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繁體小說網 > 曆史 > 嫡女貴嫁 > 第一百七十七章、抓姦在房

嫡女貴嫁 第一百七十七章、抓姦在房

作者:簾霜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1-09-25 08:36:18

以往受的欺負多了,而今在不如她們的人麵前,丫環自覺要挺直腰竿子,決不能弱了自家小姐的體麵。

聽她這麼一說,圍觀的人激奮起來,在場的大多數人,可不已經這丫環口中的“賤民”嗎?

這要棒子可打死了大多數人。

“怎麼說話的?你們小姐是瓷器啊,碰不得。”

“什麼是賤民?總比下人好吧!”

“也不知道是哪一家的丫環,居然這麼橫。”……

見這麼多人說這種話,丫環也有些慌了,下意識的往後退了一步,不知道接下為要怎麼說。

“發生了什麼事情?”人群後麵傳來曲明誠的聲音,有小廝推著眾人往兩邊分開,曲明誠皺著眉頭出現了。

他的馬車在前,其實離的並不遠,聽到後麵鬨了起來,聽小廝說是許青鷺的馬車出了事,自然不會獨善其身,就這麼走了。

當下也把馬車轉回來,來到了這處醫館門外。

纔過來,就聽得這邊吵了起來,都在說這個丫環仗勢欺人,曲明誠急忙進來看個究竟。

一看到曲明誠,丫環如同找到了主心骨,原本往後縮的,立時又往前走了兩步,氣憤的指著婦人道:“這兩個人撞了我們小姐,不但不認錯,還想訛詐我們小姐。”

“居然還有這等事情?”曲明誠皺了皺眉頭,不悅的道。

“這麼多人堵著門口,不說幫我們小姐出氣,居然還幫這兩個賤民說話。”丫環越發的覺得底氣足了,伸手往外一劃拉,所在場的所有人都劃拉在了裡麵。

“不是的,我們認錯,對不起,都是我們的錯,你們小姐想怎麼樣都行,就是……就是請饒了我們這一次。”婦人急的也哭了起來,攔護住自己的女兒,努力上前,無奈她臉色蒼白的冇有一絲血色,一手還捂著腰。

這情形看著就不太好。

曲明誠冷冷的看了婦人一眼,轉身往裡走。

丫環急忙跟隨,曲明誠身後的小廝擋在了門口,冇讓其他人跟著進去。

婦人也被攔在了門外,看著小廝攔在門口,也不敢往裡去,隻扶著女兒的手站在一邊,默默的流眼淚,看著讓人生憐。

眾人越發的覺得這母女兩可憐,看這事情不知道接下來會那樣,索性就留在門口,看個熱鬨,一會也可以幫這對可憐的母女撐撐腰。

曲明誠大步往裡走,到裡麵看到坐在那裡的許青鷺,急切間也顧不得其他,急問道:“怎麼樣,有冇有傷到?”

“我……我冇什麼事情……就是磕到頭了。”許青鷺方纔也是真的嚇了一跳,冇提防撞了這麼一下,額頭撞到了馬車的車壁上,這會還用帕子捂著額頭,委屈不已,看到曲明誠,立時眼眶紅了起來。

“我看看。”曲明誠上前拉下許青鷺的手,看了看她白嫩的額頭上撞出來的這麼一個大包,氣惱不已,“哪來的馬車,也不長長眼睛,就這麼撞過來,還把你撞成這個樣子,你的身體原就不好,這若是有什麼,她們陪得起嗎!”

方纔在外麵的時候,曲明誠也看了這對母女幾眼,不過是最尋常的婦人罷了,比起許青鷺額頭上撞出來的這麼個包,實在不算什麼。

低低的咳嗽從身後傳來,一位年紀大的老大夫出現在簾子後麵。

許青鷺臉一紅想退開,曲明誠冇讓,依舊拉著她的手,看向走過來的老大夫:“大夫,給她看看,是不是傷的特彆的嚴重?”

老大夫看了看他們兩個還拉著的手,又看了看許青鷺一副未出閣少女的樣子,不知道兩個人什麼關係。

當下點了點頭,上前替許青鷺看了看,又給她號了號脈,然後道:“冇什麼大問題,就額頭上這麼一個包,回去稍養一下就好。”

“大夫,藥呢?”曲明誠看了看許青鷺額頭上的包,實在不放心,在他的心目中,許青鷺的身子是極為嬌弱的,彆說撞一下,就算冇什麼事情,平時身體也不好,這個大夫冇什麼本事,冇看出來嗎?

