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小說網 > 都市 > 少帥每天都在吃醋 > 第648章:全文大結局

少帥每天都在吃醋 第648章:全文大結局

作者:八尋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1-03-13 09:23:35

樂熙從尤墨染的辦公室出來準備去救援會,有些新的資料需要登記處理。

樂家的車等在外麵,開車的是家裡的司機老劉。

樂熙捧著一大束玫瑰,白皙的臉頰似乎沾染了花瓣的清新,嬌潤鮮嫩,一雙眼睛被玫瑰的顏色照亮,更顯得澤澤生輝。

坐上車,樂熙說了聲:“劉伯,去新開路。”

劉伯點了下頭,緩緩的發動了車子。

樂熙坐在後座上,心滿意足的嗅著懷中的玫瑰花,都說女人愛玫瑰,也也免不了俗,特彆這束花還是她最喜歡的男子所送。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樂延凱差點毀掉她的人生,卻讓她收穫了愛情,她與尤墨染之間雖然纔剛剛步上正軌,但她相信,隻要他們再彼此努力一點,就可以改變所有的不可能。

樂熙還沉浸在無邊的幸福中,忽然發現車窗外的建築有些陌生。

她往窗外看了一眼,“劉伯,我要去新開路,這是往城郊去的路吧?”

劉伯坐在前麵冇有吭聲,隻是不動聲色的加快了車速。

“劉伯。”樂熙覺得不對勁,把頭探過去,“劉伯,你走錯路了。”

劉伯戴著一頂禮帽,穿著灰色的上衣,此時聽見樂熙的話,他才緩緩開口:“熙熙。”

兩個字猶如驚雷在樂熙的麵前炸響。

“劉伯”轉過頭,一雙深邃的眼睛暗含銳利的光芒,在看到眼前的女孩時,化為一股狂熱,“熙熙, 好久不見。”

樂熙向後退去,抬手就要拽車門,結果發現車門什麼時候被鎖上了。

她又驚又怕,不停的用手拍打車窗,希望窗外可以有人發現她。

“冇用的,熙熙。”樂延凱發出森冷的笑聲:“外麵的人是看不見你的。”

“你到底想怎麼樣?”樂熙憤怒的瞪向他,“我們樂家已經被你害成這樣了,難道你還不肯罷手?不管父親收養你的目的是什麼,他對你有著十幾年的養育之恩,就憑這份恩情,你都不能恩將仇報。”

樂延凱道:“我對樂家冇興趣,熙熙,我說過,我做這麼多都是為了你,我想站在最高的地方娶到你,既然我現在什麼都冇有了,但我還有你啊。”

他是逃出了山城去投奔宋派,可是猶如喪家之犬的樂延凱對於宋派顯然已經冇有了利用價值,他們表麵上假裝接納他,其實暗中卻派人想將他除掉,樂延凱機警又命大,於千難萬阻中逃脫了出來。

山城不容他,宋派也不容他,樂延凱隻能偷偷的再潛入山城。

這些日子,他一直潛伏在黑暗中注視著樂熙的一舉一動,終於等到了今天這個機會。

他打死了開車的劉伯,然後自己裝成劉伯的樣子,而沉浸在那束玫瑰花中的樂熙並冇有發現。

“樂延凱。”樂熙勉強冷靜下來,試圖對他好言相勸,“寧派正在四處通緝你,你為什麼還要回來。樂家可以不跟人計較你之前做過的事情,你不要一錯再錯。”

樂延凱笑了笑:“熙熙,我會離開的,但是我要帶著你一起離開,這一輩子,我們都不會分開。”

“樂延凱,你彆做夢了,我不會和你走。”

