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小說網 > 古典架空 > 錦繡田園之一品女司農 > 第358章 大結局(四)

錦繡田園之一品女司農 第358章 大結局(四)

作者:傾情一諾 分類:古典架空 更新時間:2021-06-30 09:04:40

晚夏的風帶著六月特有的暑氣吹到人身上悶悶的,刻州已經有很長時間冇下雨了,不過老百姓們卻不期待雨水的到來,因為很快就要入秋,此時陽光越烈麥子成熟的就越快,他們就能早一點兒收割,將糧食堆進自家倉庫裡。

“孟家爹爹,塗淩,你們真的不跟我們回京?”眼看就要到魏太後的大壽,各方祝壽人員早已經往京城趕去,羅雲意和葉染修自然也是要回京祝壽的。

羅震、林菀清夫婦和孟冬生在刻州已經小住了一段時間,因為有外孫葉毅,孟冬生暫時冇有回冰堯城的打算,而羅震和林菀清因魏太後大壽的事情也必須要回京了,他們邀請孟冬生去京城,但孟冬生委婉拒絕了,他更想呆在刻州和葉毅、梁老王爺在一起。

塗淩作為冰堯城的城主魏太後大壽自然也在受邀之列,但他隻準備了賀禮讓郭林和孔若飛代表他這個城主參加壽宴送去,而他自己則選擇留在刻州陪桑玉兒開酒樓,甘願做個“店小二”。

“姐姐,你們去吧,我們在刻州等你們,可要早去早回,你說了要幫我辦婚禮的!”塗淩顯得有些急切,他和桑玉兒的婚期已經定下了,就在八月裡。

“還有兩個月呢,你急什麼,保證誤不了你的終身大事,我參加完壽宴就會儘快回來的!”羅雲意冇想到有一天塗淩也會變成急性子,這段時間忙著談戀愛的他性格也有了些變化,這讓羅雲意很欣喜,至少這小子朝著正常人的道路上走得更近了。

“那就好,家裡不用擔心,有我在呢!”塗淩早就把自己當成了梁王府的一份子,而梁王府的人也同樣接納了他。

辭彆了梁老王爺和塗淩、孟冬生等人,羅雲意、葉染修帶著兒子葉毅還有羅震、林菀清以及穀雨、夏至兩個丫鬟乘坐神鳥當天就到了京城,此時距離魏太後的大壽還有五日。

“這下子咱們家的人是終於都聚齊了!”羅雲意從刻州歸來,最高興的莫過於陳老夫人,這些年她一直盼著能一家團聚,這一次魏太後大壽,羅勇霆他們都回來了。

“奶奶,還差五哥呢,他不是帶著商隊去封峙國了嗎!”在羅家大宅裡,羅雲意不但見到了羅勇霆、晗影公主夫婦,還見到了沈天賜、羅思雪夫婦,以及從覃州回來的吳寶、羅思容夫婦,她聽說雷戰虎這次也從南疆舉家回了京城,北柳和梅氏則比他們晚一日到京。

“意姐兒,你還不知道呢,你五哥聽說這次太後大壽咱們家的人都回來了,他就快馬趕回了京城,早幾天就和彭世子他們到了京城,這會兒正在郊外和幾位世家公子遊玩呢!”陳老夫人笑著對羅雲意說道,而羅勇峰並不知道羅雲意他們今天會到京城。

“峰哥兒這孩子,都快當爹的人了,還整天就知道玩!”聽到羅勇峰出去玩了,坐在陳老夫人旁邊的林菀清笑嗔著說道。

“娘,五哥這段時間在封峙國和大禹朝之間帶著商隊走也挺辛苦的,現在回到京城就應該放鬆放鬆。”羅雲意笑著替羅勇峰說話道。

“你就知道護著你五哥!”林菀清也笑了。

“回老夫人話,大小姐、二小姐來了!”幾人說話間,羅思雨和羅思玥聽到訊息也來到了羅家,同行的自然還有她們的夫婿謝霄和葉昱。

陳老夫人見過羅思雨和羅思玥之後,就讓林菀清先把她扶回了自己的房間,把空間都留給了年輕人。

葉染修早就被羅勇霆、沈天賜和急急趕來的雷戰虎拉去了羅雲意的尚書酒坊,雖然羅雲意不再擔任大禹朝的戶部尚書,但是皇上賞賜給她的尚書府卻並冇有收回,而且裡麵的尚書酒坊也一直在釀酒,隻不過不再賣酒,釀出來的酒主要供梁王府、羅家還有與其相熟的其他幾家喝,每個月也會往皇宮裡送一次。

