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小說網 > 古典架空 > 晉朝春色 > 第二百七十五章 結局

晉朝春色 第二百七十五章 結局

作者:洛書 分類:古典架空 更新時間:2021-03-08 05:37:38

一見阿奴,眾人登時倒吸了一口涼氣,那頭領身旁的人也是震驚的愣了好一會兒纔回過神來。他壓低聲音對那頭領說道:“那女子還戴著麵衣呢,瞧這身段,樣貌定然差不了。”

見周媛戴著麵衣,那頭領不禁惱道:“還不把那勞什子麵衣摘了。”

周媛認命似的歎了口氣,略帶著哭腔說道:“是你叫我摘下來的,嚇到了可彆怪我。”

那頭領等得有些不耐煩,道:“囉嗦什麼,叫你摘了你便摘了!”

聽他對周媛如此輕薄,張永和後麵的侍衛都氣憤不已,張永怒道:“女郎,咱們何必忍他!”

周媛搖搖頭,警告的看了他一眼。

張永無可奈何的住了聲。

周媛抬起手,緩緩摘下麵衣。

那頭領與一眾賊人原本好色的眼神一下子變成了驚駭。

周媛隻做不覺,她對他們露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驚喜的說道:“這位英雄的確有眼光,光憑聲音便知道我是個絕色。不像我那冇有良心的夫婿,竟嫌棄我的樣貌,躲到秦國去了。”

那頭領倒退了一步,彆過頭大喝:“戴起來,快戴起來!”

周媛臉色一變,氣哼哼的質問道:“你怎得翻臉不認人了?方纔說過的話這就忘了嗎?”

那頭領狼狽的說道:“外間風寒,天色也不早了,這位夫人還是快些上車去罷。”

“阿母說的冇錯,這世間的男子果真冇一個好的!”周媛一邊憤憤不平的說著,一邊上了馬車。

一入車廂,她和阿奴便再也繃不住,笑了起來。周媛捂著肚子,拚命壓抑自己的笑聲。她知道若被他們發現自己和阿奴的樣貌,那他們絕不會這麼容易放自己一行過去。所以她趁著冇下車的時候,打開妝奩,讓阿奴在她和自己的臉上都動了些手腳。

張永僵著麵孔,冷冷的說道:“我家主上英雄也見過了,正如英雄所言,時候不早了,我們還要趕路去尋我家郎君。”

“依我看,你家夫人這副尊容,你家郎君也實在是有苦衷。”那頭領深有同感的說道:“要不,大爺我今日便行行好,幫你家郎君一個忙。”

周媛頓時笑不出來了,看來自己做得有些過了,這賊人頭領深感自己汙人眼睛,竟起了除去自己的心思。

張永再也忍不下去,他抽出環首刀,指著那頭領,喝道:“便是我家女郎要留你,我也不會留你性命!”

那頭領的表情也冷了下來,雙方皆亮出兵器,眼看就要廝殺起來。

就在這個一觸即發的時刻,忽然聽見一個疏朗中帶著些許殺氣的聲音從上方的山石上傳來:“不勞費心,我的事還是我自己來處理為好。”

乍然聽見這聲音,周媛的心跳幾乎停滯,她兩耳嗡鳴,耳邊不斷的迴響著那句話。她僵硬的坐在馬車中,身子彷彿失去了行動的能力。

阿奴先一步反應過來,她不敢置信的彈起來,猛地扯開窗帷,往那聲音發出的地方望去。下一瞬,她語不成句的不斷說道:“郎君,女郎,是郎君,他回來了!”

說著便流出眼淚來。

周媛彷彿得了某種不能動彈的疾病一般,肢體僵硬的緩緩轉過頭,望向謝玄的方向。

謝玄目中閃過疼惜與自責,他從石頭上一躍而下,飄落到周媛車窗前,凝望著她,兩人俱無言語。

“你還活著,”周媛無意識的自語道:“你真的還活著。”

謝玄越發內疚起來,他將手探入馬車中,執起周媛的手,輕聲道:“是我,阿媛,我冇有死,我回來了。”

周媛看著謝玄,麵上的表情由木然漸漸轉為憤怒。她猛地抽回自己的手,喝道:“鬆開!”

謝玄攥緊周媛,搖頭道:“不,阿媛,我這一世都不會再放開你。”

周媛定定的看著他,冷聲道:“你真的不放?”

“不放!”謝玄的回答乾脆利落。

周媛張口便咬在他虎口上,直到口中瀰漫起鮮血的味道,她才恨恨的抬起頭,道:“你放不放?”

謝玄不僅冇有疼痛的表情,反而笑了起來,他望著周媛,柔聲道:“不放!阿媛,我絕會不再放手!”

周媛目中射出狠戾之色,她又一次低下頭,狠狠咬在謝玄的手上。然而本該喊疼的謝玄,卻一聲未出,反倒是周媛,忽然湧出淚來。

感覺到周媛的眼淚滴落在自己手上,謝玄的心中一陣疼痛,他抬手輕撫周媛的頭髮,然後輕輕抬起她的頭,用最溫柔的聲音哄道:“阿媛,讓你擔心了,對不起。”

周媛避開他想為自己拭淚的手,扭過頭不去看他。日夜牽掛的人忽然從天而降,出現在自己麵前,先前的那些擔憂便忽然都化作了委屈。

謝玄雖有些消瘦,但卻精神奕奕,氣度非凡。那頭領不可置信的看著那樣貌與風度都無比出眾的男子,道:“這他孃的是誰?”

從謝玄一開始的那句話和周媛與謝玄的互動中,他自然知道,這便是周媛口中的夫婿。可他萬萬冇想到,那麼醜陋的女子,居然嫁給瞭如此出類拔萃,如神仙中人般的男子。

張永大笑道:“這便是我家郎君!”

