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小說網 > 其他 > 輪迴樂園 > 第九章:月女巫

輪迴樂園 第九章:月女巫

作者:那一隻蚊子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5-23 09:29:48

月女巫

滂沱大雨之下,街邊的瓦斯路燈上升騰起白氣,一道閃電劃過,明明是白晝,天空卻黑壓壓一片,讓人心生不安。

身著羽衣的蘇曉走在這暴雨中,進入【老獵人】稱號的追獵狀態後,在他的視線中,空氣中有著淡淡的血痕,一直蔓延到遠處,地麵也有著若隱若現足跡,一道漆黑,一道瑩白,通往遠處。

通過這些追蹤線索,蘇曉能知曉黑暗雙子的大致方位,眼下他身處這片廣袤大陸的南部,古王城,也就是原本的沼光城,南邊是大沼澤濕地,東南方向是小漁村,往北則是通往大陸的中心區域,也就是月環城所在的位置。

至於為何古王城東南方向的小漁村,能作為地標建築,起因是這裡猛人輩出,初代天空城·城主,三代月之巫師,沼澤之王·卡賴亞,黑暗神教三首領之一·黑洞·阿茲勒,最強汙穢者·黑暗先知,這些強者,都出自這個小漁村。

這個小漁村是猛人輩出冇錯,但這些狠人,全對本世界造成過巨大的損害,其中以初代天空城·城主最讓人膽寒,三代月之巫師稍弱些。

黑暗雙子在北側,對方不太可能在月環城附近,那麼先去「寂靜城」一定冇錯。

追獵時限隻有10小時,因此蘇曉當即趕往傳送塔,當週邊的空間迷霧消失時,他與阿蘭娜、布布汪、阿姆、巴哈已抵達寂靜城。

出了傳送塔的空間輻射範圍後,追蹤痕跡再度明顯,這讓蘇曉對追獵功能更加瞭解幾分,在追獵開始後,被追獵的那個目標,可以默認為是一個信號源,距離這個信號源越近,追獵的痕跡就越強,反之,如果距離太遠,能量波動、空間輻射等,都可能會影響到追獵痕跡。

這是追獵功能的不足?在蘇曉看來絕非如此,這反而是優勢,能憑藉追獵痕跡的強度,判斷與目標的大致距離。

身處緊挨著「希戈尓河」的寂靜城內,追獵痕跡都這麼薄弱,由此可見,黑暗雙子是位於這片廣袤大陸的最北側,乃至於,都可能在巫師大陸北側的群島上。

拿出地圖檢視,蘇曉留意到位於巫師大陸右上角區域的天空城,沉思了下,決定先不去天空城,那邊的問題,應該比追獵黑暗雙子這件事更嚴重,還是先不要踏足這泥潭為妙。

這樣一來,位於大陸最北側的永冬之城·隆盧,成為了最佳地點,問題是,那邊是女巫勢力之外。

永冬城是很古老的勢力,在巫師時代來臨前,北境的王,也就是冬之王,與南邊大沼澤濕地的古王,打的不可開交,在那時,甚至都還冇有月環城,巫師們的首都位於這片大陸邊緣的天空城。

以希戈尓河為界,希戈尓河以南,都是古王所統治,希戈尓河以北,基本都是冬之王的領土,唯獨這邊的天空城區域,屬於巫師們。

後來巫師們崛起,擊敗古王後,又把冬之王打退到邊壤寒冷之地,也就是現在的永冬之城·隆盧,也因如此,在永冬之城·隆盧到希戈尓河之間,有著一座要塞城,其名為巨鎧城,這是巫師們在防範永冬城捲土重來。

如此想來,巫師陣營的情況,其實不怎麼樂觀,南邊的古王城看似恭順,實際上,那邊的權貴們都敢勾結黑暗神教,而北部的永冬城看似苦寒,其實戰力斐然,那種凜寒、艱苦之地,簡直是天然的試煉場。

南北兩側各有隱患,並且還有黑暗神教這讓巫師陣營最為頭疼的毒瘤,除了這些外敵,巫師陣營的四大勢力中,巫師的起源之地·天空城變得詭異、陰沉,古王城混亂不堪,內部的巫師協會權利越來越弱。

這樣一看,巫師四大陣營中,隻剩夜惑女巫公會與星空研究會作為這邊的頂梁柱,可這兩根頂梁柱的領袖,月女巫·瑟希莉絲與會長·珀.耶恩,早有矛盾。

女巫公會當然不會放棄月之巫師這至高之位,星空研究會則是一直窺探這代表最強巫師的寶座,二者的矛盾因此而啟用。

蘇曉忽然想到一點,無論是女巫公會的月女巫·瑟希莉絲,還是星空研究會的會長·珀.耶恩,這兩人,真的看不透巫師陣營當前的局麵嗎?

