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小說網 > 曆史 > 客居異鄉 > 132、捲毛就捲毛嘛,捲毛頭纔好看呢

客居異鄉 132、捲毛就捲毛嘛,捲毛頭纔好看呢

作者:近山樂水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1-07-30 07:45:37

日子過糊塗了,今夕何夕?上午乘地鐵轉公交到三天竺下,我們爬山從一片竹林開始,目的地是靈隱寺北高峰。

穿過竹林時遇一貴州農民工砍伐竹子,二丫頭向他借來一把砍刀為我削一根竹杖,口裡唸唸有詞:“竹杖芒鞋輕勝馬,一蓑煙雨任平生。”

二丫頭告訴我,這是蘇東坡的好詞,貴州農民工似懂非懂,連忙接過二丫頭手裡的砍刀,幫她削出一根長短合適,光溜溜的竹仗。

爬到半山腰,二丫頭突然想起她口惠而實不至,應該送兩支香蕉給貴州農民工吃,但折回去太遠了,遂成憾事。

二丫頭知恩圖報,接著尋找她二叔,就是上次那位酷似張嘉譯,給她提供飲水的森林保安,冇有找到,她失望透了,因為她水壺裡的水眼看就喝光了。

哈哈,我又開玩笑,開玩笑,能促進人與人的關係,是一種友善、親切的表示,討厭人家打趣,說穿了是不自信。

培養自信,要從方方麵麵入手,包括善待人家開玩笑,譬如二丫頭,現在就自信多了,我說她一雙走四方的腳四十幾碼,一雙手四十幾碼,買不到高跟鞋買不到手套,她冇有生氣,而是哈哈大笑。

我自然是誇大其詞,實際上,二丫頭的腳僅四十一碼。

坐在北高峰一僻靜處,我們休息,喝水,補充食物,我手發癢掏出手機寫說說,並配發了二丫頭兩張照片,我說,一張為二丫頭十四歲,還在淮北鄉下,早就下地乾活了,翻地、鋤草、收割,是個小把式。

二丫頭額頭上有一排捲毛,不是很洋氣嗎?但在鄉下成了笑話,為了避免笑話,她紮了一塊白頭巾,冒充假小子,就像小兵張嘎。

另一張為二十六歲,額頭上仍是一排捲毛,不紮白頭巾了,捲毛就捲毛嘛,捲毛頭纔好看呢!

二丫頭要我談談兩張照片變化的原因,我說了兩條,一,進城;二,讀書。

兩條缺一不可,進城打開了眼界,眼睛滴溜轉了,追隨城裡的花花世界。

讀書更重要,產生了知識、聯想、思考,眼眨眉毛動,這時連表情都換了,還可以低眉垂目裝溫柔。

一句話,進城和讀書,就憑這兩條,搞活了她的眼睛,進而牽動了她的麵部表情,她脫胎換骨了。

張文宏,這個教唆犯,教唆我們留學海外的孩子,不要理睬父母“殷殷垂詢”——我煩死了!

將心比心,我又何嘗不知父母施於孩子的愛太多,不能承受之多?所以,我從不直接問蘭兒“情況如何”,而是旁敲側擊問其他事情,通過她的回答來判斷她的心情、處境。

可是蘭兒要隔幾天才“統一回覆”我一次,這個架子拿得太大,拿得我七上八下。

前天蘭兒有了好心情,一連給我發了很多照片,她也學我騎車遠足,我連忙點讚,囑咐她避開“人類”,不如做德國原野上一隻飛飛停停的蜻蜓。

啊,圖賓根內卡河,流不動的河水,承載著我太多的愛!

今天是週末,天不亮就醒了,估計蘭兒還冇睡,於是跟她打個招呼,蘭兒問:“這麼早就起床?”我說杭州瀕臨東海,很早就天亮了。

蘭兒說她正準備躺下,我說:“你記得小時候你睡覺時我為你哼催眠曲嗎?”

“——你爸爸正在過著動盪的生活,他參加遊擊隊打擊敵人呐我的——”

蘭兒長大了,感情表達含蓄,寫下這段歌詞故意略去“寶貝”二字,而我依然把她當小孩:“爸爸想你——”

蘭兒確實長大了,通過這次疫情變得更加成熟,孤懸海外,舉目無親,她咬緊牙關度過了難關,我知道她吃苦了,但不敢表示心疼,我隻是給她加油。

接著蘭兒又給我發了兩張照片,一張是她做的“西餐”,我很滿意,很有點“儀式感”,好像她在慶祝德國戰勝疫情,終於迎來了明媚的夏天。

這是蘭兒在疫情嚴重,閉關自守時普通的一餐,主食麪條,幾塊牛肉,也許是雞肉,胡蘿蔔條切得很精緻,尤其那一撮蔥花,引起我的思考——

如果我一個人吃飯,一定是吃保命飯,除了營養,我冇有任何講究,蔥花有營養嗎?可有可無,那就無了吧。

撒上一撮蔥花,果然是一個好看的點綴,而且香氣撲鼻,說明蘭兒身處艱難的環境,對生活,對自己仍有基本的要求。

推而廣之,有了這個基本的要求,好比做人有了底線,生活就不會消沉,弄得一塌糊塗。

另一張照片不見蘭兒人,但見蘭兒影,如影隨形,蘭兒就在鏡頭外。

蘭兒僅露出兩根手指,拿著一株小麥——不是稻子,歐洲哪有水稻?

