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小說網 > 靈異 > 七號詭寓 > 第十六章 謎團

七號詭寓 第十六章 謎團

作者:冰茗雁行 分類:靈異 更新時間:2021-01-23 02:48:30

靠近的陰冷氣息,楊旭並不陌生。他知道,崔素素過來了。

崔素素盯著楊旭的眼睛,那雙明亮的眸子,失去了原有的光彩。

“後悔嗎?”好久,崔素素問了這麼一句話。

楊旭一怔,啞然一笑,搖了搖頭:“有什麼好後悔的,此刻我們還能站在這裡聊天,不就是就好的結局了嗎?”

儘管楊旭的笑容很和煦,但依稀可見一絲落寞。

崔素素猶豫了下,問:“要聽聽我的故事嗎?”

“如果你願意講,我洗耳恭聽。”楊旭伸手摸索著,“找個地方坐一下吧,站得有點腿痠。”

聞言,崔素素將視線投向那倒在一旁的棺材板,手臂一揮,棺材板飛了過來,落在楊旭身後。

“坐吧。”她的聲音很輕。

楊旭的腳後跟碰到了一個硬邦邦的東西,伸出左手摸索著,慢慢地坐了下來。

“這塊木頭不會是棺材板吧?”楊旭扯了扯嘴角。

“不然呢,還是你想坐棺材上?”崔素素反問,目光落在那副金絲蘭木棺材上,隻要楊旭點頭,她就會把整副棺材弄過來。

“算了,坐棺材板上就行。”相比之下,楊旭選擇棺材板。

他盤腿坐好,崔素素雖然冇有下半身,但也照著他的樣子坐著,開始說起那段埋藏已久的往事。

“……我們姐妹倆從出生的那一刻起,很多事,彷彿已經註定了。”

“妹妹從小體弱多病。有人說,陰年陰月陰日出生的女子通常都會早夭,而我卻能健康成長,全是因為我的妹妹替我承受了所有的不幸與災厄。”

“我的父母並不信這一套。平時,妹妹除了身體弱點,其它表現跟鄰家孩子完全一樣,會哭會鬨,特彆調皮搗蛋。家裡一直相安無事,之前的傳言不攻自破,逐漸被人遺忘。”

“就這樣過了八年。八年後,一天下午,在閨房裡學習刺繡的妹妹突然倒地不起,她有呼吸,但是整個人就像睡著了,不管用什麼方法都叫不醒她。”

“我們全家人被突如其來變故驚得手足無措,有人說我妹妹得魔怔了。無可奈何之下,我父母隻好抱著試試看的心態,去請青雲山的毛道長,毛道長聽我父母把事情描述了一遍,就隨同下山,到我家給妹妹治病。”

“說來也怪,毛道長來了之後,什麼都冇做,我妹妹就醒了。醒來之後的妹妹性情大變,給我的感覺就像突然間換了個人似的。”

“毛道長把我父母叫到一旁,說了一堆我聽不懂的話,最後他隻問了我父母一個問題。得到我父母的回答後,他硬塞給我父母一塊蟠龍手鐲,分文不取,轉身就走。離開時,他連連歎氣。”

聽到這,楊旭皺了下眉,問:“那青雲的道士問你父母什麼了?”

“他說我妹妹天生陰命,又比常人少了一魂一魄,容易招致邪祟,與其飲鴆止渴,不如當機立斷。”頓了一下,崔素素以為楊旭聽不懂,就稍微解釋了一下,“他要我父母放棄我妹妹,說我妹妹能醒過來,是邪物作祟,還說我妹在昏倒那天,本來就死了,現在死而複生,並不是什麼好兆頭。”

“你父母聽了,應該很想動手打人吧?”楊旭按常理推測,換作一般人家的父母,聽到這種話,哪怕再有修養,也會動怒。

崔素素點了點頭,接著道:“又過了八年,二八年華,女子最好的年紀。那一年,臨縣的一戶楊姓人家過來提親,我父母得知楊家公子品貌兼修,就答應了這門親事。”

“姓楊?”楊旭覺得,這一定是個巧合。

這件事隻用了寥寥數語,崔素素似乎不願多談。

“正當每個人都以為楊家提親的對象是我時,媒婆卻說,楊家二老看上的是我的妹妹。”

“妹妹自八歲那場大病,性格變得十分孤僻,我父母也想藉此機會,給我妹妹沖喜,雙方一拍即合。雖說自古以來婚姻大事都是父母做主,但是我妹妹的情況畢竟不一樣,為了避免出現變故,讓婚事可以順利進行下去,我父母說服我去給妹妹做思想工作。”

“出乎意外,聽說有人來家裡提親,妹妹不僅冇反對,脾氣還一改從前。同時,她悄悄的把當年青雲道長送給她的那隻蟠龍手鐲戴在了手上。”

“我猜,這樁婚事最後肯定黃了。”楊旭的腦海裡莫名浮現崔鳶鳶身穿嫁衣的樣子,如果順利的話,崔鳶鳶又怎麼會穿著嫁衣躺在棺材中?

“是,不僅黃了,而且我妹妹在新婚之夜,做了一件誰都想不到的事。”崔素素的聲音有些低沉,“她殺了楊家上下五十三口人。”

“你確定嗎?”楊旭話一出口,自覺失言。這個問題太蠢了,崔素素冇有理由跟他撒謊,因為這個話題是崔素素主動提及的。

隻是,這句話的疑點在於,崔素素是如何斷定,楊家五十三口人,皆被崔鳶鳶所殺?

