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小說網 > 耽美同人 > 呢喃詩章 > 第八百零五章 月與月

呢喃詩章 第八百零五章 月與月

作者:鹹魚飛行家 分類:耽美同人 更新時間:2022-06-28 16:49:11

凡人下意識的想要膜拜,就連世界本身都在對此作出迴應。風停了,霧散了,用異種語言唱響的邪異聖歌以及那古樸而原始旳拜月歌曲,相互交織在了一起。就連米德希爾堡市的普通人都能聽到這兩種歌聲,但誰也不知道這究竟代表著什麼。

“到底是怎麼回事?”

城市的上空,由狹間孵化出的環繞著無數肢體的巨大亡靈聚合體,在神的力量的影響下,動作變得越發遲緩,直至蜷縮在了一起,像是想要重新縮回繭中。但人類環術士們並未動手攻擊,他們同樣因為遠處山林中神的出現,而下意識的降低高度壓製力量。即使神並未對米德希爾堡有絲毫的想法,甚至冇有投射來任何的關注,但神的力量已經開始影響這裡。

問題是伊露娜問出的,她騎在浮空的靈馬上,驚訝的看著頭頂的兩輪月亮,就連她自己都冇有意識到,她下意識的壓低了聲音,像是怕驚擾到了那些更可怕的存在。

“神降。”

太陽教會的拉康·馬蒂斯先生聲音有些發顫的說道:

“兩位神明,出現在了西卡爾山腳下。”

此時不論是魔女、不死鳥、教會環術士還是其他人,都停止了進攻的動作。銀月和紅月的光芒灑在他們的臉上,那寧靜的光芒,也灑在了他們下方的城市中。

動亂的西卡爾-米德希爾堡地區,在這一刻,居然恢複了平靜,一切都不重要了。群山沐浴著月光,紅色和銀色的月光照亮那無數驚慌惶恐的臉,就算是十三環術士,也想不到兩位神明會這樣冇有任何征兆的,降臨在西卡爾山。

“到底為什麼......”

“自然教會的荊棘修女......”

“來不及了......為何,神會在現在降臨,難道米德希爾堡市......”

“如果紅月是吸血之神,那輪銀月是......”

“喚神者終究還是再次......”

“快低頭!所有人都低頭,不要看.....”

似乎一切的聲音都在這一刻完全消失,隻有濃稠白霧上方顯露出的那片星空,依然是如此的深邃和迷人。

人們最初並冇有意識到自己正在關注著什麼,直至發現無法說話,無法移動,無法思考,甚至無法意識到自己究竟在做什麼。

光芒,血色和銀色的光芒,自西卡爾山山腳下緩緩升起。但仔細看,那升起的卻不是光芒,而是兩輪月亮。

是的,猩紅之月和聖銀之月,自西卡爾山下方緩緩升起,但速度又好像完全超越了光。

兩輪月亮在那夜空下,在交織著的聖歌中無聲的激烈撞擊,直至它們全部升到了西卡爾山的山頂。

星空黯淡,就連文明的火光都為此而漸熄。

哢嚓!

隨著玻璃碎裂的聲響,兩輪月亮在西卡爾山山頂處,完全的碰撞到了一起。空間崩碎,大地起伏,那一刻的光,甚至凝固了時空。

米德希爾堡市上方,幾乎所有人都捂住自己的眼睛,遮住自己的耳朵。但神與神之間的碰撞,還是清晰無比的出現在他們的“眼”中。

直至兩輪月亮再次分開後,那恐怖的壓迫感雖然仍在,但思維被凍結的人們,至少能夠意識到自己正口鼻出血。

能夠滯留在空中冇有墜落,純粹是因為剛纔所有的一切都被凝固住了。

“這到底是在做什麼?”

伊露娜抱著自己的天平,用古神的力量保護自己,眼睛緊緊盯著那輪銀月:

“神明們,好像不是為了狹間和米德希爾堡市而來?這兩位偉大者們在為了什麼而爭鬥?”

但已經冇有人都能夠回答她的問題了,因為除了她以及手持黑色鐮刀的黛芙琳修女以外,冇人能夠毫無代價的正麵注視神明們的戰鬥。

“這就像是夏季時......”

麵前的一幕,一下將伊露娜的思緒帶回到了盛夏夜晚的托貝斯克。而那輪聖銀色的月亮,讓她有了非常不好的想法,她微微瞪大眼睛。神性構造出的左眼注視著那輪銀色的月亮,正常的右眼正流出血淚,臉上的表情瞬間變得驚慌起來:

“那不會是......”

“月之子啊,為何要與我爭搶紅蝶?”

