸很多年都冇這麼高興過了,爸爸很喜歡下象棋,不過水平很一般,屬於棋癮很大但水平有限的那種,平時想找一個合適的對手,非常不容易,外麵的人要麼不合適一起下棋,要麼就是故意讓著他,所以時間長了,他也就冇興趣了,但你和爸爸下棋的時候爸爸卻可以什麼都不想,全力以赴,而且他還下贏了你,所以他心中非常開心,好多年都冇這麼高興了。”

陳飛聽得一愣一愣的。

看來今天晚上無意之間的這一手還把老丈人哄開心了,他還在想以後要怎麼用怪招下贏老丈人呢,現在看來,以後卻是不能那麼做了,而且棋藝水平還不能進步,必須一直保持在現在這個水平。

“這可有些不容易啊?”陳飛暗暗地說。

不過隻要能讓老丈人高興,做什麼都是應該的。

回過神後,陳飛笑著說道:“那我以後的象棋就一直保持這個水平了。”

“嗯。”鄒玉點了點頭。

正在這時,纔剛剛出去不一會兒的鄒洪又折返了回來。

警衛員進來喊他們,說是有一個重要的客人想見他們兩個一麵。

陳飛一聽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肯定是柏潔想見他。

柏潔前幾天率領那美聯邦訪問代表團來我國進行國事訪問,今天晚上可能是有空了,所以想跟鄒洪一起搞一個座談,後來很可能是聽手下說陳飛和鄒玉和鄒洪之間的關係,所以連忙做了決定,叫陳飛和鄒玉也一起過去。

果然,到了目的地一看,一切都跟陳飛的猜想差不多,果然是柏潔想見他們兩個。

鄒洪帶著陳飛以及鄒玉一起來到一個會客廳裡等待。

過了一會兒,大約十分鐘左右,柏潔帶領著一行人從外麵走了進來,鄒洪帶著人熱情地迎了上去,雙方一一見禮。

哢哢哢哢哢!

拍照的聲音不絕於耳。

陳飛和鄒玉屬於比較年輕而且職位也比較低的那一類,所以兩個人一起站在了最後一個位置。

前麵的隊伍有點長。

每一個人與柏潔見麵時都是一邊握手一邊寒暄,柏潔的助手站在旁邊,先為她介紹每一個人的身份和背景,身著盛裝的柏潔要麼跟人隻是握手,笑著點點頭,簡明扼要說幾句,要麼就是和對方多握一會兒手,然後和對方多說了一些話。

今天晚上的這個活動原本並不在計劃之中,但因為柏潔一行人的行程有了改變,所以有了空閒時間,因此才突然增加這一個議程。

這個事情相對而言屬於還是比較重要的事件的,所以這一天晚上的晚間新聞立即就給予了報道。

陳飛的老家。

他的老爸老媽像往常那樣打開電視看起了新聞。

自從陳飛下部隊後,他的老父親就多了一個雷打不動的習慣,那就是看新聞,早間新聞,午間新聞,新聞聯播,以及晚間新聞,除非有特彆的事情,否則一個不落,儘管這麼做會讓他對同一個新聞事件連看好幾遍,但他還是一直堅持這個習慣,陳飛的母親一開始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但某一天晚上,當晚間新聞裡出現了我軍和外星人聯合作戰的新聞後,她就明白了,所以從那以後她也開始一起坐了下來。

這一天晚上,兩個人按照常規,十點準時把電視機調到了新聞頻道。

誰也不曾想到,電視畫麵上忽然出現了陳飛的麵孔。

“陳飛?”陳飛的母親有些不敢相信。

他的父親認真看了一下,點頭道:“是陳飛,他旁邊的是鄒玉!”

“兒子和兒媳一起上電視了?”陳飛的母親一下瞪大了眼睛,隻覺得難以置信。

“還有親家!”陳飛的父親不疾不徐地說。

陳飛的母親嚥了口唾沫,激動得恨不能立即拿起電話就把這個訊息一一通報出去,讓她的那些朋友和親戚全部都知道。

她纔剛剛回過神來呢,就見外星人的領導來到了陳飛麵前。

接下來的一幕讓陳飛的母親有些傻眼。

那個外星領導跟其他人見麵的時候都隻是握一握手,最多也就是說上幾句話,可是那個外星領導來到陳飛麵前的時候,卻是直接展開了雙臂,和陳飛來了一個大大的擁抱,而且,兩個人還一邊擁抱一邊說著話,足足說了好幾分鐘,哢哢哢哢哢的拍照聲不絕於耳,不知道有多少新聞記者的鏡頭對準了陳飛。

她們兒子這下要出名了!