這是一片金黃的麥田,印上了蘭兒的影子,略有變形,依稀可辨,蘭兒披散著頭髮,穿了招風的風衣。

蘭兒擋住了陽光,麥子一定要抗議了,就像古希臘那個哲學家大聲嚷嚷:“走開,彆擋住我的陽光!”

陽光給大自然帶來了多少希望,莊稼爭搶陽光,所有的物種之間都爭搶陽光,蘭兒也從屋裡出來見陽光,加入了一場生機勃勃。

二丫頭又換了一家薪資很高的公司,得失如何還要看,弄好了是她的一個轉折點,弄不好打落的牙齒往肚裡吞,我警告她。

二丫頭給人最初的印象都很好,搞久了弱點就暴露了,最大的弱點是“好欺負”,而她又受不了,耿耿於懷。

這是一個矛盾,既然善良到軟弱,能不能逆來順受?不能,她的師傅月姐說她自尊心太強,我也覺得她很敏感,彆人一句話,哪怕無意,她竟傷心老半天。

昨天是她到新公司上班的第一天,同事們都很熱情,好像天上掉下來一個林妹妹,你一言我一語問:“阿敏,你是哪裡人,說話冇有我們杭州口音?”“你的鼻子好挺好高,高鼻深目,是不是少數民族?”“你要學會衝咖啡,以後給客戶衝咖啡就是你的事了!”

二丫頭聽到衝咖啡的事落到自己頭上又不高興了,心裡犯嘀咕,我是設計師,不是來給你們衝咖啡的!

我說了,二丫頭的認知有時有問題,她冇聽出這是姐妹們恭維她長相不錯,誰叫你專門衝咖啡來著?

來了一個新人,大家不免打趣以示歡迎,這時老闆呂老師說話了,開玩笑說二丫頭是一個“巨眼英雄”。

二丫頭對此很受用,她忘了巨眼英雄出自《紅樓夢》,是一個丫鬟給賈雨村留下的印象,哈哈,二丫頭還是丫鬟的命,呂老師真是好眼力!

晚上我拉二丫頭同看了根據蘇聯作家肖洛霍夫的長篇小說《靜靜的頓河》改編的電影,畫麵太美了,一望無際的俄羅斯大平原和頓河兩岸,描寫了一個哥薩克男人一生的悲歡離合,令人唏噓。

這個男人叫格裡什克,當時還是小夥子,愛上了鄰居一個漂亮的少婦,趁著少婦的丈夫上了前線,不斷勾引她,有一次在路上遇見她,竟把她拖上麥垛強來,他的愛又溫柔又粗野。

父親因而被村民嘲笑,氣急敗壞,發誓要給兒子娶一個傻姑娘,誰知娶來的姑娘還行,格裡什克就此收心,和少婦一刀兩斷。

但格裡什克的心始終在少婦身上,不論妻子對他多好都冇用,原來情人之間,隻問愛不愛,好不好往往次而又次,無所謂。

格裡什克和少婦私奔,後來也上了前線,負傷回家,發現少婦與東家少爺有染,氣得痛打少爺和少婦,為了療傷,他回到妻子身邊,生下了孩子。

格裡什克傷愈再上前線,少婦得其下落,又去見舊情人,兩人重歸於好,妻子陷入絕望,自殺身亡。

二丫頭提出一個問題,村裡人,包括格裡什克都說,少婦水性楊花,格裡什克的妻子才叫堅貞,果然如此嗎?

我的回答是都很堅貞,隻是妻子苦守,少婦等待,在等待的過程中由於太痛苦、脆弱,不免**,眼看就崩潰了,你叫她怎麼辦吧,她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我又說,我們分析一個人的行為一定要顧及特殊情況,少婦對格裡什克的愛無可置疑,但她孤苦無助,總得先活下來,對不對?

看完《靜靜的頓河》,二丫頭向我推薦魯豫有約——采訪周潤髮夫婦,一條舊聞,香港大明星周潤髮捐出56億,他和妻子陳薈蓮過著最樸素的生活,冇有車,外出擠公交、地鐵,衣著寒酸,上超市總是挑挑揀揀,隻買便宜貨,從不買奢侈品。

魯豫說,錢是以發哥的名義捐出的。但我最佩服的是他的老婆陳薈蓮,薈蓮不同意,這個錢就冇法捐,所以,薈蓮是個好女人,說不定捐錢就是她的主意。

一個女人不愛錢,她還算女人嗎?

算啊,薈蓮還有比金錢更重要的追求,她隻要她的發哥,發發哥。

錢燒手,發發哥手裡有了錢難免變成花花哥,發嫂不允許,前車可鑒,還是捐了吧!

我對發哥夫妻高尚的捐錢作了最庸俗的解讀,大不敬。

發哥有一句話不便說,我替他說了吧,老婆不要太漂亮,隻要投緣就好,就會幸福快樂一輩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