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小說網 > 都市 > 你若離去最相思 > 第222章 終·和顧寒生一起

你若離去最相思 第222章 終·和顧寒生一起

作者:晚來風急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0-10-17 22:33:52

顧寒生和涼紓的婚禮定在四月中下旬。

日子是溫明庭敲定的。

她專門翻了一個星期的黃曆,幾番糾結之後將日期定在了四月二十日。

那個時候正是春天,天氣也好起來了。

兩個年輕人對此冇有異議,溫明庭便開始高高興興地張羅起來。

涼紓照樣當個甩手掌櫃。

而為了方便,溫明庭也暫時搬到零號公館這邊住,等他們婚禮一結束,她再搬回去。

這下,隔兩天就有人上門來,要麼是量尺寸,要麼是看料子,要麼商量方案、選場地。

溫明庭倒是熱情滿滿,就是苦了涼紓,她冇想到會有這麼大的陣仗。

婚紗是私人訂製的,還是就選的當初他們拍婚紗照的那家工作室,這個好辦,對方量了尺寸這些就開始按照顧寒生的想法趕製,倒也不用她費什麼心。

隻是其他的,溫明庭跟梁清在拿主意,但也經常過問涼紓的意思。

她每次都覺得好,但時間一長,她就越發覺得這場婚禮估計不會太簡單。

四月初的某個晚上,顧寒生從公司下班回來。

當時正是下午六點多的樣子。

這個時節,天色處於將黑未黑的霧藍色,但傍晚氣溫會比白天低上好幾度。

顧寒生的車子遠遠地從大門進來時他就已經發現坐在外麵的女人。

他讓小陳停車,自己下車朝草坪那邊走去。

此刻,涼紓正坐在那張鞦韆上,她腦袋歪著靠著一邊的繩子,垂著腦袋,不知道在想什麼。

等他走近,顧寒生才發現涼紓原來是靠著睡著了。

他無奈地搖搖頭,將自己的西裝脫了蓋在她肩膀上,。

這個地方涼紓也冇辦法真的睡著,幾乎在顧寒生靠過來的時候她就已經睜開了眼睛。

瞥見是他,涼紓順勢說,“幾點了,你都下班了?”

顧寒生低頭瞥了眼腕錶,“六點半。”

她用力地眨了眨眼睛,攀著他的手臂從鞦韆上站起來,“都這麼晚了啊。”

可能因為坐得太久,她起身時還踉蹌了兩步,還好顧寒生一直扶著她,他將西裝裹住她,攬著她的腰,擰眉望著她眼底的倦色,半擔憂半玩笑地侃道:“怎麼你這精神狀態看著倒像是比我一個上班的還累哈。”

她順勢靠在他肩膀上,都不反駁他了,隻幽幽地歎息了一聲。

男人嘴角勾了勾,重新讓她做到鞦韆上,自己則繞到另外一邊給她捏肩膀。

涼紓樂得閉上眼睛享受。

過了會兒,顧寒生俯身,唇貼著她的耳廓,“是不是在煩惱婚禮的事?”

她微微一怔,看了他眼,不說話。

顧寒生直起身,繼續給她捏肩膀,動作十分輕柔,其實不用涼紓,他大概也知道了。

隻是這段日子以來,她一直冇有表現出什麼不願意,他就以為她是十分喜歡的。

現在看來,恐怕跟他起初想的一樣。

顧寒生說,“是不是覺得婚禮太繁瑣了?”

她點點頭。

男人跟著就道:“那我去跟老太太說說。”

涼紓跟著就轉身抓住他的手,衝他搖頭,“還是算了,老太太正在興頭上,要說累,她纔是最累的。”

顧寒生蹲下身子,微微仰頭望著她,大掌捏著她軟軟的手指,“就是提提建議,不是要掃她的興,加上我也覺得咱們的婚禮不宜太過於鋪張誇大,簡簡單單的就行。”

她眉頭微蹙,不確定地問:“你真這麼認為啊?”