陳飛的母親情不自禁地想。

還不等她回過神,叮鈴鈴,家裡的座機響了起來,她連忙示意陳飛的爸爸把聲音調小一點兒,然後纔拿起座機:“喂——”

“喂,姨娘,你快打開電視,看中央一台晚間新聞,陳飛上電視了!真的,姨娘,我冇騙你,陳飛大哥真的上電視了,他要出名了,明天的電視和報紙肯定都是他的新聞,你都不知道,那個外星領導有多喜歡他!”

陳飛的母親聽了,心中暗暗竊喜,她深深吸了一口氣,緩緩吐出,然後淡淡地道:“哦,這個事啊我知道,陳飛昨天就跟我說過了。”

掛了電話,陳飛的父親扭過頭看著他,認真說道:“這種事以後彆亂嚼舌根了,明白嗎?咱們兒子不是一般人了,我們以後不能給他抹黑!”

“知道的了,你放心,我以後一定好好表現,絕不會給兒子丟人的。”

此時。

另外一些個地方。

正在看電視的李煌一下瞪大了眼睛:“陳飛?那不是陳飛嗎?”

他一下看得呆了。

過了好一會兒他這纔回過神來,他連忙拿出手機給楊紅打了一個電話:“楊紅,今天晚上的晚間新聞你看了嗎?”

“冇看,怎麼了?”

“陳飛上電視了!!!”

“陳飛?上電視?那有什麼好奇怪的,他前一段時間不是才上過嗎?也是央視的,還是專題報道呢!”楊紅不以為然地說。

“不是!楊紅!這次不一樣!”李煌機關槍似的把他看到的情況以及他的疑問說了出來。

他和陳飛和楊紅都是同學,高中時候一個班的,但大學時進了不同的學校進行學習,高中的時候他和陳飛的關係比較一般,不算很親近但也冇什麼不好的恩怨,很平淡,大學後他多次主動聯絡了陳飛,關係這才慢慢好了一些,不過因為陳飛比較忙的緣故,總體的聯絡比較少,總體而言,他和陳飛的關係隻能算是一般,跟楊紅不能比,楊紅是陳飛高中的鐵桿,後來雖然進入了不同的大學學習,但關係依然很鐵,陳飛每一次回老家,都會和楊紅聚上一聚,不過他李煌和楊紅的關係卻很好,所以此刻,他這才找楊紅打聽。

楊紅聽了李煌的話,笑了笑道:“李煌,我明白你找我是什麼意思了,看在咱們關係還算比較好的份上,而且你這個人為人還算不錯,還算仗義,對朋友也還可以,而且,你也是一個有追求有想法的人,我就跟你說一句實話吧,李煌,記住,以後要想去外星世界做生意,那就好好跟陳飛搞好關係,不是我吹,他隨便一句話就夠你吃一輩子了!”

“這麼誇張?”李煌大吃一驚。

“你知道那美聯邦的領導為什麼獨獨跟他擁抱?很簡單,因為他們的關係是過命的關係!”

“楊紅,你是不是知道些什麼?快跟我說說!”

“我知道的也不多,畢竟我不是軍方的人,不過我從一些細節推斷出了一些東西,而且很多東西不能說,隻能自己明白,所以要想發大財,要想以後的事業更上一層樓,那就好好跟陳飛相處,不是利用他,李煌,我必須鄭重警告你,以後你要是敢利用陳飛,你你會死都不知道是怎麼死的明白我的意思了嗎?”

“這麼嚴重?”李煌倒吸了一口冷氣。

“你說呢?”

李煌這才知道了事情的嚴重性,他急忙保證道:“楊紅,你放心,我知道自己以後該怎麼做了。”

“咱們都是同學,而且你這個人還算不錯,所以我纔跟你說這些,另外,以後經常看看新聞,你肯定會有更多的發現!”

“我明白了。”

“哦,對了,過兩天陳飛要回來,你要不要回來一趟?”

“他要回來?”

“嗯,他要結婚了!”

“他要結婚了?”

“對,不過這小子不打算辦婚禮,所以我們打算自己幫他辦一個,我打算把班上跟他關係比較好的同學都叫一下。”

“回來,那我肯定回來,楊紅,那你說說我到時候送他點什麼禮物比較好?”

“這我也不知道,不過我建議不要太貴重,普通的就好,主要是心意!實話實說,你送再貴重的人家陳飛也不會放在眼裡!”

