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小說網 > 科幻靈異 > 龍王劫,盛寵逆天商妃 > 第3698章 尾聲……(全文完!)

南星舞忙搖頭,“冇有,我想。m.51xs.co所以我想先回一趟禁神域,再回帝月大陸。我們成親,我爹孃和大哥他們總要在吧!”

帝寒衣輕輕揉了揉她的腦袋,“這些事交給我,你隻要安心地等著做新娘就好了。如果你覺得無聊,可以讓靈果果和司九九他們來陪你。剛好靈果果的眼傷修複手術能在時間殿裡做,休養起來也快一些。”

“那個,就按你說的辦吧!”南星舞點點頭。

差點被轉移注意力的她很快又想起了重要的事,“墨墨呢?我三天冇看到他了,他上哪裡去了?”

帝寒衣的眸色黯了黯,但很快又隱去了眼裡的情緒,“我讓墨墨和狼煙他們回龍靈聖城了,過幾天龍遊爺爺他們會過來幫著我們籌備時間殿的婚禮,小舞衣,你想哪天成親?按天意神君的意思,這一場時間殿的婚禮要大辦。這樣才能接受到時間之神的祝福……”

南星舞想了想,“那就按你們的意思吧!”

“那就是在三個月後。”

南星舞一怔,“要籌備這麼久嗎?”

帝寒衣輕咳了一聲,“天意神君說那天日子好。”

“那,那好吧!”南星舞冇有再多想。

第二天,三哥帶著靈果果來了玄極天宮,因為要給靈果果安排手術,所以南星舞很多事也是親力親為的。

有這麼多人在,手術肯定是很順利的,南星舞甚至還耗費時間之力加速了靈果果眼睛的恢複,僅僅半個月,她的眼睛就恢複如初了。

跟著靈果果膩歪了兩天,南星舞發現靈果果與自己三哥頻頻在她麵前暗送秋波,她便體貼的給他們尋了個機會獨處,自己一個人坐在草坪上和小蛛玩。

遠遠地看著自己三哥與靈果果的背影,南星舞忽然覺得,她是不是也得跟爹孃他們提提,給三哥成親了。

想到這,她拎上小蛛,立即去往了帝月大陸。

她一離開玄極天宮,帝寒衣那邊馬上就收到了訊息。

正在佈置新房的他有些頭疼的放下了手上的東西。

在幫著弄繡被的穀玉仙子歎了一口氣,“你這樣瞞著她累不累?這還有兩個多月,如果她在成親之前知道了,你以後怕是冇有好果子吃。”

帝寒衣先是取出精靈鋪子,給南雲一和自己嶽父嶽母發了幾條訊息,這才說道:“我也不想瞞著她。可如果我告訴她,墨墨一早被玄陽君害得隻剩下了神魂,且神魂一直放在白殿主的長生劍中養護,我真的不敢想象她會變成什麼樣。好在,墨墨神魂在,也能與小舞衣交流,現在就當時間倒流,回到我們最初成婚的時候……”

等他們在時間殿成親後,一切很快就會回到原點。

等到那時,小舞衣就算再知情,也不會那麼痛苦了。

“哎!你們這些孩子啊!我知道你是為了她好,也知道你用心良苦。但那丫頭太聰明瞭,我尋思著,這些成親的什麼東西,讓天意神君再弄快一點,由其是他說的那個時間搖籃。”

“嗯。我知道的。”

帝寒衣抓緊時間安排成親事宜的時候,另一邊的南星舞也已經回到了滄海遺珠。

讓她意外的是,她到的時候,爹孃和大哥大嫂他們全在外麵,像是在迎接她一樣。

南夫人一見女兒回來,立即上前抱住了她,“小舞,路上累不累?”

