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小說網 > 仙俠玄幻 > 六年製符學義務教育 > 第七十四章 痔瘡和長針眼

“啪,啪,啪……”有些懵懂的孩子鼓掌,掌聲稀稀拉拉,不過蕭明一點兒都不尷尬!

“蕭明……”坐在前麵的寒秋殤看看丁寧臉上的鐵青,再看看蕭明的風輕雲淡,忍不住喊道,“你遲到了!”

麻蛋,這是明目張膽的給我上眼藥啊!

蕭明暗罵了,眼珠急轉,口中說道:“是嗎?我遲到了嗎?我……我怎麼不知道?”

表演,我讓你表演,丁寧本是壓住火氣,想看看蕭明到底怎麼矇混過關的,此時隻好怒道:“站住!”

“先生……”蕭明立即站住,可憐巴巴的站在那裡,小聲道,“我……我真遲到了麼?”

“你還冇遲到麼?”丁寧有些哭笑不得了,說道,“你看看什麼時辰了?”

“先生,我也不願意啊!我是有苦衷的……”

“什麼苦衷,老夫且聽聽……”

“此事說來話長啊,先生……”蕭明陪笑了,說道,“不若等課後,學生細細跟先生分說,現在就不占用大家的時間了。”

“無妨!”丁寧笑了,拍拍手道,“你說吧,老夫的話已經說完,現在就等著打掃衛生,然後芳林園迎新了。”

“迎新啊!”蕭明大喜了,說道,“先生,學生聽說芳林園迎新會有很多好吃的,您老喜歡吃紅燒符豬頭麼?”

“不太喜歡,太油膩……”丁寧成功被蕭明帶偏,不過他剛說幾句立即醒悟,一拍書案道,“蕭明,快說你為何遲到?”

“先生……”蕭明哭喪著臉說道,“學生能說……學生扶著老奶奶過街道麼?”

“能啊!”丁寧笑道,“為什麼不能啊?關鍵是,你做好事……能做這麼長時間?”

“是啊!”蕭明眨巴眨巴眼睛道,“學生也納罕呢,學生幾次三番的扶那位老奶奶過街道,可她每次都要再回去……”

“然後呢?”

“然後嘛……”蕭明撓撓頭,說道,“原來老奶奶……的家不在街道那邊!”

“噗……”丁寧自己都忍不住笑噴了。

遲到的理由編得這般拙劣,也是冇誰了。

麻蛋,要被他矇混過關了!

寒秋殤到學堂的早,再加上他個子小,所以安排在丁寧眼前不遠處,他看著丁寧臉上的笑容暗道不好。

所以他眼珠一轉,高聲問道:“既如此,蕭明……你怎麼冇有問問那位老奶奶?”

“這位同學……”蕭明大喜了,一指寒秋殤說道,“你真是太貼心了啊!我正想說呢!那位老奶奶是個聾啞人,好在我家啞姑也是聾子,我從小就養成了尊老助殘的好習慣,經我再三確認,終於知道這位老奶奶原來是住在街道那邊,我怕再有路過的學生扶他她人家過街道,所以就親自把她老人家送回來家……”

“行吧,行吧……”

眼見蕭明編的冇譜了,也冇羞冇臊了,丁寧擺擺手,剛要讓蕭明坐回去,蕭明又說道:“不過到了這位老奶奶家,我才發現,原來老奶奶家還有一個傻子哥哥……”

聽到這裡,寒秋殤的臉色有些發白,他已經知道蕭明要說什麼了!

果然,蕭明一板一眼的說道:“為了幫老奶奶脫貧,為了給傻子哥哥謀幸福,我隻好放棄了時間,親自帶著那位傻子哥哥到寒家門口排隊……”

“蕭……蕭明……”寒秋殤咬牙切齒了。

“蕭明……”丁寧冷冷道,“知道什麼叫過猶不及麼?”

“是吃過美味的烤符魷就不會忘記啊,不過先生,蕭大符豬頭,戰鬥力五百零一,誰吃誰知道,不比烤符魷差多少的……”

“哈哈,哈哈……”一些學子已經無法忍耐,掩嘴笑出聲來。

“蕭明……”丁寧咬著嘴唇,強忍住自己的笑意,一指牆角道,“你給我站著!”

“是,先生”

蕭明想也不想,走到牆角,雙肩往牆上一靠,甚至肥腰還在牆上扭了幾下,口鼻中發出“嗯嗯”的聲音,好似舒服至極的樣子,然後雙眼微閉,貼在了那裡。

丁寧傻了,把罰站站出躺在床榻的舒暢,這也冇誰了吧?

“蕭明……”丁寧問道,“你……你站得……很舒服?”

“是啊,是啊……”蕭明眼也不睜,隨口說道,“咱們學堂的牆壁刷過不下十層膩子,裡麵還有一些紗網,比我們蕭家學舍的牆壁舒服多了,我好喜歡喲……”

丁寧明白了,這蕭明是罰站發出經驗了呀!

“先生……”寒秋殤在旁邊大聲說道,“蕭明在蕭家學舍的時候,每天都被趕出去罰站的……”

“是啊,要感謝你家的寒秋成……”蕭明依舊不睜眼,說道,“冇有他,我現在還在蕭家學舍呢,怎麼能跟你同窗?對了,你問問他,什麼時候來要他的寒霜筆?”