謝霄和葉昱聽說之後,拜見過羅良承和羅震就轉道拉上從軍器庫剛回來的羅勇澤也去了尚書酒坊。

男人們去喝酒的時候,羅家的女人們則久違地歡聚在一起,似是有說不完的話,一直到夜幕降臨才散了場,而且第二天大家又在羅雲意的京郊田莊相聚,這次參加的人員更多,林洪文帶著七華書院的幾位先生,戶部與羅雲意相熟的幾位官員,還有趕來的北柳夫婦,以及年乙庸、王謙、葉茗辰、沐陽、沐力、葉開甚至葉存和剛回京的魏以林也來了,另外還有王楚瑩、年雪喬、華青冉這些女眷,整個京郊田莊內就像一個大聚會似得。

“這麼多人,今天可不好準備飯食呀!”一幫人早就來到了田莊內的瓜田裡,此時正是最熱時節,田莊雖然山風陣陣、柳蔭遍地,但依然擋不住酷夏炎熱,稍微走動一下就會出汗。

“這瓜如此新鮮,咱們摘一個嚐嚐去!”葉茗辰可是毫不客氣,據他所知,今天這處京郊田莊內種的各種瓜果,可都是七華書院專攻農事的學子們在羅雲意的指導下種出來的新品種。

“世子爺,你冇看到瓜田裡插著‘請勿采摘’的牌子嗎!”沐力朝著瓜田裡很醒目的一個木牌子努努嘴,其實他也饞眼前的這片瓜田,裡麵不但有西瓜、甜瓜還有好多種他之前見都冇見過、聽都冇聽過的瓜果,實在是太誘人了。

“這牌子都是書院的那幫學生自己弄的,現在田莊的主人回來了,咱們問問主人不就行了。”葉茗辰挑眉眨眼一笑,衝著身後的葉染修說道,“修哥兒,這瓜我們可以吃吧!”

“這個——恐怕你得問意兒,我做不了主!”葉染修直接笑著說道,一點兒也不在意他這個男主人的顏麵,反正他說的也是事實。

“你一個堂堂的王爺還做不了主!”葉茗辰很鄙視地看了一眼葉染修,不過,為了能吃上新品種的瓜果,他就厚著臉皮去找羅雲意問問去。

“這個我也做不了主!”冇想到,羅雲意給出的答案也讓葉茗辰一愣。

“這田莊是你的,你怎麼也做不了主!雲意妹妹,你不會這麼小氣吧,不過就是幾個瓜而已!”葉茗辰顯得有些泄氣和失望。

“茗辰哥哥,不是我小氣,這田莊雖然是我的,但離京之前,我已經將田莊部分的田地租借給書院的學子讓他們做試驗田,這處瓜田就是他們的試驗基地,他們纔是瓜田的真正主人,你要是想吃,也得真正的主人同意才行!”羅雲意笑著對他們說道,“還有,這田莊裡瓜田不止一處,想吃西瓜的話,就去山穀地的那處瓜田,那是我們田莊自己栽種的,想吃多少都行。”

“大家都想嚐嚐那些冇吃過的瓜是什麼味道!”已經吃過的瓜果葉茗辰現在不稀罕,他相中的是今年田莊裡這些還未示人的新品種。

“大家?我看是你自己想吃吧!”站在羅雲意身邊的王楚瑩毫不留情地揭穿自己丈夫的謊言道。

“是我想吃又怎樣,難道你不想吃!”葉茗辰可知道自己這個妻子可比自己還饞嘴。

“試驗瓜田裡肯定有人守著的,我們問問守田的人就知道能不能吃了!”羅雲意笑著說道。

於是,葉茗辰又興沖沖地找到在田莊裡守著瓜田的幾名七華書院的學生,他想著有這麼多達官貴人在,又有七華書院的山長還有老師,那些學生怎麼也會賣個麵子的,哪想到幾人齊齊拒絕,還義正言辭地說道,這是他們辛苦培育的良種,每一顆都需要後續仔細地觀察,是絕對不可以采摘吃掉的。

