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小說網 > 其他 > 慶餘年2:範閒歸來時 > 第六百八十章 親情大戲

慶餘年2:範閒歸來時 第六百八十章 親情大戲

作者:陌煙塵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1-03-25 11:08:24

“你怎麼到這兒來了?索索。”

一看到瑪索索的身影,錫霍當場坐不住了。

緊接著,他用充斥著怒火的眼神,掃向瑪索索馬車旁的每一個護衛,語氣淩冽:“本王子不是交代過你們,一定要保護好公主嗎?你們這是怎麼辦事的?!”

嘩啦啦……

瀚帖兒部落的護衛,一聽到這話,二話不說,直接跪在了地上。

“兄長,這件事和他們無關,是我自己的想法。”

瑪索索從馬車上下來,提著衣襬端莊的向這邊走來。

眼尖的範閒,一眼就注意到,瑪索索的手中握著一根髮簪,不難想到,瑪索索就是用這根髮簪威脅護衛,讓他們把自己帶過來。

思索之際,瑪索索已經來到了眾人跟前。

“兄長,範提司,”她輕盈的向下行了個禮,誠誠懇懇的說道:“我離開家已經很久了,希望這次能跟著範提司一起,回家中探望父親。”

說著說著,瑪索索的眼眶就濕潤了,模樣實在惹人憐愛。

範閒向錫霍投去一個詢問的眼神,可錫霍卻眉頭緊鎖,連連搖頭:“索索,不是兄長不答應,實在是因為父親對你……”

“兄長!”

瑪索索直接打斷了錫霍的話,開始哽咽起來:“父親那兒我自己會說,可你不能連見父親一麵的機會,都不給我,讓我獨自一人留在這兒,你可狠心?”

“這……”

此時的瑪索索已經淚眼汪汪,錫霍瞧著自己的妹妹,確實也狠不下心,陷入了糾結之中。

一直在旁邊看著的範閒,終於忍不住開了口:“錫霍王子,不然,就帶上公主殿下吧。”

“要是巴特族長有什麼怨言,就說是我不知情,非要把公主帶回來探親。”

範閒直接把所有的責任都攬在了自己身上。

不過,他隻是從瑪索索和錫霍二人說話的狀態中,自己猜測的,可究竟有什麼內情,他一無所知。

“如此,那就按範恩人說的來吧。”

錫霍這才答應了妹妹的請求,接著說:“索索,你先上車,走在隊伍中間,我保護你回家。”

對他而言,自己就這一個妹妹,他是非常寵愛她的,要不然,也不會一聽到瑪索索被抓走的訊息,就無所顧忌的到征西軍府外,不依不饒,討個說法。

“謝過範提司,謝謝兄長。”

瑪索索如了心願,整個人都開心起來,立刻聽從兄長的吩咐,上了馬車。

瑪索索一行人加入後,去往瀚帖兒部落的隊伍,又開始繼續趕路。

範閒不禁對這次的行程,又增添了幾分期待。

瑪索索同她的父親巴特族長之間,究竟有什麼樣的矛盾呢?

一眾人馬,浩浩蕩蕩,從城門走出,卻忽然停住了腳步。

前方一個在賣胡餅的胡漢混血的男子,挑著擔子攔住了範閒。

錫霍剛準備把他趕走,可範閒卻衝他使了一個眼色,跟著賣胡餅的人走出了隊伍。

“所有人,原地調整!”

眾人在錫霍的指揮下,從官道來到一旁的草地,就在那兒等著範閒。

另外一邊,範閒跟著那個男子,來到一個四下無人的地方。

範閒微微皺著眉頭,看著這個男子問道:“北鬥七星高?”

“哥舒夜帶刀。”這人用不太流利的定州方言,直接接了一句。

兩人是在對暗號!

這句詩,還是在陳朔臨走之前,範閒同他商定好的聯絡信號,是他曾經在皇宮冇有吟誦過的詩句。

在這個世界裡,冇人知道這種膾炙人口的絕句,所以,把它用作接頭的暗語,再合適不過了。

範閒聞言,眉頭稍稍舒展:“陳朔已經安穩腳跟了嗎?”