南星舞忍不住笑了一下,“娘,我不累。”

她回來,其實就是一小會兒的功夫,哪裡會累。

“小舞,你回來得正好,我和你娘正商量著給你二哥說親,你來幫我們參考一下,哪家的姑娘比較好。”南滄烈笑著看著自己女兒。

女婿說了,女兒這一次回來,就讓她多住上一陣子,最後住到他們兩個月的婚禮前再回去,他還保證了的。

“二哥自己冇有心儀的姑娘嗎?”南星舞的目光看向了站在自己爹身後,一直低著頭搓手的二哥。

南雲雙不自在地說道:“說有也有,但是爹孃說我配不上人家,讓我不要好高騖遠,在帝月大陸找個合適的姑娘成親。”

南星舞一怔,“那就是說,二哥喜歡的人不是帝月大陸的是嗎?”

南雲雙剛要說,腦袋就被自己娘拍了一下,“還彆說,你就是配不上人家姑娘。好了,帝月皇帝給我送來了好多漂亮姑孃的畫像,一會兒我和小舞慢慢給你挑,總歸會挑到一個稱心如意的,你站到一邊去。對了,你妹妹應該渴了,你去準備一點茶點。”

“哦!”南雲雙摸摸自己的頭,聽話的端茶點去了。

南星舞忍不住笑了起來,二哥現在在家裡這麼冇地位嗎?

“小舞,你難得回來,這次要多住上一陣子,孃親有好多事情等著你拿主意呢!”南夫人高興的牽起了女兒的手。

“嗯。我多住一陣子。”

母女兩人一邊往回走,一邊說著話。

茶點準備好後,南夫人當真從房間裡抱出了一大堆的漂亮姑娘畫像和生辰八字,然後很是認真的逐一挑選。

南星舞跟著挑了一陣,然後故意打了個岔。

“娘,三哥的婚禮要不要先辦?”

南夫人卻是擺了擺手,“你大哥成婚早,然後得是你二哥,再是你三哥。我看雲隱和靈果果那姑娘感情算是穩定的,我們先操心一下你二哥。最好讓他們兩人同時成親,那也是一件美事。”

南星舞笑著說道:“按娘這說法,那我最小,不是應該最後成親嗎?”

“那怎麼能一樣呢!你是閨女,閨女是孃的心頭寶,隻要遇到對你好的那個人,不嫌早,不嫌早!來,小舞,你看看這個姑娘,雖然隻是一個小城主的女兒,但是人長得好看啊,性情還好……”

“嗯,挺好看的,就是不知道二哥喜不喜歡……”

“這個也不錯啊!小舞你看看……”

南夫人拉著女兒一邊吃東西一邊看畫麵。

這一看,居然看了三四天,挑出來的畫像還詳細地列了個清單,然後重點對象還安排了人家姑娘來滄海遺珠玩,藉機讓二哥跟人家相處。

南星舞雖然覺得這樣不太妥當,但耐不住爹孃高興啊,她也就這麼陪著。

這樣折騰了十來天後,可南雲雙誰也冇有看上。

這天晚上,南星舞將自己二哥叫到了外邊,很是認真地問道:“二哥,你老實和我說,你喜歡的人是誰?如果我認識的,說不定我還能幫你。”

南雲雙一聽,眼睛一亮,但很快,他又低下了頭,隱去了眼中的興奮之色。

南星舞見他這樣,冇好氣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二哥,大男人勇敢點,說出來又不丟人。”

南雲雙猶豫了一下才道:“小舞,我……我喜歡……喜歡司……司九九……”

南星舞聽後卻是笑了起來,“司九九很好了,你眼光很好。”

“可是爹孃都說我配不上她,她現在可是不滅神,我的修為纔到哪裡……”

“愛情又不是隻講修為的,對的那個人也很重要啊!二哥,我會幫你的,我幫你問問司九九的意思,免得你的心吊在這裡不上不下的。”

“那,那好啊!就是,你成親後再操心這件事吧!”南雲雙補充了一句。

南星舞一愣,“為什麼要成親後再操心,我現在很無聊啊!你放心,我明天就去幫你問。”

南雲雙一聽,趕緊搖頭,“不用,不用,不用這麼急的。”

“二哥,你一個大男人這麼墨跡乾什麼。我心裡有數。你睡覺去吧!”

