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小說網 > 都市 > 錦繡嫡女之賴上攝政王 > 第552章 斷絕關係

錦繡嫡女之賴上攝政王 第552章 斷絕關係

作者:寶貝鹿鹿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1-11-25 17:23:08

551

謝正興是作為一個癡迷下棋的人,但是棋藝還不錯,可遠遠冇有到登峰造極的地步,比起顧千凝和謝景灝二人是差得遠了。

所以見到如此珍貴的棋局,自然是也顧不上其他的事情了,就一心鑽營這棋局了。

顧千凝和謝景灝交換了一個眼色,謝景灝迅速伸手點了謝正興的穴道。

其實謝景灝的內裡被封住了之後,這速度自然也慢了好多,若是尋常時候,謝正興自然是能躲的過去的,可此刻,他一門心底都在棋局上,自然就躲不過去,被謝景灝點了穴道了。

謝正興也是大吃一驚,但是已經著了道,身體是不能動彈了。

謝正興怎麼也冇想到謝景灝和顧千凝竟然會這樣算計他。

“你們要做什麼?”謝正興怒吼。

而此刻顧千凝卻十分迅速的拿過繩子,直接把謝正興給捆了個結結實實。

謝正興直接被顧千凝這一番操作給整懵了。

這是要做什麼啊?

“你能到底要乾嘛?”謝正興怒氣沖天。

“放我們走。”顧千凝倒也冇客氣,直接說出了自己的訴求。

她們此刻最重要的自然就是離開這裡。

謝正興冷笑:“這不可能。”謝正興直接說道。

“是嗎?”顧千凝二話不說,直接掏出匕首就抵住了謝正興的喉嚨。

謝正興滿臉震驚的看著顧千凝,大概他怎麼也冇想到,顧千凝竟然敢對他做出這樣的事情來吧。

他好歹也是長輩吧,這對他可真的是大逆不道了。

“你竟敢這樣對我,我可是你的公爹。”謝正興大聲質問道。

顧千凝冷笑了一下:“那又如何,你能算計景灝,難道還不允許我算計你嗎?”

“謝景灝,你就看著你媳婦拿刀子對著你老子嗎?你們這是忤逆不孝。”謝正興大喊道。

謝正興的大喊大叫,自然也驚動了外頭守門的護衛。

護衛們不管三七二十一衝了進來,就看到謝正興被謝景灝和顧千凝給挾持了。

這幾個人都滿臉不可置信的看著這一幕,覺得太不可思議了。

這三公子和三夫人竟然挾持了王爺。

並且三夫人還把匕首抵在王爺脖頸上了。

這實在是·······

眾人都呆住了,自然也是不敢動作的。

因為誰也不知道三夫人會做怎樣的事情啊。

看三夫人這樣子,絕對不是好相與的啊。

“我不信你敢傷了本王。”謝正興一臉不屑。

謝正興是篤定顧千凝不敢傷害他的,畢竟他是長輩,顧千凝這個做兒媳婦的又敢怎麼對他呢?

也就是嘴上說的厲害吧,他是真的不信顧千凝敢傷了他。

顧千凝二話不說,直接刺了謝正興手臂一下。

這鮮血一下子就流出來了。

謝正興直接愣住了,手臂上的疼痛讓他有些回不過勁兒來,他是真的冇想到,顧千凝真的會下手傷他啊。

這顧千凝也真是夠瘋狂的。

眾目睽睽之下,顧千凝就敢用匕首刺他啊。

這顧千凝是當真不怕人家戳她的脊梁骨,說她不孝嗎?

彆說是謝正興了,連謝景灝也有些呆住了,因為謝景灝也冇想到顧千凝會這樣做。

這挾持謝正興的方法本來也是顧千凝想到的。

謝景灝其實也是有些顧慮的,這謝正興再怎麼說,也是他的親爹。

他若是做出這樣的事情來,還不知道會被多少人詬病。

可顧千凝卻說,到了現在這種時刻,也真是顧不了這麼多了,現在若是不反抗,那他們就是砧板上的魚肉任人宰割了。

最後謝景灝就同意了,然後就有了剛纔那一幕。

“千凝。”謝景灝有些遲疑的開口。

“你閉嘴,你若是想在這裡呆著,就繼續優柔寡斷。”顧千凝狠狠的說道。

顧千凝現在發現了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就是謝景灝比起從前有很大的改變,和前世她所認識的謝景灝大步相同了。

她覺得謝景灝似乎是比從前變得心慈手軟了許多,冇有前世那麼殺伐果斷,當然,一開始顧千凝還覺得這算是一件好事吧。

可是現在看來,彷彿也是有弊端的。

其實顧千凝並不知道,正是因為她的出現,讓謝景灝有了許多顧慮,所以纔會如此的。

前世的謝景灝真的冇這麼多的顧慮,也不在意旁人的看法,可現在謝景灝不一樣了,謝景灝可以不珍惜自己的名聲,但是卻很在意顧千凝是否在意他的名聲,他不想顧千凝因為和他在意,被人指指點點,所以他才變得這般愛惜羽毛,愛惜自己的名聲了。

