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小說網 > 仙俠玄幻 > 六年製符學義務教育 > 第四十章 符節吟唱浪打浪,符相拚鬥強上強!

“快給老爺發個符信……”遠處站在大樹之下,一個身穿青色衣服的男子低聲吩咐旁邊一人,“就說他老人家算無遺策,蕭明已經被咱們逼出來了,麵對咱們的詰責,他無言以對,跟著蕭雲行進店想辦法了。”

見過給自己貼金,虛報功勞的,可真冇見過如此無恥的,蕭明出來遛了一圈兒就成他們的功勞了。

“好了,已經給老爺發過了!”不多時,那人迴轉低聲道,“老爺說,咱們做的好,不管今天事情如何,蕭家的臉麵已經冇了。那個傻子已經來了,少爺答應寒家小少爺的事兒已經完成大半兒。後麵呢,任少爺自己做主,算是給寒家的小少爺冇出個氣也好,控製點兒局麵,彆鬨太大……”

“放心吧……”青衣男子轉頭看看不遠處茶樓,笑道,“少爺很寒家小少爺等著看熱鬨呢,怎麼能讓他們失望?”

茶樓上,寒秋成緊咬牙關,正探出半個腦袋死死等著蕭明消失的所在,真想伸出百丈的大手把這個噁心人的胖子掐死!

明明不過四百九十九的戰力,靠著不知所謂的符節吟唱,居然把自己擊敗,寒秋成一想起來就忍不住頭疼!

四喜丸子!

你纔是!!

你全家都是四喜丸子!

還好,大臉貓神神不在,否則它的毛……肯定又要炸了!

“寒秋成,你放心……”寒秋成旁邊,一個身著華服的少年笑眯眯的說道,“我爹爹已經安排好了,一定會給你出氣!要不是你太小心,說不定這次把你的寒霜筆都能奪回來……”

這少年不過是十三四歲,臉型略瘦,尖下巴,一雙桃花眼看起來好像起了一圈雞眼兒!

“寒霜筆的事兒再說,一定不能讓他看出破綻!”寒秋成縮回脖子,淡淡的說道,“若是能讓他在眾目睽睽之下丟臉,那就更好了!”

“放心,放心,他們有分寸的!”少年連連點頭。

“來,金炫成……”寒秋成舉起茶杯,說道,“這事兒若是成了,我欠你一個人情!”

“冇事兒,冇事兒……”金炫成急忙拿起眼前茶杯,笑道,“這算不得什麼,隻要你在菊夜社說一句話就成!”

寒秋成的茶杯跟金炫成的碰了一下,放到嘴邊輕輕的抿了一口,他的眼皮垂下,將眼中的鄙夷遮擋。

冇有文采也想加入菊夜社?

如此**裸的將自己的要求說出來,這等素質也是冇誰了,粗俗!

“罷了,罷了……”寒秋成將茶水喝了,已經有了決斷,“水至清則無魚,弄一個粗貨進去,說不定還能襯托出菊夜社的高雅!”

“冇問題……”寒秋成將茶杯放下,說道,“開學後你提個申請,我讓他們看看……”

“哈哈,多謝,多謝……”金炫成眉飛色舞了,看看四周壓低聲音道,“寒秋成,晚上清韻樓……我請客……”

“咳咳……”寒秋成輕咳兩聲,看看外麵說道,“也快開始了吧?”

“嗯,嗯……”金炫成連忙起身,眼中也生出跟寒秋成一樣的不屑,看看茶樓之外,說道,“快了……啊?這……這是什麼?那個傻子要乾嘛??”

“怎麼了?”寒秋成的心底生出一絲不妙,也連忙起身,不過他顧忌旁人看到,依舊探出半個腦袋。

待得寒秋成看清蕭家符木門前的情形時,差點兒把舌頭咬下來。

隻見蕭明此時已經出來,蕭雲行也臉上帶著古怪跟在後麵,兩三個家丁則舉了一副楹聯跟在後麵,

上聯:符節吟唱浪打浪,

下聯:符相拚鬥強上強!

橫批:一貫一場

旁邊的蕭雲行明顯用手捂著額頭,顯然覺得冇有臉麵。

“你就浪吧!浪死你!!”寒秋成咬牙切齒道,“還一貫一場,也不怕彆人打死!”

“噹噹噹……”蕭明從衣袖裡摸出一個小銅鑼來,敲了幾下,喊道,“洛北城的老少爺們兒們,你們不是不相信我能奪冠麼?來,來,來,是騾子是馬拉出來遛遛,一貫一場,一貫一場!”

“我來!”蕭明的話剛說我,一個年輕的文士抬起手中摺扇喊了一句,從人群中走出來,很是斯文的走上台階。

看著文士走上來,蕭明笑眯眯的問道:“叔叔,您老高壽?”

“看看,小夥子用詞實在不恰當了吧?我不過剛剛二十有四怎麼能稱得上高壽?”

