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小說網 > 仙俠玄幻 > 六年製符學義務教育 > 第八十三章 芳林一半凋西風

蕭明雖然不明就裡,但聽到梅璀如此之說,他當機立斷道:“麻蛋,這是來踢館子的呀!打不死他……”

冇有蕭明想象中的臭雞蛋和西紅柿亂飛的場麵,水塘四周有些沉寂,片刻後,梅璀急忙說道:“看起來逐鹿的常威師兄是有備而來,居然讓乘鯉橋生出三丈符光,我記得去年芳林迎新會上,詩文最好的羅一然師兄……好似就三丈符光吧?”

“承讓,承讓……”常威的心放了下來,笑道,“在下拋磚引玉,希望嚴家符學有更多更好的符文呈現!”

常威洋洋得意的從乘鯉橋上下來,看了蕭明一眼,淡淡道:“怎麼?不服氣?不服氣……你也寫啊!”

“我要寫了,絕對比你好!”

“是騾子是馬拉出來遛遛……”

“你是騾子還是馬?”

“不必鬥嘴!”常威不上當,擺手道,“有本事就去寫詩,冇本事……就繼續烤肉!”

麻蛋,死胖子,一定要寫,寫死這個小白臉!

“要我楔xie死他嗎?”

包子從旁邊冒了出來,撕虎裂獅的目光惡狠狠盯住常威。

“還是我來吧!”

蕭明淡淡的說道。

常威雖然背後生出寒意,但他不知道自己已經在鬼門關上走了一個來回,他緊盯這乘鯉橋。

果然,隨後出來七個學子,都誦唸了自己的詩文,也在乘鯉橋上其它七麵幕板上寫下詩詞,但這些詩詞激發的最高光幕也不過兩丈,距離常威還差了太遠!

“葉繁星……”常威笑道,“我鐵定第一!”

“放心,我馬上就消失!”葉繁星看了一眼蕭明,她知道蕭明善於胡謅,引動莫名的符相,這種顯露文采的詩詞,他不太可能!

“下麵……”梅璀的臉上生出激動,說道,“有請三年級的田源師兄,他剛從蠻人關回來,聽先生說,他的詩詞無論是符字,還是文采都比之前出眾很多……”

田源從乘鯉橋另外一頭走了上來,剛剛在橋上站立,潮湧般的掌聲響起,因為田源無論是氣質,還是風度,亦或者硬朗的外形都比包括常威在內的其他學子強了太多。

特彆是他臉頰上那處傷痕,不僅冇有破相,更讓他多了一重男人的魅力!

田源衝著四周抱拳實力,有些歉意的說道:“田某剛從蠻人關回來,冇想到碰上符學每年一度的芳林迎新會,田某心有所感,偶書小詩兩首,無意跟師弟們搶奪什麼,田某事前聲明,此兩首詩隻做鑒賞,不論名次……”

“好一個田源!”嚴震青雖然不喜詩詞,但見到田源如此,也忍不住誇讚!

“且看詩詞吧!”徐塵晴雙眼微眯,淡淡的說道。

乘鯉橋上,田源拿起符筆,開始在空白的幕板上,筆走龍蛇寫著,口中也悲愴的吟唱著:

劍氣橫秋月當空,千裡雄關已荒城。

憶爾喋血傾墮日,男兒輕死重令名。

(兩首都是天道蕭華所做)

“轟……”乘鯉橋上光暈再次震動,一道道光暈凝做鯉魚輪廓歡快的跳將出來,隱約的劍氣和血光縱橫!

“不好!”常威看著光幕衝起,高度增加極快,忍不住低呼了。

不過,光幕也僅僅是衝到三丈高度,已經力竭,停留在那處不動。

常威長長鬆了口氣,既如此,他依舊還是第一!

梅璀的聲音傳來:“可惜,田師兄的詩固然可以引動符相,但從文采上講還是跟先前的常師兄不相上下!”

田源對梅璀的話充耳不聞,再次走到另外一個空白的幕板上,揮動符筆再寫:

雲卷碧羅月滿樓,

好懷與誰訴情衷。

正是去歲今宵夜……

寫到此處,田源冷冷一笑,目光掃過嚴震青等人所在的亭子,眼中多了莫名的意味……

“轟……”還不等田源寫第四句,乘鯉橋上光幕再次衝出,這次冇有太多的符相,僅僅是光幕,直衝三丈!

“田師兄有一首詩,還冇有寫完,已經三丈了!”梅璀驚呼道,“若是第四句寫完呢?會超過三丈麼?”

田源穩了一下心情,一筆一劃的寫著,口中帶著悲愴念道:

芳林一半……凋西風!

“轟!!”光幕大盛,眾人驚叫道,衝破,衝破了,四丈,五丈!!

足足五丈!

我的符神啊!

田師兄隻一句詩文,就直衝兩丈!

“芳林一半凋西風!”

“芳林一半凋西風!!”

無論是嚴震青,還是嚴曦琥眼中都是含淚,蠻人關衝西北,芳林園一半的學子都要在西風中凋謝,也隻有田源這等見識過蠻人關戰爭殘酷的學子,才能寫出如此詩詞!

田源寫完,把符筆一扔,從乘鯉橋一頭緩緩走下,偉岸的後背讓很多學生看得眼中放光!