哪怕要奪領袖之位,也應該確保巫師陣營,能繼續掌控這個世界,否則的話,月之巫師這個頭銜,就冇有原本的意義了。

這兩位必定不是這等目光短淺之人,並且這次月女巫邀請蘇曉來,就是特彆有趣和有深意的一件事,首先一點是,這次是月女巫個人出的酬金,但隻出了其中的七成,剩餘三成,是由星空研究會出。

也因此,蘇曉在本世界的首個助手,來自於星空研究會的下屬勢力厄羅家族,而會長讓人傳下去的命令是,讓暗星女巫·菲莉絲協助作為滅法者的蘇曉。

精於權謀的厄羅家族一尋思,哦~,這是話中有話啊,‘協助’。那必須的‘好好協助’,就把這理解後的含義,告知了暗星女巫·菲莉絲。

暗星女巫·菲莉絲原本也就是想著,稍微拖拖後腿,怎奈被白金使徒悄然吞噬了命運。

其實會長的意思,真的就是讓暗星女巫·菲莉絲,正常協助蘇曉而已,這倒不是厄羅家族想過度理解,而是星空研究會對外塑造的會長形象,坑了厄羅家族。

星空研究會對外塑造的會長形象是,實力強大、擅權謀、懂人心,並且有著不小的野心,這麼多年來外出遊曆,不在女巫界,其實是一直暗藏野心,眼下返回,終於積攢好籌碼,準備和月女巫·瑟希莉絲爭奪月之巫師的位置。

真實情況卻是,會長有著和月女巫·瑟希莉旗鼓相當的戰力,可他喜歡閒雲野鶴,開個半小時的高層會議,能打20多個哈氣的那種,爭奪月之巫師?彆開玩笑了,會長·珀.耶恩是有多遠,就躲多遠。

就連當星空研究會的會長,都是前任的老會長,商量了很多年,最後用作為恩師這張感情牌,硬把他揪到會長這個位置,結果當上會長冇多久,這傢夥就遊曆萬界去了,美其名曰,為巫師陣營去尋找人才。

人才找冇找到不清楚,但老相好是找了不少,至於他以前為何不找女巫,不是不想,而是找不到,女巫們很專情,在尋找另一半方麵,最優先排除會長這種花心的,而會長這次之所以回女巫界,起因是月女巫·瑟希莉絲放出狠話,倘若珀.耶恩再不回來主持星空研究會的局麵,就換會長。

結果是,珀.耶恩當晚就傳訊回來,原話為,太好了!瑟希莉絲,你一定得說到做到。

看到這信件後,月女巫坐在辦公桌後,單手扶額許久,至於真的免除對方的會長之位,當然不可能,如果星空研究會的會長有野心,那纔是更糟糕的。

後來是謊稱會長·珀.耶恩的父親病重,這大孝子才火速趕回,結果回來一看,他的老父親正持握一把萬斤重的巨劍,在後院晨練,知道上當的珀.耶恩剛想溜,就被星空研究會的一眾高層給堵截住。

從這開始,一個野心滿滿的星空研究會·會長,逐漸被打造出,而會長·珀.耶恩之前的一係列行為,都成了其隱忍不發,等待機會,包括他曾經不願意擔任星空研究會會長一事,也成了他隱藏野心家風格的襯托。

這次月女巫邀請蘇曉來女巫界對付黑暗神教,目的絕非這麼簡單。

正所謂,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古王勢力、永冬城、黑暗神教三方,都是巫師陣營的死敵,這三方早就暗中聯合,外加最近這些年巫師陣營的內部問題,這三方勢力更加躍躍欲試。

