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小說網 > 仙俠 > 神寵又給我開掛了 > 第四六八章 勺子

神寵又給我開掛了 第四六八章 勺子

作者:石三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6-23 18:32:49

距離聖女選婿還有三天,孫大人低調入京第二天,阮三生又來了,笑嘻嘻問道:“大人,要不要先去一睹聖女的風采?”

“有什麼好看的,還不是一個鼻子兩隻眼睛?”

阮三生奇怪了:“大人好像對這門親事很抗拒?”孫長鳴煩躁:“不要滿口親事、親事。”他又忽然停住不往下說了,因為孫大人忽然意識到,這件事情對大吳來說多少算是“有失國體”了。

一個北原女子,就引得大吳朝幾乎所有的皇子不顧體麵地爭搶起來。後世史書上怕是對此事多有嘲諷。

孫大人若是將來有了極高的成就,成為大吳朝的傳奇人物,這件事情在後世的野史上,也會被人津津樂道,成為名人的“風流趣事”。

苦惱啊。

孫大人揮了揮手:“這幾天繼續監視聖女的一舉一動,至於本大人……低調吧。”

……

所謂樹欲靜而風不止,孫大人想要低調,但京師中這幾天風雲湧動,一位位第六大境彙聚京師!

有意願又有資格爭奪聖女交配權的皇子有四位,分彆是大皇子、老二、老四和老六——本來應該還有個老七,被孫大人提前廢掉了。

其餘的皇子母族實力不足,也就早早熄滅了爭位的心思,這輩子安心做個富貴王爺。而這四位皇子背後的母族至少都有第六大境坐鎮,為了對抗已經是六境的孫大人,家族痛下血本,紛紛派出了自己的六境。

北冰聖女始終以“公平”的名義,對於選婿的考覈項目進行保密,吊足了所有人的胃口。同時在大家等候這一場“群雄爭霸戰”的時候,每一位母族的六境進入京師,都會引起一個新的**。

京師從達官顯貴,到市井小民,全都在討論這些個六境,若是和孫大人一戰,究竟孰勝孰負?

茶館的說書先生們,每天不講故事了,隻分析六境戰力優劣,就能賺來往日數倍的賞錢。

孫大人在氓江流域名聲極佳,但是在京師中的口碑本來是兩極分化的。去年的龍蛇榜他狠狠地圈了一波粉,可是朝中大臣們,除了呂廣孝一係,全都認定孫長鳴逢迎君上,是個佞臣。而當今皇帝的名聲……的確是很不怎麼樣。

孫大人在氓江都司附近為皇帝張目,粉飾的那些好名聲,還冇有來得及傳回京師,口碑尚未挽回。

最先到來的是二殿下母妃的一位叔祖,修道四百餘年,乃是德高望重的老牌六境,如今乃是四勳的層次,最為人稱道的便是“一寶、雙術、四陣”,一件六階本命法寶,兩種苦修四百年的神術,一生醉心鑽研陣法,最擅長的便是“四象陷天陣”!

他成為六境已經整整一百八十年,頗愛提攜後輩、奉行與人為善,因而在修行界人緣極佳。老叔祖進入京師的時候,有數百位有名有姓的修士在城門口迎接,聲勢極為浩大。

在這樣的聲勢之下,一開始輿論幾乎是一片倒的看好老叔祖,彷佛就是孫長鳴這個後進,見到了老前輩,就該納頭便拜自動認輸。

可是很快說書先生們就開始品評兩人,將他們的過往戰績一一列舉,對比兩人擅長的各種六境手段,一通分析之後,熱情的京師尷尬了:彷佛根本冇有什麼可比性,老叔祖根本不是對手哇!

那些“技術層麵”的分析,一般人未必聽的懂,隻一點:老叔祖至今冇有一次六境之戰!他過往的那些所謂經典戰例,全都是以強打弱,欺負比自己境界低的人。

而孫大人呢,六境大戰五六次了,不但全勝,而且有著接連斬殺三位六境的可怕戰績!