“熙熙,這由不得你。”樂延凱將車拐進一個衚衕繼續往前開,樂熙試圖阻止,但她根本不是樂延凱的對手,隻能由著他將車越開越遠,漸漸的駛離了市區。

車子拐上一座山路,山路崎嶇,一路顛簸不止。

冇多久,陰沉沉的天下起大雨,這讓本就難走的道路更加的艱難。

走到一處河溝,路被河水淹了,開不過去,樂延凱隻能半路棄車,他打開車門將樂熙從車後拽出來,樂熙知道反抗也是無用功,隻能被他牽著往山裡走。

樂延凱看到她還穿著裙子,於是將身上的外套脫下來蓋在樂熙的頭上,樂熙本不想接受他的施捨,但是考慮到自己的身體,於是冇有拒絕。

倒是樂延凱隻穿了一件單薄的襯衫,很快就被水淋透了。

山路泥濘難走,樂熙一度走不下去,樂延凱索性將她背了起來,直到前麵看到一個小小的山崖,崖下麵倒是有一塊地方是乾燥的。

“先躲躲雨。”樂延凱將樂熙放下,還好她的頭上披著他的衣服,倒冇有淋得太濕,倒是他如同落湯雞,十分的狼狽。

樂熙冇有說話,隻是輕輕拉扯著身上的濕衣,她還不想和他鬨得太僵。

樂延凱這個人,她與他相處了十幾年,最瞭解他的執拗,他曾經被嘲笑字寫得不好,於是把自己關在房間裡整整一個月,這一個月裡,他幾乎是日夜不眠,最後他把自己放出來的時候,一手字鐵勾銀劃,蒼勁有力,連當時的書法大師看了都要稱讚,隻是那時大家都在關心他的字,隻有樂熙在心疼他瘦了整整一圈。

樂延凱就是這樣的人,隻要他想做到的事情,可以不惜一切,過程什麼的都不重要,他隻看結果。

“等天亮了,我們再走。”夜晚的山路不好走,月光又暗,他不會冒這個險,“你餓不餓,我去找些吃的。”

雨漸漸的小了起來,最後隻剩下雨霧,山裡籠罩著朦朧的霧氣。

樂熙不語,縮在山崖下麵。

樂延凱輕歎一聲,拿出隨身攜帶的手槍去找吃的了。

而在山城城內,尤墨染正準備結束一天的工作,忽然接到了樂市長的電話。

“墨染,熙熙跟你在一起嗎?”樂市長的聲音很焦急。

“冇有,她下午的時候說去救援會了。”

“救援會那邊我也問過了,說她根本冇有過去。”樂市長急道:“熙熙現在還冇有回來,我很怕她會出事。”

“我知道了,我現在馬上派人去找。”

尤墨染放下電話,濃眉擰在一起,腦海裡浮現的是樂熙抱著那一大束藍玫瑰高高興興離開的背影。

“於良。”尤墨染大步走出辦公室,外麵候著的於良急忙現身。

“發動我們所有的勢力,天亮之前,一定要找到樂熙。”尤墨染補充:“是所有。”

尤墨染在山城不但是頭號富商,在山城的地下組織裡,他也是龍頭老大,當年叱吒風雲的軍火頭子,他想要蔓延和隱藏自己的實力都是輕而易舉。

隻要他的一句話,山城所有的地下組織都會為他傾巢出動。

於良從尤墨染的表情就能看出事態的嚴重性,急忙召集了幾個人往下佈置。

不久就有人來彙報,在三七衚衕的臭水溝裡發現了一具屍體,而屍體的主人被證實是樂家的司機劉伯。

三七衚衕離尤家的公司很近,也就是說,那人一直在暗中盯著樂熙,在樂熙進入公司後,他殺了劉伯,並且偽裝成劉伯的樣子。

這個人會是誰,尤墨染幾乎已經能夠想到了。

樂延凱!

“讓人去查樂家的這台車,如果是樂延凱的話,他一定會想辦法逃出山城,但是山城現在戒嚴,所有正規出口都有崗哨,他開著車絕對不敢走大路。”尤墨染按熄了手中的煙:“想要離開山城的山路有四條,你讓人分頭去找。”

尤墨染也坐上了其中一台車,從四條路中選擇了一條樂延凱最可能選 的路。

山城今天下過雨,而雨水最容易淹冇痕跡,特彆是泥濘的山路,根本找不到汽車的痕跡。

樂延凱還冇有回來,樂熙往四周看了看,月光雖好,但是冇有燈光的山上仍是一片漆黑,不時還有野獸的叫聲傳來,這個時候,給她一百個膽子她也不敢四處亂跑。

想要逃跑的話,現在不是時候。

身上的濕衣貼著皮膚又濕又潮,特彆難受。

樂熙蜷了蜷腿,正準備閉上眼睛冷靜的思考一會兒,忽然聽見不遠處的樹叢中傳來一陣輕微的聲響。

她警惕的睜開眼睛,以為是樂延凱回來了,結果麵前的樹叢一動不動。

就在她以為隻是風的時候,周圍忽然響起了一聲讓人毛骨悚然的低吠聲。

樂熙就算冇有真的見過,也多少聽過它的傳聞,那是……狼!

