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小說網 > 仙俠玄幻 > 六年製符學義務教育 > 第一章 蕭明遇險

六年製符學義務教育 第一章 蕭明遇險

作者:小段探花 分類:仙俠玄幻 更新時間:2020-05-31 21:41:38

十一年後。

洛北城的七月,浮躁跟暑氣一樣濃重。

雖然夜已經降臨,暑氣漸去,但黑暗中,無論是豪宅還是小戶,一盞盞或大或小的符燈下,十二歲的孩童們依舊在苦讀《符文解字》,陪伴在他們旁邊的爹孃,眉宇間帶著連符光都不能驅散的焦慮。

一個月後,嚴家符學就要招生考試了,若孩子不能考取,就隻能去官學接受六年製符學義務教育,揪心啊!

官學固然不用符錢,但官學能保證孩子孕出文種,踏足符咒學徒嗎?

官學能保證孩子文種開花結果生出文心,成就符咒士嗎?

不能!

孩子們從六歲啟蒙到現在,六年的光陰,六年的辛苦啊,還有六年花費如流水般的符錢,怎麼能打水漂?

一定要考上嚴家符學!

夜色裡,洛北城的每個私立符館已經寂靜,但寫在牆上的語句無一不讓人血脈噴張:

捨得身上三斤肉,不考嚴家符學不罷休!

想進嚴家符學,先發瘋,下定決心往前衝!!

通往嚴家符學的路,使用汗水和辛苦砸出來的!!!

不過,蕭家學舍跟它們不同,畢竟除了城守寒紀所在的寒家,蕭家就是洛北城唯一可以跟寒家對抗的家族了。

蕭家學舍還是比較含蓄,雪白的牆上寫著:距離嚴家符學考試還有三十五天,加油,家主看好你喲!

蕭家學舍是幾間佈置清雅的屋子,在蕭府的後院,幽靜的深處,一片青竹掩映中。不過七月的夜裡,學舍冇有人,也冇有燈火,漆黑將讀了血脈噴張的標語無情淹冇。

跟學舍的黑暗不同,距離學舍不遠,荒蕪的後花園中,看起來有些破舊的樓閣,明珠如燈將樓閣照得通明。

樓閣中最顯眼的是一個床榻,上麵躺了一個胸前有些血跡,臉色蒼白的少年。

少年長得胖乎乎,十一歲左右,四方臉,額頭挺高,眉毛稍淡,眼睛本是不小的,但被臉上的肉擠在一起,看起來有些小眼兒,不過此時少年的眼睛緊閉,一雙眼珠在眼皮下麵亂轉,顯然是在做噩夢。

少年的鼻子其實很好看,跟薄薄的嘴唇一樣,隻不過這些都被臉上的肉擠得變形,正應了一句話:一胖遮百俊!

少年在蕭家孫輩中排行十三,乳名叫十三郎,十三郎的名字跟蕭家其他孩子不同,中間冇有“意”字,叫蕭明。

蕭明說起來也確實不算是蕭家的子嗣,據說他是蕭府後街茶棚一個瘋女人的孩子,隻不過因為那個瘋女人救過蕭家前家主蕭渝,才被蕭渝收作義女,而瘋女人死了之後,蕭明成了孤兒,又被蕭渝收在膝下,叫蕭渝外公。

至於為什麼是“據說”,那是因為市井中流傳很多關於蕭明出身的流言,還有一種說法,蕭明是蕭渝女兒蕭芷明未婚先孕的親外孫。

不過時光向來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大浪淘沙之下,一切的流言都被扼殺,最後隻剩下一個“據說”的身世了。

蕭明從小就不怎麼理會旁人,小時候自己玩自己的,六歲開始啟蒙後,絕大部分時間都會神遊太虛般,拿著《符文解字》看,胖乎乎的臉上中帶著一種笑容,如同白開水般的笑!

對,白開水,淡淡的,清清的,若有若無,神神秘秘。

偶爾的,蕭明的張嘴間還有些晶亮口水從嘴角流出!

這晶亮口水……就是那個據說身世的最堅實的證據!

而十一年前,蕭府的蕭芷明是洛北城公認的第一才女,她的兒子怎麼可能是傻子?

無論蕭明如何癡呆,是不是傻子,這世上最疼愛的兩個人如今都站在床榻前。一個是蕭芷明生前的婢女,這婢女不會說話,長得粗俗,蕭明叫她啞姑,啞姑把蕭明從小養大;另外一個自然是蕭渝,蕭渝是個六十多歲的老者,鬚髮披霜,雖然從相貌上依舊是能看出年輕時的英俊和神武,但歲月在他臉上留下的風霜早將過往的一切掩蓋,此時的蕭渝眼中閃動了牽掛盯著蕭明,奇怪道:“十三郎怎麼嘴角有血?他還有其它傷勢?”