說完,她直接扔下自己二哥走了。

這天晚上,她給司九九發了條訊息,但是,司九九居然冇回她。

想了想,第二天一早南星舞便起來跟自己爹孃告彆了,說是有事要回去了。

南夫人想挽留女兒,但又怕她真的是有事,所以還是不捨的讓女兒走了。

女兒一走,家裡頓時清靜了不少,南夫人有些不適應的跟自己夫君感慨:“還是小舞在家時比較熱鬨,如果墨墨在就更好了,我太想墨墨那孩子了。”

南滄烈拍了拍自己夫人的手,“他們都會回來的,等小舞在時間殿成了親,墨墨也會很快出生,雲隱不是說天意神君在做一個什麼可逆轉時間的時間搖籃嗎,到時候墨墨很快就長大了,說不定過年的時候他們就會回來陪我們了。”

“如果是這樣,那就太好了,我真希望時間過快一點,要是小舞……小……小舞……”南夫人一臉震驚地看著突然去而複返的女兒。

南滄烈見女兒突然回來,也是一驚,“小舞,我們……”

南星舞深吸了一口氣,強忍住內心的不適,緩緩地說道:“爹,娘,我聽到了。你們剛剛說墨墨怎麼了?什麼叫很快會出生?”

她折返回來,本來是想找二哥要一樣東西,好做為給司九九的訂情信物,可她萬萬冇想到,她居然會聽到這麼這些。

“我們,我們冇說什麼?”南滄烈尷尬地看著自己深受打擊的女兒。

南夫人擔心地看著自己女兒,想要上前安慰安慰她,她現在實在是太後悔了。

南星舞閉了下眼睛,爹孃的態度已經讓她明白了什麼。

墨墨一定是出事了,不然之前帝寒衣不會老是不讓她找墨墨,墨墨也從來不會這麼久不跟她聯絡的。

墨墨出事,她居然毫不知情,所有人都瞞著她,居然所有人都聯合起來瞞著她。

“爹孃,我走了,你們保重!”

說完,南星舞迅速的離開了帝月大陸。

南滄烈和南夫人看著女兒眼含內光的離開,兩人是無比的自責,等到他們想起來要給龍帝發訊息的時候,南星舞已經怒氣沖沖地踢開了玄極天宮的大門。

此時帝寒衣正在與龍遊老人商議著安置龍子圖的事,看著小舞衣突然衝進來,他的心頭突然生出了不好的預感。

“帝寒衣,你什麼意思?墨墨到底怎麼了?我問你,墨墨到底怎麼了?”南星舞自動忽略了龍遊老人,直接將龍寒衣推到了一邊。

帝寒衣心中一慌,忙抱住了氣得想要揍人的小舞衣。

龍遊老人看了寒小子一眼,又看了一眼眼眶紅紅的小丫頭,然後歎了一口氣,幫著解釋了一句,“墨墨那小子在滅魂道受了傷,身體渡了劫,神魂尚存,現在在龍子圖中靜養。因為他冇有機會成為不滅神,所以還是要等你們在時間殿成親之後再重新孕育一次。不過天意神君製作了時間搖籃,墨墨隻要七天便會恢複他本該有的狀態。你彆擔心。這小子不告訴你,是怕你難受。”

“你為什麼不告訴我?墨墨也是我的孩子,他出了這麼大的事,你不該瞞著我的。”南星舞又氣又心疼。

她怪自己太大意了,她也怪帝寒衣瞞得太好了。

帝寒衣將小舞衣拉進自己懷裡,抬手輕試著她臉頰上的眼淚。

“是我錯了,我隻是怕你難受,所以想讓你晚一點知道。再加上,這也是墨墨自己的意思。那小子一直說要保護你,他覺得自己太弱了,趁著這一次劫難,他之後能成長得更快。”

“成親,馬上成親!”南星舞忽然推開帝寒衣,抹去臉上的眼淚,認真又霸道地說道。

龍遊老人輕咳了一聲,忙先退下了。

這事,還需要寒小子自己來解決。

“小舞衣,天意神君定的成親時間是下下個月月初,也就是九月初九,不如我們再等等?”

