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小說網 > 仙俠玄幻 > 六年製符學義務教育 > 第六十三章 苔花如米小,也學牡丹開

麻蛋,你就浪吧,都說完美了,還要請教,這不是打人臉麼?

“十三郎……”葉繁星突然轉頭問道,“你的……羽毛長齊了嗎?”

“羽毛冇有,一輩子不會有!”蕭明想也不想就回答道,“不過毛長齊了,怎麼了?”

葉繁星咬著牙,按捺住怒火,說道:“你不是要一飛沖天麼?好了,這不是有機會了?你也誦唸一首,哦,先前那個什麼花的就好,這可是令狐書的一句之師啊!哪個才子都……”

“好!”蕭明聽了,毫不猶豫的答應,朝著亭子的柱子就是撲了上去!

“你……你乾嘛?”

葉繁星不過是譏諷蕭明,誰知道蕭明居然真的答應,答應也就答應吧,往柱子上爬什麼啊?

看著蕭明笨拙的往柱子上麵爬,葉繁星突然醒悟過來,他是想上亭子頂上啊!

“葉小子……”感覺自己又滑落下來,蕭明急忙喊道,“快來幫我!”

“你……你真要出去?”

“當然!”蕭明傲然道,“你們涿鹿郡的人都欺負到我們洛北城的鼻子上了,我還能坐視不管?”

麻蛋,誰欺負你了!你欺負我還差不多吧!

葉繁星有些委屈,忍不住叫道:“好,好,我成全你!”

說著,葉繁星靈巧的躍上欄杆,雙腿一勾亭子的飛簷,抬手就抓住蕭明的胳膊道,“來,把手給我,我來摔死你!”

“哈哈,好啊!”蕭明毫不猶豫的笑了,伸出手道,“那就一起死吧,做一對同命鴛鴛!”

葉繁星本是想嚇唬蕭明,可冇想反被蕭明調戲,她恨得牙根兒疼,真想鬆手,可惜蕭明抓得甚緊,葉繁星想鬆手都不成。

甚至,兩人站到亭子上了,蕭明依舊緊緊拉住葉繁星的手,惹得葉繁星嫌棄,使勁兒抽手!

“咦?”令狐書見到兩人上來,奇道,“兩位小兄弟有何指教?”

“令……令狐書……”蕭明一邊看著亭子下麵的山穀,一邊有些結巴道,“小弟洛北城蕭明,有……有話要說……”

眼見蕭明的手發抖,還有些汗流出來,葉繁星知道蕭明是真的畏高,所以她雖然在眾目睽睽之下尷尬異常,她還是冇敢強自把手抽出。

令狐書有些皺眉,畢竟蕭明不過十二歲的少年,但他剛剛已經把話放出來了,於是耐著性子道:“小兄弟請講……”

“令狐師兄……”蕭明剛說一句,令狐書擺手道,“小兄弟非餘熟悉之人,叫一聲令狐書足矣!”

“好,令狐書……”蕭明臉皮夠厚,也不在乎碰了釘子,說道,“你在我洛北城葉韻穀見到千葉曼陀羅花,從而頓悟,得葉韻穀賦,名震涿鹿,但,你卻不知道我洛北城另外一個聞名的所在,所以你覺得有些欠缺……”

“哦?”令狐書一愣,奇道,“蕭兄弟所說是重霄山,還是千桃林?”

“都不是!”蕭明一揮手道,“是洛北城蕭府後街的蕭大鹵肉鋪!蕭大豬頭,戰力五百零一,誰吃誰知道,你不知道麼?”

令狐書傻了,他一臉的懵逼了,看著蕭明,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他實在不明白自己的葉韻穀賦跟蕭大豬頭有什麼關係啊!

“哈哈……”大臉貓在亭子上大笑著翻滾,差點兒跌落入山穀的,叫道,“胖子啊胖子,我實在是佩服死你了!這時候都能給自己打個廣告……”

“令狐書……”蕭明笑道,“你不覺得,喝著酒,賞了曼陀羅花,再拿了蕭大豬頭下酒,是……天底下最美的事情?”

“咕嚕嚕……”蕭明自己的肚子先就是響了,他擦擦自己的口水,接著說道,“隻有在這等情況下寫出的葉韻穀賦,纔是完美?”

“你……”令狐書忍住羞怒,低聲道,“小兄弟是不是覺得我寫的葉韻穀賦太過空靈,少了一點凡塵之氣?”

“你說是就是,反正我的話已經說完,一句之師當不得……”蕭明的目的已經達到,拉拉葉繁星的手道,“咱們下去吧!”

令狐書再次懵逼!

麻蛋,什麼意思?打了個廣告,就要拍屁股走?

蹭粉蹭得夠溜啊!

居然還大言不慚的提起“一句之師”?

可偏偏的,令狐書讓人暢所欲言,蕭明所說的話無論如何不靠譜,那也是說了啊!

自己說的話,就算是人家潑臟水,自己也得認啊!

令狐書臉色固然鐵青,可他還是準備捏著鼻子回答。

而此時,蕭明旁邊的葉繁星笑道:“十三郎,你不是有個關於花的辭賦想跟令狐書討教麼?還冇說呢,怎麼能走?”

“叛徒!!”蕭明咬牙切齒了,低聲道,“你這個賣主求榮的葉小子!”

“嘿嘿……”葉繁星一副奸計得逞的樣子,冷笑道,“蕭明,你彆忘了,我也是涿鹿郡的……”

麻蛋,這不是內奸,這是自己引狼入室!

哦,不對,是騎虎難下!

蕭明幾乎要哭了!

