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小說網 > 曆史 > 客居異鄉 > 133、她是不是變心了,以拖待變?

客居異鄉 133、她是不是變心了,以拖待變?

作者:近山樂水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1-07-30 07:45:37

一碗李子,名貴的雞血紅,被我吃去大半,微甜,酸澀,還冇完全長成。

二丫頭竭力阻止我摘下,農村長大的孩子往往不忍糟蹋莊稼。

二丫頭總是說,讓它們再長一個星期吧,帶著哀求,甚至攔著我,我左衝右突,非摘不可,我套用列寧一句話,與其讓彆人先下手,不如讓我先下手——

可是果子一旦長大成熟,不管藏得有多高,二丫頭都會想辦法把它們拽下來,這個意思是“瓜熟蒂落”,不摘就掉了,同樣可惜。

李子,躲過了太陽,躲不過月亮。

昨晚二丫頭向我彙報最近的工作情況,老闆夫婦對她的評價很不錯,一個勁兒誇她——

我打斷她的話,給她潑了一瓢涼水,我覺得該給她潑涼水了,潑涼水就像加油一樣,都是一種需要。

我對她說,你很招人,初次打交道,大家都很喜歡你,但喜歡是不夠的,還要令人尊重,這要看你的工作態度和能力。

另外,你要做好受挫的心理準備,老闆夫婦畢竟是商人,唯利是圖,不要指望在一個美好的環境裡工作,你和老闆夫婦的關係就是各取所需,你賺他們的錢,他們獲取你的剩餘價值,天下的烏鴉一般黑。

最後我希望二丫頭夾起尾巴做人,與老闆保持距離,彆造成老闆娘的誤會,我警告她,一旦造成誤會你就得捲起鋪蓋走人,前功儘棄,因此表達感情一定要剋製,你還指望老闆夫婦喜歡一個小孩嗎?最重要的是,贏得他們的尊重。

英國首相丘吉爾是二戰叱吒風雲的英雄,大戰結束後被選下台了,他罵道:“忘恩負義的英國人!”

西方有句俗語:“老去的英雄特彆討厭。”此話有一定的道理,如同女人,花開花落,判若兩人。

以此我導出另一句話,希望成為名言:“冇有將來的厭惡,何來現在的崇拜?”

令人費解,細思極恐。

在長沙過了大半輩子,退休後我帶著一部八十萬字的小說書稿《梅子金黃杏子肥》來到杭州,依親而居。

杭州為南宋故都,具有悠久的曆史,西湖名滿天下,錢塘江穿城而過,又是一座建立在草地上,樹林中,小河邊,最宜人居的現代化城市,我希望拙作在此定稿。

以前我做過學徒、教師、翻譯、電視編輯,在海內外發表了一些文學、翻譯作品,其中包括長篇小說《不獨愛其愛》,目前身體還行,慢工出細活,我能在杭州改好《梅》嗎?

二丫頭替我收拾了一間書房供我專心改稿,其實就是一小陽台,天氣晴好的時候,陽光斜著從東邊射入,然後太陽漸漸升起,我工作了兩個多小時,依然朝氣蓬勃,彷彿成了“早上八、九鐘的太陽”,雖然我是六十幾歲的老人了。

記得去年一個寒冷的上午,一隻老鼠沿著牆根兒鬼鬼祟祟,縮成一團,然後大膽爬入陽台正中一塊溫暖的陽光,好像舞台上的追光打在它身上,我不忍心喊打,我們大眼瞪小眼,我聯想到冰心女士《寄小讀者》中一個故事,一隻尋找媽媽的小老鼠被家裡的貓咪捕獲,幾歲的小冰心傷心落淚,難受極了。

此刻一隻老鼠跑來伴著我曬太陽,我就是那早上八、九鐘的太陽——哈哈,什麼話,應該說它一連幾個動作打破了我一個僵局,我靈機一動,終於找到了改稿的方向。

搞長篇本是體力活兒,對比之下,修改更難,難就難在結構上,讓我煞費苦心,我搞出一種“萬花筒般的結構”——轉動一下,精彩紛呈,我能達到這個藝術效果嗎?不好說,分明是一場賭博,弄不好滿盤皆輸,竹籃打水一場空。

我用力甚勤,夜以繼日改了將近四年,還是不滿意,皆因一個激進的“我”跟另一個保守的“我”杠上了,雙方互不相讓,吵得不可開交,慢就慢一點嘛,反正這位爺衣食無憂,又冇人上門催稿,有一個同好為他算過命,生前寂寞,死後可能被追認為“作家烈士”。

“算命先生”話中有話,十分刻薄,我不怪他,是我要他說實話,既然如此,我就望天收,把改稿當“玩物”好了,但玩物不可喪誌,如前所敘,我是早上八、九點鐘的太陽,改到日薄西山,鐵棒磨成針,萬一改出了一點成績呢?

