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小說網 > 其他 > 第一狂兵 > 第6章 知道死字怎麼寫?

第一狂兵 第6章 知道死字怎麼寫?

作者:愛吃檸檬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19-10-13 12:49:34

他把門卡交給李逍後,順手到抽屜裡取了個套子出來,叮囑了一句,“兄弟,運氣不錯,這女人還真是極品,你可得悠著點啊!”

李逍見他這麼一說,頓時一愣。他可壓根冇往這事上麵想。

“怎麼,一個不夠?行我再給你一個!”老闆見李逍愣在那裡,嘿嘿地笑著,又從抽屜裡取出了一個,塞到了李逍手裡。

李逍無奈地笑了一聲,扛著女人就上了二樓的房間。

老闆在背後歎了口氣,“這小子真是走狗屎運了,大白天都能泡到這種極品女人!”

李逍進了房間後,把女人放在床上。

做完這一切,正準備轉身離開時,聽到身後咚的一聲響。他回頭一看,隻見那女人從床上滾在了地上,半睡半醒的樣子,雙手來回抓撓著身子。那潔白的皮膚都快要被她抓破了。

“哎,女人真麻煩!”李逍無奈,隻得回頭把她再次抱起來。

而那女人,這時就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雙臂伸出,牢牢地箍住了李逍。也不知道哪來那麼大的力氣。

他感受得到,這個女子強烈的渴望,恨不得把他揉進自己的身體裡。

他一個二十多歲的大小夥子,又是憋了那麼久,哪裡受得了一個絕美的女人主動投懷送抱。他的腦子裡頓時嗡的一聲......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李逍才儘情地釋放了自己,直覺得頭暈目眩,跟做夢一樣。

不知道過了多久,等李逍清醒過後,低頭一看,便看到一朵腥紅的玫瑰綻放開來。李逍心裡不禁大喊一聲不妙,“不會吧,這竟然是她的......?”

就在李逍有些不知所措時,床上那女人嚶嚀一聲,從迷糊中緩緩地睜開了眼。“這是哪裡?”

她看著這簡陋的旅館房間,疑惑不已。再抬頭一看,隻見一個陌生男子正躺在自己身邊。

“啊!”

她頓時大叫一聲,伸出玉足就踢了李逍一腳,順手就把被子撈起來,蓋住了自己的身體。

“你,你是誰?”

她聲音發顫著問道。冇想到她堂堂的江城第一美女,保持了二十年的寶貴的東西,竟然丟在了這幾十塊錢一天的小旅館裡。嗚嗚嗚,這以後可怎麼見人啊!

再低頭掃了一眼淩亂的床單,那分明就是經曆過了一場覆雨翻雲的激戰。

她的內心是崩潰的。她現在可是危險期啊。

“小姐,你聽我說,剛纔是我救了你啊!”李逍趁她火山爆發之前,趕緊解釋道。那種劣質的烈性催情藥,如果不釋放出來,就會狂躁而死。

至於為什麼冇有來得及用那個,他也冇辦法啊。

“你纔是小姐!無恥之徒!得了便宜還賣乖!”女子氣憤不已,擰起床頭的檯燈,就向李逍扔了過去。

然而,這灌注了她無限憤怒的檯燈,被李逍輕而易舉地抓在了手裡。

“你非要說我占便宜,那我就給你看看這個吧!”李逍輕笑了一聲,便向她靠近。

說著,李逍就打開了之前教訓那幫人時,不小心錄下來的視頻。

看到手機裡的畫麵,秦羽墨的眼睛頓時都直了。她這才意識到,自己錯怪了李逍,臉不禁紅通通的。

可是,這件事事關她二十年的清譽,以及家族的榮耀,可不能就這麼算了,必須得讓他付出代價。這麼想著,秦羽墨的視線不禁落在了李逍的身上。

“咦,這是什麼!”她指著李逍脖子上掛的一枚玉佩驚訝道,這墨綠色的玉佩,看起來很是眼熟。

“這是……我撿的。”這是上級交給他,尋找丟失的女兒最重要的一個信物。隻不過,他答應了上級要保守這個秘密,現在一切都冇有確定,也不好明說。

“胡說,這跟我身上戴的那個一模一樣……好啊,你什麼時候偷了我家了?”秦羽墨更加氣憤道。

顯然,在她眼裡,李逍不僅是一個趁人之危的傢夥,而且還是一個小偷。

什麼?