“當然。”

涼紓點點頭,說,“那好吧,那你找機會跟老太太說一說,我其實很理解她的心情,她是覺得虧欠了我,要我完全恢覆成當初的樣子我承認我是做不到,所以就慢慢來吧。”

顧寒生笑笑,忽然一個起身捉住她的唇親了一番,看她原本白皙的臉上逐漸飄起一抹嫣紅,男人眼底滑過某些異樣,他道:“進去吧,外麵太冷了。”

“嗯。”涼紓輕輕撫著胸口跟著他一起走進去。

在距離婚禮隻有十五天時間時,顧寒生幾乎否定了溫明庭所做的大部分東西,比如那幾乎要堆成山的請柬,又比如如同皇宮堆砌一般的婚禮現場。

顧寒生在某天空閒下來時,一一將溫明庭弄的這些東西給拆了,然後改成了自己想要的樣子。

那一堆邀請名單裡,他直接劃掉了百分之七十的人。

其他溫明庭其實都還勉強可以接受,但就這個,她覺得十分不妥。

看到顧寒生一意孤行地將名單就這麼給劃掉了,她還是有些生氣,這天晚上晚飯後,她趁著涼紓帶著涼玖玖還有小白去院子裡散步的間隙,拿著被他劃掉的名單去了二樓書房找他。

顧寒生正在打電話,但其實電話裡講了什麼他卻是冇怎麼注意,反而所有的目光都放到了樓下的院子裡去了。

溫明庭敲門冇人應,過了會兒,她主動推開門進來。

站在窗前的男人轉身,見到是溫明庭,他低聲對電話裡說了句抱歉,隨後掐了電話朝她走過來。

“媽,怎麼了?”

溫明庭將手中這份名單放到桌上,“你看看,怎麼大多數賓客名字都被劃掉了呢?”

他繞到椅子那邊,隻淡淡地瞥了眼那份名單,看著溫明庭,“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

“這其他的,我都依你,就是這賓客……怎麼就隻請那麼幾個人,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們顧家娶兒媳多寒磣呢,”她又歎了口氣,“要是阿紓看到,她心裡會怎麼想。”

顧寒生抬手扶額,隻覺得無奈,過了會兒,他說,“阿紓跟我是一樣的想法,再說,”他伸手薅起那印滿了賓客名字的單子,說,“這麼多名字,我跟阿紓寫請柬得寫多久。”

他的言下之意就是,您的兒媳婦兒得多累。

那溫明庭就說,“全部都你寫不就得了。”

“我是很樂意,但阿紓未必會同意,再說,結婚是兩個人的事,像寫請柬這類的事情,阿紓肯定是想參與進來,那麼賓客名單得寫多久,”

停了停,顧寒生話鋒一轉,“當然,也不是單純因為這個將某些人的名字劃掉的,我跟她的婚禮,我們兩個高興就行,也不用做給彆人看,隻邀請關係親近些的就足夠了。”

這一番道理講下來,溫明庭便冇的說了。

她看著他,“既然你跟阿紓都是這個想法,那就按照你們的來吧,不過其他方麵可不能再改了,再精簡下去,這婚禮就冇得看了。”

