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小說網 > 其他 > 慶餘年2:範閒歸來時 > 第六百八十一章 瀚帖兒部落

慶餘年2:範閒歸來時 第六百八十一章 瀚帖兒部落

作者:陌煙塵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1-03-25 11:08:24

“小範大人,來,酒多的很,敞開了喝!”

“錫霍,查克瓦,還愣著乾什麼,快去敬小範大人酒啊!”

……

在瀚帖兒部落的主帳裡,篝火點燃了黑夜,亮如白晝,在高台之上,巴特坐在主位,範閒居於客位,其餘人按照輩分來坐,氛圍好不熱鬨。

篝火旁,瀚帖兒部落的俊男靚女,載歌載舞,不亦樂乎。

一直到酒過三巡,大家也彼此更熟識了些,範閒向巴特問出了自己的心結:“巴特閣下,我曾聽錫霍說過,是您救得克爾摩?”

“對啊,怎麼了?”

聽到範閒這麼問,巴特回憶起了往事:“記得在不久前,我追擊右穀王,進入了北地草原,熟曾想,竟中了右賢王的計謀,想把我連同右穀王的軍隊一網打儘。”

“就在生死攸關的時候,一隊北蠻的騎兵突然出現,擊退了右賢王的隊伍,正當我們想好好謝謝他們時,他們的首領卻表示。”

“想讓我去接應一個拖家帶口的啞巴,我覺得也不是什麼大事,就答應了下來。”

拖家帶口的啞巴?

這麼說,應該就是克爾摩了。

範閒眼神閃爍,腦瓜子轉了起來。

巴特又接著說道:“當時我帶兵繼續向前,這才發現了很是疲倦的克爾摩自家人,結果他們都是蠻人,克爾摩讓他的妻子訴說到,他想永遠生活在我的部落裡。”

再然後的事,範閒大概已經知道了,巴特看克爾摩是個八品高手,便讓他留在錫霍身邊,守護他近二十載,這才換得永遠生活在這兒的機會。

但這並冇有範閒想知道的關鍵線索,他望著巴特問:“不知閣下可否記得,那支隊伍中是否有腰帶雙斧的女子?”

“腰帶雙斧?好像並冇有。”

巴特否認了,回想著說:“但是,當時的騎兵首領說了一句話,說他們是奉鬆芝仙令的命令,特意趕來救我的,直到現在,我也不知道他口中的鬆芝仙令是何許人也。”

鬆芝仙令?不就是……海棠朵朵!

果然,這件事確實和她有關係!

範閒眉頭微微皺了皺,心中細想:根據他們說的話,應該是海棠朵朵不知為了什麼,特意取了個化名,在北蠻佈局,隻是還不清楚她寓意何為?

“小範大人難不成,認識這位鬆芝仙令?”

巴特雖然年齡大了,可眼神並不差,一下子就注意到範閒的神情變化,於是出聲詢問。

範閒搖了搖頭,端起了酒杯說:“不過是想起了一位湖人而已。”

“哈哈,那大概是,這普天之下的英雄,大致都是差不多的吧。”

看範閒並不打算同他多說,於是自圓其說,一句話掠過。

接下來的篝火晚會,因為有範閒這麼一個貴客在,巴特一句話說的比一句好聽,一刻也未曾冷場。

一直到酒喝了一多半,本來歡鬨的舞蹈,突然有些詭異。

範閒微微眯眼,盯著巴特。

巴特直接站起身來,一臉的嚴肅。

“啪!”

倒的滿滿的一大碗酒,直接被巴特摔在了地上,那些碗片四處飛散。

“把罪人帶上來!”

巴特一臉肅殺的高聲大喊。

“帶罪人!”

“帶罪人!”

……

高台之下的人,把這句話一層一層的傳遞了下去。

“咚!咚!……”

鼓聲響起,一位頭戴雉雞冠的人,整張臉塗的五顏六色,身穿灰白紅三種顏色的衣服,出現在眾人麵前。

他跳著奇奇怪怪的舞,有些神叨叨的,嘴裡喋喋不休。

片刻後,一個外表奇特的石磨被抬了上來,在石磨的磨眼上,還架著一個四肢碳化的男子,此人正是劉單株!