這位男子點了點頭,接著從懷裡拿出來一封書信,把它遞給了範閒。

範閒接過信後,仔仔細細的檢查了一遍,發現並冇有拆封的痕跡之後,這才放心的打開。

信中的內容很長,上麵的文字是範閒背的滾瓜爛熟的密語,寫信之人正是陳朔。

信中寫到,陳朔他們來到了草原後,一直在躲避右賢王的追捕,經曆種種後,終於順利來到左賢王賬下。

左賢王也已經知曉了右賢王的野心,於是收留了他們,而陳朔他們,就被勒北桐說成了是在慶國結交的好友。

左賢王給了勒北桐緹爵都尉的職位,任務就是審查官員的違法,通敵行為,也算得上是委以重任。

之後,勒北桐在方德柳他們的幫助下,成功同左右丞相等站在了統一戰線,對右賢王施壓,迫使右賢王隻好將權利交給日逐王,自己去單於金帳中認罪。

不過,在草原的西北部,也有人入侵,日逐王不得不安排一半的兵力,去作戰,所以,在定州邊境的西胡軍隊,隻剩下了五萬人左右。

“隻剩五萬……若是想再建立起千秋大業,不容易啊……”

範閒臉上掛起了笑容,把信裝進去封好,交還給賣胡餅的人:“把信交給言冰雲,轉告陳朔一聲,這件事做的很好,眼下可以先潛伏起來,偷偷擴大實力。”

“遵命!”

這人將信收好後,抬起了他的胡餅攤子走遠了。

範閒看著他的身影,絲毫也不擔心,他會不會被有心之人給盯上。

原因很簡單,這密語隻有他,陳朔,言冰雲知道,更何況,這個男子喬裝手段非常厲害,隻見他融入了人群,再看時,已經變成了一副儒士模樣。

目送送信人離開後,範閒回到隊伍裡,示意隊伍繼續趕路,周遭的人不約而同的冇有詢問範閒剛纔說了什麼。

瀚帖兒部落位於定州南部,地勢非常有利,處在一處綠洲內,典型的易守難攻。

就算帶的人都是精銳,並且熟悉地形,也足足走了三日才走到。

等到了瀚帖兒部落,剛好是個傍晚。

錫霍他們先去向族長報信。

接著,瀚帖兒部落準備了異常盛大的晚會,歌舞昇平,用來為範閒他們接風洗塵。

身為族長的巴特,年齡雖已過六旬,可身體卻強壯的像年輕小夥子一樣,上身半裸,在門口靜等。

一看到範閒,他的眼裡直冒光,微笑著上前迎接:“哈哈,想必這位就是小範大人,果真同查克瓦說的那樣,風度翩翩。”

風度翩翩?

就我這身材,放在這樣的部落裡,充其量就是個瘦猴。

眼前的巴特族長表麵看起來很是豪放,可他一開口說話,範閒就感受到了他的精明。

範閒心中一陣腹誹,臉上卻充滿真誠,用西胡禮節行禮:“範某見過巴特閣下,您更是氣宇非凡,整個人熠熠生輝啊。”

這句話,倒是說的讓巴特心中很痛快,於是整個人的熱情又高漲幾倍:“這邊請,小範大人,快些進寨中詳談吧。”

範閒點了點頭。

就在這個時候,瑪索索突然下了馬車,對巴特恭敬的行禮:“見過父親。”

巴特聞聲看過去,整個人臉色驟變:“哼!”

他冷哼一聲,接著對錫霍說:“錫霍,你怎麼把她帶來了?!”

錫霍聽到這句質問,整個人毛骨悚然,低著頭不言語,同往日的豪放完全相反。

“父親……”

瑪索索明亮的大眼睛,頓時填上了一層水霧,她輕輕拽著巴特的衣袖。

“哼!”

巴特依舊對她滿臉不難道,甚至直接甩開了她:“我可冇有你這樣的女兒,回到自己家,竟還穿著漢人的服飾!”

這句話猶如一根刺,紮在瑪索索心裡最柔軟的地方。

頃刻間,豆大的淚珠從她的臉上滾落。

“族長,”查克瓦突然出聲:“如今範恩人還在,有些事放在以後再說吧。”

這句話瞬間點醒了巴特,他不再理會瑪索索,對範閒說:“說的是,小範大人,咱們先進去,部落裡的人都想看看你呢。”

眾人走向了部落中,瑪索索也不再哭泣。

走在半路上,查克瓦抓住了機會,同範閒解釋說:“範恩人,是這樣的,公主本可以做側妃,卻為了不影響大皇子的前途,甘願自降身份,做了姬妾。”

“再然後,公主被留在了定州,族長多次想讓她回來,她都拒絕了,說是嫁夫隨夫,幾次三番的矛盾,讓族長徹底失望了……”

範閒耐心的聽他講著故事,心中瞭然。

不過是為了愛情奮不顧身的女兒,同脾氣很倔強的父親,兩人之間的親情大戲罷了。

喜歡慶餘年2:範閒歸來時請大家收藏:(www.fantinovel8.com)慶餘年2:範閒歸來時更新速度最快。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