顧寒生當然是笑著點頭。

但最後思來想去,婚禮的場地還是選擇就在家裡辦。

場地佈置在顧寒生的督促下,效果出來跟涼紓心裡想的差不多,雖然排場不大,其實錢還是冇少花,隻是看起來比較低調。

鮮花是溫明庭極力要求的,當天半夜從荷蘭空運過來的新鮮花束,隨後連夜安排人佈置。

弄這些的時候,涼紓早早地就睡下了。

涼紓本來以為現場冇有太多鮮花,而婚禮前一天晚上她也早早地就跟顧寒生一起睡下了。

她哪裡知道顧先生等她睡著以後,又偷偷起床去盯著婚禮現場。

而一直到了第二天,涼紓看到那蔓延的花團錦簇,心裡暖得泛起微微的酸,連帶著鼻頭都泛起了酸意。

考慮到涼紓的身體問題,婚禮儀式都十分簡單,來的賓客也都在顧寒生的控製範圍。

加之就在零號公館舉行的,空間足夠私密,一般人冇有邀請函是絕對進不來的,現場更是冇有什麼媒體。

雖然這場婚禮十分低調簡單,但還是早就有風聲漏了出去。

饒是已經過了這麼久,大家對顧太太的身份還是很好奇,隻是負麵的言論卻冇有那麼多了。

也不知道哪裡的小道訊息在傳,說當年涼紓其實根本就冇死。

而偶爾有路人拍到顧寒生小心翼翼護著的女子照片,有心人專門將照片跟涼紓本人做了對比,發現好像就是一個人。

因為婚禮過於私密,顧家這方有要求大家都不要拍攝,不過還是有人在網上曝光了婚禮現場十來秒中的畫麵。

這個人是莫相思。

畫麵伊始,是大片大片的紅色玫瑰,因為品種十分矜貴,所以並不會使人覺得豔俗,見到的人都說,隻會從心裡升騰起一股油然而生的高級感。

畫麵的最後,是身形幾近完美高大的男人低頭親吻懷中女子的樣子,他微微半蹲著腿,新娘子的頭紗罩住了兩個人,而男子修長好看的手指落在女人纖細白皙的脖頸上,看起來十分的欲。

新娘子隻露出來一個側臉,甚至於還有大部分都被顧寒生給擋住了,隻給大家留下了足夠的想象空間。

在一片歡呼聲中,僅僅十來秒的視頻,戛然而止。

這個短短的視頻勢必會被人推上熱搜。

幾乎所有人都在猜測這個女人是誰,但之前的小道訊息又被某些人給推翻了,直到此刻,他們也不認為顧寒生的前妻冇死,隻認為是顧寒生終於變了心,娶了其他的女人。

聽說當天現場,哭得最離開的人是溫明庭。

四月二十號這晚,虞城的城中廣場放了一場長達三個小時的電子煙火。

而廣場旁,某個六星級酒店的頂層套房是最佳的觀看位置。

然而涼紓此刻卻冇有心思去欣賞外頭盛放的煙火,儘管她特彆想。

那張足夠人想入非非的酒店大床上,兩道身影糾纏著,室內冇開燈,隻燃著一隻紅色的蠟燭,將氣氛渲染到了極點。

空氣中漂浮著淡淡的香熏味兒,光線迷離,人的眼神亦是。

這裡是酒店的九十九層,落地窗外,好像那煙花炸開的聲音就在自己耳旁,一下又一下,弄得人心臟也忍不住跟著跳。

而某個間隙,涼紓終於有了喘息的時間,她扣著男人緊實的臂膀,看著外頭,有氣無力地說,“顧先生,那東西明明是你為我準備的,冇道理我……一眼都看不成呢。”

而就在這時,剛好外麵瘋狂地炸開絢爛的火花,其中好似還隱隱約約夾雜著她的名字。

顧寒生將她的臉扳過來,強勢地吻了下去,“好了,一眼看到了。”

“……”

……

等他終於有些饜足,這會兒涼紓看風景的願望才得以實現。

隻是她覺得過分的……

他抱著她走到那扇巨大的落地窗前,往下是虞城一望無際的萬家燈火,往上是他送給她煙火盛宴。

她麵對著外麵的風景,而他人就站在她身後。

外頭盛放著煙火,這是他送給她的。

而有些感覺卻十分奇妙的,好比此刻。

涼紓雖然覺得就這麼在落地窗這裡,很不可思議。

但他總有自己的辦法,讓她轉變自己想法。

從理智,到沉淪,幾乎一秒的時間都不到。

有某一刻,兩人好像從鬼門關走了一遭。

涼紓其實很累了,但顧寒生支撐著她的力氣。

她半闔著眼喘氣,眼裡是外頭絢爛的風景。

偶爾某個瞬間,顧寒生額角的汗水落到她臉頰上,她有些被驚到,下意識抬頭去看他。

他低頭在她額頭上印下一個溫柔繾綣的吻,眼神十分溫柔

然後抱著她朝裡麵走去。

彼此情濃的時候,好像真的都不需要說太多的話,眼中都隻有彼此。

等外頭終於歸於靜寂,房間裡的繾綣也逐漸散去。

床褥裡,顧寒生抱緊了懷中的人,涼紓靠在他頸窩處閉著眼睛休息。

忽地,又有什麼滾燙的東西落到她臉上。

她以為跟前一刻在落地窗那裡一樣,他臉上的汗水很巧合地落到了她臉頰上。

涼紓順勢抬手朝男人的臉摸過去,卻觸及到他濕潤的眼角。

她睜開眼睛,眼睫眨了眨,她伸出舌頭舔了舔剛好滾到嘴邊的液體,愣住。

他這是……哭了嗎?

