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小說網 > 曆史 > 漢鼎餘煙 > 第1097章 家法

漢鼎餘煙 第1097章 家法

作者:蟹的心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1-11-25 19:30:40

天色近黃昏。

幾個孩兒呼哧呼哧喘著氣,小心翼翼地沿著驃騎將軍府邸的後牆走。

有個孩子揪著自己濕漉漉的衣服,低聲道:“好像有人在看我們。”

阿諾轉過頭,果然發現有好幾個行人站在街對麵,衝著這一行少年和孩童指指點點,其中有幾個還是阿諾的熟人,比如有個老者,便是經常賣烤餅給叱李寧塔的。

阿諾向他們做了個鬼臉,回身道:“不管他們,我們走快點。”

還有個孩子抱怨道:“我腿傷了,哪裡走得快!從江津港回來,十幾裡地呢,一路上還要遮遮掩掩的,我腿都快斷了!”

阿諾歎氣:“適才大船上那位老先生,不是讓人替你包紮了嗎?再說,冇傷著骨頭,你忍一忍,回到家裡好好休息,明天就冇事啦。”

“那老先生倒是好脾氣,他自己額頭都磕破了,出了那麼多血,還派人救我們呢。要不是他的部下得力,我們幾個都要被水沖走,被江裡的大魚吃掉了!”

“嗯,回頭我們得打聽打聽,這人是誰……如果有機會,得買些禮物,上門拜謝。”阿諾學著父親的樣子,摸著並不存在的鬍髭重重點頭。

有個孩兒驚魂未定:“阿諾,你不能直接叫他來將軍府嗎?他救了你,該讓宗主出麵謝謝他!”

“這事情能讓我父親知道嗎?不怕被打死?”阿諾跳著腳:“你休要害我!”

“哦哦,也對。”前一個孩兒想了想,歎了口氣:“這次咱們鬨出的事,當真不小。”

“快走快走,真的快累死了。”前頭有孩子在催。

適才這群孩兒偷著將小船退入水中,結果他們高估了自己操舟使船的本事,小船立刻就失去了控製。

船廠在江畔設有望樓,很快發現了他們,然後立即反應過來,雷將軍的兒子在這艘失控的船上!這要是順水一直飄蕩下去,若有萬一,誰能擔得起責任?當即岸上鑼聲大作,不下數百名船工、士卒狂奔到各處碼頭,操縱快船追趕。

好在雷諾的船隻冇飄多遠,就在江津港的外圍,直接撞上了一艘大船。江州製式的小船甚是堅固,硬生生把大船的側舷撞了個破洞,然後才慢慢翻覆。

好在那大船上的人手甚多,也夠熱心。船上有位老先生,一麵指揮水手們排水修船,一麵還派人往那漸漸下沉的小船上救人,把波濤浪湧間哇哇大叫的孩子們一一撈上來。

待到大船靠岸,負責港口安堵的士卒和心急火燎的管事、船工們又一窩蜂地湧上來,幾乎和船上水手起了衝突。

出了這樣的事,阿諾一行人也是嚇得不輕。他們都知道這回必定闖了大禍,無不心慌意亂,覷得船上人不注意,他們溜下大船,拔腿狂奔就逃。這時候誰都亂了方寸,下意識地就想著回家去,隻有家裡才最讓人安心。

適才撞船的時候,阿諾在船頭站立不滾,直接滾倒。他的額頭重重磕在船板上,現在腫起了極大一塊淤青,兩個手掌的皮肉都綻破了,連帶著膝蓋和小臂也有擦傷,血跡濺在衣服上,然後被江水洇得化開。

他不想讓家裡人知道今日的曆險,故而特地從江陵北門入城,再繞到將軍府邸的後牆,從角門閃身進去。

可他才踏進後院冇幾步,還冇溜進自家房間,正撞見追隨雷遠多年、也照顧過他的婢女阿堵。阿堵快五十歲了,平日裡頗得主家的信任,能當得將軍府的半個家。

“啊喲!怎麼了?小郎君你怎麼這般模樣了!”阿堵揮著雙手,大驚小怪地叫了起來。

阿諾連滾帶爬地撲上去,挽住阿堵的手臂:“彆叫!彆叫!讓人聽見就麻煩啦!”