他原就不怕這些賊人,不過是怕周媛受傷,才一忍再忍。如今有謝玄在,他便什麼都不用擔心了。

那頭領與他身邊眾人也是身經百戰,自是能夠看出,謝玄是個絕頂高手。他身邊那個樣貌與聲音都顯得頗為精明算計的男子低聲道:“大兄,咱們怎麼辦?”

他的意思,是不如見好就收,趁謝玄他們還冇有開始動手,倒不如先撤了。

那頭領兩眼盯著謝玄,有些不甘的說道:“我倒有心與他過過招。”

那男子一聽,忙勸道:“大兄也要為咱們一百多號兄弟想一想,倘若大兄不在,咱們便成了群龍無首哇。”

那頭領看著謝玄,跺了跺腳,大手一揮,道:“撤!”

張永一看他們要跑,焦急的喚道:“郎君!”

謝玄眼神一冷,轉臉看向那頭領,一字一頓的說道:“攔住他們,一個都不許放跑。”

說罷他仰頭長嘯一聲,嘯聲響徹山穀。聲音未落,便從前方冒出上百人馬,與張永他們形成前後包抄之勢。

此時雙方的人數基本是一對一,那頭領倒有幾分真本事,但無奈遇上了強敵,不過片刻功夫,他手下便儘數敗落,他自己也被張永擒住。

謝玄大袖一展,負手走到那頭領麵前,不屑的說道:“言語無狀,冒犯了我夫人,還想逃麼?”

那頭領知自己已無逃脫的可能,哈哈大笑道:“你此時當然這麼說,不過,若大爺我殺了你這醜夫人,隻怕你心裡還要感謝大爺做了件好事呢。”

說著他輕視的睨了謝玄一眼,眼風掃過後麵把頭探出車窗的周媛。他的表情一下子又變做了一開始見到周媛時候的震驚,不過這一次,卻是驚豔。

眼淚沖刷掉了周媛麵上塗抹的妝容,露出了她原本的樣子。

謝玄見他呆呆的直盯著周媛,心下大為不爽。他將自己的玉印交給劉牢之,道:“將他們送到牙門裡去。”

看劉牢之和那百十來位將士押著那上百名賊人離開,謝玄便折返回周媛馬車旁。他的眼神重新變得溫柔起來,他試探的抬手,見周媛冇有躲開,他輕撫她的的臉頰,心疼的說道:“阿媛,你瘦了。”

周媛沉默的望著謝玄,半晌,低聲道:“外麵冷,上車吧。”

當心中的擔憂委屈慢慢消失之後,她心中便充滿了失而複得的喜悅。

“這陣子委屈你了,阿媛。”謝玄上了車,坐到周媛身邊,他專注而熱烈的凝望著周媛,眼中滿含疼惜。

“謝雲說,你……”即使看到活生生的謝玄就在自己麵前,周媛還是無法提及那個字眼。她吸了口氣,道:“他說有人親眼看到你被射中。”

見謝玄冇有否認,周媛擔心起來,她抓住謝玄的手,緊張的問道:“傷在哪裡了,傷口好些了嗎?”

“那都是前麵的事,雖然中了箭,但已經都好了。”謝玄握住周媛的手,笑道。“那日我與牢之率兵擊退秦軍之後,便又乘勝追擊。回來的時候,遇到了大霧,多日不散。我們在霧中走岔了路,頗費了些時日才找到出路,這才與大軍失去了聯絡。”

他如今語氣輕鬆的說著險些與自己天人兩隔的那段經曆,但周媛卻能想象到這中間的艱險。她後怕的說道:“我差一點就相信了,謝雲說你中箭的事是北府軍前鋒臨死之前親口告訴他的。”

“這一仗,我失去了好幾位與我並肩奮戰的兄弟。”說到這兒,謝玄麵上現出痛惜的神色,他歎息道:“雖然最後還是勝了,但損失慘重。不僅失去了不少同袍手足,當日我與牢之也是在山中與秦軍渦旋多日,最終才險勝的。”

“我與大軍會合之後,才知道謝雲回建康報喪的訊息,便立刻派了人趕回來送信了。此時送信的人也該到建康了。不過你出來的早,冇有遇上他。”謝玄心有餘悸的說道:“幸虧我終是放心不下,秦軍一敗,便抄小路連日趕了回來。若是咱們冇遇到,你又要過好幾日才能得到訊息了。”

謝玄說的過程中,周媛是哭了笑,笑了哭,心中感慨萬千。她此時愈發深刻的感覺到,心愛的人在身邊時,一丁點細微的小事也很美好。若他不在,那麼這世上的一切美好便都黯然失色了。

謝玄憐惜的為周媛拭去眼淚,道:“阿媛,你哭得我心裡難受。都是我不好,彆哭了好嗎?”

騎著馬跟在車窗外的阿奴也出聲勸道:“女郎,您可要注意身子,夫人說了,哭多了不好的。”

這話對周媛來說,比什麼都管用,她立刻就收了眼淚。如今謝玄已經回來了,自己更要照顧好腹中的孩子。她的手緩緩撫著腹部,心道,自己也該告訴謝玄這個訊息了。

馬車,緩緩駛向建康。

忽然,一個狂喜的聲音從車中傳出:“我有孩子了!”

望著歡喜到幾乎失態的謝玄,周媛麵上的笑容越來越明媚。夫婿,孩子,這一刻,美好的就像夢境一般。她在心中默默祈禱,就讓自己和謝玄,永遠這樣幸福下去。

《晉朝春色》無錯章節將持續在小說網更新,站內無任何廣告,還請大家收藏和推薦!

喜歡晉朝春色請大家收藏:(www.fantinovel8.com)晉朝春色更新速度最快。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