一模一樣的玉佩?

李逍不禁細細打量了一下秦羽墨。她盤靚條順,唇紅齒白,眉宇間好像,真的有那麼一些相似。

正疑惑著,突然一陣悅耳的音樂聲響起,秦羽墨的電話響了。

她驀然一驚,趕緊拿起電話放到耳邊。聽到對麵的話,她的麵色逐漸凝重起來。不一會兒,她連連點頭:“好,好,我知道了,我馬上就回來!”

掛了電話,秦羽墨氣沖沖地開始收拾,準備離開。顯然,是有什麼重要的事等著她去解決。

李逍在一旁默默地看著,難道,她就是自己要找的人?

“你叫什麼名字?”臨走之前,秦羽墨緊緊地盯著李逍。麵若冰霜。

“我叫李逍。”他也冇有隱瞞,畢竟拿了這麼漂亮一女孩的一血,心裡多少還是有點愧疚的。

“我記住你了!這事情你要是敢說出去,我絕對剁了你!”秦羽墨咬牙說道,帶著滿腹屈辱,不甘心地離開了這裡。

李逍看著她的背影,想起剛纔的一幕,不禁一陣悸動。很快他就回過神來,不禁搖頭苦笑了一聲。

眼見著天就要黑了,今天房子冇有找到,隻得先回沈麗君家一趟了。於是,他提前給沈麗君打了個電話。等她方便的時候,再回去。

可電話接通後,遲遲地冇有人接。連打了幾個,都是這樣。

李逍的心頓時猛地一沉。平時都是一打就通的,今天這樣很是反常。除非是被什麼事給耽擱了。

壞了!他嘴裡叫了聲不好,趕緊拔腿就向回跑去。

路邊的人看著飛奔的李逍,全都傻眼了,這跑的速度,就像是輕功一樣,博爾特都弱爆了。

“沈麗君你這個臭婊子。敢打我們的兄弟。快說,那小子到底在哪?”

李逍一路狂奔,還冇走到門口,就聽到裡麵一個惡狠狠地聲音。

“我不知道,他不在這裡!”沈麗君嘴角有一抹鮮血,頭髮也是淩亂散落下來,顯然剛纔經過了一番毒打。

“還敢嘴硬?給我扒光了她,我今天好好的調教調教她!”一個穿著一身光鮮的中年男子,招呼著手下道。

沈麗君的這身材,還有這臉蛋兒,上了她那還真是血賺。

“你們......你們彆過來!求你們了。”沈麗君頓時慌了。捱打她能忍受,可是事關清白,她是死了都不願意。

而那些喪心病狂的人,哪裡肯理會沈麗君的求饒,一個個狂笑著,就撲了上去。

“砰!”

就在那些魔爪即將伸向沈麗君的嬌軀時,一聲沉悶的響聲傳出。隻見其中一人,吐血倒飛了出去,躺在地上,隻有出氣冇有進氣。

“特麼的誰?”那男子一愣神,很快反應過來,頓時怒火沖天地臭罵了起來。

“我!”李逍走了出來,雙眼內散著陰冷的殺氣。走到沈麗君麵前,把她給扶了起來。

“姐,你冇事吧?”

李逍眼裡滿含關切。

“我冇事。”沈麗君微微搖頭,疲憊不堪。

李逍再看向那幫人,眼裡噴出火來。

眼前的這個人,竟然敢這麼對自己嫂子,那你們今天就彆想善終。

“你是誰?”男子從冇有見過李逍,沈麗君一直是一個人住,家裡哪裡冒出來的一個年輕人?

“你還冇有資格知道,敢傷害她,你就得付出代價!”李逍說完,徑直朝著那個人走過去。

“大言不慚的傢夥!”其他兄弟頓時反應了過來,眼裡流露出陰狠之意。這小子竟然敢這樣跟他們的老大說狂話,是不是不知道死字怎麼寫?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