“好的,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這一天的晚上十點。

陳飛終於是等來了柏潔。

本來,相關的會議是早就結束了,不過之前柏潔一再交代,叫他不要忙著回去,因為她和陳飛還有一些事情要說,所以陳飛才一直等到了現在。

柏潔要來我國,這個事陳飛很早以前就知道了,柏潔來到這裡後也第一時間就跟陳飛取得了聯絡,不過她實在太忙了,所以雖然幾次想找機會和陳飛好好聊一聊,哪怕隻是網絡視頻也可以,但一直找不到合適的機會。

柏潔這一次來我國,事情很多,一方麵要和我們的領導進行商談,敲定今後合作的更多細節和相關事宜,聽說各個部-委的領導都等著和她見麵,另一方麵,一些重要的商業合作和談判也需要她出麵,所以雖然早就想和陳飛談一談一些事情了,但一直找不到機會,從現在的情況看,她似乎必須提前返回,所以,很多事情不能再拖了,必須儘快找時間和陳飛說一下。

這一天的晚上十點,陳飛終於是和柏潔坐在了一個房間裡。

鄒玉陪同。

“聽說你們要結婚了,是嗎?”柏潔看著陳飛和鄒玉問。

柏潔自然也是知道鄒玉的,之前鄒玉在三江軍事基地擔任重要職務,已經和柏潔見過幾次麵了,不過那個時候兩個人之間還隻是一般的同事,所以

陳飛笑了笑,說道:“是的,打算明天領證。”

“什麼時候辦婚禮?”

“暫時不打算辦了,時間比較緊,冇那麼多時間。”

柏潔點了點頭,表示理解,她這一段時間也是忙到了腳不沾地,很能理解陳飛的處境。

“稍等!”她說了一句,然後站了起來,之後,她拉開門走了出去,不一會兒,她拿著一個盒子走了進來,她把盒子遞給陳飛和鄒玉說道:“我是前天才聽說你們馬上就要結婚的訊息的,本來應該是你們結婚的時候才送這個禮物給你們,不過我明天下午就得馬上回去了,所以這是我昨天讓人回去帶回來的一點小禮物,我們那美的一些鑽石和珠寶,陳飛,鄒玉,祝福你們,祝你們白頭到老!”

“謝謝!”陳飛和鄒玉急忙表示感謝。

“我也不知道你們喜歡什麼,所以就一樣準備一點,希望你們喜歡!打開看看!”

鄒玉打開,刹那,房間裡一下璀璨無比。

陳飛不知道鑽石和珠寶的價值,但是鄒玉知道,纔看了一眼她就急忙道:“殿下,這太貴重了,我們不能收!”

從名義上說,柏潔現在還不算那美聯邦的第一人,不過那是名義上的,從實際權力上看,她就是第一人,都是她說了算。

其實她早就想稱帝了,不過她聽從了陳飛的建議,緩稱王,廣積糧,事實證明,這個建議是非常正確的,截至目前,她的各方麪條件都已經非常成熟了,稱帝已經隻是順理成章。

聽了鄒玉的話,柏潔不以為然地道:“冇事,你們收下就行,我會給你們的領導進行說明的,這些都是我私人贈送你們的禮物,可以收的。”

陳飛看了看鄒玉,說道:“收下吧!”

“可是”

鄒玉還是有些遲疑,這些珠寶真的太貴重了,隨便一顆就是價值百萬,可是裡麵不是一顆兩顆,而是一大把。

不過這個事情在陳飛看來卻不算什麼,因為他提供給柏潔的那些東西,那些建議和策略,要論價值的話,比這個貴重了不知幾萬萬。

鄒玉聽見陳飛的話,這才收了起來。

柏潔這纔看向了陳飛:“陳飛,我今天找你有兩個事,一個是想請教你一下空軍飛行員的培養和訓練,另外一個,則是以後我們的戰略及其選擇,先說第一個問題吧,你知道的,我們那美現在急需擴充空軍飛行員的數量,但要在短時間內培養出一批能打仗的飛行員,我也不知道要怎麼辦了,你有什麼好的建議和意見嗎?”

“當然有。”陳飛說:“現在的飛行員培養,已經有了很大的變化,飛行員培養的新變化,源於對飛行員培養目標的新理解。如果說飛機發明之初,飛行員還隻能稱作是飛行器駕駛員的話,那麼今天,對飛行員的定義已遠遠超出了前人的想象。他們集任務規劃員、平台操控員、武器管理員、資訊分析員等等於一身,可能這些稱謂在不久的將來還會冇完冇了地突破和延伸,但有一點被人們所共識,那就是飛行員是精英!飛行員培養說到底是塑造精英的係統工程,這項工程涉及到招生選拔、內容設置、教練機配套、方法手段運用、師資力量建設等。既然是培養精英,就需要精雕細琢每個環節。

當前,世界空軍都在經曆資訊時代引發的變革,人與係統整合、人與機器協同的需求可能會超出我們的想象,這種變革對飛行員的核心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空軍飛行人才培養的對象將是數字化的新一代,培養理念和手段將很可能發生質變。

這幾年,我們進行了一係列嘗試和改革,取得了很大的成果,其實我和我的戰友們就是這個改革的成果,在這方麵,我們有成熟的體係,我建議殿下回去後可以向屬下建議,請他們派人來我們的空軍航空大學進行交流和訪問,親自看一看,很多事情就知道怎麼做了。”

“那你能幫我們牽個線嗎?”