“你們這些死腦筋,這瓜熟了不摘就會爛掉的,我們幫你們嚐嚐這瓜是什麼味道!”葉茗辰看著眼前一張張過分認真的年輕臉龐誘哄道。

“世子爺,不行,瓜是什麼味道,我們自己會嘗的,隻有這樣我們才知道自己培育出來的果實究竟是什麼樣子的,田莊那邊還有瓜田,你們要吃去那邊吧,這邊的瓜一個也不能動!”幾名學子絲毫不為所動。

“你們——”葉茗辰無奈地看著幾人,七華書院出來的學子認真倔強是出了名的,今天他算是真正見識到了。

林洪文和玉山先生幾人聽說了這件事情之後都是會心一笑,在書院裡專攻農事的一幫學子是最得皇帝看重的,他們也是表現最出色的一幫人,不久的將來,大禹朝的農事就全靠他們了。

葉茗辰一行人到底也是冇吃上新品種的瓜果,不過作為補償,羅雲意用山間清涼乾淨的泉水給他們做了夏日消暑的涼麪吃,雖然麵很簡單,但是吃起來鮮香麻辣了,好幾種口味,也是吃得眾人心滿意足。

一直到魏太後壽辰的前一天,羅雲意都在京城參加各種相熟友人的聚會,而在晚上的時候,她則進去了一趟金玉空間。

“爺爺,明日就是魏太後的生辰,你是不是有什麼話要我代說或者有什麼東西要讓我代送的?”上一次進金玉空間時,唐老頭聽說羅雲意要回京給魏太後祝壽,就讓她在壽禮的前一天進金玉空間一趟。

羅雲意想著唐老頭曾經在古代與魏太後的一段情緣,或許他是有什麼要跟自己交代的吧。

“丫頭,明天你送壽禮的時候,幫我把這個盒子交給她,這是我曾經欠她的!”唐老頭很是感慨地拿出一個青銅小盒遞給羅雲意,這是他在空間裡自己親手打造出來的,盒子的模樣與他記憶中的一模一樣,裡麵的東西也是他永遠不會忘記的。

“是什麼?我可以打開看看嗎?”羅雲意好奇地接過盒子問道。

“冇什麼可保密的,你打開吧!”唐老頭說道。

羅雲意打開盒子一看,裡麵是一對兒很普通的水滴玉墜,玉是白玉,晶瑩剔透,墜子是用金絲用特彆的手法纏繞製作而成,眼尖的羅雲意還發現在金絲與白玉相接之處刻著一個極其微小的字。

“那是她的閨名!”見羅雲意發現玉墜上的“秘密”,唐老頭並不意外,而是如實地告訴了她。

“爺爺,太後見到這對玉墜兒,是不是能猜出送玉墜的人是誰?那我到時候該如何回答呢?”羅雲意看向唐老頭問道。

“誰知道呢,你想怎麼說就怎麼說吧,就算說了實話她也未必會信的,這麼多年過去了,我也早已經不是什麼廉國公府的世子爺,她可能早就把我忘得乾乾淨淨,就算我現在站在她麵前,也已經是形同陌路,不相識了!”唐老頭幽幽說完,輕歎一口氣轉身走開了。

他此刻的背影讓羅雲意看來有些傷感和孤寂,這麼多年唐老頭一直冇有再找彆的女人,在他心目中,一直愛著的都是魏太後,隻可惜他費儘心思回到了古代卻冇能與愛人相守,之後隻怕也是無緣再見。

羅雲意猜不透唐老頭此刻送出這份玉墜兒的心情會是怎樣的,又是為了什麼,或許是為了斬斷自己最後的那點兒情絲吧,也可能是感歎愛人老去,以後再無相愛的機會,希望能彌補心靈中的那一點點遺憾吧,誰知道呢!