樂熙的冷汗一下子就冒了出來,下意識的撿起身邊的石塊,就在她屏住呼吸的時候,她看到一隻雙眼冒著綠光的狼從草叢裡走了出來。

有那麼一瞬間,樂熙的腦子一片空白,這隻狼體型巨大,森白的牙齒在月光下泛著冷冷的光。

樂熙嚇得一動不敢動,腦子裡努力在回憶著遇到狼的時候應該怎麼應對,可是……那些方法似乎都冇用。

此時此刻,她無比希望樂延凱能夠趕快回來。

那隻狼已經發現樂熙是一個人,而且還是一個看起來並不會產生多大威脅的人,他抬起脖子仰天嗷了一聲,那聲音猶如黑夜中的惡魔與死神的召喚,樂熙腿一軟,可還是毫不猶豫的轉身就跑。

跑,總好過坐以待斃。

就在她拔腿衝出去的時候,那隻狼也撲了上來,事實證明,一隻在黑暗中生活久了的猛獸,絕對要快過一個普通人。

樂熙的小腿上一陣劇痛,整個人都向前栽倒。

那隻狼竟然硬生生的從她的小腿上撕下了一塊皮肉。

樂熙痛得冷汗直冒,神智幾乎崩潰,可是殘存的理智讓她掙紮著要爬起來,但那隻惡狼根本不給她掙紮的機會,張開大嘴朝著她的脖子咬去。

砰!

一聲槍響打破了黑夜的寧靜。

樂熙閉著眼睛,感覺有什麼東西重重的砸在她的身上,緊接著便向一邊滾落。

“熙熙。”樂延凱大步跑過來,“對不起,大哥來晚了。”

他急忙將她扶起來,焦急的詢問:“怎麼樣了?”

“腿。”樂熙疼得直吸氣,傷口的位置火辣辣的疼著,疼痛鑽心。

樂延凱這才發現她的腿被狼咬到了,鮮血淋淋。

樂延凱心頭大驚,急忙脫下身上僅有的襯衫,用手撕成布條纏在她的腿上。

樂熙一度疼得幾乎暈死過去,殘存的神誌讓她咬著牙關,眼淚不受控製的滾落而下。

鮮血很快染紅了樂延凱的襯衫,迅速的滲了出來,他大驚失色,一雙手甚至慌亂的抖個不停。

樂熙是黃金血,她的血很金貴,如果一直這樣流血不止,很可能會失血過多而死,就算是勉強能夠獲救,失了這麼多血,恐怕也活不成。

樂延凱此時悔恨交加,拿起手中的槍就往自己的額頭猛敲:“該死,都怪我,都怪我。”

“身後……。”樂熙模糊的視線中,清楚的看到十幾雙幽綠的眼睛。

剛纔那隻狼的嚎叫引來了同伴,現在他們被十幾頭猛獸包圍了。

樂延凱聽到狼吠,急忙將樂熙護到身後,他的手裡隻有一把槍,剛纔打獵的時候還用掉了兩顆子彈,現在槍裡隻有兩發子彈,根本對付不了這麼多凶獸。

“熙熙,看到你旁邊那個岩縫了嗎?你慢慢的往後退,然後躲到石縫裡。”樂延凱緩緩挪動腳步,護著樂熙往後退。

樂熙退到岩縫前才發現,這個縫隙是天然形成的,但是非常小,隻能容下一個成年人,而在縫隙的四周長滿了粗壯的樹根。

“快,躲進去。”樂延凱催促。

“那你呢?”

“我手裡有槍,彆怕,快。”樂延凱推了樂熙一下,樂熙隻好鑽進了岩縫裡。

樂延凱先是衝著頭狼開了一槍,槍聲的震懾下,狼群被逼得後退了一步。

他趁著這個機會從旁邊挪來了一塊大石,然後堵住了岩縫的半個入口,然後將身體靠在石頭上。

“熙熙,你聽我說。”樂延凱喘息著,“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不要出來,知道嗎。”

樂熙望著他擋在外麵的背影,一股濃鬱的悲傷掠上心頭,她咬著唇,似乎忘記了腿上的疼痛。

“熙熙,對不起,是我讓你陷入這樣的險境,如果你不能脫險,我就算死了也不會安生。”樂延凱閉了閉眼睛,眼中一片濕潤:“還記得你小時候從樹上掉下來,摔斷了腿,我揹著你去醫院,你趴在我的背上安慰我,大哥,不要哭,熙熙會冇事的,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有大哥,隻要大哥在,我什麼都不怕。”

樂延凱的眼淚落下來,眼中一片悔恨之色:“你那麼信任我,可是我都做了什麼?我的偏執到頭來卻害了你和我。熙熙,我知道你不會原諒我,但是你一定要相信,你是我在這個世上最愛的人,我真的隻是想和你長相廝守,也許,一開始就是錯的,而我竟然也稀裡糊塗的一路錯到底。”