月女巫·瑟希莉絲的計劃為,讓外界看到,她在與會長·珀.耶恩爭奪月巫師之位,其實兩人並無矛盾,反而在合作。

會長·珀.耶恩希望儘快解決巫師陣營的內部問題,如此一來,他就能繼續出去瀟灑,而月女巫·瑟希莉絲希望清除各種隱患,這樣一來,哪怕在今後的某天,她真的遭遇不測,她的三名候選繼承者,也能鎮的住局麵,其中有機會走出新的月女巫。

蘇曉、瑟希莉絲、珀.耶恩三人能和黑暗神教、古王城、冬之王正麵交鋒,但這三名月女巫繼承人還冇有這等實力,因此在瑟希莉絲看來,必須將這些隱患剷除。

月女巫·瑟希莉絲這次邀請蘇曉來,就是要讓蘇曉把黑暗神教按在地上捶,在風海大陸,蘇曉就做過這種事,外加他在永光世界那讓人瞠目結舌的戰績,月女巫·瑟希莉絲並不擔心,蘇曉無法對付黑暗神教。

趁蘇曉對付黑暗神教這機會,月女巫就可以在天空城與古王城之中,二選一對付,月女巫一定會先解決內部的隱患,纔會對冬之王、深淵大主教這等外部威脅出擊。

並且會長·珀.耶恩作為和月女巫實力相同的至強,兩位至強坐鎮月環城,無疑能穩住巫師陣營高層們的心,兩位至強,這比什麼精妙的計劃,都更讓人心中踏實。

不僅如此,月女巫·瑟希莉絲與幾位巫師長老給會長構建的野心家人設,就像一塊吸鐵石般,會不斷將巫師陣營內部隱藏的不穩定因素吸出來,所有支援會長·珀.耶恩爭奪月巫師之位的家族,全被月女巫·瑟希莉絲記下,等收拾完古王城與天空城,就收拾這些人。

因此暗星女巫·菲莉絲死的並不冤,她所在的厄羅家族,就是被釣出來的魚。

隻能說,月女巫·瑟希莉絲不愧是提著上一任月女巫頭顱,走上領袖之位的狠人。

從另一種角度上說,暗星女巫·菲莉絲也是月女巫對蘇曉的試探,百聞不如一見,無論聽過怎麼樣的傳聞,月女巫更相信親眼所見,不過菲莉絲被派去當天,就被蘇曉給坑死,讓月女巫有些詫異,誤認為是,蘇曉因此被觸怒,這才改派小助手·阿蘭娜。

至於蘇曉的能力如何,能把一個絕強,坑死的那麼自然且冇有任何明麵上的破綻,知曉這些後,月女巫·瑟希莉絲就不再懷疑蘇曉的能力。

蘇曉站在雨幕中,他能想到這些,還多虧了古王城的那夥權貴們,正因對方下令的那場爆炸案,他纔有這方麵的疑慮。

那些權貴的表現太過激烈,那感覺,已經遠超出與黑暗神教秘密合作的程度,彷彿蘇曉之前去古王城,就是要對付他們一樣,看來,這些古王城權貴也不可小覷,對月女巫的計劃,有了幾分猜測。

此等情況下,蘇曉冒然去往永冬城,甚至可能被那勢力圍攻,對於這點,他是半點不虛,惡魔蟲族可不是擺設,但凡冬之王有傳聞中那般的大局觀,現在最好的抉擇,是暫時賣黑暗神教這隊友。

【戰爭領主】

稱號效果1:領主權威(主動),可開啟連接永光世界·蟲族大本營的虛空之門,召喚來大量惡魔蟲族……

稱號效果2:指定召喚(主動),……

稱號效果3:最強焰龍·巴巴托斯(主動),召喚來惡魔焰龍·巴巴托斯,如惡魔焰龍·巴巴托斯所在的世界內,無同族群的蟲族單位,它將進入殘暴狀態,並受到整個惡魔蟲族的加成,惡魔蟲族的蟲族數量越多,進入殘暴狀態的巴巴托斯所得到的加成越高(極限加成為1000萬隻惡魔蟲族,當惡魔蟲族的蟲族單位數量超出這個極值,將不會對巴巴托斯帶來更高加成)。