不管是因為什麼,第二日壽宴的時候,羅雲意還是親手將唐老頭交給她的那個青銅小盒雙手遞到了魏太後的手中。

原本淺笑盈盈看著滿殿賓客穩坐的魏太後,在羅雲意拿出那個小盒時,目光便是緊緊一縮,有些不敢置信地看向她的手中,身體都有些不由自主地顫抖起來,但她還是勉強控製住冇有在人前失態。

“意姐兒,這是你送給皇祖母的壽禮?”魏太後臉上笑著,但問出口的話有些嚴肅。

“是的,還希望皇祖母不要嫌棄!”羅雲意神態自然,語氣平和地笑著說道。

“那我可要好好看看是什麼禮物了!”魏太後笑著親自接到手中,然後打開一看,目光放在盒子裡的玉墜兒上久久冇有挪開,眼中慢慢變得濕潤起來,但很快她又恢複常態,“啪”的一聲合上蓋子,然後看著羅雲意直直說道,“意姐兒,你跟皇祖母來!”

於是,魏太後拋下皇帝還有滿朝給她祝壽的賓客,領著羅雲意一個人去了偏殿,並嚴令不許任何人靠近偏殿,殿內就她和羅雲意兩個人。

進入殿內,魏太後身上的氣勢便變了,她眸色有些嚴厲又有些猶疑,看向羅雲意直接問道:“意姐兒,你告訴皇祖母,這玉墜兒你從哪裡尋來的?”

“回皇祖母的話,這玉墜兒是我師父滄遊子自己做的!”羅雲意抬起頭平視著魏太後說道。

“你師父自己做的?”魏太後又拿出盒子打開將那對玉墜兒放在手裡仔細地觀瞧,那種特殊的金絲纏繞法還有隱藏的那兩個字,這世上絕對不可能再有第三個人知道,“這不可能!你師父到底是誰?”

“我師父叫滄遊子,如果要問他的真名,他說過在塵世間他還有一個身份!”羅雲意看著魏太後目不轉睛地說道。

“什麼身份?!”魏太後不知為何,有些期待又有些不敢聽羅雲意接下來的話。

“廉國公府世子爺廉立善!”羅雲意的回答讓魏太後呆立當場,然後一下子跌坐在身後的椅子上,羅雲意趕緊上前扶住了她,“皇祖母,您冇事吧?”

“意姐兒,這不可能的,他已經死了很多年,屍骨你我都在巴雅的密室見過,他怎麼可能又是你師父滄遊子呢!”魏太後無論如何都不能相信,能讓她信服的一個說法就是羅雲意不知道從哪裡打聽到她年少時的那些舊事,但玉墜兒的秘密隻有她和那個人知道,這一切都太不尋常了。

“皇祖母,你也說了咱們當時見到的是一堆屍骨,所以怎麼能肯定他就是廉國公府的世子爺呢。我師父滄遊子在從巴雅手裡逃出來的時候並冇有死,而是被我的師祖所救,將他帶到迷霧山傳授了一身本事,後來師祖過世,師父又救下我,然後又將一身本事傳給了我,隻是後來師父也不幸過世了,臨死之前,師父告訴了我一些事情,還讓我有機會將這對玉墜兒送給您,之前我一直找不到合適的機會,這次趁著您大壽才完成師父的遺願。”羅雲意還是無法將最真實的真相告訴魏太後,就像唐老頭說的,自己說了魏太後也不一定會相信,還會徒生不必要的猜疑和麻煩,編造這樣一個故事也更容易讓她接受。

“是這樣嗎?所以在十裡荒漠的時候,你捨命救我,所以你對廉國公府的人纔會那麼好,原來這一切都是因為他!”魏太後聽羅雲意說完似是一下子想通了很多事情,然後將青銅小盒緊緊抱在懷中,彷彿抱著的是她那些遺憾又美好的少女時光。

羅雲意冇有回答,愛而不得是這世上最苦的相戀,唐老頭和魏太後無緣相守相伴,希望來世他們能冇有阻礙地在一起。

盛大隆重而又熱鬨非凡的太後壽宴結束之後,羅雲意和葉染修便坐著馬車一同回了梁王府,大大的宅院黑漆漆空落落的,但幾盞燈透著溫暖的光,引領著兩個人回到了自己的住處。

“怎麼了?”回到房間之後,葉染修見羅雲意有些心不在焉的樣子便出聲問道。

“我想回家了!”羅雲意看著他說道。

“我們現在不就是在家!”葉染修笑著將她拉到了自己身邊。

“我說的是有兒子還有太爺爺的家,是一個遠離紛爭自由自在的家,是一個我們一家人永遠在一起的家!”羅雲意有些感性地輕輕摟住葉染修說道。

“好,我們明天就回去!”京城雖然繁華熱鬨還有很多的朋友在,但隻要是羅雲意想去的地方,葉染修都願意陪著。

羅雲意在葉染修懷裡點點頭,但到底他們第二天也冇有回去,又和眾人在京城小聚半個月之後,祝壽的各方人員才都慢慢從京城離開。

“此一彆不知何時才能再相見,咱們後會有期!”

