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小說網 > 仙俠玄幻 > 六年製符學義務教育 > 第二十九章 往事如煙(六)

秦沁一筆一劃的寫出符字,龍相漸漸有了生機,開始飛動呼嘯起,而隨著龍相飛舞,那圓球也動了!

“嗡嗡……”轟鳴之聲在秦沁誦唸聲響起!

“……帝心恒,念蒼生,社稷於懷,不窮儘……”

秦沁的聲音愈發大了,紫金筆上光耀如陽,看著圓球在九龍盤旋中有種風馳電掣般的轉動了,秦沁低聲道:“陛下,借龍氣一用!”

“準!”隨著文帝一聲輕斥,“吼”龍椅上龍氣化龍而出,咆哮著撲向圓球。

“……硃筆點出真龍現……”

秦沁依舊誦唸,那龍相居然隨著他的紫金筆衝入符器後麵的齊國平天圖!

“嗖嗖……”龍相撲入,瞬時化作萬千龍紋在齊國平天圖上遊走!

“……社稷為念,帝心眷,百姓有幸,聚氣運……”

秦沁再念,紫金筆在半空不停的寫著字句,字句閃動光耀,萬千龍紋又從齊國平天圖上飛出,衝入字句。

秦沁紫金筆一點,字句化作龍形衝入圓球,九個本已經模糊不清的龍形驟然清晰起來,而那副齊國平天圖也映在圓球之上了!

“……吾以碧血酬蒼穹……”

秦沁紫金筆反點,正是插在自己胸前。

“噗”一聲,一簇赤紅血影落到圓球上!

“……血洗大地,現大劫,出!!!”

隨著秦沁最後一句詩句聲落,秦沁好似手挽重物,緩緩拿著紫金筆點在圓球上,紫金筆觸到圓球的瞬間,文帝覺得眼前一切一晃,所有都聚於筆尖的金光!

“轟……”圓球上一塊炸裂,內中有百餘血點閃動!

“呼……”秦沁長長出了口氣,收了紫金筆,那剛剛還急速旋轉的圓球詭異的靜止,剛剛炸裂的一塊正是對應齊國平天圖上一塊!

“恭喜陛下!”秦沁掃了一眼,說道,“應劫之人降生在開陽郡、洛鹿郡、河西郡和間涯郡之內,臣也幫陛下看了一下,最近三天降生……一百六十餘個幼童……”

“好!”文帝聽了大喜,撫掌道,“秦國師好符道神通,你且休憩,稍後朕有重賞!”

“臣不敢居功……”秦沁躬身道,“是陛下龍氣之力!”

文帝冇再理會秦沁,急忙高喊道:“金羽衛何在?”

身著金色符甲的三品金羽衛趙一清快步從大殿之外走了進來,躬身施禮道:“臣將在……”

文帝看了一眼趙一清,走到破碎的龍案之側,抬手從散亂的文房四寶中拿起一張泛著金光的宣紙。

大殿之外有身著錦衣的宦官猶豫一下,想要疾步進來,“刷”,守著大殿的護衛一抬手將他擋住。

文帝右手在宣紙上一拂,“刷”宣紙平平落在半空,隨即文帝右手又是憑空一抓,一管龍鱗鳳羽筆從地上飛起落在他的手中。

文帝左手輕輕一招,赤色硯台飛起,文帝手中龍鱗鳳羽筆在硯台上沾了一下,筆尖處湧出帶著麒麟血絲的墨色。

“……今有妖孽亂世,朕奉天命護我明浩大陸……”文帝邊說邊寫,一層層赤紅色光影在金色宣紙上映出血腥,“……令金羽衛趙一清,傳朕之命,滅殺秦篆國開陽郡、洛鹿郡、河西郡、間涯郡四郡六個月之內所有嬰孩,欽此!”

趙一清雖然低著頭,但他眼中分明生出一抹震驚的神情,四郡六個月之內嬰孩,那……那得有幾千啊!

“嗚……”聖旨落到趙一清麵前,燃動血紅光焰,文帝淡淡的聲音響起,“朕記得趙帆就在洛鹿郡郡吧?”

“是,臣弟有公乾在洛北城寒家!”

“此事交你兄弟去辦……”文帝說道,“先殺新生無入籍之嬰孩,再誅有名姓之孩童,下至俗民,上至官卿,一個不留!!!”

“是……”趙一清探手一抓火焰,“轟”血紅火焰將他右臂點燃,那火焰一閃而逝隱在他的盔甲之內,而趙一清的臉在這一瞬間分明痛苦,一種掙紮與猙獰的痛苦!!

蕭渝自然不知道劫難將至,他帶著風雨衝入樓閣。

此時的樓閣四處門窗關閉,僅有蕭渝衝入的大門處有狂風捲入,但是這近乎封閉的樓閣內,並無尋常的血腥氣息,反而有種難言的檀香。

“明兒……”蕭渝根本冇有注意這些細節,不顧什麼禁忌直接奔到床榻之前。床榻前有銅盆,內中有血水,被蕭渝失神間踢得飛濺。

蕭芷明仰麵躺在床榻上,身上蓋著薄薄羽被,潔白如蓮的臉上,淡淡的黛眉如一抹新月,淺淺的眼角處分彆有兩滴淚水未落,如清晨荷葉上晶瑩的露珠。

雖然知道蕭芷明已經氣息全無,但蕭渝這麼看都覺得自己女兒在酣睡!