(外人並不知道忍四其實冇有死。)

於是京師修士們表示學到了:原來好人緣如此重要!仔細一分析,老叔祖並不算很強大的六境,可是因為大家一起吹捧,花花轎子人人抬,竟然都覺得他很強大!

第二位進入京師的六境,是六殿下的母族強者,乃是一位家族的供奉。本是家族中一個家將的子嗣,家族發現他的天賦之後,立刻不遺餘力的培養,六十年前成為六境,如今已經是三勳的層次。

這一位稱得上“勇猛精進”和老叔祖的和光同塵完全不同。並且這一位曾經在二勳的時候,為家族出手,擊退了另外一位三勳尊者。

大家一開始覺得這一位應該能夠和孫大人爭雄一二。但是說書先生再次出手,頭頭是道的一頓分析之後,扒出了一段曆史,發現好尷尬:這位供奉大人十多年前出麵“遊說”曾經的中獄鎮撫司指揮使宋公權大人。

起因可能是家族某項生意,和中獄鎮撫司有了衝突。

但是最終“遊說”的結果是,供奉大人迴歸家族冇有踏入京師,而家族則全麵退出了這一項生意。結果不言而喻。

但是宋公權顯然不是孫大人的對手啊。

隨後大皇子、四皇子家族的六境接連到來,整個京師都冷靜了不少,等著說書先生們的點評,最後的結果也都是一樣:完全不是孫大人的對手!

尤其是大皇子家族十分強大,六境尊者乃是五勳,可是偏偏不管怎麼分析,大家也還是覺得,他就是無法戰勝孫大人。而孫大人能不能戰勝他,大家都覺得至少是有六成的機會。

到了這個時候,所有人才恍然意識到:原來孫大人已經是六境之中的強者了!他成為六境纔多久?或者說他開始修煉纔多久?

這熱熱鬨鬨的四大六境入京師,有個意外的效果是,京師幾百個說書人中,產生了幾位“名嘴”,對於六境的分析獨到而準確,竟是因此有了一批自身的追捧者!

孫大人對此類的“分析”自然是一笑而過,他很明白不能小看任何一位六境!比如老叔祖,他冇有一場六境之戰,可焉知他不是故意表現的和光同塵,而隱藏了實力?

京師這些說書人,都是阮三生安排的。手段自然是跟孫大人學的。

孫大人決定低調,但憨妹和孟丫丫想要出去覓食,孫大人又不放心隻能自己跟著。

他不是不放心憨妹的安全,也不是不放心那些招惹了憨妹的人的安全,他是不想讓憨妹過早暴露。

在這個家裡,孫大人解決不了問題交給二弟,二弟解決不了的問題交給三妹,總結下來憨妹是大腿的大腿,孫大人一定嚴格保密!

這一天孫大人帶著兩個小丫頭從沿河大街來回吃了三遍,心滿意足的返回住處,馬車經過一條擁擠的街道,路兩邊都是攤販,人來人往時不時的蹲下來看一看攤位上的東西。

孫長鳴掃了一眼,這是一箇舊物集市,舊傢俱、鍋碗瓢盆、婦人頭麵、刀槍劍戟等等五花八門。

孫長鳴對趕車的便裝校尉說道:“慢一點,不要撞到了人。”

憨妹忽然鼻子動了動:“哥,那邊的水煎包好香。”孫長鳴看到路邊有個獨輪車的攤子,車上架著爐子,平底鐵鍋中油汪汪、水煎包在其中滋滋作響。

他不由一笑:“你還能吃呀?”

憨妹認真點頭,於是大哥就帶她下車,憨妹和孟丫丫各自吃了七八個水煎包,憨妹拍拍小肚子,顯得很滿足,正要跟大哥說咱們回去吧,可是忽然鼻子又動了動,看向了旁邊的一個攤位。

“誒?原來是我聞錯了,香味不是水煎包的,是這個東西。”她指向了攤位上一件東西,孫大人過去拿起來看了看,也冇有發現什麼特彆,但是孫大人無條件相信憨妹,對攤主問道:“這個多少錢?”

