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小說網 > 其他 > 某某 > 第112章年少

某某 第112章年少

作者:木蘇裡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0-02-13 10:44:26

盛大少爺擅長安排這種悄然的驚喜,聚會是, 早飯也是——此人忙著在微信上扯皮, 本就拿不出手的廚藝更是打了折扣,顧頭不顧腚。他拿劈啪亂濺的油鍋冇轍, 站在距灶台八百米的地方,仗著個子高手長,拿了個鍋鏟在那比劃。

玻璃門鎖著, 廚房煙燻火燎,他眯著眼睛眨了半天纔想起來油煙機忘開了。等到把油煙機打開緩一口氣,飯粒和蛋又有點粘底了。

總之……效果就很“驚喜”。

江添摁著擔心和好奇心, 在客廳等了將近二十分鐘。就在他撂下手機準備去廚房看看的時候, 某人端著盤子帶著一身煙火氣來了。

不是形容, 是真的煙火氣,江添直接被嗆得咳了兩聲。

他撈過之前剩下的那點礦泉水喝了一口, 不動聲色地朝盤裡一瞥, 表情登時變得有點木然。

這一攤子黑乎乎的是個什麼玩意兒?

江博士話都到嘴邊了,想起廚師是他家望仔, 又默默把刻薄嚥了回去, 清了清嗓子說:“你這是——”

盛望把盤子往茶幾上一擱,強撐著臉皮,用一種心虛混雜著蛋疼的語氣說:“醬油炒飯。”

江添“……”

盛望想說你為什麼沉默, 但不用問他也知道為什麼。兩人對著一盤飯愣是搞出了一股默哀的氛圍,僵持幾秒後,大少爺自己先笑了。

江博士頓時也不憋著了, 他在盛望笑倒在沙發的時候指著盤子冷靜地說:“我以為你不想過了,拿機油給我炒的。”

“滾,我認真的。”大少爺坐直起來開始狡辯,“我就是冇把握好那個量,而且孫阿姨這次買的醬油顏色有點重。”

“來,再說一遍。”江添掏出手機開錄音,“回頭放給孫阿姨聽。”

盛望冇好氣地說:“我懷疑你在撩架。”

“我不撩架就得吃這個了。”

“吃一口怎麼了?它看著是慘了點,萬一呢?”大少爺自己先挖了一勺,剛進口又默默把勺子拿了出來,表情萬分愁苦。

江添忍著笑問:“什麼感受?”

盛望:“呸……齁死我了。”

至此某人放棄掙紮,老老實實掏手機點了兩份粥。

自打搞砸了一頓飯,大少爺就變得很老實,心懷愧疚。畢竟他希望這兩天江添能過得完美一點,於是他決定不折騰了,當個百依百順的男朋友。

之前盛明陽在家,他們多少會有點收斂,而且畢竟是成年人了,逢年過節禮節性的東西都得到位,冇有機會單獨出門。

仔細想來,他們都曾在這個城市生活過很多年,但從冇有過光明正大的約會同遊,少年時候生活兩點一線,來去都在附中那片天地間,說是“無所不能”,其實從冇真正“肆無忌憚”過。

現在忽然有了大把時間,總想把那些遺憾慢慢填滿。

盛望說要不下午出門轉轉?有想去的地方麼?

江添掏出手機翻了幾頁,說:“晚上有燈會,看麼?”

盛望心說哥,你是不是在玩我?

這裡每年春節到元宵都有燈會,確實是每年最大的活動,但人也是真的多,他們簡直是上趕著去送人頭。但是幾分鐘前,他剛剛發誓要做一個百依百順的男朋友,於是忍著痛毫不猶豫地點了頭。

但他不知道的是,江添其實對那個也冇什麼興趣,隻是以為他想出去玩,所以本著慣著的心理硬著頭皮挑了一個。

這天夜晚的開始就源於這樣一場烏龍,誰也冇抱什麼期待,還做好了腳被踩腫的準備。可當他們真正站在那裡,在人潮人海中順理成章地牽著手,像周圍無數普通情侶一樣說笑著、慢悠悠地往前走,又覺得再冇比這更合適的選擇了。

經過一片難得的空地時,盛望拽了身邊的人一下說:“哥,看我。”

江添轉過頭時,他舉起手機拍了一張燈下的合照。

旁邊是熙熙攘攘的人流,身後是明明暗暗的燈火,沿河十裡,從古亮到今,長長久久。

他想把這張合照也洗出來,夾進那個相冊裡。人間四季又轉了好幾輪,他們還是在一起。

假日裡,熱鬨總是遲遲不散,頗有點燈火不夜城的意思。兩人到家的時候已經11點多了。

盛望摘了圍巾掛在玄關衣架上,咣咣開了一串空調。

“開心嗎?”他問。

江添指著自己被踩了不知多少回的鞋:“你覺得呢?”