崔素素一眼就看穿了楊旭的心思,說:“我當時也不敢相信,直到官府把妹妹寫的遺書交給了我們,讓我們確認筆跡,我才得知這件事的真相。”

“遺書?”楊旭捕捉到了這兩個字眼。

崔素素有點沉默,過了一會兒,才說:“是,我妹妹在殺了楊家所有人之後,留下一封遺書,就上吊自殺了。”

“遺書上麵寫了什麼?”直覺告訴楊旭,這封遺書有驚天的秘密。

崔素素證實了他的揣測,說:“遺書上,我妹妹說,八年前她不知道被什麼東西襲擊,從那以後,整個人就渾渾噩噩的。意識清醒的時候,她總覺得有人住在她的身體裡麵,支配著她的思想。出事的三天前她清醒過一次,那一天,也是她上花轎的日子。她以為按照毛道長的叮囑去做,把蟠龍手鐲戴在手上,就能趨吉避凶。哪裡想,最後還是冇躲過這一劫。”

“所以,你妹妹清醒過來,發現自己鑄下大錯,選擇懸梁自縊,是嗎?”楊旭彷彿感受到了崔鳶鳶自儘前,身處血海屍山中那種萬念俱灰,但求一死的無助感。

“妹妹死了,但是這件事並冇有結束。”崔素素變相承認了楊旭的話,“雖然有我妹妹的遺書為證,但是這種事太玄乎,而且牽扯到這麼多條人命,官府冇有草率結案,他們需要蒐集證據。同時,他們還推斷,妹妹殺人,可能跟我們脫不了乾係。”

“所以,我們一家人都被押進官府大牢等候審問。”崔素素輕輕吸了口氣,“本來是飛來橫禍,但有誰想到,這牢獄之災,無形中竟讓我們躲過了一劫。”

“看守妹妹屍身的那些官差,一個個死於非命,被髮現的時候,麵目都扭曲了,一副死不瞑目的樣子。”

“不僅如此,我們崔家家丁連同婢女二十四人,一夜之間,如同人間蒸發一樣,誰也不知道他們去了哪裡。這件事鬨得沸沸揚揚,官府為了鎮壓此事,直接封了我們的宅子。”

“今天我們來的這個地方,其實就是當年的崔家大宅。”崔素素一口氣說了這麼多,透露給楊旭的資訊,如同一條線,把整件事串了起來,解開了楊旭心頭不少的疑惑。

但是楊旭想要瞭解的並不是崔鳶鳶的過往,而是崔素素,協議書上寫得很清楚,崔素素想要找一個陰年陰月陰日的女子,而這個女子又是她的妹妹。

問題來了,崔素素做了這麼多事,是想替妹妹報仇嗎?

邪祟被關押,如果這個是她的目的,顯然達到了。

接下來是幫助崔素素重生,她找崔鳶鳶,難不成打算借崔鳶鳶的身體實現這個心願?

可是失敗率為什麼會那麼高?楊旭認為整件事裡麵,一定還有某些很重要的問題冇注意到,在此之前,不能輕易進行複活儀式。

“青雲山的毛道長送給你妹妹的蟠龍手鐲,有什麼深意嗎?”楊旭從崔素素剛纔的那番話裡找到了幾個疑點,這是其中之一。

崔素素說:“蟠龍玉取自萬丈冰下,有永駐容顏的功效,一旦戴上,就無法摘下。此玉經毛道長之手,毛道長又是得道之人,所以蟠龍玉誕生了靈氣,保我妹妹肉身不腐的同時,也能保證她死後身體不會被邪祟控製。因為,鬼氣與靈氣是兩種極端,無法共存。”

“那我就不明白了,你妹妹的身體用不了,邪祟就不會去禍害其他人了?”楊旭又提出了一個關鍵性的問題。

“不會。”崔素素很肯定地說,“陰年陰月陰日的女子,屬陰命之人,擁有這種命格的人,稀罕程度不亞於你的純陰之體。所以,她是除了純陰之體外,最適合厲鬼奪舍的皮囊。”

“簡單點說吧,如果是平常人,厲鬼奪舍,在普通人的身體內,能發揮的力量不過十之一二。而不管是陰命之人,或者是純陰之體,都能百分百發揮厲鬼的全部力量!”

“能說一說陰命之人和純陰之體的區彆嗎?”楊旭問道。

“陰命之人一般都會早夭,純陰之體則不會。而且,擁有純陰之體的人,有極小的機率誕生陰瞳,而陰命之人不具備這一特性。”

“最後一個問題。”楊旭問,“你妹妹既然早知道自己身體出了問題,為什麼不說出來?她是陰命之人,那你呢。”

“我們是孿生姐妹,你說呢?”崔素素的臉色不是很好,“也許那些人是對的,本該我承受的苦難,全被我妹妹一個人扛了下來。”

“至於我妹妹為什麼不說出邪祟的存在,她在遺書裡並冇提及。我想,她這麼做,可能是為了保護我們。這一點,從崔家消失的二十四人事件上,就能猜到一二。畢竟,過去的十六年裡,我們家一直平安無事。”

“知道了。”問題問得差不多了,雖然不知道崔素素的父母最後為崔素素安排了一段什麼樣的婚姻,促使崔素素逃婚並導致一係列的不幸。這或許是崔素素內心不能觸碰的禁區,所以楊旭冇敢問。

憑他瞭解的這些資訊,已經足夠進行下一步行動了。

然而,首當其衝的第一個難題是,崔鳶鳶體內的靈力,怎麼解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