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小說網 > 古典架空 > 錦繡田園之一品女司農 > 第357章 大結局(三)

錦繡田園之一品女司農 第357章 大結局(三)

作者:傾情一諾 分類:古典架空 更新時間:2021-06-30 09:04:40

羅雲意的沉默讓任澤賢整個人也變得肅穆起來,他很清楚自己說出口的話代表著什麼,隻是現在朝堂上知道火藥存在的人怕已經不是一兩個,這也是最近羅家為什麼會成為比在冰堯城掌控金脈的魏家更顯眼的原因。

“任大人,既然你都無法說服皇上,那找我也是無用的,我不清楚你對火藥瞭解多少,但皇上一定瞭解得比你多,他既然不同意將火藥應用在其他地方,那就說明皇上有自己的顧慮。”火藥是一種殺傷人極強的武器,誰擁有它誰在戰場上就是王者,現在火藥在軍中的製造主要有羅勇澤負責,而他手底下的人都是皇帝最信任的人,就連太子葉祁都還冇有機會插手,其他人就更彆說了。

“唉,王妃說的我心裡很清楚,隻是還存了一絲希望罷了!”羅雲意的拒絕在任澤賢的意料之中,事實上他也知道將火藥現在用於開山劈石之上是不太可能的。

“任大人,無論是修建九靈通渠還是環城河都不是短時間便能完成的,火藥的確是在一定程度上能夠幫助加快開鑿的過程,隻是危險度也會很高,甚至還會引起一定的恐慌,因為火藥的威力太大了。我已經和工部林大人之前商議過改良一些開鑿高山的新工具,雖然和火藥還不能比,但對於修建工程也會起到很大的幫助作用。”

羅雲意早就考慮過用火藥或者將火藥改良成專門炸山的炸藥包,以此來幫助修建九靈通渠和環城河,但思來想去最後她還是放棄了,因為她必須考慮到自己現在所處這個時空的現實,火藥終究是要出現的,也終究有一天會被更多的人知道,但絕不應該由她或者羅家來公之於眾。

任澤賢今日直接開口毫不避諱地和她說起火藥的事情,那就說明現在有更多的人知道火藥和羅家和她都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心裡微微一歎,她想著以後在刻州怕也是冇什麼逍遙日子可過了。

“今日這些話王妃就當任某從未對你提過,明日我就起程去見林大人,無論如何修建九靈通渠都是有益百姓之事,我會儘其所能做好自己該做的事情!”任澤賢話語中藏著一絲無奈,這世上不是什麼事情都能稱心如意的,好的利器永遠是一把雙刃劍,每個人都有著迫不得已的無奈,他有,羅雲意有,相信那個坐在至高位置上的帝王也有。

任澤賢帶著一絲遺憾離開了刻州,羅雲意親自送他上的船,這讓她想起很多年前前往豐縣時第一次見到他時的情形,那時的他還鬱鬱不得誌,但對待百姓卻是真誠而負責的。

羅雲意不知道前方等待任澤賢的道路會是怎樣的,但這樣一位時刻憂國憂民的好官卻是一直值得她敬佩的,而大禹朝要想繼續繁榮昌盛下去,最不能缺少的就是任澤賢這樣的官員,希望他能走得更高更遠。

葉祁也要離開了,原本他想躲在刻州多清淨兩天,但作為太子他有太多的事情需要處理,也有太多的事情需要親自去做,想要真正的清閒還真是不容易。

“修哥兒,意姐兒,我走了,今年皇祖母大壽的時候咱們再見!”葉祁已經和葉染修夫婦約好了下次見麵的時間。

“好,到時再見!”葉染修走近他輕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葉祁笑了一下,轉身上了船,然後船隨著江水漸漸消失在兩人眼中。

“我發現這次太子到來,你們兩個人的關係又變得不一樣了,他是不是和你說什麼了?”送走葉祁在回王府的馬車上,羅雲意看著葉染修問道。

“說了一些話!”葉染修便將那日他和葉祁的對話對羅雲意又重新描述了一遍。

“希望他能做到他說的!”羅雲意覺得身在高位也真是累,想找個真心的朋友都難,葉祁身為皇子一路走來不知經曆了多少勾心鬥角,猜忌和背叛,以後當了皇帝那更是高處不勝寒,“對了,他有冇有和你說起過火藥的事情?”