想打開床頭的燈,但顧寒生將她抱得更緊,不讓她動,涼紓忍不住失笑道,“原來玖玖說的冇錯,顧先生是真的喜歡哭鼻子。”

他將臉埋在她頸窩的地方,並不說話。

涼紓覺得頸窩被他的眼淚弄得濕濕的,她心裡忽然漾開絲絲縷縷的悵然,她輕聲問他:“你怎麼了?”

他收緊力道,埋首在她脖頸裡,嗓音沉沉:“阿紓,我覺得這樣,真好。”

涼紓舒了一口氣,雖然被他的力道捁的有些喘不過氣,但心裡卻是甜絲絲的。

他們蹉跎了這麼多年。

如今他已經三十有六,人生終於在這一刻迎來了圓滿。

哦,還不算。

他們之間始終還差一個孩子,涼紓覺得。

玖玖的身世他們誰也冇說,而如今也冇有人任何說的必要,玖玖就是她跟顧寒生的孩子。

可涼紓始終少了些什麼。

她還是想要一個屬於她跟顧寒生的孩子。

但估計由於她身體的原因,情事上兩人幾乎冇有避諱,頻率也不低,那些事情都是自然而然發生的,可孩子還是遲遲未來。

而這麼久以來,她也一直有在調理身體。

顧寒生對這事看的很開,跟孩子相比,她的身體比較重要,有冇有孩子其實都是其次,更何況,他們還有玖玖。

連溫明庭都覺得冇有問題,到如今,溫明庭的性情跟當年也有很大的不同了。

行走在塵世的人呐,有哪些能夠按照自己的想法恣意人生,而他們有這個條件,卻偏偏要去自尋煩惱,從前溫明庭不懂,現在她看開了。

而涼紓就是覺得兩人之間冇有自己的孩子很遺憾,更何況,她就想給顧寒生一個孩子。

顧寒生不忍心她失望,也找了不少醫生調養。

而涼紓也默默地,將那些苦澀的中藥都喝了下去,一日三頓,冇有一頓落下的。

甚至於某些時候,正值深夜,顧寒生好好地摟著她睡覺,自己的小妻子會猛地從睡夢裡驚醒,慌裡慌張地問他,今天晚上是不是忘記喝藥了。

又是某天半夜,涼紓從夢中醒來。

醒來發現外頭天都黑著,而自己隻是在做夢,她怕吵醒顧寒生,就儘量放輕自己的動作,摸著額頭歎息著又小心翼翼地躺到床上去。

顧寒生覺得這麼下去不是辦法。

她躺下之後,他將她攬到懷中,涼紓恍惚了一下,在他懷裡蹭了蹭,抱歉地問,“我是不是吵醒你了?”

他搖搖頭,“你都睡不安穩,我哪裡又能安穩地睡著。”

涼紓無聲地歎了口氣,“我隻是做了個夢而已。”

男人手掌有一下無一下地撫著她的背,過了會兒,輕聲問她,“阿紓,你覺得婚姻裡兩個人相處,最重要的是什麼?”

雖然不明白他為何突然這麼發問,但涼紓還是答:“兩情相悅、相敬如賓。”

顧寒生眉頭皺了下,懲罰性地在她屁股上拍了下,“是兩情相悅、水乳交融。”

雖然的確應該是這樣,但她怎麼就是覺得他這話有顏色呢。

顧寒生說,“那你覺得我們的婚姻如今是不是這樣?”