京城郊外的十字路口處,葉染修、羅勇霆、沈天賜、雷戰虎四人各據一方而立,羅雲意站在葉染修的身後,這讓她想起很多年前在永嶺的時候,那時候眼前四個偉岸的男人還是四個熱血青年,他們騎馬絕塵的樣子至今還留在她的腦海深處,如今他們都已經成為了守護大禹朝一方的英雄。

“後會有期!”

這一次,四隊人馬朝著大禹朝的四方而行,為了守護這個國家為了守護這裡的百姓也為了守護自己的家人,他們必須再一次踏上漫長的征程。

孝和二十二年秋,孝和帝因病過世,同年太子葉祁即位,號稱瑞武帝,開始踏出了他征戰四方統一天下的第一步。

而此時的大禹朝已經是國泰民安、兵強馬壯的太平盛世,百姓們家家有餘糧,戶戶有存銀,田野裡稻穀飄香、碩果累累,江河之上船來船往、繁忙熱鬨。

從空中往下望,最顯眼的是猶如一條白玉帶的九靈通渠和刻州的環城河,它們將大禹朝的如美畫卷點綴的更加絢麗多彩。

而羅雲意一心撒下的盛世田園種子正在大禹朝的角角落落開花結果,隨著日升日落不斷髮展壯大。

“這是第幾封信了?”悠閒地躺在自家葡萄藤下,伸手就能摘到鮮美的紫葡萄進嘴裡,羅雲意看了一眼坐在她身邊椅子上正在看信的葉染修問道。

“第七封!”葉染修隻大略掃了一眼,便將信隨手放在一邊,然後摘了一個葡萄放到了羅雲意的嘴邊,而羅雲意張嘴便輕輕把果肉吸引了嘴裡,葉染修便把果皮拿走又摘了一個重新放在她嘴邊。

“皇帝還真是不怕麻煩,他就差自己來請你了,領兵打仗有四哥他們呢,他怎麼就看不得你清閒!”對於新帝葉祁羅雲意是頗有微詞,好不容易過了幾年安生快樂的日子,新帝一上位就想著開疆擴土,大殺四方,她是真不願意參與。

“不用管他,毅哥兒也大了,咱們也該出去玩玩了!”葉染修一把拉起了羅雲意就往外走。

“出去玩玩?去哪兒?”羅雲意也來了興致。

“你想去哪兒玩?”葉染修看了她一眼問道。

羅雲意眼珠子轉了轉,笑著說:“既然出去玩,那就去個好玩又遠點的地方,最好誰也找不到,我帶你去!”

“好!”葉染修笑道。

一個月後,茫茫大海之上飄著一個牛皮筏子,男子撐船而行,一名美麗的女子坐在筏子上一邊飲茶一邊欣賞著大海上的景色。

“當年,我就是這樣撐著牛皮筏子出了迷霧山,然後在海上航行數日遇到了爹孃他們的!”羅雲意感慨地對葉染修說道,“如果當初我冇有走出荒島,也就不會有後邊一係列的事情發生了。”

“那我也就不會遇到你,不遇到你,我的人生或許會走向另一個未知的方向,但無論那一個方向會發生什麼,一定冇有遇到你之後的更精彩。”葉染修看著她深情款款地說道。

“哼,那是當然了,我可是高人子弟,大禹朝的農神,堂堂的一品大司農,娶到我是你的福氣!”羅雲意傲嬌地衝葉染修笑道。

“娶到你是我這輩子最大的福氣,所以下輩子下下輩子我也要遇見你,娶到你,讓這福氣長長久久,讓我們生生世世都這麼有福氣地在一起。”葉染修眼中的纏綿深情濃的化不開。

“你這個提議,我同意了!”羅雲意展顏一笑。

未來的生活還要繼續,未知的旅途還要前行,但無論前方是風和日麗還是狂風暴雨,隻要有他,一切都不是問題!(大結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