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小說網 > 仙俠玄幻 > 六年製符學義務教育 > 第六十八章 符牛不可怕,就怕符牛有文化!

“誰?誰?”

蕭明舉起包子,喊道,“再不出來,老子可要關門放包子了!”

“哈哈……”

那聲音大笑,然後就聽得“啪啪”兩聲脆響,但見一個血色圓球從葉繁星胸口飛出,血色圓球上赤光搖曳,一個個大小不一的符字在赤光中浮動流溢,好似一個血色的牛黃!

“你……你是什麼東西??”

蕭明驚訝了。

“哼……”牛黃冷哼一聲,赤色光影鼓盪,數百符字衝出化作一個符牛頭,不正是剛剛在水潭之外見到的?

那聲音張開口,說道,“剛找到兩個文種,還冇有品嚐,你就過來,這是找死麼?”

“咳咳……”蕭明輕咳兩聲,陪笑道,“符牛兄,打個商量行不?”

“商量什麼?”

“這小子太瘦,文種也小,不如放了他,等他長大一點兒再吃豈不是更好?”

“你懂個屁!此時的文種三分熟,正嫩呢!”誰知道,符牛頭微微一笑,說道,“比這幾天送來的老文種好吃多了,那些硌牙,太老!”

麻蛋,老牛吃嫩草,是不是說你啊!

蕭明心裡低罵,眼珠卻急轉,口中說道:“符牛兄啊!您老不是吃草的麼?如今怎麼改了口味,吃什麼文種?”

“老子吃什麼,你管得著麼?”符牛頭冷笑了,“老子吃的是草,可擠出來的是奶。你呢?吃的是肉,放出來的是臭屁吧!”

說著符牛頭伸出一個牛蹄,那牛蹄蕭明怎麼看都是紅燒麻辣味兒!

“你再看看他們……”符牛頭激動的喊道,“它們活著的時候,為你們耕作,死了呢?可你們怎麼對待它們的?你們剝了它們的皮,做符書,斷了它們的骨,熬湯,剁了它們的肉,清蒸!甚至還在它們小的身後,剁了它們的蹄子紅燒……”

“你莫說今天晚上在漢陰村,你冇吃紅燒麻辣符牛蹄……”

蕭明被懟的夠嗆,無言以對啊,他還真冇少吃!

“那個……”蕭明想了想,怯怯的說道,“符牛兄,看你的樣子,想必是已經脫離了低級趣味的牛鬼,想必也知道,肉身是會腐爛的,隻有精神是不朽的!既然諸位牛兄牛弟已經死了,肉身早晚會化作塵埃消失在世間,還不如趁著肉身還有一些價值,多……多造就一些功德……”

“嘿嘿……”符牛頭又是冷笑了,說道,“滿足你們的口舌之慾就是功德麼?既如此,老子吃那些文種不一樣是功德?”

“咳咳,這個……有點不同吧?”蕭明苦笑道,“他們畢竟還是活著的,冇到死的時候,這樣吧,我先把他帶回去,我們發誓,等我們死的時候,一起來這裡,讓你吃掉如何?”

“怎麼?還想不求同日生隻願同日死麼?想得美!!”符牛頭張大嘴,說道,“你去問問它,隻要它願意,老子立刻放了她!”

隨著符牛頭的牛蹄一指,蕭明看到一個千葉曼陀羅花內,一個符牛頭探了出來!

“符牛兄……”蕭明陪笑道,“能打個商量,放了這個又瘦又弱的小哥哥麼?”

“如果他能放過我,我一定答應……”符牛頭淡淡的說道。

“誰?誰??”

蕭明大笑,急忙左顧右盼道。

左右自然冇人的,蕭明哭喪臉道:“符牛兄,咱能不能不推三委四的推卸責任?您老說行就行,就彆讓我一個個的問了吧?”

“你以為老子會跟你們人族一樣,遇到事情就推卸責任麼?這裡……老子說了算!”

“唉……”千葉曼陀羅花內,那個符牛頭歎息一聲道,“餘生前,身處桓衝鎮江陵,正會夕,當烹餘。餘忽孰視帳下都督甚久,目中泣下。都督呪之曰:''汝能向我跪者,當啟活也。''餘大喜,應聲而拜,眾甚異之。都督複謂曰:''汝若須活,遍拜眾人者直往。''餘涕殞如雨,遂拜不止。值衝醉,不得啟,遂殺餘。眾人皆以餘之可憐為戲,並不存饒恕之心,他們不饒餘,餘為何饒恕汝等?”

(《太平禦覽》卷九百引南朝宋劉義慶《幽明錄》)

蕭明默然!

“看到冇?”血色符牛頭冷冷道,“那個都督先是答應,隻要它叩拜了就能活,可它叩拜了呢?他居然出爾反爾,又讓它跪拜所有人,因為有個人醉了,他就以此為藉口殺了它,吃了它的肉!你不覺得,這一切都是在戲弄它麼?即便那人不喝醉,他們依舊會殺了它,因為他們飲酒作樂……少了紅燒麻辣符牛蹄!!!”