孫大人拿起這東西的時候,不遠處靠牆跟站著的一個人,悄悄捏碎了一枚靈符。

攤主是個普普通通的中年人,顯得有些圓滑,看到孫大人氣度不凡,開口給了個高價:“十兩銀子。”

相鄰的攤販露出了鄙夷的神情,一隻破舊的勺子,剛纔有個水桶腰大姐問,你喊價三文錢人家都冇要。

但是這事情他也不打算多說,一來雙方算是認識,二來這位客官一看就不是普通人,怎會上你這種惡當?根本不用自己多事,弄不好還會指使家仆狠揍這攤主一頓。

“賣便宜了。”那位客官開口還價。

攤主隨口回答:“真不貴,這可是前朝古物……等等,你說什麼?我賣便宜了?”

“賣便宜了。”孫大人再次肯定,憨妹已經緊緊抱著這支舊銅勺不肯撒手,大哥想了想說道:“我給你兩個選擇,第一,白銀三十萬兩;第二,我送你一場機緣,若你不行,可在你家中挑選一位後輩繼承。”

孫大人做事乾脆,手掌翻開,各自有兩件物品從儲物錦囊中出現,一邊手掌上三十萬兩銀票,一邊是一本古書。

兩邊的攤主都是目瞪口呆,聽到“白銀三十萬兩”的時候,隔壁攤主的臉刷一下白了,覺得自己這鄰居是真得罪了大人物,人家這是要整治你呀!

三十萬兩白銀,買一個破勺子,你敢要嗎?

攤主自己也嚇壞了,哆哆嗦嗦的跪下來,不斷磕頭:“大人,小的知道錯了,小的不該黑了心漫天要價,你這樣隨手就能拿出來三十萬兩白銀的大人物,求求您饒了小的吧……”

孫長鳴卻是搖頭,溫和說道:“不要多想,我說的都是真的,本大人一言九鼎。”

撿漏寶物當然很爽,但那是修行初期。到了孫大人的這個層次,當然明白冇有真正的“漏”可撿,漏了價格添了因果!

趕車的校尉上前,低聲在攤主耳邊分說,攤主疑惑看向孫大人:“真、真的?”

孫長鳴微微一笑:“自然是真的,選吧。”

攤主哆哆嗦嗦的伸出手,仍舊有些膽怯。但是從一開始就不曾猶豫,直奔三十萬兩銀票。什麼機緣,有何用處!

他的手到了銀票前,終於壓製不住貪婪,飛快地一把奪了過去。

孫長鳴收起了古書,言說道:“錢貨兩訖、互不相欠。”然後他再也不看攤主一眼,揮手對憨妹說道:“走啦,回去。”

憨妹喜滋滋的把就勺子湊在鼻子上使勁聞,一臉的陶醉,還跟孟丫丫說道:“這勺子上還殘留著古老美食的香氣,有了這勺子,以後每頓我可以多做半鍋。”

“真的?”孟丫丫也是大喜,兩個小女孩手拉著手興奮地尖叫跳躍,他們正要上車,忽然遠處傳來一個急切的聲音:“站住!”

孫大人自然是充耳不聞,因為他的確以為不是喊自己的,如今在整個京師中,膽敢這樣無禮的朝自己叫喊的人,不會超過五個。

孫大人登上馬車,忽然有一道身影在空中接連三個騰身翻轉,冬的一聲落在馬車前,一伸手便按住了正要前進的駿馬。

龐大的力量,讓那匹駿馬一聲哀鳴跪倒在地。

“嗯?”孫大人兩眼放出寒芒。那人一身北原打扮,身材極高,孔武有力。他看了一眼跪倒在地上駿馬,道:“這匹馬廢了,我賠。”

孫大人又皺了皺眉,對方朝他看來,不悅道:“你這人耳朵聾了嗎,喊你也不聽,否則我何必壞了你的馬?”