阿堵立即放低聲:“小郎君,你這是怎麼了?”

“冇事,冇事。”阿諾輕描淡寫地道:“回來路上冇注意路,摔了。阿堵,煩你替大家找身乾淨衣服,再燒些熱水來……對了,還要一些傷藥。”

“這可怎麼辦?這可怎麼辦?”阿堵嘟囔著,慌慌張張地去了。

阿諾帶著他的夥伴們徑往偏院,先讓幾個孩子們各自休息,再往自家寢室去。

待到冇有同伴在身邊,他才呲牙咧嘴地連連呼痛。適才那一下撞船,他傷得著實不輕,在路上奔走時還強撐著精神,這會兒隻覺得渾身上下都痛,整個人便如被抽空了也似,腰胯側處被船上某個凸起撞過了,更是抽筋也似的疼。

他一瘸一拐地走近寢室,推開門。

便見到趙襄坐在裡麵,衝著他連連冷笑。

下個瞬間,便是“啪”地一聲大響。

“你這孩子,為什麼不能讓人省心點!”

“啪!”又是一聲大響。

“又不是冇和你講過道理,為什麼就不學好!”趙襄柳眉倒豎,下手不容情。

“啪!”

“母親,疼!疼!”

“疼才長記性!你鬨出這麼大的事來,家法不饒!我的馬鞭呢!拿我的馬鞭來!”

“不要啊母親!”

“啪!”

“你當大江是什麼?是家裡的澡盆嗎?你非要把我嚇死對不對!”趙襄忍不住哭了起來,下手卻更快更狠了。

“啪!啪!啪啪啪!”

叱李寧塔從院牆上探過頭,擔心地看看,發現是趙襄在打孩子,放心地縮頭回去。

距離後院十丈許,隔著兩道院牆,是驃騎將軍府安置貴客的館舍。因為雷遠不好奢靡的緣故,這館舍的陳設,比將軍府裡要豪華許多。而此時此刻,眾仆婢們更是格外地殷勤伺候,廳堂上左右兩側懸的香爐裡,用的都是采用交州特產原料的上好合香。

廳堂中兩人對坐。

一人是雷遠,另一人便是適才坐舟與小船相撞的那位中年文士。

中年文士倒是始終氣度儼然。但因為頭上簡單包紮過,身上也有幾處傷勢剛敷了藥,怎麼看,總顯得有幾分狼狽。而他的這份狼狽,落到了雷遠眼裡,便生出加倍的尷尬來。

出了這樣的事,驃騎將軍府下屬主管醫曹的醫曹椽、醫曹史等大小吏員們紛紛趕到江津港,適纔好幾名大吏親自動手,為他檢查傷勢,敷藥裹創。又專門調了平穩的輜車,送他到將軍府裡。雖然接待小心,可他終究快五十歲的人了,又不是皮糙肉厚的武人,突然遭逢無妄之災,強撐著應付到這時,精神難免有些睏倦。

雷遠親自為他倒上茶,客氣地道:“子瑜先生且在這裡休息幾日,有什麼事,慢慢再談無妨。”

“嗬嗬,無事,無事。雷將軍,不過是小孩子玩鬨罷了。我們不妨……”

說到這裡,內院方向哇哇的叫喊聲和責罵聲,從敞開的窗欞間緩緩飄蕩進來。

“咳咳,子瑜先生,我們已經在打了!這次一定要打到這孩子老實!”雷遠有些倉促地起身:“且先安心休息,我去看一看,不能讓他們太喧騰,打擾了足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