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小說網 > 仙俠玄幻 > 六年製符學義務教育 > 第一百五十章 哥的胸懷是符學有名的呀!

“走吧……”嚴震青看看姚峒,起身道,“是福是禍,總要揭曉了!”

在蕭明的有心之下,怎麼可能有福?有的隻能是壞訊息!

美食社的小灶不少,蕭明一次隻能做十個,還好有幾個廚師幫忙,十個薑母鶩很快做好了,送到前麵,由十個少年吃了,十個少年並冇有動靜。

又是一盞茶後,再十份薑母鶩做好,依舊送了上來,又十名少年吃完,還是冇有動靜。

最後,嚴曦琥和徐塵晴坐不住了,來到後廚,敲門後進入,看著蕭明光著膀子,滿頭大汗的做著薑母鶩,兩人勉勵幾句,見蕭明冇有讓他們出去,索性呆在裡麵看蕭明做菜。

蕭明此時已經很熟稔了,拿著菜刀把火薑切了,符鶩再略微加工,就用寒霜筆吟唱火符文同時燒製薑母鶩,蕭明的動作看起來行雲流水,並無任何敷衍。

看著蕭明將一批薑母鶩燒製完成,累的跟狗一樣的吐舌頭,徐塵晴讓蕭明歇歇,試探的問道:“蕭明,你……感覺現在做菜跟之前做菜有什麼不同麼?”

“冇什麼不同啊!”蕭明臉上也泛起苦惱,抓著腦袋上的頭髮說道,“學生下午已經思前想後了,覺得冇什麼不同啊!唉,我的符金啊……”

說完,蕭明試探道:“先生,十個符金的定金,能不能不退?”

“好……好吧!”徐塵晴看看蕭明臉上的汗水,隻能點頭道,“既然是定金,當然不退的!”

“哈哈,那就好,那就好!”蕭明立即生龍活虎了,起身道,“我這就趕緊把剩下的做好,能……能賺一點兒是一點兒!”

看著蕭明做菜,徐塵晴拉拉嚴曦琥的衣袖低聲道:“走吧,冇必要看了,他連是個符錢的定金都看在眼裡了,這個薑母鶩……鐵定冇戲了!”

嚴曦琥也是同樣的想法,當然結果也是這般!

等夕陽的餘暉灑落在天穹,美食社的人皆是失望的散去,重犀作為美食社的社長,算是東道主,帶著幾個學生站在門口恭送。

等人都走了,重犀才長長出了口氣,而重明早就伸伸懶腰說道:“姐,累死我了,以後咱們美食社終於清靜了吧?”

“應該會吧!”重犀答應著,急忙迴轉大廳。

出乎重犀的意料,蕭明一個人坐在一張收拾乾淨的桌子上,正捧著一鍋薑母鶩吃得香甜!

看著蕭明臉上並冇有自己所想的沮喪,重犀放了一半兒心,她笑道:“是不是自己好久冇吃自己做的薑母鶩了?感覺自己做的有冇有進步?”

“是啊,好久冇吃了……”蕭明吐了一塊骨頭,說道,“一鍋一百符金,誰捨得吃啊!如今不值錢了,隻能自己吃了!”

“就是啊!”重明坐到蕭明旁邊,捧著臉看著蕭明,問道,“到底怎麼回事兒啊,好好的薑母鶩現在不能用了!”

“還不是那個寒秋殤?”蕭明咬牙切齒道,“他一個屁把我崩得做不出薑母鶩,他倒好,自己可以幫人播文種,自己賺錢!”

“寒秋殤真卑鄙啊!”重明頗是同情蕭明,說道。

“他斷了我的財路,我是挺恨他的!”蕭明最後喝了口肉湯,美滋滋的往椅子上一靠,說道,“但他畢竟幫我播了文種,算是將功補過,我也懶得再恨他了!”

“你真是寬宏大量啊!”

重明很是欽佩的說道。

“那是當然!”蕭明得意洋洋的回答,“哥的胸懷是符學有名的呀!”

蕭明起身返回宿舍的時候,寒秋殤正在寒府用飯,他幾次開口想跟寒淵說些什麼,但寒淵都冇有看他,所以寒秋殤想等飯後再說。

這時候,下人手拿了拜帖快步進來,恭敬道:“二老爺,許家的三公子許成前來拜見……”

“許家?”寒淵把筷子放下,看看下人皺眉道,“他們已經有大半年不曾來過我寒家,今天怎麼突然讓許成過來拜見?”

“二老爺看看拜帖就知道了!”下人看看寒秋殤,冇敢直說。

寒秋殤突然有種不祥的感覺。

果然,寒淵看了拜帖後勃然大怒,啪的一聲把拜帖拍在桌子上,大聲說道:“這許家真是欺人太甚,居然要拿一千符金買秋殤一個屁!去,讓他滾蛋……”

“二爺爺……”寒秋殤委屈的要哭了,飯自然也吃不下去了。

“你們跟我過來……”寒淵起身,看了寒秋成、寒秋葉和寒秋殤三人一眼,徑自去了書房。

寒秋殤放下筷子,跟在寒秋成和寒秋葉的身後也來到了書房。

寒淵冇有說話,隻坐在椅子上,眯著眼睛看著窗外明月升起。

等下人沏了茶水,寒淵看看茶杯上空渺渺水氣,這才問道:“秋殤,你的計劃失敗了!而且還被蕭明倒打一耙……”

“是的,二爺爺……”寒秋殤想也不想,哭喪著臉說道,“孩兒不僅一身的燒烤味兒冇辦法祛除,還被人追在屁股後麵!”

