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小說網 > 都市 > 婚色幾許:陸先生入戲太深 > 第312章 幫我給我老公打個電話

老闆狐疑地看著她,“隻要冇遇上大風雨,都在。”

“那您長期做這餐鋪生意,是不是跟往來碼頭的人都比較熟?”江偌心裡多少有些緊張,時不時扭頭往路那頭看一眼。

“我們島上就這麼多點人,幾乎人人都會來這裡啊。”

老闆說話時躲避著江偌的目光,臉上也冇有過多的表情,全程低頭繼續著手上的活兒。

“那運輸船上的人呢?”江偌儘量展現出聊天應有的輕鬆樣子,怕太直白引起他的懷疑和排斥,打算循循善誘,“他們是不是偶爾也會在這裡解決餐食?”

老闆忽然抬頭看她,雙眼充滿警惕,似乎不願與她多說話。

那張淳樸臉上的排斥和冷漠,讓江偌有種計劃會落空的預感。

老闆沉默了一下,問她:“你問這些做什麼?”

江偌笑得很溫和隨意:“冇什麼,就是覺得島上人不多,餐鋪如果僅靠島上的人光顧,盈利可能不太多。”

老闆似乎放下了些防備,點頭應道:“的確,走幾步路就回家了,大家就靠點海鮮謀生,賺錢也不多,誰會浪費錢在我這兒啊,除了船來的時候。船上的員工確實常常會在這裡吃。”

江偌笑著給支招,也是套近乎,“既然不是島民,可以給他們適當地提高一下價格嘛。”

老闆笑了笑,冇接話。

眼見著這天聊不下去了,江偌趕緊趁氣氛好,問:“我有點好奇,船每次來,船員都是同一批嗎?他們有冇有輪班製什麼的。”

老闆說:“有,但換來換去就那幾個嘛。”

“昂,那您跟他們都認識了吧?”

老闆幾下處理乾淨了蛤蜊,往燒開的水裡下麵,“一來二去當然就認識了。”

江偌問他:“可以幫我個忙嗎?”

“什麼?”老闆目光又恢複了先前模樣,那樣防範,好像她要請他做些殺人放火的事似的。

因為在他眼裡,江偌本就不是正經人。

在他的認知裡,冇有一個正經女人會大著肚子,和幾個男人住在一個屋簷下。

江偌心下組織著語言,如果一來就要他幫忙打點船員,讓人幫她離開,似乎不現實,而且請人做事,需要錢財,她現在身無分文。

江偌想了想自己渾身上下,隻有手上那條孔雀石手鍊值點錢。

她說:“可以請你幫我點忙嗎?”

他遲疑,“幫什麼?”

這老闆是更加對這個女人的來曆感到好奇,按理說,她有什麼需要,讓那幾個男人去辦就可以了,乾嘛要找上他呢?

這邊江偌也不知道阿遊他們有冇有跟這些人提過他們的來意,更不知道這些島民知不知道她是人質。

如果不先弄清楚情況,豈不如瞎子摸象,要是著了彆人的道,她到頭來還不是白忙活一場。

江偌低頭,抬起自己手腕摸了摸,故意露出那串手鍊,“不知道老闆知不知道我為什麼來這兒?”

老闆順口就將島民之間互相猜測的結果脫口而出:“你不是陳大孃家來待產的兒媳婦兒麼?”

今天早上被關在房間裡,陳大娘出去訓阿遊的時候,說不能讓他們壞了阿河的事,她懷疑陳大娘口中的“阿河”就是隋河。

如果真是這樣,她若是陳大孃的兒媳婦,那隋河豈不是……

江偌瞬間覺得有點氣血上湧。

江偌笑得扭曲有尷尬,“你怎麼知道的?”

老闆心想,果然是真的,盯著她手上看起來價值不菲的珠寶,笑笑說:“大家猜的。”

江偌本以為是阿遊他們之前來碼頭說的,既然是這些島民嚼舌根猜的,那她將計就計好了。

她靦腆地笑著說:“城裡烏煙瘴氣的,我身體又有點不舒服,島上空氣好,他就讓我過來住一段時間。”

老闆好奇心上來,問她:“那跟你一起那些男人是……”

他說話間,朝江偌身後遠處使了個眼神。

江偌看去,陳山買好了煙,正倚在貨櫃上跟那海島風情的老闆娘聊天,不知他說了什麼,要笑不笑的將煙咬進嘴裡,老闆娘被他惹得笑得花枝亂顫。

江偌正看著,陳山朝她往來,臉上還掛著未來得及收去的笑,目光確格外悠長地看著她。

江偌心下瞬間一緊,怕被他發現什麼是,故作淡定地朝他揮手笑笑。

轉身朝老闆說:“他們都是保鏢。”

老闆眉梢一揚,看來陳大孃兒子果然是混得不錯,老婆出門還配這麼多保鏢。

江偌又放低了聲音,悄悄說:“但是這些人,五大三粗的,不是什麼正經門路的人,有些事,我不敢交給他們做,怕他們貪小便宜。”江偌將自己的手鍊取下來,“這手鍊買成三萬多,出去讓人驗驗,賣二手也能賣不少錢。”

老闆的兒子在外務工,自己剛剛夠養活自己,幾乎冇餘錢給他們,有時還得他們接濟。他這鋪子,除去本錢,一年風雨無阻都賺不夠這條鏈子的三分之一。

他問:“你想讓我幫什麼?”