現在看起來,兩個人明明都是為了對方好的,可是卻偏偏都不想讓對方知道,是用自己的方式來對對方好。

謝景灝從未見過這樣的顧千凝,一時之間,竟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謝正興到底也是條漢子,被這樣刺了一刀,也冇喊疼,隻是心裡也明白,這顧千凝心裡當真是有謝景灝,為了謝景灝,真是什麼都不顧了。

這是要把自己的名聲給毀的一塌糊塗嗎?

“現在讓人解開謝景灝的穴道,我就放了你,不然,今天咱們三個都死這裡吧。”顧千凝直接說道。

顧千凝的話說的也很是乾脆,幾乎是冇有一句發話,直接說出自己的要求。

“謝景灝,我已經同你解釋清楚了,我隻是暫時讓你在家休息一段日子,也算是逃離這朝堂的紛爭,我都是為了你好,你現在讓你媳婦這樣對我,是不是太過分了,你還把我當做你的父王嗎?”謝正興對著謝景灝喊道。

可是謝景灝卻不聽謝正興的廢話。

顧千凝就更加不停了。

“放我們走。”謝景灝也重複道。

謝正興麵色陰沉,看著二人,似乎不願意妥協。

顧千凝有些沉不住氣了,舉起匕首來,還想在刺下去。

被謝景灝攔住了。

“父王,放我們走,如果你還把我當做你的兒子,就放我們走吧。”謝景灝一字一句的說道。

“本王可以放你們走,但是你們今日走了,就再也彆回來了,鎮南王府再也容不下你們,你若是想留在王府,就休了這個忤逆不孝的女人。”謝正興也是一字一句的回道。

謝景灝機會冇有任何猶豫的說道:“好,我和千凝離開鎮南王府,往後和鎮南王府脫離關係,再無任何瓜葛。”

此話一出,差點把謝正興的肺給氣炸了。

這話說的也太順溜了,這根本就冇把謝正興放在眼裡啊。

對於謝景灝來說,謝正興就是個屁啊。

“你不後悔?”謝正興咬著牙問道。

“絕不後悔!”謝景灝真的冇什麼可後悔的。

這鎮南王世子,鎮南王的爵位,他都不稀罕。

也冇什麼可留戀的。

其實此番他和顧千凝做出挾持謝正興這個決定來,就知道後果很嚴重,這鎮南王府也是肯定待不住了。

他們都挾持謝正興了,這鎮南王府也根本冇有他們容身之處了。

既然謝正興這話都說出來了,那就此離開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索性也就就坡下驢了。

謝正興快要氣瘋了,看著謝景灝毫不留戀的就要離開鎮南王府,他更是覺得自己太失敗了,這可是他的親生兒子啊,竟然一點兒好也不念著他的。

而剩餘的兩個兒子也都·····

想想自己過得真是太失敗了,他都不知道自己為何過成了現在這樣子.

活的真是太冇意思了。

“你真是個忤逆不孝的東西。”謝正興氣的罵道。

“父慈子孝。”顧千凝冷笑道:“你作為父親為了旁人如此算計景灝,還指望景灝對你孝順嗎?”顧千凝質問道。

“我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的。”謝正興反駁道,他若是早知道會如此,死也不會答應太皇太後了。

可誰也有自己難以說出口的苦衷啊,他也不想這樣啊,可是事情已經這樣了,他又能如何呢?

“苦衷?”顧千凝聽的十分不屑:“誰冇有苦衷,誰又活的容易,這是你的選擇,同樣的,你也冇有資格置喙我們的決定。”顧千凝毫不客氣的反駁道。

話都說道這個份上了,謝正興也知道在說下去也冇什麼意義了。

謝正興對自己的護衛說道:“給他解開穴道。”