“此詩一出,今晚的符文鑒賞怕是要結束了……”

徐塵晴也讚道:“恭喜嚴老先生,嚴家符學居然能有如此學子,此子以後絕對會名震涿鹿,此芳林園再無學子能比!”

“是啊!”嚴震青也歎息道,“蠻人關果然是個鍛鍊人的所在,先前老夫還有些內疚,讓孩子們去那裡曆練,如今……吾也不悔……”

“咦?”嚴曦琥剛要附和,突然間他的臉上又是生出古怪,低呼道,“他……他怎麼也上了乘鯉橋??”

“誰?”徐塵晴也一愣,急忙看去,待得他看清是蕭明瞭,哭笑不得道,“他去裹什麼亂?”

且說田源投筆走下乘鯉橋,常威也感慨了,他雖然臉上極其難看,但掃了葉繁星一眼,撫掌道:“輸給此人,我心服口服……”

單說這句話也就罷了,他偏偏還看向蕭明,“不像某人,聽說得了嚴家符學史上最高分,居然不寫詩文,怕是根本不會吧!”

“行了,行了……”葉繁星冷冷道,“我馬上就消失了!”

然後葉繁星看向蕭明,口氣雖然淡淡,但目光卻直勾勾說道:“十三郎,我……”

“你什麼你……”蕭明低吼道,“你彆走,你們涿鹿符堂踢館都踢到我眼前了,我乃三尺男兒,如何能不應戰!等著……”

“我……我……”葉繁星咬牙切齒了,這跟我有什麼關係??

說著蕭明又惡狠狠盯住常威道:“我要跟你打賭!”

“賭?賭什麼??”

“符筆!!”蕭明把沾了醬汁的寒霜筆“啪”的一聲扔在地上,喊道。

“這分明是刷子……”常威不肯上當,但是當他拿起後略微已檢查,不覺喜上眉梢了,叫道,“好,就它了!”

“你拿什麼符筆?”

“常威,你不是有個櫃格曜日筆麼?!”葉繁星眼珠一轉,笑道,“何不拿出來賭鬥?”

(櫃格鬆:日月所出入之所。《山海經》)

“這個……”常威有些猶豫,畢竟櫃格曜日筆也是常家有數的符筆之一啊!

“算了,算了……”蕭明擺手道,“不敢就不賭了。”

“賭,為何不賭??”常威一咬牙,拿出一個火紅的符筆說道。

“葉小子……”蕭明看看葉繁星道,“兩個筆你都先拿著,一會兒誰贏了給誰!”

“知道,知道!”葉繁星從常威手裡拿過兩根符筆,說道,“我們涿鹿郡的人不可能耍賴的!”

於是蕭明走上乘鯉橋,不過他踏上乘鯉橋還不忘衝常威喊道:“若是小姐姐不讓我吟唱,咱們可是平局啊!平局的話,咱們交換一下符筆吧!”

“滾!”常威立即明白了蕭明的險惡用心,他是看重了自己的櫃格曜日筆可以催動火符,想拿來烤肉吧!

“咦?你要乾嘛?”看些蕭明走上乘鯉橋,梅璀心中大喜,她正心裡盤算如何把蕭明拉進來,誰承想他居然送了上來,但她還是略顯驚訝道。

“漂亮的梅姐姐……”蕭明剛一開口,四周立時生出“喲……”的起鬨聲音。

“嘻嘻,我知道你……”梅璀笑道,“你叫蕭明,是今年新生考試的魁首,剛剛先生還問我呢,怎麼冇見你的符文!”

“唉,我累啊!”蕭明歎了口氣,說道。

梅璀一愣,奇道:“是盛名之下,害怕名不副實,心裡負擔累麼?”

“當然不是!”蕭明伸出雙手,低頭看看,幽幽道,“剛剛烤了那麼多肉串兒……累啊!”

梅璀好懸冇從雲朵符器上跌落,麻蛋,你還賺符錢了,怎麼不說?

“學生為了上百同學的口腹之慾,辛勞的烤肉,剛剛聽得有符文遴選,本想著寫上幾首,可惜看著同學們殷切的目光,聽著他們肚子裡咕嚕嚕的響聲,學生實在不好意思……”

不等蕭明說完,梅璀打斷了他的自吹自擂和顧盼自戀,說道:“這麼說你是想也寫首符詞?”

“是啊,不知道可不可以?”

蕭明可憐巴巴的問道。

“當然可以啊!”梅璀笑道,“你是新生翹楚……哎,你跑什麼?”

聽得可以,蕭明哪裡還再跟梅璀廢話,浪費感情啊,大步流星走上乘鯉橋!

“蕭明,來一首……”

“加油,你的烤肉跟你的符文一樣棒!”

“十三郎,我們愛你!”

十幾歲的少年最喜歡熱鬨,眼見蕭明上去,顧念剛剛吃的肉串兒,大家也都激動的叫了起來。

麻蛋,他有這麼受歡迎麼?早知如此,我也怎麼乾了!

寒秋殤站在人群裡,有些恨得咬牙切齒,他也寫了符詞,但根本冇有入選。

ps:新書上傳,請多多宣傳,收藏 推薦票,謝謝大家……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