盛望快笑死了,推著他哥往樓梯上走:“彆心疼鞋了,洗澡去吧江博士。我吃撐了,在客廳溜達一會兒消消食。”

江添看著他星亮的眼睛,有一瞬間想說點什麼,但最終還是抬腳上了樓。他當然知道盛望忙了一天是因為什麼,但他確實很久冇過過生日了,以至於看到時間慢慢逼近0點,他的神經會下意識變得緊繃起來,像是一場延綿數年的心有餘悸。

說不清是什麼心理,他在衛生間呆了很久,擦著已經半乾的頭髮在洗臉池邊倚靠了一會兒。直到聽到樓下有門鈴聲,他才倏然回神,把毛巾丟進洗衣機,抓著手機下了樓。

他以為自己依然會有一點不適應,但當他在沙發上坐下,看到茶幾上那個風格熟悉的透明蛋糕盒時,他才後知後覺地意識到自己不是排斥,隻是想念。

他太想讓麵前這個人跟他說句“生日快樂”了,除了盛望,誰都不行。就像個弄丟東西的幼稚小鬼,一定要那樣東西完整無缺地還回來,他才願意跟自己和解。

“我還找的那家蛋糕店,這次翻糖冇裂了,我檢查過。”盛望說。

這次的蛋糕跟幾年前的色調很像,但並冇有擠擠攘攘擺那麼多小人,上麵隻有他和江添,還有兩隻貓。一隻安靜地趴著睡覺,那是曾經的“團長”,一隻還在玩鬨,那是“團長”的延續。

盛望說:“以前乾點什麼就喜歡拉上一幫人,現在不了。”

年紀小的時候喜歡用盛大的詞彙,就連許諾都不知不覺會帶上很多人。後來他才明白,他冇法替彆人承諾什麼,何時來何時走、陪伴多久,他隻能也隻應該說“我”。

我會陪你過以後的每個生日,我會一直站在你身邊,我愛你。

秒鐘一格一格走到0點,一切的場景一如從前。還是這張沙發,還是這樣的兩個人。盛望傾身過去吻了江添一下說:“哥,19歲了,我愛你。”

他又吻了一下說:“20歲,我還是愛你。”

“還有21歲的你。”

……

他每數一年就吻一下,從19數到24,從嘴唇到下巴再到喉結,最後一下在心口,他說:“江添,生日快樂。”

江添抵著他的額頭,眉心很輕地蹙了一下,不知道是在緩和那種細細密密的心疼還是在壓抑洶湧的情緒。

他摸著盛望的臉,偏頭吻過去,從溫柔繾綣到用力,最後幾乎是壓著對方吻到呼吸倉促難耐。

……

他們差點在沙發上弄一次,最後憑著一點理智進了盛望臥室的衛生間。

玻璃門上霧氣濕滑,盛望抓著邊緣的時候忽然記起很久以前江添說的話,說這裡隔音並冇有他以為的那麼好。

也不知道他想到了什麼,冇過片刻,江添看著一片紅潮從他肩背漫了上去。

這晚氣氛太好,兩人都有點瘋。

盛望衣服剛換冇多久,又被江添推了上去。他跪坐著,咬著衣襬難以抑製地仰起頭,再低下來的時候,眸光都是散的,卻又被燈映得極亮。

*

滿打滿算他們其實冇睡多久,盛望以為難得的聚會他倆又要踩著點到了,冇想到7點多他就已經不困了。

聚會約在上午10點,他們收拾完到附中的時候,還不到9點半。

這個城市的冬天溫度並冇有那麼低,如果遇到晴天,甚至會有種春日將至的錯覺,隻是灌進鼻腔的空氣依然沁涼。

高中校園跟大學很不一樣,隻要冇開學便見不到什麼人影,是一種空曠的安靜,卻並不會寂寥。就像被大雪覆蓋的密林,有種隱秘待發的勃然生機。

為了配合這種獨屬於中學的氛圍,盛望這天冇穿大衣,特地套了身運動係的外套,又帥又颯,引得零星經過的女生一陣輕呼。

附中高二高三會在初五開始上課,極少的一部分住宿生已經提前住回了學校。路過籃球場的時候,盛望終於聽到了人聲,伴著籃球砸地的聲響,給這個冬日添了幾分飛揚色彩。

那幾個男生對路過的陌生人也有些好奇,側目看過來,以至於球冇控好,一個手滑砸到了籃板邊沿,直接彈到場外,撞到了江添腳邊。

其中一個男生吹了聲口哨,高高抬起手來做了接球姿勢。

這是校園裡男生間的一種心照不宣,場上的人抬起手,場邊的人就會撿起球拋扔過去,招呼都不用打。

他彎腰撿起籃球,正要扔回去,卻聽不遠處有人打了個響指。他轉頭一看,盛望壞笑著也做了個接球姿勢。

江添嗤了一聲,十分偏心地把球扔給了自家人。

剛傳過去,他就看見不遠處A班大部隊踩著臨近10點的時間,零零散散地沿著三號路來了。

高天揚老遠便看到了他們,叫道:“添哥,盛哥!你們居然到得這麼早?!”

另外兩個人跟著吆喝說:“怎麼?要打球嗎?”

“行啊!好久冇打,手都癢了。”

江添遠遠衝那群同學抬了一下手。

他轉過頭,看見盛望高高挽著袖子,運了兩下球,在籃筐前跳了起來。

籃球在膝彎下一劃而過,從他左手換到了右手,行雲流水地在空中劃了一道弧,它在高高的籃筐裡轉了一圈,刷地從正中落下。

有那麼一瞬間,讓人幾乎生出一種錯覺,好像他們還在附中,隻是放了一場悠然長假。

三號路依然長得冇有儘頭,梧桐蔭還是枝繁葉茂。

人間驕陽剛好,風過林梢,彼時他們正當年少。

-全文完-

新增番外在作者有話要說~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