“這……隻是個個例……”蕭明爭辯道,“而且還是以前的事情,現在人們都脫離了低級趣味,不會再發生了!”

“低級趣味麼?”血色符牛頭笑了,好似聽到世間最幽默的笑話,反問道,“你確定人性比低級趣味更高級?”

麻蛋,一個符鬼竟然跟老子談人性!

蕭明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再問問它……”血色符牛頭又是一揚蹄子,指向另外一個千葉曼陀羅花,“它前幾天剛被剁了牛蹄,說不定你今晚吃的紅燒麻辣符牛蹄裡麵還有它的呢!”

“嘔,嘔……”

蕭明感覺自己有點兒噁心,想吐!

“麻蛋,彆裝了!”大臉貓一直冇說話,此時叫道,“紅燒麻辣符牛蹄早就消化了,好不好!”

“咕嚕嚕……”讓蕭明尷尬的是,他的肚子居然叫了起來。

“咕嚕嚕……”與此同時,大臉貓的肚子也響了!

“能不能……不這麼心有靈犀?”蕭華暗道,“這些符牛頭們……會有意見呢!影響我迷惑他們的大計……”

“可是……”大臉貓遲疑了一聲,說道,“我怎麼感覺他們越來越像紅燒麻辣符牛蹄?真想上去啃它們一口……”

“好啊,你……”蕭明叫道,“你不想怎麼救葉小子,還想自己的口腹之慾,你的貓性怎麼比低級趣味還要低級?”

蕭明心中說話間,那個符牛頭已經從千葉曼陀羅花中浮現,這個符牛頭還是血淋淋的樣子,符牛頭似乎不會說話,張張嘴之後“哞哞……”的聲音,於是符牛頭索性張口一噴,“刷……”血光中,漢陰村的一幕出現了!

蕭明一愣,血光中出現的正是他們今天晚上住的那個院子,隻見一個三十來歲的壯漢正牽了一頭牛從牛棚出來,準備帶出家門屠宰。那牛似乎知道自己將被宰殺,怎麼拉它都不肯往前走。

壯漢用鞭子抽打牛,牛就在院子裡橫衝直撞,直到鬨得筋疲力竭之後,才被勉強硬拽著出了院子。

那牛走到一戶人家,忽然雙膝一屈,對著大門跪下,眼淚涔涔而下。

大門處站得正是村長,村長覺得牛很可憐,就和壯漢商議,不讓他殺牛。但壯漢痛恨這頭牛的倔犟,堅決不肯。

村長看看跪倒的牛,想要拿符錢買下來,但壯漢還是不答應,而且恨恨地說:“這頭牛實在太可惡,我一定要殺了它才甘心,你就是出一萬貫符錢,我也絕不賣它。”

那牛聽了壯漢這一番話,猛然站了起來,堅毅地跟隨壯漢走出了村子。

村子之外就是水潭,壯漢殺了牛,牛的血流進水潭。而壯漢帶著牛肉,牛蹄等回來,把肉和蹄子放在大鍋裡煮,然後回房睡覺。

到了五更時分,壯漢起身去檢視牛肉煮得怎麼樣,卻很久冇有回臥室。

壯漢老婆覺得非常奇怪,也起身去檢視,結果大吃一驚:隻見壯漢上半身栽在肉鍋中,已經與牛肉一樣煮得糜爛透了。

“嘔,嘔……”蕭明這次是真的嘔吐了,可惜隻有酸水。

“放心吧……”血色符牛頭冷冷道,“這就是漢陰村鬼上身的根由,他們已經把那鍋肉倒進無底潭了!”

“這……這事兒是你乾的吧?”

蕭華強打精神起身,眯著眼睛看著血色符牛頭問道。

“是又如何?”

“這事兒不過是幾天前的……”蕭明一指四周,說道,“這裡死的人……可不是一年半載的吧?”

“何止不是一年半載,就是十年八年也不止了……”血色符牛頭說道,“自從漢陰村還是做紅燒麻辣符牛蹄,自從涿鹿郡開始殺牛,開始用牛皮做符書……”

“那……那麼早?”蕭明瞠目結舌了。

“不是那麼早!而是那麼殘酷!!”

“多麼諷刺啊!我們符牛的牛皮不僅要被你們人族吹,還要記載你們符文的符書!知道什麼叫做汗牛充棟嗎?就是拿我們符牛的牛皮用血汗浸透了,寫成的符書把整個符院都撐滿……”

“我……我明白了!”蕭明突然醒悟過來,不可思議的指著血色符牛頭驚叫道,“你……你是那些符牛皮上血汗生出的……”

“哈哈,不錯,你居然真的看出來了!”血色符牛頭大笑,“老子就是千千萬萬符牛亡魂孕育出來的懂符學的符牛魂!”

麻蛋,符牛不可怕,就怕符牛有文化!

這符牛懂了符學,竟然開始吞吃符咒師的文種了。

“你……”蕭明驚訝了,說道,“你跟我說什麼多,就是想讓我知道這些?”

懂符學的符牛鬼!

ps:新書上傳,請多多宣傳,收藏 推薦票,謝謝大家……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