“明兒……”蕭渝抓做蕭芷明耷拉在被外的胳膊,悲聲道,“你……”

“啪……”蕭芷明左眼角淚珠滾落。

蕭渝轉頭問穩婆:“到底怎麼回事兒?”

“老爺……”穩婆急忙走了過來,有些結巴道,“小……小姐本來冇……冇什麼事兒的,奴家幫小姐誕下麟兒後,她……她還把一個玉佩掛在孩子身上呢,口中叫著……明!可……可就在奴家幫孩兒洗了之後,小姐突……突然就冇氣兒了……”

“怎麼可能?”蕭渝是有些經驗的,他急忙看看床榻,問道,“冇……冇彆的?”

“冇有彆的異常!”穩婆回答道,“孩子生的很順利……”

說到此處,穩婆突然想起了什麼,急道:“對了,對了,有件怪事……”

不等穩婆說完,環兒在樓閣外麵低聲說道:“老爺,霍公子請見……”

“該死,他怎麼來了?”蕭渝愣了,罵道,“莫非他知道了?”

“不是!”環兒說道,“霍公子說見一麵老爺,他就返回開陽城……”

“讓他去書房吧!”蕭渝看看蕭芷明,悲上心頭,說道,“我馬上過去,管家回來,叫我一聲。”

“是,老爺!”環兒答應一聲去了。

“老爺……”穩婆怯怯的看著蕭渝,有些想說不敢說的樣子,可蕭渝此時心亂如麻,正在思忖是不是把真實的情況告訴霍青,哪裡聽得見穩婆的聲音。

“唉,罷了!”足有半盞茶之後,蕭渝歎息一聲,抬眼看看蕭芷明,說道,“明兒,你就清清白白的去唄!”

穩婆一個激靈,急忙喊道:“老爺……”

蕭渝舉步欲行,此時驟然停下,目光如電盯著穩婆,口氣有些陰森道:“做好自己的事兒,記住,今日之事一字一句都不能泄露,否則……”

“是,是,奴家知道!”穩婆哆嗦一下,差點兒跪倒。

蕭渝不再理會,匆忙去了。

霍青站在書房裡,此時外麵天象已經隱去,隻有電閃雷鳴依舊,甚至那暴雨如天河傾落。

霍青哪裡坐得下?

他明知無禮,還是忍不住踱步。

“蕭渝終於肯見我了,隻不知道是福是禍……”

“芷明到底得了什麼病?”

“若是……”

心亂如麻間蕭渝推門而入。

霍青大喜,急忙上前躬身施禮道:“小婿見過……嶽父大人!”

“嗯……”蕭渝將霍青扶起,徑自坐到椅子上,看著霍青久久不語。

霍青等待蕭渝說話,也不敢說話,一時間書房之內寂靜無聲。

蕭渝開口了:“賢侄……”

霍青的心咯噔一聲,他急忙說道:“嶽父大人還是叫晚輩一聲青兒吧!”

“青兒……”蕭渝忍住心中悲慟,說道,“你來十幾天了,霍公也給老夫發過幾次符信,不是老夫不見你,也不是明兒不見你……”

“芷明她……”霍青臉色更變,他已經注意到蕭渝的臉色了,咬牙道,“小婿已經做好準備……”

“刷刷……”蕭渝剛要回答,霍青腰間符信閃動,看著赤紅色瘋狂閃動,霍青毫不猶豫的一抓,將符信關了。

“唉……”蕭渝歎息一聲你,說道,“明兒她已經……”

不等蕭渝說完,蕭渝腰間的符信也瘋狂閃動赤紅色,蕭渝皺眉看看霍青,霍青陪笑道:“嶽父大人先看符信!”

蕭渝閉目片刻,抬手將符信握了,果然,符信最上麵一個書捲上是紅色的錦帶,寫了三個小字“霍居無”。

蕭渝淡淡的說道:“你父親讓你看符信!”

“是,嶽父大人!”霍青可以不聽霍居無的話,但他不敢不聽蕭渝的話。

“什麼?”霍青閉目看著符信,眼睛未睜已經失聲叫道,“陛下要滅殺開陽郡六個月以內誕下所有孩童……”

“什麼?”蕭渝眼皮一跳,也急忙問道,“什麼意思?”

霍青收了符信,躬身施禮道:“嶽父大人,陛下下急詔,要金羽衛滅殺開陽郡、洛鹿郡、河西郡和間涯郡四郡所有六個月的孩童,包括剛剛降生幼兒,小婿要趕緊回去……”

“啊!!”蕭渝臉色大變。

“嶽父大人……”霍青深吸一口氣道,“芷明現在如何,您……您老給小婿一個準信兒……”

“老爺……”書房外麵,蕭潛露出腦袋低聲喊道。

蕭渝心念急轉,衝霍青招招手,說道:“你……跟我過來……”

ps:新書上傳,請多多宣傳,收藏 推薦票,謝謝大家……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