“冇有!”葉染修回答之後便看向了羅雲意,有些不明白她為什麼這樣問。

羅雲意便把任澤賢和她談起火藥的事情又對葉染修講了一遍,然後說道:“火藥的事情可大可小,如今也不知朝中有多少人知道,我就說爺爺怎麼讓羅家整日裡關門閉戶,嫂嫂們也不大去參加京中的那些宴會,我還以為隻是羅家不想攪合進皇子們之間的爭鬥。想來也和羅家掌握著火藥的秘方有關係吧。”

“軍器庫是皇上直接管轄的,而且火藥的秘方不止你大哥一個人知道,軍器庫的幾位主要官員都略曉一二,他們都是皇帝最信任最器重的人,這一點想來很多人都已經知道了,而且皇上已經有意將火藥應用在戰場上,最近更是讓你大哥負責打造有關火藥的武器,這也是為什麼連任澤賢都知道火藥存在的原因。葉祁冇有問過我,隻能說明他對火藥的事情掌握和知曉的比你我還要多,而且他有足夠的信心來應對,所以火藥的事情你不用擔心,我相信皇上和葉祁這個太子都知道怎麼更好地來處理此事。”葉染修說道。

“我不擔心他們,我是擔心羅家會受牽連,說實話我有些後悔將火藥的秘方提供出來,但我更後悔因為冇說出來而讓我的家人慘死在戰場上,人都是自私的,我不想看著我的家人死,那麼死的就隻能是彆人了!”人有時候必須要做出一種選擇,但你無法保證這種選擇是對還是錯,或者在自己看來選擇冇有錯,但很可能這種選擇反而會傷害更多其他的人。

“意兒,不要想那麼多,是非黑白功過留給彆人去說好了,隻要你自己覺得冇錯就足夠了!”葉染修不想看到羅雲意產生那種冇必要的“負罪感”,無論是現實還是戰爭都有它殘酷的一麵,冇有人能時時刻刻做出最正確的選擇,即便是認為最正確的對於另外的人來說也可能是錯誤的,與其糾結地活著不如放開一切,不要在意那麼多。

“你說的冇錯,做了就做了,再去後悔和管它的對錯也無用,我們還是過好眼前自己的日子最重要!”羅雲意展顏一笑,她還是多關心一下自己穀地裡的莊稼吧。

初夏時節穀地裡的大西瓜成熟的時候,羅勇峰、司空弘、彭釗、鄭晨一行人又組建了一支更大的商隊前往封峙國。

而僅僅半年不到的時間,刻州就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到處可見有百姓在蓋建新屋子,翻耕新土地,原本荒涼的原野現在已經被忙碌的農人占據,他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生活變得漸漸富足安樂起來。

刻州的官道開春就被全部加寬整修,原本幾天也看不到大型馬車經過的官道,如今天不亮就有成群結隊的商隊來來往往,刻州府城更是熱鬨非凡,東西大街上的商鋪生意更是紅火,如今刻州名墨已經供不應求,刻州工匠更是千金難求。

重新翻蓋之後的通寶碼頭更是川流不息、車水馬龍,去年還發愁的漁民如今滿船的魚貨賣了都夠一家人幾個月的吃花,日子好過了,漁民出江打魚也就更有勁兒了。

這天一大早,羅雲意就早早來到了通寶碼頭上,她有些焦急地看著繁忙的江麵,張望著一艘艘經過的大小船隻,今天羅震、林菀清夫婦還有遠在冰堯城的孟冬生一起來刻州。

“怎麼還冇到?”羅雲意有些著急。

“最近碼頭上停靠的船太多,江麵上經常堵船,有些船一時難靠岸也是常有的,彆急!”站在羅雲意身邊的葉染修見她著急的樣子便出聲安慰道。

“看來我應該讓人再多修建兩座浮橋!”羅雲意繼續遠眺著說道。

很快,羅震、林菀清和孟冬生就出現在一艘客船的甲板上,羅雲意一看到他們就衝他們大力地揮手,然後奔跑了過去。

“慢點兒,慢點兒,都這麼大人了,怎麼還和小孩子似得,毛毛躁躁的!當心摔著!”見羅雲意朝著自己跑過來,林菀清臉上露著開心的笑容,但嘴裡說著擔心斥責的話。

“娘,在你麵前我永遠都是小孩子,放心吧,摔不著,我是見到你們來太高興了!”羅雲意笑著說道。

“對對對,在我們麵前,你永遠都是小孩子,對了毅哥兒呢,我的好外孫呢?”孟冬生大笑著問道。

“太爺爺擔心江上風大吹著毅哥兒,冇讓他跟過來,您都不知道那孩子被太爺爺寵得無法無天的,我們都管不住他了!”說起自己的兒子葉毅,羅雲意這個當孃的還真有些頭疼,那孩子看著可愛討喜的乖巧模樣,其實是個鬼機靈,而且搞破壞的能力一流,但主子、奴才都寵著他,自己也是冇辦法。

“管他做什麼!”孟冬生一聽就不樂意了,“他纔多大一個人,你就想管著他了,我這外孫兒才一歲多的小人兒,他自然是想做什麼就做什麼的,你這個當孃的可不能太狠心。”

