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小說網 > 都市 > 劉備的日常 > 1.115 東海鯨波

劉備的日常 1.115 東海鯨波

作者:熏香如風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1-01-18 21:33:34

謂“牽一髮而動全身”。後世又稱“鯰魚效應”。換作薊王,便是“東海鯨波”。將身毒半島,舊有秩序,悉數打破。

東身毒二大強國。大秦婆羅門,多摩梨。先後歸附。尤其趙雲、陳到,攜本部白毦精卒,奪取多摩梨國都,扼枝扈黎大江口。薊王欲擴多摩梨港,為江口港。與央恰布藏布江大灣處,江曲港,相得益彰。

多摩梨國,周千四五百裡。國大都城,周十餘裡。濱近海垂,土地卑濕。稼穡時播,花果茂盛。氣序溫暑,風俗躁烈。人性剛勇,異道雜居。城側窣堵坡(佛塔),無憂王(阿育王)所建也。自此西北行七百餘裡,至“金耳國(注1)”。

因“國濱海隅,水陸交會。奇珍異寶,多聚此國。故其國人,大抵殷富。”故多摩梨國,常為鄰國垂涎。聞多摩梨國,為薊王襲占。金耳王,遂假馳援友邦之名,不請自來。欲從薊王手中,奪取多摩梨城。兼有多摩梨港。

薊王得報,哭笑不得。

言其愚不可及,卻也知假大義之名,行火中取栗。若言其精明強乾,區區蕞爾小國,大漢雄主當麵,誠惶誠恐,俯首稱臣尚且不及,豈敢擅捋虎鬚,死路自尋。

總歸是利慾薰心。果然,熙熙攘攘,利來利往;人為財死,鳥為食亡。無可免俗。

“金耳國情如何?”薊王必有此問。

掌屬國邦交及四方部族禮儀等事之幕府大行令。汝南六賢,虞良對曰:“金耳國,週四千四五百裡。國大都城,週二十餘裡。居人殷盛,家室富饒。土地下濕,稼穡時播。眾花滋茂,珍果繁植。氣序調暢,風俗淳和。好尚學藝,異道雜居(邪正兼信)。伽藍十餘所,天祠五十餘所。異道寔(實)多。從此西南行七百餘裡。至‘羯陵伽國’。”

“國都何所在?”薊王又問。

“國都金耳城,北背扼枝扈黎大江。多摩梨王都,乃其(出海)口也。”大行令虞良,深知薊王所問。

時下身毒。列國王都,皆濱水而建。且多置於南岸。

眾所周知。地轉偏向力,南半球向左,北半球向右。北半球,河流自西向東流,南岸沖刷顯著。且北岸水流平緩,多淤積成沖積扇。因南岸陡峭,北岸平緩。故,江北多雄城,江南多良港。

身毒列國,齊將王都建在南岸,便因南岸,利於興深水港。

軍正沮授言道:“世人皆知,主公堅船利器,水戰無敵。料想,金耳國必倚仗象兵,循道而進。”

“謂‘一淵不兩蛟,一雌不二雄;一即定,兩即爭。’”薊王笑道:“命子龍,依計行事。”薊王乃是命趙雲,效攻取多摩梨國都,再取金耳城。

“喏。”公車令郭瑉,領命自去。

聖河北岸,上砦。

張郃、馬超,率本部兵馬,並麾下兵車,戍守此地,已有十日餘。人手一把巧工鏟,輔以機關諸器,穿渠掘井,夯土版築,事倍功半。聖河內薊國鬥艦,可經溝塹,環砦一週,隨時馳援。糧草輜重,亦可經水路,運抵砦下津渡。

西林少年,獨當一麵。

“大哥。”馬超率西烏鐵騎,巡邏歸營。

“主公有令。”張郃取敕令相示。

馬超雙手接過,展開一觀:“軍正,好計謀。”

“你我依計行事,助主公早日平定十國。”張郃言道。

“嗯。”馬超不由振奮。

聖河北岸,下砦。

張遼、華雄,亦得薊王敕令。

“主公已取聖河城。正督環城港。軍正獻計,滅列國連兵,你我依令行事。”張遼傳閱敕令。

“軍正妙計。”華雄歎服。

張遼麾下三千小月氏義從騎,並華雄麾下二千鮮卑王騎。亦是幕府精銳。四門八將,麾下皆為天下雄兵。中壘將軍典韋,拱衛幕府中軍。不可輕動。另有麴氏先登,並列城陷陣,可為薊王攻城拔寨。繡衣都尉史渙所攜繡衣吏,亦不逞多讓。

以一當十。十萬幕府雄兵,足可勝百萬身毒奴隸之師。

更何況,一漢當五胡。

約定之期。列國聯軍,硬著頭皮,拔營南下。

數十萬大軍,綿延十裡。戰象威武,群獸逃竄。與此同時,聖河上,大小船舶,翻轉船翼,連成舟橋。城內二十萬多摩梨援軍,次第過河。於北岸紮下營盤。

沿河岸連營十裡。人象嘶鳴,十裡可聞。舉火如龍,百裡可見。

數十裡外。列國聯軍大營,亦有過之無不及。

堅竹深壕,遍地虎落(尖刺)。恨不能扮成豪豬那般。

聖河旗船。

舉千裡鏡,遠眺北岸大營。多摩梨王,不禁惴惴不安。若假戲真做,強驅二十萬多摩梨兵卒,與列國聯軍血戰。行借刀殺人。待兩敗俱傷,薊王再坐收其利。追悔莫及。心念至此,便強顏歡笑,試問道:“聞列國已下戰書。王上當何為?”

“三日之內,必見分曉。”薊王雲淡風輕。

“岸上雖有鄙國兵卒二十萬。然恐非列國連兵之敵。”

“大王毋慮。”薊王心領神會:“此戰,隻需依計行事,列國連兵必敗。貴國二十萬兵卒,皆可保全。”

“王上,天生。”多摩梨王,亦稍得心安。

身側公車令郭瑉,進言道:“我主此來,乃行威服。豈能肆意殺伐,坐視列國血流成河。”

聞此言,多摩梨王終是醒悟。薊王威天下,從不以兵革之利。

此戰,必無意外。

檄文戰書,缺一不可。列國聯軍,既相約一戰。薊王自當應戰。

循古禮。約期未至,不可先擊。

然,“繁禮君子,不厭忠信;戰陣之間,不厭詐偽”。謂“兵不厭詐”是也。又道兵無常勢,水無常形。豈能墨守成規,不知變通。

隻因薊王此來,非隻為戰勝,乃為求占領。贏得堂堂正正,方能服眾。

且此戰,事關身毒全域性。薊王亦需做足準備。

次日,便有白波樓船,自殑伽港而來。乘夜色,駛入聖河。夜幕之下,依稀可見。龐大身影,次第登岸。雖不知運來何物。

料想,必是決勝兵器。

奈何大營宵禁。聖河詳情,皆不得而知。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