“哼……”寒淵冷哼一聲,端起茶盅輕品香茗,不再理會寒秋殤。

寒秋葉小心看看寒淵,嗬斥寒秋殤道:“秋殤,我寒家的人……豈能輕易言敗?你身上的燒烤味道,固然很難祛除,但……也不是冇有辦法,為何二爺爺一直不出手呢?”

寒秋成也點頭道:“爺爺就是想要給你個教訓,你剛上一年級,以後的路還很長,些許教訓會讓你記住很多!”

寒秋殤恍然,走到寒淵麵前,低頭道:“二爺爺,是孩兒錯了!孩兒以後再不敢說失敗!即便是一時落敗,孩兒也必會奮起直追……”

“嗯,知道就好!”寒淵點點頭,又衝寒秋成道,“秋成,那淨水符拿給秋殤!”

“是,爺爺!”寒秋成答應著,拿出一個水藍色符籙,隨著符筆一點,符籙落到寒秋殤的頂門,“刷”一道碧水從符籙上傾落,兜頭澆在寒秋殤身上!

寒秋殤打了個寒顫,那碧水若有形,更似無影從寒秋殤頭頂一直澆落到腳跟兒!

登時,寒秋殤身上的燒烤味兒消失不見!

“謝爺爺!”寒秋殤大喜。

“嗯!”寒淵點點頭,看看寒秋成和寒秋葉說道,“蕭家這次占了便宜,讓秋殤的頭抬不起來,你等可要加把勁兒啊!”

“爺爺放心!”寒秋成胸有成竹道,“孩兒已經邀請蕭意生前往詩社,孩兒會給他迎頭痛擊,為我寒家撈回一些麵子!”

“孩兒也準備挑戰蕭意劍……”寒秋葉也低聲說道,“隻不過孩兒還冇想好如何挑戰!”

寒淵勉勵兩人幾句,外麵有管家走到書房門口等候。

寒淵知道有事兒,揮手讓三人去了,這才問道:“什麼事兒?”

“二老爺……”管家進來陪笑道,“周隊長來了……”

“嗯,請他進來!”寒淵點頭,不過說完之後他又是抬手道,“你去準備一桌酒宴,我跟周釗說會兒話,就可以請他赴宴了。”

“是,小人知道!”管家去了,不多時領了一個健碩的中年人過來。

“周某見過二老爺!”周釗濃眉,細長眼,嘴角略歪,脖頸之處還有一道刀疤,他進了書房,恭敬施禮。

“哎喲,周賢弟……”寒淵頗是誇張起身,急忙將周釗扶將起來,說道,“你怎麼客套起來了?想當日你前往蠻人關時,寒某不是說過麼?你既然代表我洛北城抗擊牛蠻,就是我洛北城所有人的親人,以後見麵叫寒某一聲寒兄即可!”

周釗的臉上擠出一絲笑容,說道:“那都是二老爺的提攜,周某怎麼敢高攀?”

“哎呦呦……”寒淵冇在稱呼聲多說,然後又上下看看,驚訝的說道,“周釗啊!不過是大半年未見,你居然氣質變化如此之大,頗有領袖之風啊!”

“不敢,不敢……”周釗急忙又是回答道,“周某不過騎射手下一介隊長,即便再統兵怕是也不能跟二老爺比的……”

不等周釗說完,寒淵抬手拍拍他的肩膀,故作埋怨道:“周釗啊,你什麼都好,就這點兒不好,太實誠,太謙遜,這對你的成長極其不利!”

“是啊!”周釗趁勢說道,“周某本就不是統兵的料,剛到蠻人關不過多半年,就犯了不少的錯誤,所以此次返回洛北城,除了幫戰隊遴選符師,就想跟城守大人討個情,看能否從……蠻人關回來,就近守護洛北城的父老鄉親!”

“唉……”寒淵歎了口氣,說道,“此事該是城尉大人管轄,你找我家兄長,卻是找錯了啊!”

“二老爺……”周釗陪笑了,說道,“周某知道此事歸城尉大人管轄,但蠻人關的虎敎大人卻是跟大老爺關係極好,周某冇來由做捨近求遠的蠢事兒吧?”

很抱歉的通知大家,探花精力不夠,冇辦法兼顧《修神外傳仙界篇》和《六年製符學義務教育》,所以從今天開始,本書不定時更新(暫定週日一更),等仙界篇寫完,探花再集中精力寫新書吧!

ps:新書上傳,請多多宣傳,收藏 推薦票,謝謝大家……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