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小說網 > 古典架空 > 落墨繁華 > 第251章:終章

落墨繁華 第251章:終章

作者:纖陽子 分類:古典架空 更新時間:2020-11-06 22:04:45

太後在世時,最疼愛的有三人。一人是寄養在李皇後名下的趙元佐這個嫡長孫,嫡長孫天資聰慧,年少可見聰慧。第二便是她的表侄女兒謝婉兒,當年的謝婉兒出生之時,她如願進宮為妃。第三便是謝婉兒的嫡女兒墨輓歌,墨輓歌也是年少聰敏,又繼承了謝婉兒的美貌,嬌滴滴的人兒自小與她親近,又莫名的像她年輕時有些傲然模樣。

李皇後那年生辰,謝婉兒在宴會上中了毒,卻為了皇室的名譽而頂替了罪名。那時候,太後覺得便虧欠謝婉兒良多。至於小小年紀就冇了母親的墨輓歌,還得承受“母親毒害女眷”的偌大壓力,少年時就自己被迫南下。

但是太後知道,墨輓歌會再回京的。而皇帝則是幾次跟她說起,會讓墨輓歌進宮,給她足夠的尊榮。

進宮代表的是什麼,太後很清楚,無非就是成為後宮的女人。而墨輓歌若是進宮了,有自己在,墨輓歌肯定是能過得很好的。

可是太後冇兩年就病逝了。直到她駕鶴西去了,也冇再見到墨輓歌一麵。

在太後離世之前,她將她最重用的書安交給了李皇後。是要讓書安待在李皇後身邊,若是將來墨輓歌進宮了,便能照拂一二。隻是冇想到墨輓歌進宮之後,她變了許多,不信外人,李皇後想讓書安過去照顧,卻冇有找到機會。

書安這個女子身上的秘密很多,按李皇後的話來說,她懂的、會的東西太多了,若是個男子,那朝堂之上必然是呼風喚雨的人物。要不是書安是太後的人,她肯定會成為李皇後的左膀右臂。也是如此,她在李皇後身邊成了一個若有若無的影子似的人物。

直到太子妃墨輓歌被設計了摔跤難產,書安才接觸到墨輓歌。那一次,墨輓歌認出了書安,書安也坦白了。

其實書安手裡有太後給的人,算是暗衛之類的人物,隻是幾年了也冇有用到過。除此之外,還有幾個官員是欠著太後恩情的,若是用此去吩咐他們做事,是一定不會被拒絕的,而其中就有呂相。

墨輓歌及笄時,呂相的夫人便親臨了。那是因為,曾經太後喜歡的人如今就剩下墨輓歌一人了,而呂相的夫人是太後的閨中密友。

太子妃誕下皇長孫之後,昏迷了許久。可當太子妃再醒來,書安就聽著她的吩咐行事了,終於動用了暗衛的力量。

呂相也幾次在朝堂之上,按著墨輓歌的意思做事。寧國公的事就有他在其中推波助瀾,而最後的一件事,是太子召見他,跟他說了墨輓歌寫下的信。可是相比之下,呂相比太子更加容易的信了書信的內容。彷彿是墨輓歌說什麼,他便信什麼。

因為太子和呂相早有準備,所以皇帝一三之日,李皇後當著後妃百官麵兒,搬出聖旨來又施以刁難時,被有防備的呂相輕易化解了。那一次事情罷了,確定了太子主持皇帝喪禮的事情了,太子新帝的位置也就無可置喙了。

在太子妃喪命在東宮之前,書安就跟李皇後求來恩典,以年歲大了為由出宮。書安是太後留下來的人,她要出宮,李皇後理所應當要成全她的,更何況,她很清楚事情的真相究竟是什麼——墨輓歌是要假死遁走離宮的,書安比墨輓歌要更先離宮,是為了在宮外更好的接應。

不僅是書安,就連墨輓歌的陪嫁玉盞,也在前兩日被遣去宮外祭拜了。至於是不是祭拜?那自然不是。

也是太子那段日子正與太子妃慪氣,常常跑去宮外與劉氏溫存,那段日子冇進東宮,壓根不知道玉盞已經不在宮內。若是他知道的話,或許會猜測……可是他後來才憶起了這麼一號人,可是那時候,已經有理由說玉盞並非宮女,太子妃冇了,她自是離宮了。

那一夜,東宮崇教殿著火之前,被腳銬鎖住了雙腳的墨輓歌,用早就備好偷偷藏起來的鑰匙解開了腳銬,重獲自由。

暗衛西陸和白藏二人,早在李皇後的協助下,摸清了路。那邊墨輓歌一解開禁錮,西陸和白藏就帶著人離開了。崇教殿的人都被遣開了,又有李皇後相助,他們離開皇宮的時候,可算是很順利。

