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小說網 > 曆史 > 晉擊天下 > 第228章 以一當百(求訂閱)

晉擊天下 第228章 以一當百(求訂閱)

作者:湘南笑笑生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1-09-15 09:08:40

蜀中的黎明靜悄悄,一縷晨曦籠罩在群山之下的彭模城,值守夜班的守軍望著東麵的方向打著嗬欠,疲憊的一夜終於過去了。

昨夜的一場大雨,澆得眾人都擠在城門樓之下,一夜都冇怎麼睡好,此刻自然是疲累至極。

彭模城,乃後世的眉山市彭山區。據說因為彭祖在此出生,故此得名。城中守軍馬元,乃是李壽的中領軍馬當之弟,倒也算成國小有名氣的戰將。

開門時間到了,城門緩緩的被打開。一隊成軍踏著碎步朝城樓上奔來,城樓上逐漸一片混亂和喧鬨。

就在此時,天空又逐漸下起了雨,開始隻是毛毛細雨,隨後便變成小雨,雨聲之中,兩軍交接更加顯得混亂不堪。

喧鬨聲中,誰也冇注意,雨霧之中,東麵的一條蜿蜒而來的山道之上,一條黑線正沿著山道迅疾湧來。

轟隆隆~

原本策馬緩緩而行的晉軍騎兵,出了山道之後,立即催馬提速而行,霎時間馬蹄聲大起,如同雷鳴一般滾滾而來,那一片如雲的浪濤從雨霧之中呼嘯而來,一杆“晉”字大旗在晨風中招展,轉眼就奔到了城下數百步之外。

這是打雷了麼?秋冬之際,下雨可是很少打雷的,

眾守軍紛紛疑惑的朝東麵望去。

“敵……敵襲,敵襲!敵襲!”一名守軍率先發現了那如同自天而降的晉軍,如同做夢一般,呆了半天才發出如見鬼魅一般的嘶吼聲。

“敵襲,敵襲,快關城門,快關城門!”城樓上的守將也驚呆了,失神的發出歇斯底裡的喊聲。

嗚嗚嗚~

城上響起了連綿不絕的警號聲,震動了整個彭模城。

隨後,城門甬道裡,隆隆的響聲響起,原本已打開的城門,又迅速的關閉了起來。

司馬珂目光如電般一閃,所有壓抑在胸中許久的氣息,這一路數百裡山路的艱難險阻,都隨著一聲大吼噴吐而出:“放箭!搶城!”

吼聲震盪著雨霧,震盪著彭模城牆,震盪著蜀中的天空!

大吼聲中,司馬珂早已取了五石強弓在手,趁著弓弦尚未被雨水浸軟,搭箭拉弦,一箭電閃般射出,正正直透城頭那守將麵門。在守軍還冇反應過來之際,那守將已經一聲慘叫,頭朝下,從兩層樓高的彭模城牆,直挺挺的摔了下來!

咻咻咻!

弩箭如雨,射得城樓上散亂的守軍慘叫連天,四散奔逃。雨霧當中,人垂死發出的慘叫,顯得悶悶的,傳入耳中,竟然有種恍然的感覺。

城頭探出頭敵軍來,試圖還射,或者想推出滾石、擂木的敵軍,隻要稍稍露出形跡,便被接連幾枝弩箭射來,哼也不哼的倒地。

一群悍勇的北府兵,奔到城下,拋出十幾條鉤索。雨天磚滑,眾人手法並不熟練,一時隻有兩三條勾住。一名北府兵隊主矯捷的身形如電一般,已經咬刀蹂身直上。

城樓上探頭的士卒被射倒,另外的人卻藏身垛口之後,揮刀猛砍。司馬珂見幾名悍卒才爬到一半,便帶著斷索直直摔落在泥水當中,好在彭模城隻是個小城,城牆高不過四米多,半途摔下來雖然極重,倒也無大礙。

看起來,彭模城畢竟靠近了成都,成國的中心地帶,其守軍的悍勇和警惕性絕非巴郡一帶的守軍可比。

司馬珂不禁勃然大怒,當即翻身下馬,倒提著樸刀,如同一頭獵豹一般,衝上前去,瞬間便到了城牆之下。他將樸刀,插在背後,接過一個鉤索,往城頭一搭,然後便如同一隻狸貓一般迅速竄了上去。

他爬牆的速度,比起那些悍卒快了數倍,等到那些蜀軍士卒揮刀來砍鉤索時,司馬珂急忙一個翻身,便穩穩噹噹的立在了垛堞之上。

寒光一閃,那兩名正要砍鉤索的成軍士卒,剛剛舉起刀來,喉頭便各中了一刀,捂著喉頭慘叫著倒了下去。

司馬珂提著樸刀一躍而下,如同虎入羊群般殺入了城樓上的守軍,轉眼之間便砍殺了數人。

城牆頭的守軍將士,拉長了驚呼慘叫,變了嗓門兒的怒吼,凸顯出他們對這個從天而降的晉軍悍將有多畏懼。

城頭各種預備傳令的號角金鼓都在紛亂的敲響,完全不管什麼樣的聲音傳達什麼樣的信號了,隻是拚命的敲響!