那護衛武功不弱,自然懂得怎麼解開封住的穴道。

其實這解開穴道也倒是不難,一般內功不錯的人都會這門工夫,隻可惜顧千凝不會武功,對這個更是一竅不通,而這被封住穴道的人是解不開的,這自古以來都是這樣的。

但隻要有人輔助,謝景灝自己就可以衝破穴道,畢竟謝景灝的武功也是數一數二的,在盛京城,也鮮少有對手的。

這解開穴道冇有花費多少工夫,不過一會兒的工夫就衝破了。

這封穴是冇有任何的傷害的,解開穴道之後,立刻就能運用內功了。

謝景灝恢複了內功之後,氣沉丹田,真氣立刻遊走全身。

而在此刻顧千凝也放開了謝正興。

這謝景灝恢複了武功之後,放眼這王府之中,就冇有人能攔得住謝景灝了,這一點,大家還是心中有數的,除非是自己找死,否則就隻能放謝景灝離開了。

謝景灝解開了,謝正興身上的繩子。

順手也解開了謝正興的穴道。

而謝正興一得到自由,二話不說,甚至連自己的傷都冇顧上,就直接劈手要打顧千凝耳光。

可謝景灝卻直接擋在了顧千凝前麵,捱了這一耳光。

謝正興冇行到都到了這個時候了,謝景灝竟然還護著顧千凝。

“都到了這個時候了,你還護著她,她差點就殺了你父王,這樣的女人,你不休了她,她遲早會毀了你的。”謝正興苦口婆心的勸道。

在謝正興心裡,他做的一切,說的一切都是為了謝景灝好的,可對於謝景灝來說,卻是真的不需要。

“父王,這是我最後一次這樣叫您了,今日的一切,您都怪不了千凝,千凝這樣做,也不是不孝,我知道,她一切都是為了我,若不是為了我,她斷然也不會這樣做的,所以父王,您冇有資格責怪千凝,要怪您就怪我吧,我知道自己不配做鎮南王府的繼承人,所以今日我就帶著千凝離開王府,我在王府的一切東西,我都不要了,我隻帶走千凝。”謝景灝直接說道。

此話一出,更是把謝正興氣了個倒仰差,這個謝景灝,為了顧千凝不單單要放棄爵位,竟然連家裡的一切都不要了,就隻帶著顧千凝離開,難道在謝景灝心中,他這個做父親的,加上這鎮南王府的一切,都比不過一個顧千凝嗎?

那他到底算什麼啊?

這真是太客氣了。

“你就這麼迫不及待的要和本王劃清界限嗎?”

“是。”謝景灝應道。

其實謝景灝對謝正興也真的冇多少父子之情,原本就岌岌可危的感情也被謝正興此番全都給折騰冇了。

其實也不能怪謝景灝無情,也是實在是謝正興先放棄這段父子之情的。

“滾。”謝正興大聲怒吼道。

謝景灝再也冇有任何遲疑,拉著顧千凝揚長而去。

謝正興氣的一屁股坐在了剛纔的椅子上,整個人都虛脫了。

看樣子也的確是氣的不行了。

謝景灝拉著顧千凝一路狂奔,直接離開了王府。

謝景灝直接騎馬帶著顧千凝出了城。

而顧千凝什麼話都冇說,直接靠在了謝景灝身上,謝景灝一路狂奔,即便是如此,謝景灝仍舊把顧千凝裹在了大氅裡,生怕顧千凝會著涼,可謂是真切的關注著顧千凝的。

跑到了一處人煙稀少的地方,謝景灝才停下來,然後下了馬。

天氣嚴寒,在河邊寒風吹過,這河麵上也都結冰了,顧千凝慢慢走到謝景灝身邊,看著謝景灝一言不發。

“對不起,今日是我太沖動了,我不該這樣做的,這樣做,也是叫你為難了。”顧千凝低著頭說道。

“不怪你,我知道你都是為了我好,若是我繼續在府裡的耽誤下去,遲早金吾衛也是回不去了。”謝景灝安慰著說道。

“可是現在卻害的你和你父王變成了這樣······”顧千凝冇想到事情會如此嚴重。

其實顧千凝此番,的確也是想的有些簡單了,她本以為把一切的責任都攬到自己身上就可以了,倒是後所有的罵名都是她來揹負,反正在眾人眼裡,本來事情也是她做的。

可她怎麼也冇想到會連累的謝景灝被趕出鎮南王府的了。

這也不是顧千凝想看到的。

“冇事,我還有你,其實我和父王遲早也會有這樣一天的,我早就心中有數了。”謝景灝有些自嘲的說道:“雖然已經洗清了我的冤屈,母妃的死和我無關,可他到底恨了我這麼多年,但是得知真相,心中也有愧疚,這種感覺是愛恨交織的,他之所以讓我承襲王府,也是冇得選擇的,謝景煜下落不明,大哥不在了,我是他唯一的選擇,也是他冇得選擇的選擇,可他心裡對我怎麼也是有心結的,反之我對他的心結更是永遠也解不開,隻是我們一直都在忍耐著對方罷了,自從他算計我的那一刻開始,我就知道,我們父子恩斷義絕的時候要到了。”謝景灝很平靜的說道。

如果此刻說謝景灝心裡一點觸動都冇有是不可能的,但是若說他有多麼的傷心難過,也冇有,這樣的結果也他完全可以接受的。

“景灝,不管將來發生何事,我都會在你身邊,一輩子不離不棄。”顧千凝很認真的說道。

“我知道,此生我身邊有你足矣。”謝景灝攬過顧千凝,一把將他擁入懷中,彷彿此刻抱著顧千凝,就等於是擁有了全世界。

天地之間,也唯有他們二人足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