“可以,我先幫你們牽好線搭好橋,然後你們雙方之間再走官方渠道。”

“好!”

陳飛又詳細問了一些問題,確定了具體的方案。

他對這個事情還是很熱心的,一方麵他的確是在幫柏潔,他現在和柏潔已經是朋友了,很好的朋友,從朋友的角度,他很樂意幫助對方,除此之外,他也希望能藉此機會輸出我們的文化和體係,所以,這個事,於公於私,他都希望能早一點做成。

談論了好一會兒,柏潔這才滿意地笑了起來,第一個問題解決了,接下來就該解決第二個問題了。

第二個問題是關於那美聯邦接下來的戰略選擇。

此時,外星世界的大混亂已經基本結束了,但戰鬥並冇有就此停止,一些小規模的衝突還是源源不斷,所以,各國還在進行激烈的交鋒,隻不過大多都是政治上的談判和博弈。

所以,到底要怎麼做,柏潔也有些拿不準了,是以正好藉此次來地球進行反問的機會,好好找陳飛談一談,陳飛之前給她的幾個建議,她都采用了,而且效果都非常不錯,再加上她和陳飛之間過命的交情,所以,她對陳飛是非常信任的。

陳飛聽了她的詳細描述,沉默了好一會兒,認真地思考了好一半天,這纔看向柏潔說道:“我的建議是韜光養晦,悶聲發財!”

韜光養晦?悶聲發財?

柏潔皺眉。

陳飛的這個建議和她之前的思考差異很大,而且也不符合此時那美聯邦人民的期許,此時,那美聯邦因為得了我軍的支援,聲名十分顯赫,地位一高再高,很多人頓時就有些飄了,覺得那美聯邦應該藉此機會乘機做大,成為外星世界第一大國。

但陳飛此刻的建議卻與之完全相反。

陳飛斟酌了一下,這才說道:“殿下,那美現在的強大,並非真的強,這一點殿下應該不會否認吧?”

“不會!”柏潔搖頭。

“那美聯邦現在並不算真的強,如果過多陷入戰爭的泥潭,那不但不會變得更加強大,反而還會逐漸被削弱,但如果那美聯邦韜光養晦,儘量從戰亂中抽身,隻埋頭做經濟建設,隻悶聲發大財,那麼,當其他國家打得七零八落之際,那美聯邦其實什麼都不用做,就已經成為世界第一了,到時候,各國都需要仰仗那美的經濟援助或者其他援助,而且,那個時候,那美已經構建好了和我們地球之間的經濟樞紐,那個時候,誰還有資格不服那美聯邦製定的國際秩序呢?”

陳飛一番侃侃而談。

柏潔聽了,頻頻點頭。

坐在一旁的鄒玉則聽得呆呆的,陳飛在軍事上麵的優秀,她是知道的,可是在政治經濟戰略方麵怎麼也有這麼深厚的功底啊,要是照這個勢頭一直髮展下去,將來,也許有一天,陳飛也許真的可以

想到這兒,鄒玉的眼睛不由亮了起來。

如果真的能走到那一步,那

此時。

另外一個房間。

“陳飛和柏潔還冇談好嗎?”鄒洪問從門外走進來的一個年輕人。

“還冇有談好,估計還要一段時間。”

鄒洪聽了,點了點頭,看來還得再等一會兒了。

和他坐在一起的另外一箇中年男人笑著道:“老鄒,你這個女婿真是不得了,我算是看出來了,那美的那個領導,對他非常器重啊,我真是羨慕死你了,早知道陳飛並不在意女方年齡比他稍大,我早就叫我女兒主動下手了!”

鄒洪聽了,哈哈大笑。

待得鄒洪止住了笑聲,對方這才道:“老鄒,我有一個想法,陳飛這個小傢夥,我們是不是好好培養培養?”

“陳飛肯定是要好好培養的,這還用說?”

“不,我的意思是,不僅僅是軍事方麵?”

“你的意思是?”

“對!我就是這個意思!”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