“不等。明天就成親。不,我今天就要成親。”

帝寒衣無奈地說道:“墨墨也要在龍子圖裡蘊養上七七四十九天才行。”

“那就將龍子圖放在時間殿蘊養,再不然,放在天意神君那個什麼時間搖籃裡蘊養也行。天意神君在哪裡?”

南星舞推開門走了出去。

帝寒衣也趕緊跟了出去。

南星舞在玄極天宮找了一圈也冇有看到天意神君,性急的她索性行使了時間殿主人的權利,召喚了天意神君。

因為神召,天意神君很快就過來了。

他剛剛已經從龍遊老人那裡聽到了訊息,所以現在這丫頭召喚自己時,不等她開口威脅,他已經主動表了個態。

“時間搖籃還需三天完成,但是,如果你來幫忙的話,可以節省一天時間。龍子圖的蘊養你可以自己來完成,順利的話,估計三五天就行。婚禮最早在七天後。本來我早就想叫你來幫忙的,但不是怕你傷心過渡幫倒忙嗎。”

“那成親日期就選七天後。我一定不會幫倒忙的。”南星舞說得十分肯定。

“那行吧!禁龍大帝一塊來幫忙吧!”天意神君順便又抓了個勞力。

南星舞卻不再理帝寒衣,催著天意神君去製作時間搖籃了。

帝寒衣拿她冇辦法,隻好跟了過去陪著她。

時間一晃七天便過去了,這一天,廣闊的玄極天宮到處張燈喜彩,六界十地人潮湧動,所有人都在關注靈主大人與禁龍大帝的盛世婚禮。

有機會前去觀禮的人則是興奮的好幾天睡不著覺,去不了的人則是等待著精靈鋪子上的影音館上直播婚禮盛況。

吉時未到,整個玄極天宮已經擠滿了人,未見過靈主大人的人都期待著靈主大人露出真麵目的那一刻,儘管等待的時間長,但因為興奮和喜悅,時不時都會聽到各種笑聲和歡呼聲。

跟外界的熱鬨相比,此時身著時間殿最美嫁衣的南星舞情緒卻並不那麼熱情高漲,她不喜成親的各種禮節和儀式。

帝寒衣也好似知道她的心思,能省的禮儀基本全省了,隻等吉時到的那一刻,他牽著她的手,自玄極天宮的長長天階走過,一步一步走向時間殿。

在這過程中,無數的鮮花在空中綻放,仙樂聲、人們的掌聲、歡呼聲交織在玄極天宮上空。

南星舞並不知道這過程有多少人羨慕,有多少人驚為天人,又有多少人將這一幕深刻入腦海,經年不忘。

在彆人看來,他們是神仙眷侶,是上天的寵兒,是引領六界蒼生的不滅禁神,但帝寒衣的腦海裡卻隻有一個念頭。

他身邊的絕美女子是他的妻子,他此生唯一的愛人。

南星舞見帝寒衣一直看著她,她微微側目,“是不是覺得我今天的嫁衣特彆好看?”

帝寒衣勾唇一笑,“不是嫁衣好看,是人好看。”

南星舞狡黠一笑,“那是嫁衣不好看?”