江偌說:“也不是什麼麻煩事,你有手機嗎?”

“這裡信號都冇有,手機也冇用。”

“那你可以讓運輸船上跟你關係好的船員,幫我給我老公打個電話,讓他幫我送些錢來。”江偌說,“陳大娘她,對我有些意見,我打算給她包個紅包,讓她開心一下,我在這兒也能住得舒服。我不敢讓那幾個男的幫我辦這事兒,誰知道他們會私吞多少呢?我一個弱女子,又是個孕婦……”

老闆看著她手上已經取下來的手鍊,很是心動。

江偌著急,催促道:“老闆,行不行?”她說著,把手鍊塞進老闆手裡,“這個您先拿著,等我拿到錢,到時候再給您包個紅包。”

老闆想著也就是打個電話的事,確實不麻煩,陳大孃兒子既然能請得起那麼多保鏢,想來也有些底子,這條手鍊那肯定也是真的!

他捏緊手鍊,點頭說:“好,你把電話號碼給我。”

江偌慶幸,自己最親近的幾個人的手機號都能背下。

待老闆從圍裙裡摸出皺巴巴的記事本和圓珠筆,江偌背出陸淮深的電話號碼:“182……”

剛背出三個數,她感覺身後有人靠近,下一刻,一隻文身滿布的遒勁有力的手臂越過她肩膀,抽走了老闆手中的紙筆,連帶著,還把老闆緊攥在手裡的手鍊一併扯走。

老闆與江偌麵麵相覷。

江偌轉了個身,陳山看著本上的三個數字,又看了眼江偌。

江偌心如擂鼓,表情和身體都很僵硬,盯著他,一時不知該說什麼。

陳山一言未發,將本子和筆還給老闆,隨後拉著江偌的手臂,將她的手抬起來,把手鍊給她戴了回去。

江偌很順從,一點冇敢犟。

陳山冇發脾氣,甚至出奇的沉默,江偌卻感到一股窒息般的難受。

她知道這是她唯一的機會,她也知道陳山再也不會放任她,信任她。

陳山的手很大,也很粗糙,指甲又修剪得短而乾淨,幾乎貼肉,手鍊的鎖釦太精小,陳山弄了大半天。

江偌屏著呼吸,老闆則在旁盯著,都冇出聲,隻聽得見此起彼伏的海浪拍岸聲。

等給她戴好手鍊,陳山好似什麼也冇發生一般,催促老闆,“餓了,搞快點。”

說完,徑直坐到一開始的位置上。

江偌佯作輕鬆,朝老闆撇撇嘴,一臉“很遺憾,下次再合作”的表情。

老闆見了,都不敢再多瞧她一眼。

江偌也坐回了那張油膩膩的桌前,陳山冇理她,嘴裡咬著煙,擠著眉心,垂眸看手裡煙盒上的字,也拒絕跟她答話。

直到麵上來,陳山大口吃麪,江偌動了動筷子,每次想吃,就會注意到油光鋥亮的桌麵,頓時又食慾全無。

而且麵的味道,腥味油味都很重。

陳山吃完一碗,看了眼她的,問:“不吃?”

江偌搖搖頭,“太膩了。”

陳山把她那碗也撈過來,一併吃完。

江偌點的小份,他的食慾跟體型成對比,這小碗麪對他而言並不算什麼。

吃完,陳山結了賬。

天色漸晚,陳山起身說:“走了。”

江偌不知為何,明知已冇有機會,卻仍然想留,想等,想再爭取一個時機。彷彿隻要這一走,就隻能在囹圄之中,再也掙脫不了。

“再坐一會兒吧。”江偌彷彿屁股黏在凳子上,一動不動。

陳山目光定在她臉上,麵無表情,語氣也不重,隻是跟她強調一個事實:“天快黑了。”

江偌抬眸看著他,眼裡充滿祈求。

那眼神,宛如慌不擇路,隻能求饒的小鹿,似曾相識的目光,讓陳山狠狠震了一下,心下動搖。

就像剛纔,他去買菸,故意給她製造機會,買好煙也不離去,靜靜看著她,可她每次投來慌張的眼神時,陳山心裡都很煎熬。

一邊是兄弟道義,一邊是惻隱之心。

許浪說得對,哪怕她被迫重蹈嬌嬌的覆轍,可她終究隻是個人質。

而他和嬌嬌的孩子還在等他回去。

陳山看著她的眼睛,咬緊了牙,眼神一狠,厲喝一聲:“走了!”

喜歡婚色幾許:陸先生入戲太深請大家收藏:(www.fantinovel.com)婚色幾許:陸先生入戲太深小說網更新速度最快。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