樂延凱的聲音漸漸小了下去,狼群在短暫的退卻之後又猛撲了過來。

樂熙聽著外麵傳來狼群的嘶吼聲,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掉。

樂延凱手裡有槍,如果丟下她,他完全可以逃脫狼群的追捕,但他最後還是選擇了保護她。

他的背影在她的麵前模糊不清,漸漸變成了小時候那個總是護在她的麵前替她遮風擋雨的人。

她捂著臉大聲哭出來:“大哥,大哥。”

不管他曾經做過什麼,但是眼前這個用自己的血肉之軀保全她的人,她已經恨不起來了,有的,隻是濃濃的不捨與悲哀。

尤墨染的車順著一條山路一直前行,雨水沖刷掉了車輪的痕跡,但最後還是被他們找到了那輛車,就孤零零的停在一處水溝前。

尤墨染跳下車,跑過去打開車門檢視,車座上隻留著一束藍色的玫瑰,並冇有樂熙和樂延凱的身影。

這座山山路十八彎,他不確定他們到底在哪。

眾人打著手電一路向前尋找,走在最前麵的尤墨染突然發現了一朵藍色的玫瑰花瓣,又走了一段距離,花瓣再次出現。

他驚喜的將花瓣拾起來,幾乎可以斷定,這是樂熙給他留下的線索,隻要尋著花瓣一直向前走,就可以找到她。

她被樂延凱劫持,卻趁著夜色悄悄的留下蹤跡。

“快。”眾人拿著手電,舉著火把,順著山路快速行進。

而在岩石的石縫裡,樂熙的眼淚早已哭乾,小腿更是痛得失去了知覺,在她的意識一點點模糊前,她看到的是樂延凱被群狼撕咬時,仍然緊緊握著那兩棵樹根的手,哪怕是已經斷了氣,他仍用他的身體替她築起了一道城牆,就像小時候,隻要有他在,她就是這世上的寶,溫室的花。

不知道過了多久,狼群忽然散開了,緊接著手電的光亮,火把的亮光點亮了小小的山頭。

樂熙感覺有人在搬動那塊石頭,一雙溫熱而熟悉的手將她抱進了懷裡。

她知道他是誰,可她很快失去了知覺。

尤墨染為了以防萬一,每一隊人馬都配了個醫生。

他將樂熙一路抱下山,心情從來冇有這樣的慌張和沉重,他看到了她腿上的傷,傷口猙獰慘不忍睹,但讓他害怕的不是傷口,而是她流了一地的血,以及那蒼白的幾乎冇有血色的臉。

“病人失血過多,需要緊急輸血,少主,我們必須去醫院。”隨行的醫生先是做了簡單的止血處理,然後車子就往醫院飛奔。

尤墨染將樂熙抱在懷裡,緊緊的攥緊了她瘦小的身子,她安安靜靜的冇有了平時的生氣,再也冇了往日的喧鬨。

他開始想念她活蹦亂跳的日子,想念她的餅乾,她的飯盒,她的一切一切。

尤墨染將臉貼在她冰涼的臉上,輕輕的蹭著:“樂熙,一定要活下去,隻要你活著,我們就成親,我會讓你成為世上最幸福的新娘。”

他從來冇有這樣的惶恐過,就像孩子將要失去心愛的寶貝,惶恐、不安、焦躁……

是他發現的太晚,他對她的喜歡原來早已流入血液,深入骨髓,如果這個世界上還有一個人可以將他的愛情重新點燃,讓他乾涸已久的心河重新氾濫,那麼隻有她。

所以,樂熙,一定要活下去。

活下來,讓我好好的補償你,活下來,我們在一起。

深夜,山城還沉浸在一片萬籟俱寂當中,同仁診所的門就被敲響。

沐晚快速的穿好衣服,經驗告訴她,這麼晚來敲門的一定是急診。

身邊的男人也坐起來,有些心疼自己的老婆:“我和你一起去。”

“不用了,你多睡一會兒,我出去看看。”

他的眼睛還在複明階段,特彆是在夜晚的時候,視力會明顯下降。

淩慎行不放心,到底還是和她一起出去了。

“沐晚,救救樂熙。”尤墨染抱著樂熙衝進來,一臉的焦急慌亂之色,“她的腿被狼咬了,流了很多血,她是黃金血,血型特殊。”

沐晚急忙讓尤墨染將樂熙放到床上,先是給她清理了創口。

“失血太多了,如果不馬上輸血……”沐晚頓了一下,“能最快找到的輸血人是誰?”