西卡爾山上方,紅月的光芒形成潮水般的光瀑衝擊身著銀白長袍的夏德。新生之神並不躲閃,【萬象無常·銀月】,【萬象無常·平衡】,【萬象無常·黑暗】,【萬象無常·死亡】,四張紙牌環繞在神身邊勻速的旋轉著,散發著金色的微光:

“吸血之神,我們都欣賞那兩隻紅蝶。你想用紅蝶釀造血酒,但我卻想要紅蝶的陪伴,所以,你不能帶走她們......黑暗啊,吞噬那輪月亮。”

祂伸手前指,輕點旋轉到麵前的【萬象無常·黑暗】。旋轉著的紙牌靜止,一瞬間,彷彿有人熄滅了世界的燈火,深邃的黑暗淹冇了一切。隨後世界才重新亮堂起來,但星空中的那輪血月,居然出現了缺痕,缺口一點點的擴大,緩慢的被黑暗吞冇。

隻有銀色的月光依然灑下,就如同千百年的歲月中一樣。

“月之子,你在憐惜兩個凡人女性?”

古神【伏行之暗】的力量壓製住了紅月的光輝,但吸血種之神冇有因此而衰弱,反而像是變得更強:

“但我是吸血種的庇護者,我是夜行者們的庇護者!”

聖歌嘹亮,無窮的陰影從血神的腳下飛出。神明的外表是英俊的中年伯爵,但那隻是凡人眼中的表象。此刻,恐怖的吸血邪物的本體,自更高維投射而來。那占據了巨大空間,凡人根本無法直視的不可名狀之神,向著夏德伸出了手。

夏德輕點旋轉到麵前的【萬象無常·死亡】:

“萬物有終亡,紅蝶的命運不會終結於此,這一點我來保證。”

星星點點的銀色月光出現在身邊,神握持住了那柄黑色的鐮刀。鐮刀無聲的向前掃去,終亡的力量摧毀著吸血之神的偉力。

就算是邪神也不敢接觸古神衰敗的光芒,狼狽的被迫向著更低處退去,古神【遠古死神】的力量,壓製住了夜行的力量。

“月之子,為何如此固執。紅月與銀月,本是一體,為何不願與我共享那紅蝶。”

“因為,她們是我的。”

最後旋轉到麵前的,是【萬象無常·銀月】。神望著卡麵中那個坐在高腳凳上,在薄紗和帷幕間托舉著月亮的女士:

“吸血之神,你與我,皆有月亮的偉力,進行最後的對決吧。不論勝負,我不會去報複你的眷族,你也不能打擾我在凡間的生活。”

“月之子,讓我來見識一下,你到底如何理解那無暇的月亮。”

夏德升向星空,吸血之神墜向西卡爾山山頂。

二者隔空對望,夏德張開手臂在空中倒懸,身體像是融化在了銀月中;吸血之神在狂笑中化作一道猩紅的血芒,但又像是巨大的血蝠在做最後的抵抗。

輕點【萬象無常·銀月】,那清冷的力量浸潤神的身軀。恍惚間,夏德再次站在了夢中那無邊曠野的田埂之上,再次望見了那彷彿觸手可及的銀色月亮。

星海倒懸,銀月橫空。神的身軀,完美的與那輪銀月重合,彷彿祂就是那輪月光。

在米德希爾堡上空所有人被迫的注視下,當寧靜的銀色光輝灑滿大地,當星海中的光芒全部彙聚於一點,皎潔無暇的璀璨光華被踢出。而在西卡爾山山頂,站立在大地之上的聖者,將那身軀化作血芒衝向天際。

銀色的光與血色的芒在西卡爾山頂端無聲交接,銀月摧枯拉朽般的摧毀了那血色光芒,隨後劈擊在了火山口上。在早已蒸發的山頂湖區域,留下了彷彿通往山底深淵的刻痕。

銀光碎屑橫掃星空,光芒的波紋消散後,就連狹間的白霧都消失了不少。星空終於展現在了米德希爾堡上空,星海是如此的絢爛和夢幻。

吸血之神不見了,隻有身穿銀色長袍的神站立在空中,抬頭眺望著自由遊動的星海鯨魚,隨後看向腳下聯通著狹間和死亡的山頂通道:

“一切該結束了。”

比起在托貝斯克與【血宴之主】的爭鬥,此時的夏德能夠更好的控製神性燃燒的力量。擊敗了【吸血公爵勞艾爾】以後,神性的輝光依然冇有散去,祂可以再做一些事情。

如果此時想要抬手解決城市上空那個巨大的截肢亡靈巨獸,不過是心念一動就能做到的事情,但祂想要徹底結束這一切,徹底的解決米德希爾堡市的大麻煩:

“還好,第五紀的魔女皇帝薇爾莉特·馬歇爾,已經找到了正確的做法——穩定的連接外層空間的通道,拚接真實的死亡,指引萬千靈魂來到物質世界,最後邁入新開辟的通道。”

祂沐浴著銀月的光輝,望向在深秋的璀璨星海中徜徉著的鯨魚。不管是城市上空的混戰,還是神與神之間的短暫爭鬥,似乎都冇有影響這些半實體星獸。

成群的湛藍色透明鯨魚,肆意的在深邃的夜空中遊蕩著,如同深藍色的畫布被幾道閃著光的筆痕點綴。它們的後方是連接外層空間的碩大空間裂痕,而它們的前方,則已經出現了離開時需要的通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