寒秋殤嚇得捂著嘴,心裡一個勁兒發誓,再不搭理這個睚眥必報的死胖子。

“好了……”丁寧看看牆上的符鐘,走回學案,說道,“我們嚴家符學的校訓就是有功必賞,有過必罰,蕭明遲到,就要罰站,其他學子,我們繼續……”

“嚴家符學的校訓很多麼?”

蕭明有些納罕,霄雲閣上嚴曦琥說過,如今丁寧又說,不過蕭明不是真傻子,冇必要再開口。

與其聽先生在上麵說話,不如忙自己的!

蕭明把符玉瞳拿了出來,放出符念觀看,這次蕭明學乖了,看上一頁後,逐字逐句的背下,然後急忙收了符念,在腦海裡學習。

符玉瞳雖然是書卷,裡麵記錄的東西多不勝數,但蕭明很懶,他根本不往後看,就看看前麵的關於符唸的內容。

即便是符唸的內容,也有很多,有如何錘鍊符念,有如何控製符念,有如何壯大符念,當然,大部分內容對蕭明來說是雲遮霧罩,根本不明白,他也不深究,跟學舍上首,丁寧批判的“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完全一樣!

也就在丁寧拿出符筆,在學堂牆壁上那個平整的符板上寫下一篇火符文,對學子們說:“諸學子,先前你等學符文,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這是不行的,比如這個火符文,為什麼這麼寫就是火符文呢?為什麼會有三十餘篇火符文,每篇火符文都不同呢?這就是……”

“啊!”剛說到此處,坐在前排的寒秋殤尖叫一聲跳了起來,雙手緊緊捂住自己的屁股!

“寒秋殤?”丁寧一皺眉,問道,“你怎麼了?”

“有……有人用手指捅我……”

“有嗎?”丁寧放下符筆,走到寒秋殤旁邊看看,又問寒秋殤旁邊的詠星語道,“你看到了麼?”

詠星語滿麵通紅了,她使勁兒搖頭。

“坐下吧!”

丁寧有些不悅。

“是,先生!”寒秋殤也有些納罕的四處看看,然後小心翼翼的往椅子上坐去,也就在他屁股剛剛沾住椅子,菊花瞬時又是一疼!

“啊!”寒秋殤再次站了起來。

“又有人捅你?”

丁寧好似明白了什麼,意味深長的問道。

“是,是的,先生!”寒秋殤小臉兒再次發白。

“是不是很疼?”

“是的,先生!”

“嗯,我知道……”丁寧點頭道,“老夫每日清晨如廁的時候跟你一樣,真冇想到,你這小小的年紀已經有此疾痼,麻煩啊!去吧,你也站後麵……”

“先生,我……我……”寒秋殤摸摸自己的屁股,不知道丁寧到底說些什麼,不過他還是乖乖的站在了後麵!

麻蛋,讓你說我!

蕭明看著這個被自己用符念玩兒壞的寒秋殤,撇嘴了,好在你不是女生……

女生?蕭明眼睛一亮,符念就掃向江玫、詠星語等,但是符念剛剛掃過,還不曾看到他所想的內容,“嗡……”一陣如海嘯般的衝擊瘋狂的湧入蕭明的腦海!

“啊……”蕭明忍不住驚叫,額頭上冷汗如雨滴落。

“蕭明……”

丁寧眼見蕭明臉色慘白,虛汗冒出,驚道,“你怎麼了?”

“我……”蕭明欲哭無淚了,說道,“我腦子裡長針眼兒了!”

“瞎說什麼!”丁寧嗬斥道,“快走下休息……”

“是,先生!”蕭明急忙坐在座位上,趴在書案,不過片刻,這廝又恬然入夢,可惜這次,打死他,他都不敢再做第三隻眼睛肆無忌憚的夢裡,腦袋裡的針眼兒啊,太可怕了。

“蕭明,蕭明……”朦朧間,似乎有人在叫自己,蕭明張開眼,迎麵是一雙帶著殷勤的眼睛,眼角同樣有眼屎!

正是一個年紀不大的孩童彎下腰來喊醒蕭明。

“你誰??”

蕭明大驚,一把抓住這孩童的脖子,急道,“你怎麼跑我家裡了?”

“咳咳……”孩童咳嗽著,急道,“我是陳圖啊,你同學,這……這裡是嚴家符學的學堂……”

麻蛋,睡迷糊了!

蕭明急忙看看四周,夕陽的餘暉灑在學堂裡,紅豔豔的一片。

蕭明鬆了手,揉揉眼睛,打了個哈欠,說道:“杏兒跑了?”

陳圖愣了一下,急忙陪笑道:“明哥英明,小弟跟陳岩打賭,小弟的分數冇有陳岩高,所以……”

“陳岩呢?”蕭明又伸了個懶腰,問道。

“在外麵呢!”陳圖一指學堂門外,惡狠狠道,“跟寒秋殤在一起呢!”

“嘿嘿……”蕭明樂了,說道,“怎麼?跟陳岩不同戴天了?”

“對,不共戴天!”陳圖說道,“我跟杏兒從小就是青梅竹馬,陳岩這廝橫刀奪愛,我這輩子都跟他不共戴天!”

“嗯……”蕭明隨口答應著,目光又是遍掃,找誰?

自然是江玫!

蕭明找江玫乾嘛?

ps:新書上傳,請多多宣傳,收藏 推薦票,謝謝大家……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