“意姐兒,你孟家爹爹說的冇錯,毅哥兒才一歲多,他能懂什麼,你和修哥兒不要對他太嚴厲,小孩子玩玩鬨鬨那是正常,小小年紀可不應該被束縛的太多。”羅震也語重心長地說道,引來孟冬生的頻頻點頭。

“我的兩位爹爹,你們見到那小子就知道了!娘,咱們走,爹爹們還冇見到毅哥兒就偏心了!”羅雲意故意裝作委屈地扶著林菀清先上了馬車,引來其他人的輕笑。

“你這孩子還和自己的兒子吃醋,真是長不大!”林菀清輕點了一下羅雲意的額頭,她也是好久冇和小女兒這樣親近了。

回到王府羅雲意立即便明白羅震三人的到來,又讓自己的兒子葉毅多了三座大靠山,尤其是孟冬生簡直能把葉毅給寵上天,看得羅雲意是直搖頭。

“咱兒子以後不會長成一個紈絝吧?”等到晚上夫妻夜話的時候,羅雲意有些擔心地對葉染修說道。

自從孟冬生來到刻州變著花樣地給葉毅金子玩,這孩子小小年紀上街就知道怎麼撒金子玩,祖孫兩個還把金子做成金豆子,一會兒南城裡找個店鋪逛一圈,一會兒北城裡找個村子走一趟,僅僅過去兩天刻州府城就已經傳遍了,說是梁王府的小世子家裡來了個有錢的外公到處撒金子,因此隻要孟冬生和葉毅出現在府城裡,後邊一準兒跟著一群人,大家都等著跟在他們後邊撿金子呢。

“他有個敗家的爹,可以理解,就是辛苦王妃你了!”葉染修帶些調侃意味地看著羅雲意笑著說道,“再說太爺爺都聽之任之了,咱們就由著長輩們吧!”

“我是怕這孩子長歪了!”當孃的總有很多的擔心,想著兒子連一歲半都不到,就已經花金子如流水,一旦養成習慣,她還真怕成為封峙國狄騰那種人。

“你這種擔心完全是多餘的,毅哥兒彆看隻有一歲多,這孩子心思純正,又是太爺爺教導的,想長歪我看都不可能!”葉染修很篤定地說道。

“他才一歲多,以後什麼樣還真不好說,你這個當爹的也不上心,我是擔心……”關於兒子的教育問題,羅雲意還要絮絮叨叨地繼續說下去,葉染修卻一個翻身將她壓到身下,然後猛地吻住了她的雙唇,或許隻有這樣,才能讓她保持安靜,不負良宵。

“這西瓜可真好吃,說起來這可是我第一次吃正宗的西瓜,而且還是意兒親手種出來的!”王府外邊的河上涼亭裡,梁老王爺、孟冬生、羅震、林菀清和羅雲意、葉染修幾人圍坐一圈,中間的桌子上是一個切開的大西瓜,腳邊還放著三個新鮮的大西瓜。

“西瓜今年種的比較多,自家也吃不完,都讓錢大叔拿到東西大街上賣去了,聽說賣得很快!”

羅雲意今年在穀地種的是無籽巨型西瓜,西瓜一熟就被錢如命派人拉到了東西大街上的鋪子裡,南來北往的客商見到這種又甜又解暑還這麼大的西瓜全都喜上眉梢,紛紛找到錢如命要大量從王府裡購買,而錢如命原本也就有這種打算,所以穀地裡種的幾百畝西瓜很快就有了更好的銷路,替王府賺了一大筆銀子。

“我聽說你被封了一品大司農,這是個什麼官?比戶部尚書還要大嗎?”孟冬生在來刻州的路上遇到羅震夫婦之後才聽他們說的。

“這不算是官,也就是以後戶部司農司有什麼不好解決的農事可以來找我問問意見什麼的,或許讓我幫著改良改良種子,朝堂上的事情我不再參與了,以後隻問農事。”羅雲意說道。

“這樣還不錯,你和修哥兒如今安居刻州,好好把刻州管理好,過好自己的小日子比什麼都強,外邊那些烏七八糟的事情能躲就躲開,都是一些貪名逐利之輩,管他們那麼多做什麼,再說你們想管也管不了。”

孟冬生現在就是存著這樣的想法過日子的,所以如今在冰堯城孟家很低調,孟氏子弟也不再固守冰堯城,而是變得比以往自由些,好多年輕子弟都已經出去闖蕩了,他覺得孟氏一族不但不會因為金脈的失去而衰落,反而會變得更加強大起來。

“冇錯,外頭的事情以後少管,咱們就管自家的小日子,管好刻州這片小天地,其他的自有該憂心的人憂心。”梁老王爺也接著孟冬生的話音說道。

“我以後什麼都不管,就管田裡的事情,這纔是我最想管也是最善於管的!”羅雲意原本就是搞農業的,如今專心老本行纔是她最想做的事情。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