行刑開始了……

範閒目光閃爍,把眼神移向了台下。

看到了有兩名監察院官員,正在努力撐起林居瞿的眼皮,讓他親眼看著台上發生的一切,範閒很是滿意的點頭。

“呼……喝!”

等到巫師落下最後一個字,在石磨旁的勇士便開始推動磨盤。

“啊——”

劉單株淒厲的叫聲傳遍了每個角落,劃入每個人的心底。

……

直到一個時辰之後,月亮已經高高掛起。

巨大的石墨,下令的巫師,都已經冇了蹤影,現場隻留下了尚未清理乾淨的血跡,似乎還在訴說著剛纔在這兒發生的一切。

瀚帖兒部落裡的人,個個都激情四射,似乎早就習以為常,端起了酒杯慶祝。

剛纔肅殺的舞蹈,也變得熱鬨,喜慶起來。

但以範閒為首的慶國官員,全都是一臉的煞白,臉上的紅暈都被衝散了。

更是有不少人,中途看不下去了,直接衝出去,慌亂的找了個角落,差一點就要把黃膽水給吐出來。

範閒恍了神,端起酒碗,臉色也十分不好看。

按照慶國對待歸化部落的常規規則來看,確實應該把人交給瀚帖兒部落,畢竟劉單株擄走了瑪索索,還害得她差點被辜盛鴻玷汙。

瀚帖兒部落的人,向來嫉惡如仇,對待自己的仇人,一定會用最殘酷的磨刑來處置他。

會發生這些,範閒有預料,但他之所以冇有製止如此殘酷的一幕,還是為了利用這慘絕人寰的場景,把林居瞿的嘴撬開。

但實際上,當他真的看到劉單株,被一點點折磨至死的時候,他的心裡還是很不舒服。

就算是閉上眼睛,劉單株一聲比一聲高的慘叫聲,自己不斷地懇求聲,都始終縈繞在他的心頭。

“哈哈,小範大人,這個罪人不僅擄走瑪索索,還殺了不少征西軍,害定州陷入包圍,用這種方式殺了他,想必長生天一定會讚揚我們的!”

巴特滿臉興奮,高高舉起酒碗,走到範閒跟前,用他的方式安慰範閒。

範閒一臉勉強的笑著,和巴特碰了碰杯,接著一乾而盡。

痛飲了這一碗後,他確實覺得心裡舒服了點。

巴特笑眯眯的看了看範閒,接著陰沉著臉,側過頭說了一句:“索索,還不快給你的恩人敬杯酒!”

當初在部落門口,連正要都不願意看她一眼,如今張口閉口都是索索,想必也並非是真的不願要這個女兒了。

另外一邊,瑪索索正在同一位眼睛泛紅的中年婦女坐在一起。

這位中年婦女同瑪索索的樣子,倒是有幾分相似,不用說就應該猜得到,是瑪索索的母親,母女分彆良久,終於見麵,想必已經痛哭過了。

聽到巴特的話後,穿著瀚帖兒服飾的瑪索索,端莊的走到範閒跟前,端起了酒碗。

“再次感謝範恩人的救命之恩。”

瑪索索說完後,連乾了三碗酒,可謂是誠意十足?

範閒向來謙讓,於是也陪了三碗。

連著三杯酒水下了肚,範閒整個人有些許的恍惚,同時,也對這位看起來柔弱的公主殿下,有了新的認識。

巴特極擅長同人交際,聯絡起眾人,把場子熱了起來。

剛纔還被磨刑嚇到的監察院官員,都將那殘酷的一幕拋在了腦後,被活躍的氣氛帶了起來。

一直到酒宴快要結束時,一位看守林居瞿的監察院官員,輕輕走過來,對範閒耳語道。

“大人,林居瞿說他要戰招供,還說願意接受慶國法律的製裁。”

聽到這個訊息,範閒微挑眉毛。

隨後手指在桌子上輕叩幾下,思慮片刻後說:“先不著急,就說等酒宴結束,若是我還冇醉,就過去,要是醉了,就讓他好自為之吧。”

“遵命。”

這位監察院官員領了命退下。

範閒神色恢複正常,對著巴特舉杯笑到:“巴特閣下,範某敬您!”

……

喜歡慶餘年2:範閒歸來時請大家收藏:(www.fantinovel8.com)慶餘年2:範閒歸來時更新速度最快。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