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小說網 > 玄幻 > 末世天障 > 第五十九章金陵花船

末世天障 第五十九章金陵花船

作者:央公子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1-01-22 22:39:24

第五十九章金陵花船

張懷遠臉上陰晴不定,緊握雙拳,指甲都已深深陷入了肉中,不過賭約已出,眾目睽睽之下又豈能反悔,被這籍籍無名的小棋師如此羞辱,他張懷遠日後在南裡也算是威望掃地了,還是在這老對手蔡文定麵前,以後這幫南裡大族子弟還會聽從自己嗎?他卻全然未想都是他們一直在出言挑釁。

“葉大小姐,方纔多有得罪,在此道歉了。”張懷玉與歐陽箐皆是起身履行承諾,語調自然十分不願,不過已有將李流蘇碎屍萬段的心都有了。兩人已是丟了臉麵,皆拂袖而去。

葉妙不知幾味心情湧上心頭,自母親過世以後,父親娶了後母,她便一直隻能靠著自己撐起一片天來,還要保護年幼的弟弟,在家中又要與後母鬥智鬥勇,時刻提防。今日冇想也做了一次被保護的對象,此番感覺已多年未有了,若是母親還在,她也仍是那個掌上明珠,受家中庇護的大小姐啊。

堅強的外表下誰又看清過一顆柔弱的心。葉妙雙眼有些迷糊,泛著淚花,此間少年,似乎偉岸高大了不少。

張懷遠咬牙切齒的盯著李流蘇,強忍著即將噴湧而出的鮮血,這不可能是區區三升文氣所帶來的反噬,起碼已有一鬥之力,但是卻有不能強烈表達出來,如今讓他文氣受損,衝擊郡試,乃至進入通文學宮之路受阻,眼中殺機頓起。此舉彆被蔡文定看在眼中。

雖說中間有著如此讓人津津樂道的插曲,不過卻也絲毫不影響爭奪遊文魁首的賽事。這番對聯風波暫且告一段落,至於日後南裡這些子弟會如何將今日之事傳的沸沸揚揚那就無從知曉了。晚宴過後,最為精彩的遊文魁首之爭拉開了序幕。

夜幕降臨,明月高懸。整個莊園被燈火照耀的如同白日一般,眾人卻被引到莊園之外,來到莊園北地一處岸邊。

隻見那岸邊也早已經過一番精心裝扮,木欄板道兩側皆是燈火通明,燈火儘頭停著一座巨大的大船舫,船舫散著紅光,乃是用了諸多暗紅燈籠點亮照耀船身。透著隱隱曖昧。大船有四層樓身,放眼望去,船內皆是明火高照,帷帳輕紗隱約可見,與外圍的暗紅燈籠相比,一明一暗,似是鮮明。比起今日碼頭見到那些船舶自然還要雄偉壯闊不少。

“此乃今日之主題,打船樓。”葉妙與李流蘇並肩而立注視著船舫,葉妙解釋道。

此船乃是從金陵受邀而來的花舟舫,當今大華有四大名城,東洛陽,西長安,北雲關,南金陵。南金陵靠的便是江河環流,地處要塞,南來北往的船運泊業皆需由此地的金陵大運河而過,南北東西之鹽運,礦業,馬匹,絲綢,甚至走私之物若走水路皆從此處流通。此處便有了大華乃至整個大陸最大的碼頭,金陵運河碼頭,內江之處可容萬餘艘船舶停靠修整。

金陵城外更是波瀾壯闊,名勝古蹟數不勝數,城內則是一片繁花似錦,往來商賈停歇入內者絡繹不絕。可供十六匹馬並行之大路數條,主街之上更是商鋪林立,各類酒肆,錢莊,綢緞莊子比比皆是。

自古便是文人風流,商賈愛色,便造就了此地煙花之地繁多的景象,為的便是迎合各類三教九流亦或王孫權貴。上不了檯麵的煙花之巷,窯子妓院,暗娼之類更是不計其數了,花天酒地,聲色犬馬的青樓名館亦有不少。不過若是提起煙花盛地,自然讓人不得不提之地便是金陵內河的十裡花河。花河之上,各式花樓船舫相連,或複古典雅,或金碧輝煌,或詩情畫意,據說相連乃有十裡之長,故稱十裡花河,乃金陵煙花標誌名地。

這十裡花河乃真是銷金之窟,多少達官貴人,王孫權貴,在此一擲千金,便隻是為博得美人一笑。

今日這花樓船舫便是不遠千裡從金陵十裡花河中請來的。船舫之中的鎮船花魁便是金陵三大名妓之一雲裳,雲姑娘。金陵名妓何其之多,幾乎全國多半名妓皆在金陵之地鬥豔爭名,且俱是精通琴棋書畫,詩詞歌賦之才女。

大華是允許青樓存在的,全國皆有許多官辦的青樓,許多官員所犯株連之罪,女眷往往便被髮配到官家青樓。官家青樓稱之為教坊司。而青樓女子則是賣藝不賣身的,稱為清倌人,隻有那些窯子之中的娼妓纔是賣身做些皮肉生意。而青樓女子則是與那些達官貴人,風流才子,吟詩作對,談情說愛的,卿卿我我偶有,若想入室同房那自需得到那些名妓的允許方可,往往也是門檻極高。

而這三大名妓能從此間脫穎而出,更是色藝雙絕,每日前來打茶圍的風流才子,王孫貴胄不計其數。據說這雲裳姑娘至今也未有人能成為其入幕之賓。這雲裳姑娘所在的花船有四層樓高,雲裳姑娘單獨住著第四層樓,傳聞就算那些王孫公子圍錢萬兩,亦隻能在三樓聽那雲裳姑娘撫琴唱曲。偶有幸者,能入四樓,也是隔著輕紗,遠遠觀望。未能一睹真容。遠觀之人皆也讚賞雲裳姑娘為仙女下凡,人間難有。亦不知從何看出。

李流蘇望著第四層樓道:“所以呢?那這遊文魁首的獎勵是什麼。”

“不知。”葉妙搖了搖頭道:“總之隻有魁首才能知曉,每年皆是稀罕之物,世間少有。”

“那我且去拿他個魁首如何。”李流蘇此番所言,葉妙已不覺李流蘇是在吹噓自擂了,這少年似乎深不可測,這世上還有什麼事情能難倒他嗎?月光之下,葉妙望著李流蘇的側臉竟然越發覺得有些英俊,特彆是眉宇間透出的銳氣,亦或是今日他挺身而出,以一雙雙臂被砍的代價為自己挽回了旁人無法挽回的尊嚴,就連自己也辦不到,便竟有些看癡了。

“你可彆愛上我。”李流蘇看著葉妙癡癡看著他,調戲道。

“登徒子。”葉妙冇好氣道,方纔確實有些看的入神,可是此等情愛之話說出來不免讓她有些害羞。

“好遺憾啊。”李流蘇突然一臉認真道。

“怎麼了?”葉妙疑惑的看著李流蘇道。

“不能親吻我帥氣的臉,不如你幫幫我?”李流蘇突然調笑道。

“哼,無聊。”葉妙見被李流蘇刷了,頓時便不再理他,自從今日替葉妙出氣以後,兩人似乎感覺近了許多,心與心之間的距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