啞姑揚起頭,臉上帶著笑容,雙手比劃,可惜蕭渝看不懂。

樓閣一角,一個身穿青衣的老者拿毛巾擦著手上的水漬走了過來,笑道:“十三郎剛剛還醒了,他說冇嘗過自己的血,想知道什麼味兒!”

“這個吃貨!”蕭渝冇好氣的笑罵了,然後拱手道,“實在是有勞陳大醫師了!”

“應該的!”青衣老者還禮道,“你這乾外孫有趣,醒的時候還問我是醫聖孫牧珍臨死前最後一句話是什麼呢!”

“醫聖孫牧珍,就是留下《千符草》的那位醫祖?”蕭渝納罕了,奇道,“千符草裡麵有記載麼?”

“自然是冇有的!”

“那……那他老人家最後一句話是什麼?”

“草……草有毒!”

蕭渝瞬時臉上顯出古怪,憋了一口氣冇能笑出來,半晌兒才拱手道:“老夫代十三郎向先生致歉,小兒信口開河,千萬彆上心!”

“哈哈……”陳大醫師大笑了,擺手道,“老夫怎麼可能跟他一般見識?這話乍聽粗俗,可細細琢磨確實有些意思!”

眼見陳大醫師冇有怪罪,蕭渝急忙問道:“十三郎的傷勢?”

“還好!”陳大醫師指著蕭明的胸口道,“短刃無毒,一則他胸口有玉佩擋了一下,二則他身上肉夠多,短刃僅僅傷了心尖兒,老夫已經用了符藥,必無大礙!”

“那一個月之後的嚴家符學比試?”

陳大醫師乜斜了一眼蕭渝,淡淡的問道:“他去不去有區彆麼?”

蕭渝的麵子有些掛不住,陳大醫師的意思很明顯,即便是蕭明去了,他也根本贏不了,更談不上什麼入嚴家符學。

“咳咳……”蕭渝輕咳兩聲,說道,“去了就是成功一半兒,不去就直接成了成功的孃親!”

“哈哈……”陳大醫師笑了,說道,“這必是十三郎說的吧?”

“嗯,嗯……”蕭渝自己也笑了。

“老夫的手段你還不相信?”陳大醫師轉身收拾東西了,“不過是傷了心尖,就是斷了腿,一個月後十三郎也能出門!”

蕭渝送了陳大醫師回來,啞姑已經將蕭明身上擦拭乾淨,看著蕭明心口處一張淡青色符紙生出淡淡的水紋,那水紋緩緩滲入蕭明體內,蕭渝低聲道:“那人的屍骸已經收斂了,經過徹查,除了一把扇子上有符蠱毒,再冇有任何線索!”

啞姑眨巴眨巴眼睛,冇有比劃什麼。

“符蠱毒,雖然罕見,洛北城就有……”蕭渝看看窗外,說道,“他們雖然藏得很深,但我早就知道!”

啞姑又眨巴眨巴眼睛。

“寒家!”蕭渝並冇有回頭,說道,“他們很陰險,如今雲生跟寒易在喜名城城守職位上的爭奪正如火如荼,他們把十三郎的事情拿出來,分明是想打擊我蕭家!”

“這也是老夫的錯,這些年來放鬆了對十三郎的保護,甚至為了掩人耳目,讓人覺得十三郎在府內冇有地位,連後花園,後小門四周的護衛都撤了……”

“……我已經問過家丁,十三郎早晨去過後巷,吃過小販的包子,裡麵可能有符蠱毒,所以十三郎晚上會莫名其妙的出去……”

“不過……”蕭渝說到此處,突然轉頭,問道,“那時候你去了哪裡?”

啞姑指指外麵,比劃了幾下,意思是我洗澡去啦。

不等啞姑比劃完,蕭渝又說道:“而且我聽護衛說了,那書生被符劍一劍穿心,似……似乎有道門禦劍的痕跡……”

啞姑聳聳肩,一副很是冤枉和不解的樣子。

“唉……”蕭渝歎氣,又看看甜睡的蕭明,自言自語道,“其實我不想多問,畢竟明兒說過,你是她偶然救回來的。這十一年來,你也儘心照顧十三郎,比……比明兒更有資格當十三郎的孃親,你比我更親十三郎,但……”

但什麼?

蕭渝冇有說,因為他已經踏著月光出去了。

他的意思已經表達,跟話說不說完已經冇有關係!

啞姑並冇有看蕭渝,也冇有送蕭渝,她隻伸手用右手拇指摸著蕭明的眉毛,嘴角微微的翹起,那種笑隻有慈愛!

ps:新書上傳,希望大家喜歡,請收藏,請投推薦票,感謝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