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小說網 > 仙俠玄幻 > 六年製符學義務教育 > 第三十一章 符神開天辟地

霍青最後深深看了一眼墳墓,抬起符筆在半空輕點,靜音符破碎,霍青頭也不回,大步流星的去了,月光之下,但聽那莫名的符節如歌般響起:“……昔我往矣,楊柳依依。今我來思,雨雪霏霏。行道遲遲,載渴載饑。我心傷悲,莫知我哀……”(詩經之采薇,隻有這樣,才顯得霍青有b格)

“義父……”蕭明心中大悲,忍不住竭儘全力叫道,“你等著我,我長大會去找你……”

一聲喊出,蕭明再不能自控,淚如雨下,好似親人又少一個。

霍青冇有回頭,隻舉起手中伏筆,在半空晃了幾下,蕭明分明看他寫了個明字,隻不知道是蕭明的明,還是蕭芷明的明。

“回去吧,十三郎……”

蕭潛不知何時到了蕭明旁邊,他低聲道:“霍公子已經走遠。”

“人間為何這麼多離彆?”

蕭明看著霍青背影融入夜幕,頗是憂傷的問道。

蕭潛看了蕭明一眼,笑道:“有了離彆,纔會讓人更珍惜相聚的快樂!”

“孑然一身的人怎麼可能懂得相聚的快樂?”蕭明歎息了,“唉,義父這個老光棍兒!”

畫風突變讓蕭潛措手不及,準備好的安慰一句都用不上,說好的傷離彆去哪兒了?

蕭明回到蕭府已經夜深,腳步聲打斷了蛐蛐的高亢呻apapapap吟,蛐蛐很厭煩,白天你們用豬毛撩弄,晚上想要真槍實彈了,你們也要攪擾,還讓不讓蛐蛐活了?

蕭明來不及估計蛐蛐的幽怨,他被蕭潛帶到了蕭渝的書房。

蕭渝坐在燈下,臉上的神情被燈影擋了,並不能看到,不過他麵前桌子上的茶水早就涼了。

“外公……”蕭明進屋急忙躬身施禮,小心說道。

可惜蕭渝隻看著蕭明一言不發。

蕭明有些毛骨悚然了,急忙吸吸鼻子,抬頭看看自己的鞋底,冇有踩到狗屎啊!

“外公……”蕭明眼珠一轉,說道,“花園裡的池塘邊有兩個母蛤蟆在敗壞我蕭家的家風,我去把他們砸死……”

“你都知道了?”

蕭渝終於開口了,口氣中帶著一種疲憊。

蕭明想了想,終於承認:“是……”

“老子隱瞞了十二年,還是被那小兔崽子搶先說出來!”蕭渝罵道,“他想搶老子的閨女,還想搶老子的外孫?”

蕭明瞬時額頭見汗,冇想到外公還有這麼……渾樸的一麵啊!

“十三郎,這十一年讓你委屈了……”

蕭明剛想說不委屈,蕭渝接著說道:“不過呢,你做好準備,以後你還有接著委屈!”

好吧,就跟委屈乾上了。

“隻要你想活著,你就要委屈!”蕭渝看著蕭明,淡淡的說道,“不過,你放心,知道事情真相的人……越來越少,故事總會被人淡忘……”

“他……他們呢?”蕭明遲疑了一下,問道。

“誰們?”

“丁原?”

“莫非你去上過的墳是假的嗎?”

蕭渝看著蕭明的眼中流露出一種無奈。

蕭明心中生出一種難言的感覺。

“人活在世上,其實是一種妥協,一種……”

不等蕭渝說完,蕭明微微一笑道:“外公,我剛十二歲,聽不懂您說些什麼。”

蕭渝一愣,點頭道:“嗯,今晚的家宴外公喝多了,剛說的都是酒話,時辰不早了,你也早點兒回去睡吧!”

“是,外公!”蕭明施禮後,轉身離開。

看著蕭明背影,蕭渝眼中露出獵鷹般的敏銳,可突然間走出大門的蕭明回過頭來,露出一個腦袋,齜牙說道:“外公,您老酒喝多了,晚上要孩兒喚你起夜否?”

獵鷹般的敏銳立時換做貓頭鷹的寒冷,蕭渝忍不住罵道:“還不快滾?”

“老爺……”看著蕭明一溜煙兒跑了,蕭潛走了進來,小聲說道,“十三郎突然長大了!”

“何止是突然長大……”蕭渝拿起茶盅,喝了一口,淡淡的說,“簡直就是突然換了一個人!”

“會……會不會有什麼問題?”

蕭渝反問:“能有什麼問題?”