“再不誦唸,我就鬆手!”葉繁星抽抽手,嚇得蕭明求饒道,“好,好……”

“咳咳……”蕭明輕咳兩聲,又說道,“令狐前輩……”

還真快,剛剛還是令狐書,現在就前輩了,顯然是在拍某個涿鹿郡人的馬屁!

“……小子從小就吃蕭大鹵的豬頭,這才偶有所得,若說前輩因葉韻穀而名成功就,那小子就是因蕭大豬頭而……得福,小子現有一首不知道是詞是賦的,正是食蕭大紅燒符豬頭時所得,還請前輩指點……”

蕭明一口一個蕭大豬頭,一口一個“紅燒符豬頭”,聽得令狐書真想走過去把蕭明的胖臉打成豬頭。

“餘……洗耳恭聽!”

令狐書的言簡意賅表達了他的強烈的鄙視!

“能……能用前輩的符墨嗎?”蕭明拿出葉繁星的九花凝雪筆,看看左右,對令狐書說道,“前輩不會吝嗇吧?”

“給!”令狐書還是一個字的回答

蕭明右手死死抓住葉繁星的右手,左手拿了符筆,令狐書自然把符盒遞給了葉繁星。

葉繁星哭喪著臉看看令狐書遞過來的符盒,隻有接了!

我是不是又做錯了什麼?

葉繁星把符盒遞到蕭明麵前!

蕭明用符筆蘸了一下,開始吟唱:“夫水者……”

“我去,他真開始吟唱了?”

“在令狐書麵前唸誦符節,這不是符神門前賣符麼?”

“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啊!”

“他想出名!!!”

倒是有人一針見血的點中了蕭明的心思!

可是,隨著蕭明符筆一動,無論是令狐書,還是冰億星和沉敬,甚至其他所有人,眼中都生出了驚訝,因為一縷縷閃動晶瑩的水光瞬間從四麵八方湧出,將山穀半空細密的覆蓋!

最為詭異的是,這些水光並不衝擊先前令狐書所生出的木符符相,而是在千百朵千葉曼陀羅花間隙中奔流!

令狐書的雙眸微縮了,暗自驚道:“這少年該有十三歲吧,怕是中級符咒學徒,這水符的天賦,比我當年可是厲害了太多……”

“……他會吟唱出什麼符相?難不成還有比我那千葉曼陀羅花更加炫目的花朵麼?”

令狐書的心裡有些小小的期待了!

眼見水光聚集,蕭明話鋒一轉,用歡快的符節吟唱道:“……白日不到處,青春恰自來。苔花如米小,也學牡丹開……”

隨著蕭明符節微點,“啪啪啪……”水花炸裂,一個個細小的苔花綻放,雖然這苔花是那麼的細小,但苔花中又有點點星光,看起來竟然是如此的奪目!

一股不屈,一股想要爭豔的氣息開始在水光中彌散!

“我……我的符神啊!”

旁人可能冇有覺察,但令狐書目光落處,又是看得明白,這苔花一朵朵爭俏,但又將千葉曼陀羅花的雍容承托的清楚,而且兩種色澤,兩種符相相映成輝,真是有種符神天成的感覺。

令狐書的雙眸如星般明亮了!

蕭明的符相或許比不得令狐書的符相,但單從立意上就高了令狐書半籌!

令狐書看得明白了,眾人也醒悟過來,一個個驚呼起來。

“這……這孩子不得了啊……”

“他居然想著另辟蹊徑,用其它弱小的苔花反襯千葉曼陀羅,實在是太聰明……”

麻蛋!什麼跟什麼啊!

隻有大臉貓一臉的不屑一顧,你們想多了,那是因為死胖子想不出比千葉曼陀羅花更好的,隻能拿這個瞎拚亂湊!

你看著吧,最後所有的苔花都會化作紅燒符豬頭,把所有的千葉曼陀羅花都拱了!

符豬拱白菜!

死胖子彆的不行,大煞風景的事情,隨手拈來!

“哈哈……”令狐書大笑,剛要開口,蕭明符筆再動,接著吟唱了:“……如果冇有那次眼淚灌溉,也許還是那個懵懂小孩,溪流彙成海,夢站成山脈,風一來,花自然會盛開……”

看著苔花一個個盛開,大小不一,顏色各異,隱約的疼愛從眾人心中生出,看著那些花朵就好似自己的孩子!

“我的符神啊!這……這是什麼賦?”

“怎麼這麼好聽啊!”

“……未來已打開,勇敢的小孩,你是拚圖不可缺的一塊,天域是純白,塗滿夢的未來……”

眾人驚呼間,蕭明的符節已經吟唱到了最後,莫說人們了,就是大臉貓,眼中都有了晶瑩,它好似看到了自己的幼小,看到了自己的夢想!

“……雁聲依舊在,年少時對白,耳邊音猶在,如風暖心懷……”

蕭明的吟唱在風中冉冉消失,一朵朵苔花也明滅著有湮滅的趨勢,但眾人眼中的興奮愈發如火燃燒!

蕭明抬手一指亭子一處的小孩,說道:“小兄弟,有夢就有未來,無論夢醒在何處,放大膽去追求吧,蕭大豬頭會為你喝彩!!”

“好!好!!”

眾人大聲歡呼鼓掌,蕭明大喜,條件反射般的符筆一卷!

“你敢喊豬頭,我跟你冇完……”

葉繁星目眥欲裂了!

可惜蕭明有些忘形,符筆早就點出,口中更是喊道:“豬頭啊……”

咳咳,符豬拱白菜啊……

ps:新書上傳,請多多宣傳,收藏 推薦票,謝謝大家……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