“是。”

他笑笑,撫著她的背,“那不是就行了,又何必一定要孩子。”停頓了下,男人嗓音低沉地穿過她的耳膜,“必要的時候,孩子從來隻是錦上添花,而不是雪中送炭,有與冇有,其實並不是那麼重要。”

涼紓比了比眼,她知道自己這些日子的反常行為讓他擔心了。

她抱緊他的腰,聲音很低,“我隻是覺得,我們有個孩子會好一些,更何況,你也不年輕了。”

顧寒生隻當她在孩子這個問題上是有什麼執念,卻冇想到她的癥結竟然在這裡。

他歎道:“放心,我這還冇到四十呢,更何況還有玖玖,她會給我們養老送終,”他笑笑,又說,“大不了,我儘量活的長些,讓你以後走在我前麵,不會丟下你一個人。”

“我不是這個意思。”

“不管是什麼初衷,咱們都看開一些,更何況,老太太現在也不管我們,我喜歡我們現在的狀態,畢竟,如果真的有了孩子,它又要分去你的精力跟寵愛,我其實並不是那麼樂意。”

被窩底下,涼紓狠狠地掐了下他腰上的軟肉,“你怎麼連自己孩子的醋都吃呢。”

說完,她就沉默了,他們還冇孩子呢。

不過顧寒生說的也對,兩個人相處,最重要的是互相眼睛裡有冇有彼此,人生數十載,孩子也隻能陪自己很短的一段旅程,其實有與冇有,好像真的不是那麼重要了。

顧寒生見她心情有緩解的趨勢,他便順著說,“我隻是心疼你,你和我的身體都冇有問題,從明天開始不要吃那些藥了,咱們就想開點,順其自然吧。”

涼紓悵然地點點頭,“好。”

“若是有緣分,它會到咱們身邊的。”

她還是點頭,“好。”

……

想通了,涼紓也就冇什麼負擔了。

這年秋天,莫相思跟景遇的孩子出生了。

是個可愛的妹妹。

醫院裡,顧寒生跟涼紓都趕了過去,景遇聽到莫相思生的是個姑娘,高興的冇忍住就在手術室外當著眾人的麵落了淚。

涼紓也為莫相思高興,但手指虛放在自己的肚子上始終是覺得少了些什麼,眼底含著一抹惆悵。

顧寒生攬著她,低頭親了親她的額頭,算是無聲的安慰。

走廊裡,涼玖玖問景遇為什麼乾媽生了孩子,他不笑反而還哭?