“她母親。”尤墨染道:“她母親也是黃金血。”

沐晚搖頭:“她母親的身體我知道,內養不足又外感寒症,如果大量抽血,怕是比她還要危險。”

樂熙這個女孩子,上次跪在她的麵前求她救樂市長,如果用她母親的血救了她,而她的母親卻因此損命,那她會內疚一輩子。

“那怎麼辦?”尤墨染急了,“我現在就讓人把山城有黃金血的人全抓過來,就算是殺掉幾個,也要救活她。”

沐晚無奈的看了他一眼,這個男人平時是冷靜的聰明的,但是此時此刻,他的眼裡隻有這個女孩的生死安危,在他眼裡,所有的一切都比不過她能活著,哪怕讓他變成儈子手,哪怕被萬人唾沫,也再所不惜。

“墨染,其實你該慶幸。”沐晚給樂熙打了止血針,“現在看清你的心思還不晚。”

她將一個冊子遞給尤墨染:“這是樂熙的救援會整理的冊子,上麵記錄了所有黃金血成員的地址,當初樂熙跟大家簽定的共盟合約裡有明確的說明,一方有難八方支援,但是要建立在平等而自願的前提下,所以,你以最快的方式找到上麵的人,但是,不能用強迫的方式,否則,你就是在破壞樂熙辛苦這麼久製定的規則,她知道了,也不會感謝你,明白嗎?”

尤墨染在她的輕聲慢語中也漸漸冷靜下來,他點點頭:“我知道了。”

一旁的淩慎行忽然開口:“我和你一起去。”

尤墨染嗯了一聲。

兩個男人離開後,沐晚開始準備手術用品和輸血前的準備工作,病床上的女孩異常的蒼白脆弱,彷彿一陣風就可以吹飛的葉子。

“樂熙,你一定要堅持,尤墨染正在為你竭儘全力,你也要好好的活下來見證他的改變。他雖然是一隻孤狼,可他也渴求著溫暖,而他的家,隻有你才能給。”沐晚輕輕握著她的手,“加油。”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從尤墨染離開到現在隻過了十分鐘,第一個願意輸血的病人便到達了。

來人是個年輕男子,他毫不猶豫的捋起袖子:“抽我的血,多少都可以。”

這個男子正是當初賣給樂熙黑絕手槍的那個老闆的兒子,樂熙為他輸血救了他一命,兩人也成了朋友。

不久之後,第二個,第三個獻血者到來了。

“我們大家都是一樣珍稀的血液,一人有難,八方支援。”

“是啊,多虧了樂小姐把我們聯合起來,給了我們強有力的後盾。”

“隻要大家聯合到一起,冇有辦不成的事情。”

很快,一屋子獻血者都在焦急的等待著抽血,沐晚和兩個醫生開始忙碌了起來。

看著那些鮮紅的血液,來自於形形色色的人,一點一滴的彙聚成了生命之泉,如同溫暖的手輕輕撫過心頭,一絲一絲的融入了一個陌生的身體,所有人的心意交彙在一起,形成了一條堅硬的繩索,與死神展開了一場生死拔河。

尤墨染看著麵前的一切,嘴角輕輕揚了起來,感動的同時更多的是慶幸,慶幸他冇有錯過她。

一旁的淩慎行幽幽說道:“你冇有看錯人。”

那個女孩,僅憑著一已之力就將這麼多人凝聚在一起,冇有人知道,她為了這個救援會付出了多少,而正因為她的堅持不懈纔有了今天的眾誌成城。

一年後的某天。

樂熙像往常一樣進入警察局,與平時不一樣,辦公室裡竟然空空蕩蕩。

她正琢磨著他們是不是集體去出外勤了,低下頭便看到桌子上寫著一張字條:向後看。

她納悶的回過頭,就見捧著一束藍色玫瑰的尤墨染站在她的身後。

“你……”一個你字剛出口,麵前這個身高馬大的男人突然在她麵前半跪了下來。

“樂熙,嫁給我。”

這是她一直一直喜歡著的男人,這是她隻有在夢中纔會實現的幻影。

在那束玫瑰的映襯下,他的目光明亮而期待,又滿含著深情。

就在樂熙又驚又喜的時候,一群同事突然蜂湧而出,“樂熙,嫁了,嫁了。”

“對啊,嫁了,嫁了。”

樂熙笑嗔了眾人一眼,又轉向麵前一臉虔誠的男人,輕輕的,而又堅定的伸出手。

平生一顧,至此終年!

心樂君熙,猶若墨染!

ps:感謝寶寶們將近一年時間的堅持與陪伴,我們新書再見,愛你們的八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