蕭潛不敢多說,隻用手點點自己太陽穴,一副“老爺,您老明白”的樣子。

蕭渝放下茶盅,走到一個窗戶前,看著彎月如鉤,淡淡的說道:“十三郎這個算不得什麼,當年的明兒才叫厲害。明兒三歲前固然可愛,但談不上冰雪聰明,她姑姑都說她平庸。可三歲之後突然換了一個人,不僅聰明絕頂,而……而且見識通達,八歲就成了初階符咒士!有其母必有其子,該是如此……”

“丁原的事情,老爺其實該跟十三郎解釋的……”

“不必……”蕭渝看著夜色搖頭道,“這洛符天域唯一的中心就是符神,除了符神,每個人都是配角,十三郎也一樣。出了蕭府,人人都可能是他的敵人,隻有讓他知道世間險惡,他才能長大……”

“十三郎剛剛十二歲……”

“十二歲就知道腎虛?”蕭渝乜斜了蕭潛一眼,嘴角露出不屑,“你也被他糊弄了吧?”

“是,老爺!”蕭潛聽得內急,說道,“老奴也想去茅廁了。”

“去吧!”蕭渝伸伸懶腰,說道,“回來給老夫定個時間,夜裡定時如廁!”

蕭明自然不會腎虛,但他一定會膽虛,一進閣樓,就見到本是空蕩蕩的書櫃上,擺放了滿滿噹噹的符卷。

“我的天啊!”蕭明當即就愣在那裡了,一隻腳跨在門檻之內,一隻腳還在門檻之外,右手食指、中指和無名指捂住嘴,大拇指和小拇指在微微顫抖,好似小心肝兒抖動,誇張的聲音響起,“這是要乾嘛?明天會有收舊書的上門麼?”

啞姑聞聲過來,雙手比劃。

“外公這是報複啊!”蕭明另外一隻腳都不想進屋了,“讓我每天溫習一本符卷,我……我都考上嚴家符學了啊!”

“嗯嗯……”啞姑想到什麼,一拍自己額頭,走到書櫃前,探手將一個符紙拿了起來,一抖手,“刷……”幾個遒勁的符字飛出,蕭渝頗是諄諄教誨的聲音響起:“符海無涯勤作舟”!

“咕嚕嚕……”蕭明肚子裡聲音如雷鳴,什麼符海,什麼辛勤,都被拋到了九霄雲外,“啞姑,我晚上冇吃飯……”

“嘻嘻……”啞姑比劃一下,急忙拉蕭明進來,自己出去。

當蕭明洗完手,紅燒豬頭已經端了上來。

“啞姑……”蕭明狼吞虎嚥時,忍不住賣弄,“您知道嘛?今天我在嚴家符學考場上大殺四方……”

啞姑坐在旁邊,坐著針線活兒,耐心的聽著,時不時還比劃著問些什麼,天上的月兒照明瞭黑暗,也照亮了閣樓的溫馨。

洛北城人都知道,很久很久以前,世間冇有天地,隻有一個符,符神就睡在這個符裡。

有一天符神睡醒了,伸了個懶腰就把這個符撐破了。

輕而清的符緩緩上升,變成了天;重而濁的符慢慢下降,變成了地。

天和地分開以後,符神怕天地還會合在一起,就頭頂著天,用腳使勁蹬著地。天每天升高一丈,符神也隨著越長越高。這樣不知過多少年,天和地逐漸成形了,符神也累得倒了下去。

符神倒下後,他的身體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他撥出的氣息變成了風符和雲符,他發出的聲音變成了雷符,他的雙眼變成了日符和月符,他的四肢變成了金符、木符、水符、火符和土符。

風符衍化出四季的風,雲符衍化出飄飛的雲,日符衍化出太陽,月符衍化出月亮,雷符也衍化出隆隆的雷聲。

隨著眾符衍化,符神的肌膚變成了遼闊的洛符天域,符神的血液變成了洛符天域中奔流不息的江河,而符神的汗,則變成了滋潤洛符天域萬物的雨露!

符神造的人類快樂的生活在洛符天域裡。

不過讓洛北城人驕傲的還是城外的羅霄山脈的符木,故老相傳,這符木乃符神的毛髮所化,用羅霄山脈符木製作的符筆天下聞名,至於蕭家,則是洛北城中最大的符木供應商。

羅霄山脈在洛北城往北,山勢不高,但綿延百餘裡。

羅霄山脈深處常年有積霧籠罩,偶爾三色雷雲沖霄而下,端是神秘。不過因為山中有古木叢生,是製作符筆上佳的材質,所以洛鹿郡、河西郡和間涯郡等四周郡城常有人進山尋覓何用符木,甚至秦篆國其它郡也有人慕名而來。

天色尚早,晨曦薄霧間已經有些十二三歲的孩子在大人的陪同下進山了。嚴家符學招生完畢,官學也有放榜,數百孩童要入符學,屬於孩子的第一根符筆至關重要,這關乎孩子的文種播種和文心孕育,大意不得。孩子是不能輸在起跑線的,所以製作符筆的符木也一定要最佳!

店鋪內擺賣的都是庸俗之物,哪裡有自己進羅霄山脈找到的符木鐘靈神秀?

“一寸光陰一寸金,寸金難買寸光陰。真是不錯的……”

山下小徑,十一蕭意然走在最前麵,他看著鬱鬱蔥蔥的山林,搖頭晃腦的吟道……

ps:新書上傳,請多多宣傳,收藏 推薦票,謝謝大家……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