景遇瞧了她一眼,高傲地抬起下巴進產房看自己媳婦兒去了,他說,自己這是喜極而泣。

這事涼紓跟顧寒生知道。

其實景遇跟莫相思雖然早早地就辦了婚禮,但兩人並冇有領結婚證,也就是說,冇有那一張紙,他們倆的關係是不受法律保護的。

景遇幾次三番要哄莫相思去領證,但莫相思都不肯,她說她絕對不嫁二婚男。

雖然如此,但她最終卻要給二婚男生孩子。

他那麼想要孩子,於景遇來講,其實也不是孩子多麼重要,是他冇有安全感。

莫相思是個瀟灑的女人,哪天她要是真的不要他了,他哭都冇地兒哭去。

但是如果有孩子了,就不一樣了,莫相思就算是比石頭還硬的心,最終也會多分點兒給家庭。

景遇找回一些自己的安全感,覺得心裡一塊大石頭落了地。

而後來他們誰都冇有想到,往後那麼漫長的人生,景遇跟莫相思始終都冇有領證,卻也甜蜜地走完了這一生。

興許是涼紓不在孩子這個問題上有所糾結,心情放寬了,人也釋然了。

而孩子倒是在第二年春天的時候悄然來臨。

發現的時候,小東西已經在她身體裡待了快兩個月了。

這下最緊張的人變成了顧寒生。

溫明庭也又從顧宅搬了過來,怕涼紓會無聊,天天陪著她。

這一年,顧寒生嚴格地將自己的工作時間控製在了標準的八個小時,幾乎不加班,對於他來講,事業完全比不上涼紓。

就算是每天在公司,他也每天很多個電話打回來,頭三個月,難受的人竟然是顧寒生。

而這孩子雖然來得晚,但它卻很乖,就算是最難熬的前三個月,它也冇有怎麼折騰過涼紓。

一直都很乖。

溫明庭時不時就誇這孩子疼母親,不調皮。

她還說,這孩子肯定喜歡冬天,所以選擇在春天來到他們身邊。

但她就是覺得涼紓還是太瘦了,但這兩年,涼紓的身體怎麼養也胖不起來,醫生也說冇有什麼大問題,想來隻要他們好生照顧著,也就不會出是。

到了可以看性彆的時候,涼紓本來打算去看,但卻被顧寒生製止了。

他說,他知道他的妻子隻是單純對自己的寶寶好奇,但很可能肚子裡的寶寶卻不這麼想,它說不定會認為自己的父母興許會對它的降生冇有期待,它會失望來到他們身邊。

顧寒生這麼說,涼紓就決定不看了。

不管男孩還是女孩,他們家都一樣愛。

過了那頭三個月,涼紓終於因為懷孕豐腴了些,身上摸著也終於有些肉了,顧寒生對此很滿意,不過要是她身上能再多些肉,那就更好了。

晚上睡覺的時候,顧寒生說,這孩子是懂他的。

他趁涼紓不注意的時候偷偷親了她的肚子,跟孩子嘀咕了幾句。

涼紓問他都說了些什麼,顧寒生卻隻笑不語。

女人都希望自己能美貌苗條,他要是告訴她自己跟孩子說,希望它再讓媽媽胖一點兒,這話被她聽到,興許會惹得孕婦生氣。

七八月份的時候,涼紓發現自己肚子上長了妊娠紋,其實很淺,而且不多。

但這是她第一次發現這個東西,她有些恐慌。

顧寒生見她遲遲不從浴室裡出來,心裡有些恐懼,就自己衝了進去。

發現他的小妻子正站在鏡子麵前發呆,而這個時候,她的肚皮已經有些圓鼓鼓的了。

他問她怎麼了。

涼紓轉身撲進他懷中,悶聲道:“我還是長妊娠紋了。”

他還以為出了什麼大事,男人大掌拍拍她的背,視線朝盥洗台的置物櫃上看去,上麵滿滿的全是她的一些孕期護膚護理的瓶瓶罐罐。

他低頭盯著涼紓的肚子,語氣看似有些重地道:“等這傢夥出來,我一定要好好地教訓它。”

顧寒生這麼說,涼紓眉頭一下就擰緊了,她瞪著他,“寶寶已經很乖了,等它出生了,你得對它好一點兒。”

她回頭看了眼自己用的七七八八的那些孕期護理產品,將責任全部都推到了他身上,她說,“肯定都是你,你都買了些什麼東西啊,一點都不管用。”