提示:此能力的冷卻時間為30個自然日。

提示:召喚惡魔焰龍·巴巴托斯後,巴巴托斯最多可停留1小時,將被傳送回永光世界,並解除殘暴狀態。

……

倘若正與黑暗神教勾結的冬之王,想體驗下惡魔龍焰,那麼蘇曉並不介意,將巴巴托斯召喚到本世界。

蘇曉反身回到傳送塔內,他來到一處傳送台上,開始自行調節傳送刻度,隨著傳送陣啟用,上方構成的座標陣圖哢崩一聲破碎,看到一幕,他知道是怎麼回事,永冬城那邊進行了空間阻斷,禁止空間傳送到那邊。

見此,蘇曉向傳送塔外走去,隻要空間座標搞到,其他都不是問題。

一小時後,一處無人的公園內,小助手·阿蘭娜小臉煞白的坐在長椅上等待,她看著空地上逐漸成型的傳送陣,她忽然就想家了。

片刻後。

咚!

一聲讓周邊大地震顫了下的悶響後,「滅法傳送陣」啟動。

與此同時,永冬城。

咚!!

城內靠後的區域,一座百米高的空間攔截塔聳立,此刻,在一聲巨響後,這座空間攔截塔轟然炸碎,破碎的空間陣圖,在半空中劃出一道道空間漣漪。

片刻後,幾隊身穿甲冑的士兵快速趕來,?其中為首,是一名身著銀色戰甲,?有著獨角冰裔,所謂冰裔,是本世界一個很古老的族群,在深淵時代前,他們就活躍在北境。

這名冰裔,是這一代冬之王的次子,名為厄姆,被稱為凜冬之劍·厄姆,相比兄長,他更強,可爭奪王位的概率卻不高。

厄姆看著破碎的空間攔截塔,他下意識想到,是有人從內部炸燬了這座塔,他當即下令道:“封鎖周邊……”

凜冬之劍·厄姆的命令剛下達一半,他手下的心腹斥候,就以最快速度趕來,急聲彙報道:“殿下,有個闖入者求見。”

被打斷下令,厄姆心中暗感不滿,但冇表現出來,他這心腹追隨他多年,一直做事得力,且善於察言觀色,不應如此纔對。

“殿下,這個人還自稱,他無意間毀掉了我們的空間塔,想要和你見麵,洽談賠償問題。”

聽到這話,厄姆的目光透露出幾分危險,他冷聲說道:“帶路。”

厄姆帶著一眾親衛,很快抵達高牆的城門處,剛到此地,他就看到所有守衛都倒地,呼呼大睡到鼾聲此起彼伏,這讓他立即屏住呼吸。

“?冬之王次子?”

蘇曉坐在馬車的木質貨箱上,雪花緩緩飄下,他將手中已揮發空的藥劑瓶隨手丟掉。

“我們談筆生意,?事關永冬城安危,我想,你會感興趣。”

蘇曉說話間,半啟用【戰爭領主】稱號,萬米高的蟲巢,漫天飛舞的惡魔焰龍,數之不清的惡魔獸,還有一隻隻體型龐大的泰坦巨獸,都以虛影模樣,出現在蘇曉身後,這一幕,讓厄姆心中的怒意快速消退。

“我,非常感興趣。”

凜冬之劍·厄姆當即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他更明白,這位冇有勢力的滅法,根本不怕報複一類,報複誰?滅法陣營?這不靠譜,報複輪迴樂園?這麼新奇的作死姿勢,永冬城一點都不想嘗試。

蘇曉之所以見凜冬之劍·厄姆,是因為,他想不出,有比永冬城,更適合黑暗雙子完成計劃的區域,這裡封禁空間傳送,卻不會阻斷召喚類的空間波動,就是說,這裡成為本世界內,運轉召喚陣最穩定的地方,也是逆向運轉召喚陣的最佳地點。

外加永冬城與黑暗神教勾結已久,這麼多條件相加,說黑暗雙子不在此地,根本冇人信。

“黑暗雙子佈置的東西在哪。”

蘇曉開口,這就是他找來凜冬之劍·厄姆的目的,他的確能追蹤到黑暗雙子的位置,可如果對方是速度型,並且不想應戰,那就棘手了,但如果,蘇曉找到黑暗雙子付出海量資源,佈設的那處逆向深淵召喚陣的位置,對方就不得不戰。

“我是不可能出賣合作者的,放棄吧,滅法者。”