孫大人說道:“早聽說北原人腦子不大好用,今日一見果然如此。”那人勃然大怒:“你們大吳人果然牙尖嘴利!”

孫長鳴澹澹吩咐一聲:“既然他們不知禮數,那就用冇禮數的方式打發了。”大人一聲令下,忽然就閃出兩道身影,左邊是孟河北右邊是馬其誌。兩人跟隨大人來了京師貼身保護。孟河北是不放心妹妹,馬其誌主要是為了保護大人順便回家探親,當然真實情況可能正好相反。

兩位強大的五境一起出手,那倨傲蠻橫的北原人立刻變險象環生,就在這時一個好聽的聲音遠遠傳來:“手下留情!”

孫大人陡然全身氣息爆發,這是一種強者的應激反應,類似於野獸的本能!因為孫大人感覺到一種“威脅”,好比猛虎忽然看到了一頭雄獅,雙方都知道對方乃是極大的威脅。

長空之上,一道矯若遊龍的身影連跨三步,每一步百丈,瞬息便從長街的起點到了馬車上空,隨後一顆粉拳驟然轟落,如流星墜地,足有十丈大小,將馬車整個籠罩其下。

孫大人大讚了一聲:“好霸道的拳力!”然後並指如劍刺去,劍氣凝如實質,《劍神技》展開,一劍可破世間無數法!

天空中那拳頭的主人,明明已經察覺出來,自己這一拳已經被剋製,卻性子倔強驕傲的不肯服軟,硬生生用自己的拳頭和孫長鳴的指劍碰了一下。

轟——

兩人為中心,整個長街如同水波般的搖晃了一下,無辜的人群四散跌倒,哀嚎聲一片——這還是兩人有意控製威力,否則六境對碰,小半個京師都要毀掉。

那矯若遊龍的身影向後翻騰,穩穩地落在了街道上。欺霜賽雪的俏臉上,泛起了一陣怪異的紅暈。

孟河北和馬其誌已經聯手拿下了對手,反剪其手,那傢夥猛烈掙紮,兩人也毫不手軟,稍一用力就將他的雙臂掰斷!

“啊——”他一聲慘叫,那女子焦急呼喚:“蘇赫巴魯!你們竟敢傷了他……”

孫大人一聲冷哼,踏步而上指劍再次而出,劍神技直指她身上的幾處破綻。女子羞怒,雙拳相迎。不過這一次雙方都很剋製,並未施展強大的力量,僅僅是技巧上的比拚。

兩人動作極快,轉眼便過了數十招,女子小退半步,顯然略遜一籌。孫大人忽然收手而去,返身回到了馬車上,喝令道:“照會北原使團,今日受傷之人,照尋常慣例三倍賠償,由北原使團出錢!

朝天司跟進此事,想來堂堂北原三十六部,應該不會賴賬的!

若是賴賬,扣下北冰聖女抵債!”

那女子身高腿長,果然如傳聞所說,姿容絕美,身量絕佳。孫大人隻看了幾眼,卻已經可以斷定,在自己所遇到的女子當眾,論容貌此女一定可以排進前三。

便是桑島國師遇到她,也隻能說是春蘭秋菊各有殊勝。

“你知道是我?”北冰聖女恢複了冷傲的氣質,孫大人冷哼一聲懶得回答。北冰聖女卻不肯罷休,上前攔在馬車前:“蘇赫巴魯隻是想跟你們商議,從你們手中買下那件古物,你們卻出手傷人,這便是你們朝廷的待客之道嗎?”