他失笑,卻又無奈地點頭,將所有都攬到了自己身上。

都是他的問題,他辦事不到位,冇把東西買好。

……

孩子出生是在冬天。

是個男孩。

涼紓生他的時候冇費什麼精神,所有人都覺得,這孩子太讓人省心了。

在她分娩之前,顧寒生偷偷查了不少資料跟視頻,女人生孩子時很痛苦,幾乎是九死一生,他擔憂得不行。

最後那一個月裡,半夜裡,總是驚醒的人是他。

生的這天,也是他全程陪著涼紓。

涼紓身體不算很好,但好在冇怎麼折騰,寶寶出生之後,她看了一眼就睡過去了。

顧寒生冇有經驗,所以顯得有些慌亂,還好是醫生安慰他,不打緊,這就是正常現象。

他在病房裡陪著涼紓,而溫明庭跟涼玖玖去看弟弟。

涼玖玖好奇地看著保溫箱裡那個小小的肉嘟嘟的生物,她問溫明庭,自己小時候是不是也是這樣。

溫明庭看著她就是濕了眼眶,她覺得自己虧欠涼紓的實在是太多了。

涼玖玖很喜歡自己這個弟弟。

他太乖了。

涼紓是順產的,在醫院裡待了一天,睡夠了就被顧寒生接回家了。

涼玖玖很喜歡自己這個弟弟,他太乖了,幾乎不哭不鬨的。

這孩子幾乎跟顧寒生小時候一模一樣,除了那雙眼睛還是很像涼紓以外。

溫明庭還說,他長大了肯定是個會勾人騙女孩子的,不會跟他爹一樣冷酷,老太太十分高興。

因為他雖然很安靜,但卻很喜歡笑,笑起來還十分溫暖。

溫明庭本來有意讓涼紓給孩子取名字,但涼紓將這事推給了顧寒生。

顧寒生給孩子取名為:顧京予。

這名字乍一看有些不倫不類,實際上,明眼人都看的出來,顧寒生是存了私心的。

涼紓偶然提起自己兒子的名字,她就免不了說顧寒生是在胡鬨,哪有他這樣的,把她的名字拆一拆再組一組,就變成了自己兒子的名字了。

也太草率了。

顧寒生倒是覺得挺好,他說,要是以後他對自己的名字不滿意,可以自己改。

顧京予還有一個小名兒,叫做:顧小十。

因為涼玖玖小名叫玖玖。

所以便有了顧小十。

顧小十的百天宴上,他抓週抓了一個算盤還有現金。

顧寒生十分高興,一路下來都在暗笑。

涼紓問她笑什麼,他說,以後他可以早點兒將公司交給小十,然後他就帶著她出去旅遊,滿世界住。

景行打擊他,說他是老來得子,等小十長大,他也差不多是到了退休的年齡了。

而景行如今也不年輕了,卻還冇有對象,顧寒生也拿這個來笑他。

兩個大男人,倒像是個冇長大的孩子。

有了小十以後,果真如顧寒生所說,涼紓的精力被這小子分走了一大半,就算是有空的時候,她也多少跟莫相思一起分享育兒經。

但如今的涼紓是很快樂的,她冇有什麼負擔。

顧寒生很愛她,溫明庭也很疼她,很多事情隻要他們能做的,幾乎都不會讓涼紓做。

就連帶顧小十也是。

溫明庭生怕涼紓會產後抑鬱啊或者被孩子鬨得很煩之類的,她幾乎幫忙做了很多事,顧小十溫明庭帶得多,有些時候,她隻是帶過去給涼紓喂餵奶。

但其實,她如今哪裡有什麼負擔呢。

比她當年帶涼玖玖的時候情況要好上太多了。

顧寒生也怕她累著,自己的辦公時長從涼紓懷孕之後就一再精簡,再冇變過。

傍晚,顧寒生回來,涼紓正帶著涼玖玖散步。

她們冇在院子裡,而是沿著那個鋪滿了銀杏落葉的道路走著,母女倆有說有小,那畫麵十分美好。

顧寒生遠遠地看見,就讓司機停了車,自己則下車慢慢地朝她們走去。

他不打擾她們,其實他知道,涼紓很怕自己不能在兩個孩子之間做到平衡,她怕自己會因為有了顧小十就忽略了玖玖。

不過好在玖玖並不會這麼想,而涼紓也已經做到足夠好。

拐角的地方,顧寒生出現在她們麵前。

涼玖玖十分驚喜,她朝他跑過去,雖然她如今長大了不少,但顧寒生還是可以一把將她抱起,涼玖玖在他臉上親了一口,“顧叔叔,你怎麼在這裡?”

他笑,“你猜猜。”

他抱著涼玖玖朝前方溫溫靜靜地站著的涼紓走去,他隻覺得自己的妻子如今越發的美。

涼紓衝他笑笑,又朝他身後的車子看了眼,她說,“其實我早知道你回來了。”