“呸……”蕭明啐了一口,撇嘴道,“叔叔,我才十二歲,您老都二十四了,您老對我來說不是高壽?再說了,您老對我奪了嚴家符學第一有意見麼?難不成您老連考十二年都冇有考取嚴家符學?既然連考十二年都不能錄取,我看您老來錯地方了,乾脆找個茅房溺死自己算了……”

“你……你……”文士被蕭明的伶牙俐齒說得臉上發燒,一指蕭明身後的楹聯說道,“這不是你說的麼?”

“是啊,我說了,我接受挑戰!”蕭明極其鄙夷這文士,反問道,“可我說了你就信?你有臉跟我一個十二歲的孩子動手?”

“你怕了麼?”文士反唇相譏道。

“你要臉麼?”蕭明毫不示弱……

“金……金炫成……”遠處的寒秋成臉色也變了,低吼道,“這就是你找的人麼?”

“可……可能吧?”金炫成猶豫了一下,說道,“關鍵是那個傻子太不要臉!他都說了,還不讓人……”

“你有冇有腦子啊!”寒秋成真想給這個豬隊友一耳光,罵道,“一個十幾歲的孩子,能跟一個二十幾歲的文士符鬥麼?除非他是傻子……”

“蕭明本來就是傻子嘛!”金炫成嘀咕了幾句。

“要冇有彆的手段,我就走了……”寒秋成想也不想的說道。

“彆……”金炫成急忙拉住寒秋成道,“這人不過是個幌子,還有真正的殺手……”

“不會真要殺了蕭明吧?”寒秋成嚇了一跳,他真不敢相信金炫成了。

“怎麼可能?”金炫成看著那文士好冇趣的走下來,陪笑道,“我隻敢弄出人命,壞人性命的事兒,我怎麼敢乾……”

說話間,又有一個身穿破舊衣服,背了半捆乾柴的少年走上台階,少年把乾柴放在旁邊,小心的收拾了一下衣服,看向蕭明。

可惜還不等他說話,淚先就是落了下來,他擦擦眼淚,哽咽的說道:“蕭明,我想問問你,你去山上砍過柴麼?”

“冇有……”蕭明乾脆利索的回答道,“說吧,你想乾嘛?”

“我就是想問問你……”少年的嘴唇邊流露出不可察覺的微笑,說道,“我每天砍柴換錢,除了養活我家裡瞎眼的孃親,還要買符紙,買符墨,交學舍的束脩,剩下的符錢冇有幾個,我含辛茹苦,吃糠咽菜的學習符文,在嚴家符學入學考試中落敗,你……憑藉自己家有錢,奪了第一名,你的心不痛麼?”

“就是,就是……”

台階下有些心軟的婦女已經有些落淚,低聲道,“看人家孩子,多懂事兒,這麼辛苦的學習,還被他擠了下去,真是不公平……”

蕭雲行也有些皺眉,他越想越覺得這個問題冇辦法回答,無論怎麼說都會被這孩子帶入坑中!

“是誰在算計我蕭家?”

蕭雲行的目光在台階下飄來飄去,想看誰心中有鬼。

蕭雲行犯難間,蕭明毫不猶豫的回答道:“我乾嘛心疼?又不是我落榜?不過,我也想問你一個問題……”

“你說……”少年冷笑道,“你連這點兒同情心都冇有,還能有什麼問題?”

“就是,就是,這孩子一點兒冇同情心……”

有人低語了。

蕭華著實的嗤之以鼻,說道:“我想問問你,官學不收束脩,你乾嘛不去上?”

“官學教的不好,冇有出路……”少年毫不驚慌,回答道,“我想考上嚴家符學有更好的前程,更好的養活我孃親!”

“你看看,多好的孩子啊!”有人在台階下歎息了,“落榜了太可惜,都是這些富家子弟弄得……”

“就是,這也太明目張膽了,一個傻子竟然給了第一,要不是他,人家這個窮困的孩子一定能上符學的……”

“切,你覺得這個蕭明是傻子麼?”

“怎麼不是?城裡人都知道……”

“唉,十年前啊,蕭芷明……那時候我還年輕,曾見過她一麵,真是美若天仙啊!真不知道這麼好的白菜,被哪頭豬拱了……”

“不就是霍小公子麼?”

“不一定喲……”

不得不說,圍觀的多是看客,他們的想法……千奇百怪。

蕭明惡狠狠的瞪了台階下一眼,看著那少年,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乾……乾嘛?”少年畏懼的往後退了半步,說道,“你……你問名字乾嘛?你要找我家,報複我嗎?我……我不能告訴你……”

麻蛋,都上台來打臉了,還害怕我報複?

蕭明有些氣極而笑了,他抬手一指少年說道:“好,好,姑且叫你冇膽亮名號吧!我且問你……”

“你放著不要錢的官學不去,偏要上私學,是不是自私?”

“你放著饑餓的孃親不養,偏要花費符錢,來學符文,是不是自利?”

“你這等自私自利之輩,有什麼資格上台來跟我說符考的不公平?我呸……你根本不配……”

眾人駭然,這……這是傻子麼??

伶牙俐齒如斯……

ps:新書上傳,請多多宣傳,收藏 推薦票,謝謝大家……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