孫長鳴指著自己的馬:“這便是你們北原三十六部,跟人商量事情的禮節嗎?蠻夷之徒,粗鄙不堪。”

“你!”北冰聖女氣的俏臉漲紅,銀牙緊咬,孫長鳴已經一揮手:“把這個蘇赫巴魯丟下——去他懷裡搜一搜,他說了要陪我們的馬。”

馬其誌毫不客氣的從蘇赫巴魯懷中搜出了足夠的銀票,然後將蘇赫巴魯丟到了北冰聖女的腳下。皇城司和朝天司的人馬已經飛快而至,孫大人再也不看北冰聖女等人,駕起馬車揚長而去。

馬車內,憨妹氣鼓鼓的跟大哥說道:“這個嫂子,我不同意!”

孫長鳴被她給逗笑了:“你不同意?”

憨妹為了表示自己很認真很嚴肅,跳到了大哥麵前,叉著腰重複了一遍:“我不同意!”

“哈哈哈。”孫長鳴大笑,問她:“是因為他們欺負人?”

憨妹用力搖頭:“不是,我就是感覺,這個嫂子不好。”

孫長鳴心中微動,要說這次被趕鴨子上架來參加北冰聖女的選婿,孫大人作為一個根壯苗紅的雄性生物,冇有一點旖旎心思那是騙人的鬼話。他隻是比那幾位皇子冷靜理智。

但是憨妹這麼一說,孫大人卻徹底認定,北冰聖女絕非良配。

“好,咱們不要這個嫂子了。”

“嗯!”憨妹認真點頭。

大哥順口又問道:“你說這個嫂子不好,不讓我要,那你就不擔心,大哥找不到媳婦?你覺得哪個媳婦好?”

憨妹順手一指孟丫丫:“我覺得丫丫就很好呀。”

孟丫丫全身一緊,可憐兮兮的看著大姐頭,孫長鳴也是哭笑不得。他又試探問道:“你為什麼覺得北冰聖女不好?”

“因為……”憨妹歪著腦袋想了想:“我聞到她的壽命不長。”

孫大人:???

再問下去,憨妹卻再也說不出什麼道理來。

……

皇城司和朝天司的人處理善後事宜,剛纔那一次碰撞中,靠近馬車的幾十人受傷,各種貨物損失也不少,朝天司的人認真統計,這些將來都要北原使團負責賠償。

至於說北冰聖女等人,自然是立刻放行。

北冰聖女還帶著一支衛隊,幾個隨身的丫鬟。這些人隨後趕到,抬著蘇赫巴魯,簇擁著北冰聖女返回驛館。進了門之後,蘇赫巴魯咬著牙,疼的滿頭大汗,卻是慚愧道:“屬下無能。”

北冰聖女擺擺手:“不怪你。”隨後叫來北原巫醫為他療傷。

今日是使團中有幾個人出去閒逛,卻是看出來了攤販的那柄勺子似乎不凡,但他們拿不準於是回去請北冰聖女過來確認。

他們冇有當場買下來,倒不是給不起十兩銀子,而是因為此次使團一個很重要的使命,便是要讓北冰聖女在大吳朝立下名望。他們一路而來,都在為聖女創造類似的機會。

而聖女在舊貨市場,火眼金睛的發現了一件人族上古聖物,毫無疑問能夠大大提升聖女的名望。

他們辦事也十分穩妥,當即留下一人監視攤主,免得寶物被人提前截胡。其他人飛快趕回去請出聖女。孫大人要買這東西的時候,留下來監視的那人立刻捏碎了靈符,催促自己人趕快過來。

蘇赫巴魯被抬了下去,有一位穿著北原色彩斑斕的傳統服飾的老嫗走進來,她滿臉皺紋,身材矮小還駝著背,全無老人的慈祥,反倒顯得極為陰森。

“見到孫長鳴了?”

“意外遇見。”聖女歎了口氣:“可惜錯失了一件人族聖物。”

老嫗問道:“你故意跟他起衝突?蘇赫巴魯的性子你很瞭解,你一定有機會提前製止他的魯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