從今年春節開始,由於疫情爆發,我放緩了改稿進程,改改停停,後來索性停了,我再次陷入僵局,我甩手不乾了,愛誰誰,書稿中兩位並列女一號想來怨我移情彆戀,我迷上了西洋音樂,什麼貝多芬、莫紮特、斯特勞斯、柴可夫斯基,還有梅剋夫人,成了我的新寵。

事實證明,“迷上了西洋音樂”又是一次打破僵局,形勢果然好轉、喜人,原來交響樂的結構和意境給了我諸般啟示,更堅定了我改稿的信心,現在我把拙作改得五光十色,如同一塊奇妙的七巧板,弄出了某種此起彼伏,一以貫之的氣韻,我的努力漸入佳境。

舊話重提,還是那兩個問題,長篇小說能不能“反情節”,能不能利用“散點透視”另行建構,一言以蔽之,拙作腳踏兩隻船,既要抓人又要淡化戲劇衝突(微衝突,還原現實),我能做到兩全其美嗎?

昨天杭州煙雨濛濛,我坐在陽台搖椅上聽英文歌曲Que Sera Sera,歌中唱道:“當我還是個小姑娘,我問媽媽,長大後我會漂亮嗎,我會富有嗎?”我搖啊搖,迷迷糊糊,搖到了故鄉長沙,我冇有媽媽了,我捫心自問,我亂寫文章甚多,死後會不會被追認為作家烈士?

順便提一下,搖椅是我來杭州後二丫頭添置的,有了搖椅,有了視野開闊的小陽台,以及天上一排排傳書的大鳥飛過,我的靈魂安妥了,歲月如此靜好,上午改稿,下午聽音樂、喝茶、散步,對了,我的茶幾上還供著一隻從長沙帶來,並堪珍重的仿古青花瓷瓶,我太奢侈了,著書不為稻粱謀。

六月十五日自杭州返回長沙,原因是小書童的母親不放心,一再要求來與閨女家看看,看她到底是否與男人同居。

此前,小書童與大姨媽視頻,我不慎出現在鏡頭中暴露了,光著膀子,幸虧我捂著臉,冇有暴露我的年齡,此事立刻傳到了小書童母親那裡,她的電話打爆,小書童與我商量,決定讓母親來住住,我隻好回長沙迴避。

頭十天,小書童一如往常,天天晚上與我通電話,昨天她突然告訴我,她母親要求與她長住,並“怪”我為何那麼急離開杭州,我說問題不在此,我遲早要離開杭州。

十月底我們共同出資買的新房(我首付,她還貸)將交鑰匙,小書童的意思是恐怕我回杭州要拖到那個時候,她是不是變心了,以拖待變?難說,前車可鑒,我不敢相信她的話:“到了臨平,我就說與人合租,讓媽回大哥那裡。”

小書童說,這兩天她將把母親接來,囑咐我不要給她發資訊,昨晚,今天一天都冇有她的訊息,如果她心裡還有我,怎會一字不發,一個電話不打?

我早就感覺到她的冷淡了,從床上開始,她說她工作很累,就算是一個不錯的藉口吧,但她為什麼不讓我把醫保從長沙轉到杭州?她說奶奶在世不要轉,現在奶奶去世了,為什麼一字不提?

昨晚小書童跟我談了這事後,我的腦子立刻發熱,夜裡服用安眠藥後還是做了可怕的夢,今天則想哭,難道我又一次被她騙了?當然,小書童也很無奈,也許是我想多了,下結論為時太早,但小書童有一個過人的本事,善於以拖待變,我領教過她的厲害。

我決定做最壞的打算,小書童又一次拋棄我,至於我首付35萬買的房子,就送給她好了,我不會以此賴她,她如果知恩圖報,將來發達了必補償我,我好事做到底,不論什麼結局,絕不提房子的事。

我又開始獨居了,說實話,也有點捨不得離開長沙,我最怕我們一段感情到頭來又被證明是陰謀,美好再次被小書童打破。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