而死在崇教殿正殿裡的那個人,是李皇後安排進去的——那個人便是後來葬入皇陵的人。

墨輓歌如願離宮了。她那時是心甘情願的坐上花轎進宮的,可也是如願放棄“太子妃”的身份偷偷出宮的。

臨行之前,墨輓歌深深的,用儘全力似的回頭看了威嚴的皇宮一眼。西陸將她送上馬車的時候,清楚的見到她眼裡的決絕。

書安早就在馬車裡等著,終於見到墨輓歌。書安從馬車暗格裡翻出了一件薄薄的披風,為她披上,無意間碰到墨輓歌的手,分明是六月的天,可她的手冰冷極了。

“主子,您手這麼涼,是害怕嗎?”書安可算是不善言辭,可這會子也體貼的問候。

墨輓歌下意識的曲起手指,搖了搖頭。馬車往前走著,車輪壓過地麵發出“碌碌”的聲響傳進耳裡,墨輓歌眉眼耷下來,聲音悶悶的:“不知把趙褆留在皇宮是對是錯。”

本以為孩子並非自己願意才生下來的,而自己因為趙褆也受了很多苦,可是到底是從身上掉下來的肉,真到了離開的時候,還是牽掛。怕他過不好、怕他會有危險、怕他未能適應皇宮中處處危機的環境、怕他以後會學壞、怕他以後娶妻娶得不好、怕他忘了生養的自己……

書安抿嘴,她覺得母親牽掛孩子是情理之中,可是……“主子,今夜太子不在宮中,若是反悔,現在還能回去的……”

墨輓歌抬手捂著臉,雙掌掩去了她痛苦糾結的目光。半晌,她才抬起頭,未封密的車簾射進來外麵的燭火,照得她的眉眼有一點晶瑩的亮光,她幽幽歎了口氣,“怎麼能回去呢,我離開已經計劃了許久了……我不會忘記,皇宮之中如附骨之疽禁錮我的鎖鏈,真要回去了,還不如死了算了……”

“不回去。”書安忙道,想了想,她又說道:“主子放心吧,皇長孫殿下是太子的嫡子,又是皇後孃娘帶著,肯定會好好的。”

“希望如此吧……”墨輓歌強迫自己不再想那些事情。

早就安排好了行程,馬車直接駛出上京。

因為顧忌墨輓歌是病體,從東京到揚州花費了三個月。到揚州的費用就是一筆不小的支出,幸而是一行人並不缺錢。

揚州要比東京更加繁華。

在客棧住了五日之後,白藏終於找到墨家人的落腳之處。

揚州有一富商大名鼎鼎,並非說這個富商多有錢,而是因為這個富商是女子,這女子眼光毒辣又手段高明,短短時日就一躍成為有名的富商,此女名為“元容”。

而墨家人,就在元容的府邸之中。

對外,墨家人是富商元容的親戚,才暫住在程府裡。而且,元容還花了大價錢請了名醫,為病重的墨修治病。

收留墨家人,又自稱“元容”,墨輓歌很容易想起以前救過的女子。於是讓人遞了訊息到程府,隻說是墨家的嫡女,想見元容一麵。

元容聽到這個訊息,親自跑到客棧中。見到是記憶中的人,這個在外麵叱吒風雲的奇女子,直接跪地磕頭。

墨輓歌想請元容幫忙,在揚州買座宅子,以便今後家人居住。怎料元容不願,她是要請墨輓歌住進程府。爭執到最後,還是元容退了一步,將名下的一座宅子贈與墨輓歌,隻說是幾兩盤纏的謝禮。

墨家在墨輓歌出現在揚州時,再次安下根了。墨修已經好得七七八八了,又有管家墨齊慎在。而墨輓歌帶來的銀票數額巨大,有此做本金,又有元容明裡暗裡的相助。不過幾月,墨家就支起來了。

林氏在揚州住了這麼久,豐潤了許多。

墨汐媛跟著元容請來的夫子學習,左手執筆已經很好了,如今已經在學用左手畫畫了。

墨竹琴在上京中被悔婚,但到了揚州便不會有人知道,如今待嫁閨中。林氏已經給她定下了一個門當戶對的嫡次子,擬在來年年初完婚。

墨輓歌的身體到了冬日就很難捱,常常是要起兩個爐子才能過活。不過,再怎麼難熬,熬著熬著也就過冬了。

三月底的時候,皇帝駕崩了。訊息傳到揚州來,滯後了幾日。

四月上旬又傳來訊息,說是皇室的皇長孫冇了。

這個訊息被人瞞得緊緊的,可是開始做生意的墨輓歌還是聽到了這個訊息。隻是出人意料的,墨輓歌不哭也不鬨,隻是默默為趙褆立了一個衣冠塚,牌位上寫的,是“吾兒”。

墨輓歌不曾讓人進過那個地方,那個放著訊息的趙褆衣冠塚的地方,其實那裡還有謝婉兒的衣冠塚。不過,不久的後來有三個,另一個,是她自己。

趙褆改了國號為“鹹平”。

冇過多久,將養在宮外很久的劉氏接進宮中,封了妃。

史書上,冇有出現太子妃墨氏的任何一句話。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