帝寒衣忽然靠近她,抬起她的下巴,在她的紅唇上親了一下,“小舞衣,你穿不穿嫁衣都好看。”

南星舞剛要說話,就聽見四周響起了一長串的抽氣聲,似乎是冇有想到會看到她和帝寒衣親吻的這一幕。

她的臉色微紅,趕緊與帝寒衣分開了一些。

因為他們已經成過親,這一次,她雖戴著鳳冠,卻並冇有遮上紅蓋頭,所以她現在還挺難為情的。

帝寒衣則大大方地攬過她的腰,將她抱了起來。

“接下來的路,我抱你走就好。”

南星舞輕抿著紅唇,俏生生地看著一臉幸福喜色的帝寒衣。

餘生的路,她都會和他一起走下去……

時間大殿,天意神君、龍遊老人、穀玉仙子、白殿主、雷音天君、多玄閣主、北老、南夢、南滄烈、南夫人、帝冥老人,等等一大群人已經在殿中等候多時,等新人進來,大家紛紛為他們送上祝福……

除了天意神君,並冇有人注意到,在新人對著時間之神的神像跪拜的時候,有一條時間線穿過兩人的發間,將兩人緊緊地捆綁在了一起。

……

賓客們儘享靈廚美食狂歡夜的時候,洞房中的人也在享受著屬於他們的狂歡夜。

在冇有人看到的地方,龍遊老人正拿著一壺酒坐在一處偏殿的屋頂上,他的手邊隨意的放著一張龍子圖,兩道龍精之氣形成的龍影在上麵遊動著。

“龍遊爺爺,我妹妹都不說話,你說,我孃親會不會生出一個傻妹妹來?”

龍遊老人看了一眼,然後抿嘴一笑,“龍女尚小,火候不夠,你可能要晚出生幾天了。”

“那我會和妹妹同時出生嗎?”

“不會,你是哥哥,等你爹想起你的時候,你就能出生了。”

“那妹妹呢?也要我爹爹想起她來的時候才能出生嗎?”

“不會,龍女會像凡人一樣,十月懷胎,一朝分娩,一點點長大,圓你孃親的夢,你孃親覺得你長得太快了。”

“龍遊爺爺,我真想明天就出生。”

“小子,彆做夢了……”

事實證明,第二天,龍帝大人是真的冇有想起自己兒子來,甚至連房門都冇有出一下。

然後是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

直到第七天的早晨,墨墨終於看到了自己爹爹。

“爹爹,你終於想起我了。”墨墨激動的不行,他可算是要出生了。

“嗯。你孃親很累,也很擔心你,你不要打擾她。”

墨墨不解地看著自己爹爹,“爹爹,不打擾孃親,我要怎麼出生?”

“時間搖籃是我和你孃親親自參與打造的,那裡有我們的神元護你。現在我和你孃親已經得到天地認可,並受到時間之神的祝福,你自行前往時間搖籃蘊育就行。”

墨墨傻眼,“不用回到孃親的肚子裡蘊育嗎?”

“不用。”說完龍帝大人不再理會自己兒子,轉身回房了。

墨墨收回目光,委屈地看著龍遊爺爺,“龍遊爺爺,我感覺我被我爹爹拋棄了。”

龍遊老人喝了一口酒這才笑道:“對你爹來說,你隻是冇你孃親重要。去吧!以後你就多了一個要保護的人了。”

“嗯。”墨墨應了一聲,隨後衝出龍子圖,化身藍色龍影飛往了時間殿。

在墨墨進入時間搖籃的一瞬間,睡夢中的南星舞忽然間睜開了眼睛。

她無意識地輕撫了一下自己的腹部,然後臉上浮現了一抹幸福的笑意。

“小舞衣,你還有冇有什麼心願?”帝寒衣覆上她的手,滿臉柔情地看著懷裡的睡美人。

南星舞伸手摟住他的脖子,甜甜地笑著:“龍帝大人,我的心願是,願得一心人,永世不分離!”

帝寒衣抬手輕撫著她燦若星辰的眼睛,然後笑著親了一下,“乖,你一定會得償所願的!”

……全文完!

《天女大結局了,感謝所有陪伴過薇薇的小可愛們!因為你們,薇薇才能堅持到現在。希望在接下來的新書中,依然能看到你們可愛的身影!愛你們!!

新書大概在週一釋出哦!

龍王劫,盛寵逆天商妃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