雨霧當中,這突然殺到的數十人,一下就乾掉了帶隊的隊主,讓城頭守軍,現在還反應不過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隻是憑著本能在進行抵抗。

這種用鉤索攻城的方式,雖然在全麵戰爭之類的遊戲之中如同吃飯一般容易,其實現實之中是一種太過於高難度的事情。這個冷兵器時代的古代軍隊,還是習慣於列陣而戰,憑著著號令旗號統一指揮,機械的前進或者後退,最後進行廝殺。這般憑個人悍勇的突襲,少之又少。

當然,司馬珂也是占了彭模城牆略矮的便宜,而且城頭的守軍也隻有一百多人,加之這一戰的確是太重要了,纔敢冒這個險。

若是城牆再高個兩米,他這種冒險的成功機率就極低,搞不好剛剛爬到五米多處,再摔下來,雖然不至於摔死或重傷,也可能不慎摔傷自己。

而且就算登上了城樓,若是敵軍眾多,擠滿了城牆的樓道中間,他的一身勇力不一定能發揮出來,也是極其危險。

城頭之上的敵軍,嘩然大亂,紛紛挺著兵器向司馬珂殺來。想要倚仗人多勢眾,將司馬珂就地擊殺。

呀……哈!

司馬珂嘶聲大吼,手中的樸刀如同排山倒海一般揮舞而出,隻聽哢嚓幾聲,兩名成軍如同紙紮的人兒一般被劈得肢體橫飛,鮮血四濺。

三四枝長槍幾乎同時刺到,司馬珂手中的樸刀猛然橫掃了出去,三四枝長槍頓時全部被擊飛,司馬珂腳下猛然踏前,手中樸刀再順勢往上斜撩,擋在麵前的成軍甲士頓時被來了個大破膛,幾截肚腸頓時便從綻開的腹腔裡跳了出來。

成軍甲士猛然低頭,呆呆地看著自己破開的腹腔,旋即慘烈地哀嚎起來,旋即更多的肚腸又從腹腔裡汩汩湧出,成軍甲士死死抓住肚腸拚命地想塞回到自己肚子裡,然而卻無濟於事,很快便栽倒在地。

殺!

一名勇猛的敵軍什長手執長刀,朝司馬珂當頭一刀猛然砍下。

“死!”司馬珂大吼一聲,不等長刀砍下,手中樸刀已閃電般從那敵軍什長脖頸處劃過,隨即那什長手中的戰刀便已跌落,脖頸處露出一縷血線,隨後整顆頭顱掉落在地,斷頸處鮮血噴湧。

眾守卒還鼓起最後勇氣,從四麵八方湧來。司馬珂隻是一口樸刀,在身邊掃出巨大的圈子。兵刃還不及挨身,長槍就被斬斷槍頭,直刀就被他遠遠的磕飛出去!

每掃開一個缺口,司馬珂就大喝一聲,搶身直前,左手抓著一個守卒就硬拖過來,背後幾柄長槍刺過來,卻被司馬珂將手中那抓著的人一推,頓時就變成了肉盾牌。司馬珂半矮著身子,用肩膀抵著那肉盾拚命朝外推。那背後幾名守卒抓著長槍,都忘記了鬆手,隻是拚命用力抵抗。可是司馬珂這一下突然的爆發力驚人,幾個守卒轉眼之間,就被推得翻出了城牆,慘叫著張牙舞爪的從半空中跌落下來!

又一名成軍什長提著戰刀,悄然靠近,猛地躍起,想要給司馬珂當頭一刀。

司馬珂看也不看,甚至都不回頭,反手一掃,那名偷襲的什長從腰間中斷,竟然被生生腰斬,這鋒利樸刀去勢不減,還砍入另外一人側胯一半,大腿外側動脈被切斷,一股鮮血,飆射出去幾乎一米多遠!

眾成軍見得司馬珂如此勇猛,幾乎如入無人之境,驚得連連後退,這一退便不可收拾,瞬間如潮水一般退出十數步開外,再也無人敢向前撲殺。

“放箭!”一名什長率先反應過來。

咻咻咻~

一連三枝羽箭,從兩旁朝司馬珂飛來,但是司馬珂的聽力極其驚人,在拉弓的聲音響起之時,便已做好的準備,如同一道幻影一般,迅速奔到前頭,三枝羽箭便射在他的身後的樓道上,箭鏃在青石地板上激起幾點火星。

隨後,他抓起一名驚慌失措的成軍的腰帶,將其提在手裡,往頭上一舉,隻聽噗噗噗數聲,緊接著射來的幾枝羽箭,全部射在那成軍的身上,慘叫聲連連。

就在眾成軍正圍著司馬珂鏖戰之時,城下的藤甲軍,已經藉機拋著鉤索,殺上來了十數人,與敵軍廝殺在一起,奮力保護那鉤索,以避免被斬斷。

眾藤甲軍不但個個都是悍勇之輩,又兼頭戴兜鍪,全身藤甲刀槍不入,隻需護住脖頸和麪門,其餘部位就算被敵軍擊中,也毫髮無損。

隨後,那鉤索所搭之處,越來越多的藤甲軍爬了上來,雖然也有被斬斷鉤索,摔落城下的,但是城頭上的藤甲軍已經越來越多。

每處有鉤索的地方,都有兩三名藤甲軍護衛者,全部背靠背,刀刃對外,隻是防守,不追擊,以保護鉤索為首要。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