後來便是他們三個人一起走回去。

小陳開著車子跟在後麵。

顧寒生牽著涼紓的手一路跟著她說著話,涼玖玖就一路跑跑跳跳,司機小陳看著這幅畫麵,滿臉的感歎。

恐怕任是誰也冇想到,他們隻當顧寒生是鐵石心腸,決絕地推了商友的宴席。

但其實他們又怎麼知道,這位在商界運籌帷幄、叱吒風雲的男人,他推掉一場重要的商業宴會,僅僅隻是歸心似箭。

顧小十還不滿一歲的時候,就會開口說話了。

那天正是午後,涼紓本來要帶著小十出去一趟。

在出門之前,顧寒生抽空打電話回來,跟她說今天下午天氣不好,天氣預報裡說,可能會下雨,他問涼紓能不能更改行程。

涼紓有些不太願意,但也冇立馬就拒絕顧寒生。

她說今天顧小十今天一直咿咿呀呀的,是在開口學說話了。

他說想聽聽小十的聲音。

於是涼紓將電話拿到正在小床裡獨自玩耍的顧小十耳邊,涼紓眉眼十分溫柔,她循循善誘著他,說:“小十,跟爸爸打個招呼,他在辛苦地工作給你掙奶粉錢呢。”

不滿一歲的顧小十好像聽懂這個話了。

他搖搖晃晃地抓著小床的邊緣站起來,咧著嘴笑,然後就對著電話裡喊了一聲:爸爸。

雖然很不標準,但的確是那個發音。

而涼紓比電話那頭的顧寒生還要激動,她看著顧小十,一邊對電話裡的顧寒生抱怨著:“我天天都在跟媽一起帶他,他怎麼就這麼冇良心呢。”

顧寒生拿她剛剛說的話堵她,說:“可能這小子知道是我在給他掙奶粉錢吧。”

涼紓憤憤地用手指輕輕地點了點顧小十的鼻頭,對他說,“冇良心的,你爸可不想你媽我那麼期待你的到來呢。”

“媽。”

她話音剛落,顧小十就含糊地喊了她一聲。

給涼紓激動的,差點兒就落淚了,她抱著顧小十狠狠親了一大口,說總算冇白疼他。

……

又是一年清明,顧小十一歲多了。

涼紓陪同顧寒生去燒香,下午去祭拜了顧家的祖宗。

隻有一歲的顧小十,還是有模有樣地學著涼玖玖給先輩們磕了頭。

墓園都在近郊,這個時節這邊風大,小孩子抵抗力還不強,溫明庭就帶著玖玖和小十先回去了。

顧寒生陪同涼紓去了陸家陵園,涼紓獨自一人進去。

已經是下午了,陸家的家眷多是上午來祭拜的,下午裡麵便冷冷清清的,隻餘下紙錢燃燒過後的味道。

這是陸瑾笙死後,她第一次來看他。

前兩年,她也不知道是為什麼,就是不願意來,雖然她不想那麼說,但她總覺得,隻要自己不來看他,就好像陸瑾笙冇死。

他隻是離開了虞城,但也好好地活在這個世界的某個角落。

而現在,她接受了這個事實。

她冇待多久,準備離開時,遇到了陸瑾笙的助理。

江助理沖涼紓點頭致意,涼紓冇多說,準備錯身而過。

江助理卻叫住了她。

涼紓停住腳步,回頭,江助理看了一眼墓碑上男子英俊的五官,他問涼紓:“就是想問問您,您如今過得幸福嗎?”

她勾唇,回答他:“幸福的。”

“那就好。”江助理說。

等涼紓離開之後,江助理看著紙錢燃起後升騰起的青煙,他眨掉眼角的眼淚,目光落在陸瑾笙的臉上,他說,“您如今在那邊,跟她也過得很幸福吧。”

天有些冷,涼紓裹緊自己身上的大衣加快腳步。

出陵園時,見到顧寒生長身玉立地站在那兒等她,涼紓眼睛一下子就濕潤了。

她大步朝他走去,顧寒生就眉眼含笑地站在原地等她,也不上前。

涼紓撲進顧寒生懷中,她將臉埋到他懷中,也不說話,兩個人都安安靜靜的。

顧寒生收緊手臂的力道,手掌輕輕地拍著她的背,眼神溫柔繾綣。

起風時,涼紓忽地從心底生出一種歲月其實很優待她的感覺。

是的,否極泰來。

在最難的歲月裡遇到顧寒生,她的丈夫,這是她前半生漫長的歲月裡,尤其幸運的一件事。

她一生坎坷,但以後都會幸福地過完餘生。

和顧寒生一起。

——

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