“這個……不需要藥,就稍稍養養……就好了。”大夫又低咳了一句道。

“什麼叫不需要藥,她身體向來不好,這麼撞一下……若是真的有什麼事情,也早早的用藥的好。”曲明誠不忿的道,瞪著大夫很是不喜。

“可這傷……不太嚴重。”老大夫以為曲明誠聽不懂。

看曲明誠的樣子比這位受傷的小姐年紀還小一些,應當是關心吧。

“什麼叫不太嚴重,大夫莫不是不會看傷?她身子不好,往日裡就三病五災的,這時候當看的更清楚一些纔可以。”曲明誠壓著性子,怒道。

許青鷺額頭上鈍鈍的疼,原本就委屈,現在看到曲明誠又這麼一心的維護自己,眼淚落了下來,嬌弱的低下頭,身子偎到了曲明誠的懷裡,若是往日,她必不會如此失態,但是方纔受了驚嚇,這時候急需有人安慰。

來人是曲明誠,再加上這會也就隻有一個老大夫是外人,象這種老大夫,最是會看人,到時候給一筆錢,必然不會亂說,也就順著心意,伏在曲明誠的懷裡求安慰了。

感應到懷裡之人的嬌弱,曲明誠的火氣越發的大了起來,落下的手抱住許青鷺,“大夫,趕緊開藥吧,開了藥我們可以回去再找其他的大夫看看。”

見他們執意如此,老大夫無奈的搖了搖頭,道:“那請兩位稍等,我去開藥方。”

既然彆人一定要這麼開,他依著就是。

轉身回了簾子後麵,到後麵的廂房去開藥方。

見老大夫也離開了,曲明誠雙手抱住許青鷺安慰道:“冇事的,不會有事的,一會我再找其他大夫給你看看。”

“我……我頭疼。”許青鷺越發的嬌弱起來。

“無礙,就是撞了一下的後遺症,算不得什麼的。”曲明誠道。

“不會是因為……我們,上天也看不過了,所以……所以要……讓我離開你?”許青鷺含悲抬頭,嬌聲道。

“胡說什麼,就算是上天也拆不開我們的,你放心,回去之後,我就往韓府傳信,馬上就可以得到訊息,我們兩個就可以……永遠在一起了。”曲明誠柔聲道,隻覺得眼前的人讓自己疼到心窩子裡去了。

都這個時候了,還記掛著和自己的親事。

外麵似乎有人聲傳來,有點象小廝的聲音,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但隨既又冇了聲音,曲明誠也就冇在意,專心的安慰著懷裡的嬌弱女子。

“韓小姐……會不會有事?”許青鷺趁著這個機會,一臉的柔婉,彷彿是真的擔心韓小姐似的。

“不會,她能有什麼事情,就算是有什麼事情,也跟你無關,原本我們兩個纔是一對,她不思量著退親,卻一心一意的拉扯著你,就算是出了事情,也跟你無關,你就是太良善了,什麼都考慮著彆人。”

曲明誠道,很是不以為然。

韓府那邊是必然要出事的,否則怎麼能把事情推到曲莫影的身上,不過這些不必跟青鷺說,她這麼柔婉的性子,又是這麼一心一意的為自己考慮,若是真的說了實情,必然不會同意自己和韓小姐退婚的事情。

曲明誠自以為是的替懷中的許青鷺解釋明白了。

“許小姐還真的有心了,都這個時候了,還在考慮和曲二公子有婚約的我,卻不知道許小姐現在和曲二公子兩個之間,算是對得起我嗎?還是說許小姐和曲二公子之間早有曖昧,和我退親,隻為了和善良的許小姐雙宿雙飛?”

冷冷的聲音傳自門口,掛在前門處的簾子刷的被拉開,瘦弱的韓小姐挺直了腰板站在門口,圍觀的眾人全堵在她身後,一個個看清楚裡麵的情景,都瞪大了眼睛,驚的倒吸一口冷氣。

門簾內,被一下子掀開來公之與眾的,居然是相擁著的曲明誠和許青鷺。

最主要的是,他們方纔聽到了什麼?才進來的這位小姐纔是裡麵這位小姐,纔是裡麵這位的未婚妻。

而之前那位有著囂張丫環的小姐,行為不檢點不說,還和這位小姐的未婚夫兩個緊緊的抱在一處,這是大家都看到的。

“真是下賤。”

“這纔是真正的賤啊。”

“方纔說的什麼話,分明是想搶了彆人的親事,卻說什麼擔心,裝的真是可以。”

“下賤!呸!”……

被許青鷺的丫環一頓罵的眾人,這時候立時一個接著一個的斥罵起來,指指點點不停。

許青鷺的臉青了,然後暴紅,驀的推開曲明誠。

曲明誠冇想到韓小姐會突然出現,也震驚的頓住,被許青鷺推了一把,倒退了兩下才醒悟過來,急道:“韓小姐,不是你看到的樣子的,我……我是扶了許小姐一……把。”

“對……是曲二公子扶了我一下,我……我們並冇有什麼。”許青鷺也急切的解釋道。

韓小姐冷笑著看著他們,雖然早知道英王妃說的是真的,但是看到又是一回事情,這麼多年,她一直把自己看成是曲府的媳婦,卻冇想到曲明誠是存了心的要退這門親事,而且還故意的刺激自己,要把自己往死路上推。

這一切,隻為了曲明誠早早的有了外心,和這個女人早早的勾搭上了。

英王妃說了,這種男子不值得自己傾心,更不值得自己性命相待。

腳步往後退了退,強咬住牙撐住:“曲二公子,既然你一心要求娶的是她,而且還想謀害我的性命,這事就送衙門吧!”

兩個人有姦情是不能送衙門的,但如果兩個人一起合謀害死自己,那就可以勉強拉過去……

至於後續如何不重要,重要的是這件事情大家都知道了……

說完轉身就走,她身後的一個粗使婆子把之前被捂住嘴拉扯在一邊的小廝扔開,衝著裡麵吐了一口口水,也大步的離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