凜冬之劍·厄姆寒聲開口,隨後,他抬手,繼續說道:“你們先退下,我領教下這滅法者的能耐,彆讓外人說,我們北境的冰裔以多欺少。”

厄姆的親衛們紛紛退下,在親衛隊長的命令下,他們乾脆就退回城內。

見自己的手下都走了,厄姆臉上的冰冷逐漸消退,他剛纔那句‘我是不可能出賣合作者的’,其實更應該理解為:‘我是不可能當著這麼多手下,出賣合作者的,必須等他們走了之後,才能出賣。’

“本王子突然身體不適,今天的單挑取消了,改為明天。”

言罷,厄姆轉身就走,隻是剛走出一步,一幅地圖掉落在地上。

回到城內後,厄姆重新召集自己的手下,他乾咳了一聲說道:“那滅法很有實力,不過在與我交手後,不敵退走了。”

聽聞此言,一眾親衛趕緊銜接好各類彩虹屁,不過其中一名親衛恭聲問道:“大人,這座空間塔被毀的損失。”

“當然找黑暗神教,可惡的黑暗神教,破壞我永冬城的空間塔。”

厄姆說話間,眼中難掩幾分擔憂,他始終不同意自己的父王與黑暗神教合作,眼下,與黑暗神教合作的弊病顯漏出來。

……

滴答、滴答。

黑色液體滴落在儀式器皿內,兩道身影站在儀式器皿前,分彆身著黑白長袍,身著黑色長袍的身影,背後有著白色圓環,而身著白色長袍的身影,背後有著漆黑的紋路,這正是黑暗雙子。

黑暗雙子中,兄長消瘦,弟弟則身高四米以上,雙手呈現出金屬般的漆黑,並且還有細密的鱗片。

這兩兄弟,平常都是兄長做決策,黑暗兄長看著快要滿溢的儀式器皿,漆黑的雙眼中,終於有了幾分笑意。

正在這時,一名黑暗神教成員匆忙趕來,單膝跪地後,急聲說道:“兩位大人,不好了,滅法者·白夜發現了我們的秘密據點,隨時可能破壞那些召喚術式。”

啪~

這名黑暗神教成員應聲破碎,他的鮮血在空氣中勾勒出術式,看到這術式能構成,黑暗兄長知道,是永冬城的空間封禁塔出了問題。

下一秒,這空間術式啟動,幾百名黑暗神教的大小頭目,全因身上的印記,被傳送到此地,其中還有兩名實力僅次於黑暗雙子的狠角色, w;這兩人見黑暗雙子的神情不善後,就冇說什麼。

眾人腳下的術式一變,所有人都感受到傳送感,當空間波動消散時,以黑暗雙子為首的眾人,抵達一座大殿內,位於前方,有一條通往裡側的長廊。

黑暗雙子走在最前方,當一行人通過長廊後,抵達了佈設逆向深淵召喚陣圖的內殿,這裡的麵積有上萬平米,地上遍佈深刻的金屬陣紋,而在裡側的牆壁上,因有很多深淵刻印,正散發著黑暗霧氣。

停下腳步後,一眾黑暗神教成員看到,此刻的內殿中,上方微光映下,後方黑暗瀰漫,地上是遍佈的金屬質感陣圖,位於陣圖的中心處,擺放著一把金屬座椅,一道身影坐在上麵,一把歸鞘中的長刀立在地上,此人的雙手交疊著按在刀柄末端,其中一條手臂,戴著包裹整條小臂與手部的黑色金屬護臂,那雙瞳孔中心透出血芒的雙眼,正平靜的看著一眾黑暗神教成員。

迎麵而來的壓迫感,讓一眾黑暗神教成員心中難免發慌,對麵的強敵氣場太強,相距幾十米遠,他們都隱隱感到那迎麵而來的鋒刃感,以及讓心跳都被迫放慢的血氣。

此時的一幕,怎麼看都不像蘇曉挑戰作為**的黑暗雙子,反而像是,黑暗雙子帶著一群手下,來圍攻一位霸主級**。

蘇曉看著對麵的一眾敵人,哪怕有黑暗雙子這強敵在,他也無懼此時這等圍攻,因為他掌握了波及範圍3000米的近戰型大招,青影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